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离开荒凉的教会,我迎接到了天主的重归

从小妈妈就带我去教堂念经、听弥撒。我们通常凌晨3、4点就去,教堂很大,每次都坐满人,有时很多教友都站在教堂门口听。听完一个弥撒后,要是听说哪里还有弥撒我都很想去。每天早、晚念五端我绝不会落下,即使偶尔忘了,睡到半夜我也会起来把它补上才能安心睡觉。

但几年后,不知为什么,听弥撒的人数却少了一多半,听道时有些人要么睡觉,要么闲聊,有的来教堂是为了推销化妆品,还有介绍对象闲扯家常的……我心想怎么会是这样呢?这些人不是来敬拜天主的吗?而且神父对此也不管不问,还是定期按节令讲那套几年不变的属灵道理。他们说开头,我们就知道后面会说什么,都是老生常谈,没有一点新的亮光、收获,聚会成了走过程,丝毫不能帮助我们认识天主。而且神父对奉献500元以上的教友做弥撒,跟他们的关系也好,而对于奉献少或贫穷的教友,就以没时间等各种理由推辞了。我心想:现在的教堂怎么变得跟买卖的场所一样,连神父都追求钱财,被利欲熏心,嫌贫爱富,他们能把我们带到哪里去呢?我心里像堵了块大石头,也像多数教友一样信心冷淡了。因着聚会没有享受,每次只等着神父说“弥撒已成”,以便早点回家。

离开荒凉的教会,我迎接到了天主的重归

到了2003年,一次开弥撒时,两个神父发生争执,导致弥撒没开成,教堂分成了两派。当我去其他地方参加大型弥撒时,各地教友也纷纷议论教堂分派的事。我想到天主说:“我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你们该彼此相爱;如同我爱了你们,你们也该照样彼此相爱。如果你们之间彼此相亲相爱,世人因此就可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若望福音13:34-35)天主教导我们要和睦相处、彼此相爱,而现在神父不但没带领我们实行天主的话,他们反而互相攻击、分帮分派,太没有天主教徒的样式了。但当有的教友议论教堂分派是否合天主的心意时,神父却说:“这些事不是我们教友该考虑的,天主只有一个,我们跟着天主走就行了……”还有的神父大言不惭地说:“神父如果做得不合适,天主会管的,你们不要管那么多。”我心想:这不是让我们不讲分辨糊涂跟随吗?有些年轻的教友活在家庭世俗的缠累中,向神父寻求,神父只说“这些都是十字架,需要我们去背”来敷衍搪塞,却指不出实行的路,教友听了也很无奈,仍活在世俗缠累的痛苦中没路走。现在教堂里问题这么多,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我感到特别迷茫,没有方向目标,不想去教堂了。

我坐在椅子上,回想这几年信天主的光景,念经的时候总犯困,弥撒也不想听了,只是守住四大祭礼,再也享受不到圣灵作工时平安充实的感觉。想到小时候背的《要理问答》中:“你为什么要信天主?为了恭敬天主救自己的灵魂。”我不禁在心中呐喊:“天主啊,你到底在哪里,我要怎么跟随你?天主啊,哪里是你带领我走的路呢?要是再这样下去,我的灵魂肯定会下地狱的。”可是没有人能告诉我答案。那一刻,空虚、哀愁、苦恼、无助一涌而上,我感觉很痛苦很想哭。

10月份的一天,我妈跟我说:“我们盼望的天主已经来了,我这两天去听道了,你要不要去听?”我心中惊喜:我正盼望天主带领呢,没想到天主回来了!天主来了,肯定就有路了,我所有的问题就都解决了,我一定要好好听听。于是我高兴地去听道。

第二天下着雨,天气挺冷,我跟妈妈按着约好的时间去了一个教友家。走到门口,看到两个姊妹已经提前到了。她们路途遥远,因着走得匆忙都没带雨具,衣服被淋湿了,但是她们的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看到这一幕,我心里有一种触动,回想自己以往有圣灵作工的时候,也是不怕苦不怕累,路再远,起多早听道都可以,这股劲只有圣灵作工才能达到,我对她们产生了好感。进屋后,我们刚坐下,妈妈心直口快地问道:“现在教堂分帮分派,神父之间搞纷争,教友之间互相争吵,信心冷淡,现在的教堂为什么会这样荒凉啊?”

