如梦方醒 迎接主来

痛苦孤独中,主的救恩临到了我

2010年美国的冬天特别寒冷,不单是风雪交加带来的严寒,更严重的是我的心也被寒流侵袭了。对于我们做装修行业的人来说冬天是最难熬的,因为进入冬天,我们就很少有工作做了,甚至会面临失业。这一年是我来到美国的第一年,什么都是陌生的,面临租房子、找工作……我最终沦落到借钱租房子的地步。面对这些窘境,我感到一阵阵心酸,晚上面对着冰冷的墙壁,我只想哭。一天,愁苦悲伤的我无精打采地走在大街上,路边一个传主福音的人递给我一张卡片,对我说:“主耶稣爱你,弟兄,去我们教会听一听主的福音吧!”我心想:反正现在我也没有什么事可做,去听听也无妨,就当散散心吧。就这样我迈进了教堂。当牧师读圣经读到主耶稣说的:“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翰福音3:16)这句话时,我的心被主的爱深深地感动了,我决定好好信靠主耶稣。后来每到主日聚会我都去参加。由于我的热心追求,很快我就成为了教会的一名同工。

如夢方醒 迎接主來

主来的预言应验了,主耶稣快来了

我在教会服事两年后,就越来越感觉不到主的同在了。我看到教会的每个人都活在白天犯罪、晚上认罪的光景中,不管是牧师长老还是普通信徒都被罪捆绑,也看到社会上的人日趋堕落,越来越邪恶,越来越自私自利;再看看世界各地的灾难四起,并且越来越大,种种迹象表明末世已经来到,主耶稣快来了。为此牧师长老比较注重讲经文:“那时,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因为假基督、假先知将要起来,显大神迹、大奇事,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马太福音24:23-24)并大肆宣传除了我们教会其他派别都是不对的,要小心分辨,不能受迷惑走错了路。于是我想:我不能在最后走偏了路。我要守住主的道,跟随主的心永远不变。

听到主再来的福音我不愿考察

2016年9月中旬的一天下午,我突然接到朱姊妹的电话。朱姊妹是我们教会里比较追求的老信徒,平日里我们的关系不错,看到是她打来的电话,我很高兴地接了。电话里朱姊妹用激动的声音说道:“弟兄,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主耶稣重返肉身回来了,他就是全能神,神这次道成肉身来作审判、洁净人,拯救人的工作了……”听到这话我有些惊讶,心想:朱姊妹没有守住主的道,信了别的派别?朱姊妹怎么这么糊涂呢?牧师长老多次告诉我们末世有假基督出现,她怎么就不听呢?在这主来的关键时刻要是信错了,那这么多年不就白信了吗?想到这里,我决定竭力挽救她。于是我着急地对朱姊妹说:“姊妹,经上说末后要有假……”还没等我说完,朱姊妹说:“弟兄,主耶稣告诫我们‘不要论断人’,咱们可不要随意论断啊,免得被定罪。”姊妹的提醒使我想起主的话:“你们不要论断人,就不被论断;你们不要定人的罪,就不被定罪……”(路加福音6:37)我不敢再说下去了。我与朱姊妹都想说服对方,但最终谁也说服不了谁。

屡次拒绝考察,朱姊妹带弟兄姊妹来家里给我传福音

此后的一个多月里,朱姊妹多次打电话给我传全能神的国度福音,我还是拒不接受,并且还想劝她回来信主,但看到她没有丝毫动摇的意思,我只好放弃了对她的“帮助”。我说:“以后我信我的主耶稣,你信你的全能神,我们互不干涉!”从那以后朱姊妹打来电话给我见证神的末世作工,我却总是找借口敷衍她,一次次地拒绝接受神的末世作工,但她丝毫没有放弃给我传福音。

11月上旬的一天早上5点多钟,天还没有亮,有人按响了我家的门铃,我打开门一看是朱姊妹,和她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弟兄,一个姊妹。看到朱姊妹我心里就一阵抵触,心想:我不是和你说明白了吗?你怎么还大老远地跑来我家呢?不管你怎么说反正我是不会信的!我也不顾多年教友的情面,说了一些不好听的话,没有让他们进家。朱姊妹看到我的态度这么坚决,脸上露出难过的表情,声音有些哽咽地对我说:“弟兄,我来给你传国度福音是因神的感动,要不是因着神的爱我也拉不下脸一次次地给你打电话传福音,而且这次又来到你家。弟兄,主耶稣真的回来了,现在圣灵正在接受神新工作的人身上作工,感动人去传福音,若不是圣灵的作工,谁有这么大的信心与毅力来传你呢?你也看到了教会的光景,信徒都活在罪中无力摆脱罪的捆绑,神这次来就是发表话语审判人,作除罪洁净的工作,若错过了就再也没有机会蒙神拯救了。”听到姊妹哽咽的声音,我的心有些软了,特别是听她说教会的光景时,我马上就想到了自己在教会里看到的一幕幕,我事奉的第一处教会,牧师说一套、做一套,谁奉献多他就笑脸相迎、嘘寒问暖,奉献少的他就待搭不理,我实在看不下去了,于是到了第二处教会。在这处教会又看到同工之间互相排斥,嫉妒纷争、拉帮结伙,和世人没有什么两样!我感到很失望,本想再转到别的教会,正巧碰上一个弟兄告诉我,他都换了好几处教会了,到哪都一样,天下乌鸦一般黑……想到这里,又想到自己活在罪中的种种表现,这时我心里开始有些摇摆不定了,难道主耶稣真的重返肉身来作除罪的工作了?这时,朱姊妹接着说:“全能神到底是不是主的再来,你看看全能神的话就知道了,如果你看了全能神的话还说这不是主的再来,那我们也不勉强你,因为全能神从来不勉强人接受他的福音,但神对人的爱是永远不变的。”

