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主再来的盼望实现了

一天晚上聚会时,李姊妹高兴地对我们说:“姊妹们,我们盼望多年的主耶稣已经回来了,就是道成肉身的全能神!”听到这话,我是又惊又喜,没想到我能迎接到主耶稣的重归,真是太幸运了!睡觉时,我兴奋得久久不能入睡,就起身在网上搜索“全能神”这几个字,结果看到主是道成肉身在中国显现作工。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主在中国作工?这太不可思议了。以前牧师讲道说:“‘那日,他的脚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东的橄榄山上。这山必从中间分裂,自东至西成为极大的谷。山的一半向北挪移,一半向南挪移。’(撒迦利亚书14:4)主再来肯定是在以色列的橄榄山上,如果有人传主回来在别的地方显现那就错了。”圣经中也记载神以往都是在以色列作工,以色列人才是神的选民,主再来肯定是在以色列。而且中共是无神论政党,一直迫害宗教信仰,抓捕基督徒,主再来怎么会在中国作工呢?这些问题一直在我脑海中盘旋,怎么也安静不下来。可想想这段时间和李姊妹聚会,让我对圣经更加了解了,对神的作工也有了新的认识,我到底是继续考察,还是离开,这一夜我辗转难眠。

好不容易熬到了早上,我立刻给王妹妹打电话,告诉她我心中的疑惑。王姊妹听后说:“姊妹,既然我们已经考察神的末世作工了,有疑问那就要弄明白,如果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我们放弃考察不就错过机会了吗?”我想了想也有道理,于是我和她一起作了祷告

为了解开心中的疑惑,通完话后我就上全能神教会的网站搜索有关主再来脚踏橄榄山的资料。一搜索就出来了好多相关内容,我快速浏览,突然一篇见证文章《主已在东方显现了》吸引了我,当我点进去看时,发现作者和我有同样的疑惑,于是我迫不及待地读了起来。

通过看文章我才明白,预言不能随意解说,而是通过神作工的事实应验让人看见的。对待预言要有敬畏神的心,不能随意解释,否则容易抵挡神。就像当初的法利赛人就是凭着圣经中预言弥赛亚要来的字句,把主的作工定规在自己的观念想象中。相反那些接受主耶稣作工的人,他们不持守预言的字面意思,而是从主耶稣的说话、作工中认出了主的声音,最后得着了主的救恩。如果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而我却不寻求考察,这样就错失了迎接主来的机会。看来在对待主来的事上我得慎重点,不能随意下断案,于是我接着往下看。

我又看到文章中全能神教会的郝姊妹交通道:“姊妹,咱们看两处经文,你就知道了。玛拉基书1章11节中说:‘万军之耶和华说:“从日出之地到日落之处,我的名在外邦中必尊为大。在各处,人必奉我的名烧香,献洁净的供物,因为我的名在外邦中必尊为大。”’马太福音24章27节中说:‘闪电从东边发出,直照到西边;人子降临,也要这样。’从这两处经文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神再次降临的地点是在世界的‘东方’,而且是在外邦。我们都知道,中国就是世界的东方,神前两步作工都是在以色列,对于以色列来说,咱们中国就是‘外邦’。所以,神末世降临在中国显现作工正应验了这些预言!”看到这儿我心想:是啊,圣经记载主再来是要从世界的东方发出,直照到西方,而中国就是世界的东方,也是外邦国家,那么主再来确实不是在以色列的橄榄山上了。这两节经文之前我也看过,怎么就没看出主再来是在东方呢?姊妹这么交通确实符合圣经。当看完整篇文章后,我对这方面的真理明白一些了,但心里的疑问并没完全得到解决。

当天晚上李姊妹给我打电话,我迫不及待地把自己的困惑说了出来,因时间有点儿晚了,我们就约好下次聚会再交通。

聚会时李姊妹说:“姊妹,关于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了,橄榄山早在1991年就已裂开了,全能神也是1991年开始在中国作工,这正和预言相符。”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便再一次向姊妹求证。姊妹回答我:“你可以到网上搜一下。”