方姊妹说:“你问的问题涉及到我们能否迎接到天主重归,是我们每一个信天主的人都应该明白的大事。其实教堂荒凉是有原因的,我们先回想一下,律法时代圣殿充满上主的荣光,人们都在圣殿里敬拜上主雅威,遵守律法。但是到了律法时代后期,圣殿却成了买卖牛羊、兑换银钱的贼窝,人守不住律法,甚至触犯律法也没有了雅威上主的管教,这是什么原因呢?一方面是因为天主耶稣带来了恩典时代,圣神作工转移了,天主耶稣不在圣殿,而是在山坡、海边、田野讲道作工,凡是跟随天主耶稣的人都能得到天主所赐的恩典、祝福,听天主耶稣的讲道就能享受到圣神的带领,灵里得到饱足。而那些顽固持守律法规条,死守在圣殿中弃绝天主耶稣的人,就没有得到天主的救恩,而落在黑暗中。再看看如今教堂的荒凉,也是因为天主已经不在教堂里面作工了,而是发表真理作了一步审判工作,也就是《要理问答》里面说的‘私审判’。凡是跟随天主脚踪的人都能得到真理的浇灌喂养,享受到圣神作工,凡是不渴慕、接受天主新的作工说话之人,都落在黑暗中。这也应验了先知的预言:‘看,那日子一来临──吾主上主的断语──我必使饥饿临于此地,不是对食物的饥饿,也不是对水的饥渴,而是对听上主的话的饥渴。’(亚毛斯8:11)

离开荒凉的教会,我迎接到了天主的重归

教会荒凉的另一方面原因是宗教首领不遵行天主的道,导致圣神离弃,就像当初的法利赛人,假冒为善,打着敬拜天主的旗号,却不带领信徒遵守天主的道,他们侵吞寡妇的财产,讲解圣经知识理论,尽高举自己,让人高看,对天主耶稣的作工也不寻求考察,他们持守观念,不接受天主耶稣口中的真理,抵挡天主耶稣的作工,导致圣神不在圣殿作工。而现在的神父、主教等神职人员和当初的法利赛人一样,不遵行天主的道,嫌贫爱富,为了地位勾心斗角,分帮分派。而且作工讲道处处高举自己,从不高举天主,不带领信徒明白天主的心意,实行天主的话,导致信徒都崇拜高看神父,心里却没了天主的地位。另外,他们专讲神学知识和圣经理论,把人带到规条仪式、世俗中,却不找有圣神作工的教会,不寻求考察天主末世的作工,结果被天主厌弃。

其实,教堂荒凉,这里面也有天主的心意,我们来看一段神的话就明白了:“神要作成这一事实,让全宇之下的人都来朝见神,都来敬拜在地上的神,神在别处的工作都停止,人都被迫寻找真道,就如约瑟一样,人人都到他那儿去拿可吃的东西,都敬拜他,因着他有可吃之食,为了逃脱饥饿之灾,人都被迫寻求真道。整个宗教界都出现严重饥荒,唯有今天的神是活水泉源,有永流不干的泉源供人享受,人都会投靠他的。”从中我们看到神的心意,是借着教堂荒凉让我们出来寻找神的脚踪。就像当年迦南地闹饥荒,人们只有到埃及约瑟那里才有粮食吃,能渡过饥荒。现在天主已不在教堂里作工,而是发表真理作了一步新的拯救工作,我们只有走出教堂寻找、跟随天主的脚踪才能得到真理的浇灌喂养,享受到圣神作工,凡是不寻求、接受天主新的作工说话之人,生命就得不到供应,就落在了黑暗中。”

听姊妹这么交通,我心里一亮,原来现在教堂变成这样,主要原因是因着神职人员不遵行天主的道,都追求钱财地位,导致被天主厌憎恨恶。另外,也是因为天主已经不在教堂里面作工了,作了一步新的工作,我们没有跟上,所以才失去了圣神的带领,都活在饥饿干渴中,灵里黑暗无路可走,难怪我没有以往信天主的那股劲了。

我对姊妹说:“姊妹,你说天主又作了新的工作,我们跟上天主的新工作就能享受到圣神作工。你快跟我们说说,天主这次来是怎么作工拯救我们的?我们应该怎么跟随天主?”