我让弟兄姊妹进家门

听了朱姊妹的话,我犹豫了片刻,心想:那我就看看吧,看过之后再说不信她也死心了。于是我打开门让朱姊妹他们进来了。朱姊妹给我介绍同来的是全能神教会的张庆姊妹和刘凯明弟兄。朱姊妹说:“传扬弟兄,我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有几个月了,而且我也亲自去全能神教会考察了,全能神教会是有圣灵作工的教会,是真正的教会,完全是出于神的。我和你是多年的教友,你作为同工应该比我清楚现在教会里的情况,教会早已没有圣灵作工了,这是大家公认的事实,牧师讲不出供应人生命的道,只会讲怎么攻击、防范别的教派,告诉我们守住主的名,不离开教会就能得救,其实他们这样做是为了保住他们的地位饭碗,并不是为弟兄姊妹的生命着想。”朱姊妹说的这些话确实是实情。听她谈得有理有据,我心里不再抵触他们的到来了。

我明白了教会荒凉的原因

这时,同来的刘弟兄说:“弟兄,朱姊妹谈的这些都是因为神来作了新的工作,圣灵作工向前了的缘故。就如主耶稣来作工时,圣殿成了贩卖牛羊鸽子与兑换银钱的场所;祭司违背律法将有残疾的牲畜作为祭物献上欺哄神;法利赛人贪爱钱财、享受地位之福等等,连事奉神的人都活在了罪中,丝毫没有敬畏神之心,这足以说明圣殿里没有圣灵作工,圣灵作工向前了。主耶稣在律法时代工作的基础上作了救赎的工作,圣灵不在持守耶和华神的名、死守律法的人身上作工了,而是转移到了接受主耶稣新工作的人身上,此时圣殿里失去了神的同在越来越荒凉,最终成了贼窝。而主耶稣的门徒有信心、有力量,他们为见证主撇家舍业,不怕逼迫患难,这不都是有圣灵作工才能达到的吗?同样,今天主再来也标志着旧时代的结束新时代的开始,圣灵不再在恩典时代的教会里作工,而是作工在接受神新工作的人身上,这就应验了圣经预言‘在收割的前三月,我使雨停止,不降在你们那里;我降雨在这城,不降雨在那城;这块地有雨,那块地无雨;无雨的就枯干了。’(阿摩司书4:7)‘主耶和华说:日子将到,我必命饥荒降在地上。人饥饿非因无饼,干渴非因无水,乃因不听耶和华的话。’(阿摩司书8:11)全能神说:‘神要作成这一事实,让全宇之下的人都来朝见神,都来敬拜在地上的神,神在别处的工作都停止,人都被迫寻找真道。就如约瑟一样,人人都到他那儿去拿可吃的东西,都敬拜他,因着他有可吃之食,为了逃脱饥饿之灾,人都被迫寻求真道。整个宗教界都出现严重饥荒,唯有今天的神是活水泉源,有永流不干的泉源供人享受,人都会投靠他的。’(摘自《千年国度已来到》)‘神将全宇的工作的重点全部作在这班人身上,将他全部的心血代价都献给了你们,他将全宇的灵的工作全都收回给了你们,所以说,你们是幸运者。而且将他的荣耀从以色列——他的选民身上挪到了你们身上,要把他的计划的宗旨借着你们这班人全部显明出来,所以你们都是承受神产业的,更是承受神荣耀的人。’(摘自《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吗?》)‘因为那些在宗教里的人不能接受他的新工作,只是持守以往的旧工作,所以神就将这些人弃绝,将他新的作工作在那些接受他新工作的人身上,这些人是配合他新的工作的人,只有这样才能成就他的经营。’(摘自《神的作工与人的实行》)从全能神的话语中我们看到,圣灵不在恩典时代的教会里作工了,所以无论跟随主的人怎么努力,想什么办法复兴教会都无济于事。基督教各宗派都一样,信徒的信心、爱心渐渐冷淡,信主的人都随从邪恶的世界潮流,教会几乎成了荒场。而全能神教会的人,他们从不同的教派、不同的行业中聚到了一起,没有嫉妒纷争、勾心斗角,都同心合意地传神的国度福音,他们忍受着世人的讥笑、毁谤;忍受着各宗派一些首领和信徒的辱骂、定罪、甚至是毒打;中国的弟兄姊妹信神、为神花费还要忍受着中共政府的抓捕、抄家、酷刑折磨、坐牢等。但他们有信心、有力量、有爱心,坚韧不拔地见证神的末世作工,这都是圣灵作工达到的果效啊!”

分页阅读: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