基督徒互相交心

紧接着我对李姊妹说:“律法时代和恩典时代神都是在以色列作工,以色列人才是神的选民,主再来肯定也会在以色列,可末世神却在中国作工,这是为什么呢?”李姊妹听后微笑着说:“咱们认为神前两步作工都在以色列,主再来肯定也在以色列,这样的想法到底对不对,是否符合神的心意呢?咱们看看神的话是怎么说的:‘他创造了整个世界,六千年的经营计划他不是只在以色列作,而是在全宇之下的人身上作。现在不管是中国的、美国的、英国的、俄罗斯的,所有的人都是亚当的后代,都是神造的,没有一个能超脱受造之物范围的,没有一个能摆脱亚当后裔的称呼,都是受造之物,都是亚当的后代,也都是经败坏的亚当、夏娃的后裔。不仅以色列人是受造之物,所有的人也同样是受造之物,只不过有的受造之物是遭咒诅的,有的受造之物是蒙祝福的。……起初在以色列众百姓中间作工,第二步工作仅在犹太作,因为这样人就形成了许多观念,形成许多规条。其实,若按人的观念去作,神就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了,这样他就不能扩展外邦工作了,因为他只是以色列人的神,而不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在预言书里说,耶和华的名必在外邦被尊为大,耶和华的名必传于外邦,为什么这样说呢?神如果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他就只在以色列作工,而且也不扩展这工作了,他也就不预言那话了,他既预言那话,必要在外邦、各国各方来扩展这工作,他既然说了就要作,这是他的计划,因他本来就是造天地万物的主,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不管在以色列人身上作工,还是在犹太全地作工,他作的是全宇的工作,作的是全人类的工作。今天在大红龙国家作工,即在外邦中作他的工作仍是作全人类的工作,以色列可以是他在地作工的占据点,同样,中国也能成为他在外邦族作工的占据点,现在不就成就了“耶和华的名必在外邦被尊为大”这话了吗?’

从神的话语中可以看到,神不仅是以色列人的神,也是全人类的神。神既然能在以色列作律法时代的工作,也能在犹太作恩典时代的工作,那末世神作审判、洁净的工作,也可以选择在中国作工。因为神是造物的主,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自从我们被撒但败坏后,神就开始了经营拯救全人类的工作,因着神前两步作工都作在以色列,因此我们就形成了观念,认为神就是以色列人的神,神再来也得在以色列,不可能降临在外邦,更不可能在中国。其实律法时代耶和华神早就预言说:‘从日出之地到日落之处,我的名在外邦中必尊为大。在各处,人必奉我的名烧香,献洁净的供物,因为我的名在外邦中必尊为大。’也就是说,不管是敬拜神的国家,还是无神论国家,到最终都得敬拜创造天地万物的独一真神。如果按照我们的观念想象,认为神就是以色列人的神,神不可能在外邦作工,那神这话不就落空了吗?末世神道成肉身在中国作工,这也正好应验了‘耶和华的名必在外邦被尊为大’这句话。所以神转移作工地点来在中国,就是为了打破我们的观念想象,让整个人类都认识到,神有权利在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民族作他的经营工作。可见,神末世选择在中国作工太有意义了。”

听到这儿我恍然大悟,对呀!神是全人类的神,不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也不是哪个国家或哪个民族的私有财产。我之前一直认为神前两步工作都作在以色列,那神再来肯定还在以色列,我把神定规成了以色列人的神。现在看来,这都是我的观念想象。神选择在中国作工更能让我看到神就是全人类的神,这样的作工太有意义了。但我还有疑问,便问李姊妹:“中国是无神论国家,到处都烧香拜佛,而且中国没有信仰自由,中共政府一直抓捕迫害基督徒,我的家人因着信主就曾遭到中共政府的逼迫,神为什么不在信仰自由的国家作工呢?那样神的作工不是更容易吗?”

李姊妹听后交通道:“神是智慧的神,无价值无意义的事神肯定不会作的,神的话说:‘开始在以色列选民中间作,在最圣洁的地方来开天辟地,最后一步是在最污秽的国家作,来审判世界,结束时代。第一步在最光明的地方作工,最后一步在最黑暗的地方作工,把这些黑暗驱逐出去,把光明带来,把这些人都征服。就在最污秽、最黑暗的地方把人都给征服了,所有人口里都承认了是有神,是真神,心服口服,用这一事实来作征服全宇的工作,这步工作是有代表意义的,这个时代的工作作完,六千年的经营工作就彻底结束了。最黑暗的地方的人已经征服了,其余的地方就更不用说了,所以只有中国的征服工作具有代表性意义。中国代表所有的黑暗势力,中国的人代表所有属肉体、属撒但、属血气的人。中国的人被大红龙败坏得最厉害,抵挡神最严重,人性最低贱、最污秽,所以是整个败坏人类的典型代表,并不是别的国家就都好了,人的观念都一样,虽然他们素质好,但不认识神也得抵挡。为什么犹太人也抵挡、悖逆呢?为什么法利赛人也抵挡呢?犹大为什么出卖耶稣呢?当时有许多门徒不认识耶稣,当耶稣钉十字架复活以后为什么人仍不相信他?人的悖逆不都一样吗?只不过把中国人拿出来作典范,征服之后作成模型、标本,作为参考物。为什么一直说你们是我经营计划的附属物呢?就人的败坏、污秽、不义、抵挡、悖逆这些东西在中国人身上表现得最全面,各种各样都显露出来。一方面素质差,再一方面生活落后、思想落后,生活习惯、社会环境、出生家庭都差,都是最落后的,这些人的地位也低下,在这地方作工有代表性,试点工作作全面了,以后再开展工作就好作多了,这步工作作成了,以后的工作也不在话下,这步工作成了,大功彻底告成了,整个宇宙征服的工作也就彻底结束了。其实,在你们这些人中间的工作成功了,就等于全宇的工作成功了,为什么让你们作模型、标本,意义就在此。’