郑姊妹边打开《羔羊展开的书卷》,边说:“主末世重归以全能神的名开辟了国度时代,结束了恩典时代,发表了数百万字的话语审判、洁净、拯救我们末世的人,比如神名的奥秘,道成肉身的奥秘,撒但是怎么败坏人,神是怎么拯救人的,神喜爱什么人、拯救什么人,恨恶、淘汰什么人,如何脱去败坏性情等等,这些话语都是供应我们生命的真理,是洁净我们败坏性情的良药,我们要多读、多实行经历全能神的话才能脱去败坏性情得洁净蒙拯救。我们读段神的话就更明白了,全能神说:‘在国度时代神用话语来开辟时代,用话语来改变作工方式,用话语来作整个时代的工作,这是话语时代神作工的原则。他道成肉身站在不同的角度说话,使人真正看见了话在肉身显现的神,看见了神的智慧与奇妙。这样作工是为了更好地达到征服人、成全人、淘汰人的目的,这才是话语时代用话语来作工的真实含义。借着话语认识神的作工、认识神的性情、认识人的本质、认识人该进入的,借着话语成全了神在话语时代要作的一切工作,借着话语显明人、淘汰人,也借着话语来试炼人。人都看见了话、听见了话也认识了话的存在,因而相信了神的存在,相信了神的全能、智慧,相信了神爱人、拯救人的心。“话语”这个词虽然普通而且简单,但从道成肉身的神的口中说出的话却震动地宇,改变了人的心,改变了人的观念、人的旧性情,也改变了整个世界的旧貌。历代以来只有今天的神才这样作工,只有今天的神才如此说话,如此来拯救人,人便从此活在了话语的引导之下,活在了话语的牧养供应之中,人都活在了话语的世界之中,活在了神话的咒诅、神话的祝福之中,更多的人活在了话语的审判、刑罚之中。这些话、这些作工都是为了拯救人,都是为了成就神的旨意的,都是为了改变旧造世界的原貌的。神以话来创世,以话来带领全宇之人,又以话来征服拯救全宇之人,最终以话来结束整个旧世界,这才完成了整个经营计划的全部。

末世天主作的是话语的工作,这些话语中有审判揭示人类败坏实质的,有给人指出实行路途的,有安慰劝勉人的,还有给人祝福应许的等等,我们多读全能神的话就能够明白更多的真理,看见神拯救人的良苦用心,也能更加明白神的心意,临到事有实行路途。另外我们接受全能神话语的审判,就能认识自己身上的各种撒但败坏性情,如狂妄自大、自私卑鄙、弯曲诡诈、邪恶贪婪等等,所活出的没有一点真正人的样式。同时,我们也认识到天主圣洁的实质以及公义不容人触犯的性情,产生了敬畏之心。当我们看清了自己的撒但丑恶嘴脸时,就会背叛、咒诅自己的败坏性情,愿意凭天主的话活着来满足天主,追求成为顺服天主、敬拜天主的人,活出真正人的样式来荣耀天主。这就是天主在末世对我们败坏人类作的拯救工作,是天主整个经营计划的收尾工作。所以啊,我们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跟上天主的脚踪,接受天主末世话语的审判,这样我们才能得到天主的拯救、洁净,被天主带入天国。”

离开荒凉的教会,我迎接到了天主的重归

借着看神的话和姊妹的交通,我明白了,原来天主末世是作话语审判的工作,用话语来洁净我们,使我们脱离罪的捆绑。姊妹交通的这么具体详细,我感到挺透亮。

方姊妹又说:“其实,天主末世作话语审判的工作是建立在天主耶稣的作工和上主雅威作工的基础上,天主的整个经营计划一共分三步作工。在律法时代,上主雅威颁布律法诫命带领人在地上生活,让人知罪;恩典时代天主耶稣道成肉身钉十字架,将人从罪中救赎出来;末世国度时代,天主耶稣再次道成肉身,发表话语作审判的工作,用话语洁净、变化人,最终将被洁净的人都带入天国。天主的作工是一直向前发展的,三步工作一步比一步拔高,三步作工才是六千年完整的经营。而且天主的作工都是有事实根据的,不仅前两步作工在圣经中有记载,末世的新工作在圣经里也是有预言的。在默示录五章1-5节里面说到有一本书卷,只有羔羊可以打开,今天我们看的这本书就是《羔羊展开的书卷》,就是天主在末世发表的话语。”

我心想:圣经里真的有这个预言吗?我都没留意过。之后姊妹又交通了一些,我觉得今天的交通真是太好了,让我得着了很多。

回家后我就把圣经找出来了,我打开默示录五章,看到预言中的确谈到只有羔羊来了才能揭开七印,展开书卷。我心里惊叹:原来天主在末世的作工早有预言,现在预言已经成就了。我心里很踏实,如饥似渴地读《羔羊展开的书卷》,渐渐地,我明白了天主道成肉身的意义,天主名字的奥秘,如何分辨真假基督,如何分辨真假道等各方面真理奥秘。越读这些话我对天主的作工越有认识,心里越亮堂踏实,我再次享受到有天主同在、有圣神作工的快乐。我从心里感谢天主的带领,让我能跟上他的脚踪,使我找到方向不再困惑迷茫,享受到永流不干的生命活水的供应。(全篇完)

—— 林心

(此文章中的圣经来源:天主教圣经思高本)

延伸阅读:

天主显现作工,使我脱罪有了路途

联系我们:

主耶稣说“我的羊听我的声音”,考察真道得会听神的声音。欢迎点击下方按钮,参加我们的在线聚会,一起探讨怎样聆听神的声音,迎接主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