神是根据工作的需要来选择作工的地点,每个时代选择在哪里作工都是有意义的。比如:恩典时代,神选择在犹太作工,是因为主耶稣作的是救赎工作,他要将人从撒但的权下救赎出来,而犹太人敬拜神、败坏最浅,也盼望弥赛亚的到来,当神来作工时,他们能接受主的救赎工作。所以,神第一次道成肉身降临在犹太,最能显明救赎工作的意义。末世,全能神作征服、审判全人类的工作,要将人类从撒但权下彻底拯救出来,带入美好的归宿之中,神就要选择代表性的地方来作拯救的工作,而中国人败坏最深、最悖逆神。中国人不知道敬拜创造天地万物的独一真神,很多人只烧香拜佛、拜偶像;中国人被撒但败坏最深,满了撒但的毒素,各样的毒素已经成了人的本性,人都成了抵挡神、背叛神的撒但的化身。在中国人身上撒但的东西样样俱全,要悖逆有悖逆,要抵挡有抵挡,要污秽有污秽,要不义有不义,中国人成了污秽败坏的人类的典型代表。所以,征服工作作在中国这班人身上最有意义。把中国人征服了,神最得荣耀,撒但最蒙羞。中国也是最黑暗、最抵挡神的国家。尤其现在还提出‘基督教中国化’,中共不但镇压、迫害、取缔基督教家庭教会,就连三自教堂也全面取缔,企图在中国建立无神区。尤其是全能神的国度福音短短二十多年,就向世界迅速扩展,这让中共惶恐不安,为了彻底取缔全能神教会,中共不仅利用电视、网络等宣传媒介大肆造谣毁谤、栽赃诬陷,抹黑全能神教会,还抓捕迫害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甚至扬言‘一日不取缔,一日不收兵’。神在最落后、最抵挡神的国家作工成功了,这不‘更能体现神的大能吗?如果神再来在以色列人身上作征服的工作,那就没有意义了,其他国家的人也不服气,因为他们本来就敬拜神。最污秽败坏的人都被神征服了,那就意味着神在全宇的工作基本完成了,从中看到神的全能、智慧。”

听到这儿,我渐渐明白了,如果神在信仰自由没有逼迫的国家作工,那神就没法得着荣耀,撒但也不会服气。反之在最黑暗、最不承认有神的国家作工,这些人都被神征服了,那神在其他地方的工作就容易达到果效了,这更能显明神的智慧、全能,看来神选择在中国作征服工作确实有代表性意义,是我把神的工作想得太简单了。

后来李姊妹又给我读了一段神的话:“神的显现不可能合乎人的观念,更不可能是按着人的要求而显现。神作工作有自己的选择,有自己的计划,更有自己的目标,有自己的方式。他作什么工作都没有必要与人商量,征求人的意见,更不用通知每一个人,这是神的性情,更是每一个人都当认识到的。你们要想看见神的显现,要想跟随神的脚踪,就首先从自己的观念中走出来,不要苛求神应该这样作,应该那样作,更不要把神限制在你的范围里,限制在你的观念里,而是应当要求你们自己该怎样寻求神的脚踪,怎样接受神的显现,怎样顺服神的新工作,这才是人当做的。因为人都不是真理,人都不具备真理,人该做的就是寻求、接受、顺服。”

李姊妹交通道:“神是造物的主,我们是受造之物,神无论怎么作工都没必要征求人的同意,我们也没有权利去干涉神的作工。因神的作工不是我们头脑可以测透的,我们要想迎接神的显现就得放下观念想象,有一颗寻求真理的心和顺服的态度。”

此时我才彻底明白了,原来我一直活在观念想象中,觉得神作工应该符合我的观念才行,一旦神的作工不符合自己的观念,就认为不是神的作工,我太狂妄了。想到圣经上说:“谁曾测度耶和华的心(或作:谁曾指示耶和华的灵),或做他的谋士指教他呢?”(以赛亚书40:13)神的作工往往都不符合我们的观念想象,而且是打破我们的观念,作为一个受造之物,我应该寻求真理,接受、顺服神的每一步新工作,这样才能蒙神称许。明白了这些,我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

亲爱的弟兄姊妹,当神的作工不合乎我们的观念时,我们得有一颗谦卑寻求的心,因圣经上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以赛亚书55:8)

—— 心愿

联系我们:

主耶稣说“我的羊听我的声音”,考察真道得会听神的声音。欢迎点击下方按钮,参加我们的在线聚会,一起探讨怎样聆听神的声音,迎接主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