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辨真假道,喜迎主重归

1992年,我信了主耶稣。聚会时,上级带领除了给我们讲解圣经以外,还时常叮咛我们:“末后,在主快来的日子里会出现迷惑人的假道,我们一定要记住唯有主耶稣是真道。我们信主后都享受到了主的不少恩典与祝福,也看到了主的大能,我们要以此为信主的根基,要提防假道,以免受迷惑。所以,以后你们千万不能接待陌生人,也不要听陌生人讲道……”听了带领的话,我就在心里暗暗给自己敲警钟,千万要提防假道,坚决不接待任何陌生人,万一被迷惑了,那我这些年岂不是白信了吗?到主来接我时,我不就错过机会了吗?到时候后悔也来不及了。于是,我把带领的话牢记在心里,常常防备着陌生人,除了我认识的人之外其他人一律不接待。

2002年8月的一天,我刚吃过早饭,我妈和我姐来到我家,高兴地让我去聚会。我本以为是上层带领来了,心想:近几年,上层带领一直都没过来牧养我们教会了,弟兄姊妹都信心冷淡,打工的打工,连正常的聚会都没有了,更别说传福音了。这次带领来了,不知道能不能给我们带来什么亮光……想到这些,我便高兴地跟着她们去了。

谁知我刚一进门就看见两个陌生人,其中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弟兄,正在给我爸和我哥交通,桌上还放着一本书,我爸听得聚精会神,还不时地笑着点点头,嘴上答应着。看着这个弟兄,我心想:这个人我咋不认识呢?再一听他说话也不是本地口音,这人到底是谁啊?正在我纳闷之时,只听他说:“主耶稣已经回来了名叫全能神,正是圣经上记载的今在、昔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我一听这话,立马扭身出去问我妈说:“这人是哪里来的?”我妈笑着说是我们当地带领带来的。看着妈妈没有一点防备意识,我有些着急地说:“不管是谁带来的,咱们都不能听!上级带领早就说过传假道的人很多,再三叮嘱咱不能接待陌生人,让我们牢记唯有主耶稣是真道,你们怎么还敢接待陌生人呢?万一被迷惑咋办?那咱们不就白信这么多年主了吗?”我哥也在一边附和着:“看!看!我说不敢听,你和我爸还不听劝。”我妈很坚定地说:“我听人家交通的没什么不合适的,而且都符合圣经有理有据。”这时我爸从里屋出来说:“我们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传的到底是不是主再来的福音,咱可不能盲目拒绝,应该先考察考察,做一个谦卑的人,这才合主心意啊。正如主耶稣说:‘虚心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太5:3)”爸爸的话也有道理,我无从反驳,心想:爸爸既然这样说,那就让他先听听再做决定吧,但我心里还是有点顾虑,我有些不高兴地对他们说:“那你们就先听听吧,我回家了。”说完我转身就走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心里不停地嘀咕:那个弟兄说主已经回来了叫全能神,这到底对不对啊?主真的回来了吗?可他们两个都是陌生人,谁知道他们说得到底对不对啊?上级带领一直叮嘱我们,让我们防备陌生人,这肯定不会有错的!如果他们传的不是真道,那我家人不就受迷惑了吗?这可怎么办呀?想到这儿,我就有些后悔刚才没让那两个人走。可又一想:我妈说他是当地带领领来的,要是真不对,带领也不敢这么盲目地把人带来吧?我这样不住地安慰着自己,心里才稍微踏实了一些。

不知不觉到了家,丈夫让我和他一块上山打核桃,我就跟着丈夫去了。丈夫在树上打,我在树底下打,谁知还没有打多长时间,我就听见“嗡、嗡、嗡”的响声直奔我们而来,丈夫边从树上往下滑边惊慌地喊:“快跑!是人头蜂(这是一种毒蜂,我们当地的一个人被这种蜂蜇死了)。”我吓得撒腿就往山下跑,但人哪有蜂快呀!不一会儿,我头上就被蜂蜇了三下,顿时我的全身就像过电似的,我立时感觉头晕眼花、眼冒金星,晕晕沉沉地回到家里。躺在床上,我感到晕晕乎乎的,不一会儿我就一直吐,丈夫吓得赶紧让我去我爸家(我爸是医生)挂吊针,我就是拧劲不去,心想:我若是去了的话,传福音的那两个弟兄还在,我爸肯定会让我听他们的交通,我不想听,我害怕走错路,说什么我也不想去。丈夫不停地催促说:“你已经中毒了,你还不去,难道就不怕死吗!以往不让你去你比谁都跑得快,你今天是咋了?”丈夫的话音刚落,他朋友就骑着摩托车来我家玩,丈夫硬让他的朋友把我带上到了我爸家。

我头重脚轻地下了摩托车,晕晕沉沉地走进院子,头疼得像要爆炸一样,我妈得知我被人头蜂蜇了吓了一跳,那个三十岁左右的弟兄连忙进屋拿出他的红花油让我擦,我感到很感动,心想:我得知他们是传神的末世作工的,对他们的态度不好,可弟兄却不计前嫌,而且还对我挺有爱心的,我这样不搭理人家的态度也不对,至于他们传的是不是真道,我是不是应该先听听他们的交通,不应该躲避?可又一想:不能听,不能因为这样一件事就听他们的道,这也太莽撞了,我还是先观察观察再说,信神的事情可得谨慎啊!于是,我又收回了刚才的想法。这时我爸也从外面回来了,知道我被毒蜂蜇了就忙着给我配药,很快就给我挂上了吊瓶,慢慢地,我感觉疼痛感减轻了许多。

但是,我睡在炕上心里不能平静,心想:他们可千万别给我讲什么末世作工,我不能听,主耶稣是真道,我要持守对主的忠心啊!于是,我就装着睡着了。过了一会儿,我听见我妈跟那两个弟兄说:“等会你们俩就不要去帮忙打核桃了,你们就在家跟我二女儿好好交通交通。”一听这话,我就紧张起来,心想:这下子完了,吊瓶挂上想跑都跑不了了,不听也不行了,这可咋办呀?我只有在心里不停地向主祷告:“主呀!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害怕他们讲的道不对不敢听,但我又躲避不了,求你加给我一颗清明的心,让我不受迷惑……”就这样,我在心里一遍遍地向主祷告。两个弟兄有几次都想给我交通,但每次当他们看我时,我就假装睡着了,直到最后我看实在是磨不过去了,不能老这么装着睡觉,才勉强答应听听他们的交通。

基督徒,聚会

这时,他们关切地问:“姊妹,你有什么想法可以说出来,咱们互相交通探讨。”我不想和他们说,就阴着脸说:“没啥想法。”其中一个弟兄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就说:“我当时见到给我传福音的弟兄姊妹时,怕走错路就不想搭理他们,可后来我想到经上说过:‘不可忘记用爱心接待客旅;因为曾有接待客旅的,不知不觉就接待了天使。’(来13:2)想到主的心意是让我们用爱心来对待客旅,我若总是防备抵触,不敢接待陌生人,这样也不合主的心意啊!我这才打消了自己的顾虑,愿意听弟兄姊妹交通了。”听弟兄这样一说我心里感到一亮:是呀!圣经上就是有这节经文,得用爱心接待陌生人,这是我们信神之人当做到的,我咋就没有想到呢?

弟兄接着说:“圣经上有不少人接待陌生人,不知不觉就得到了主的祝福。像亚伯拉罕接待了三个陌生人,不知不觉就接待了神;妓女喇合接待了两个陌生人,救了她的全家;还有一个寡妇接待了陌生先知以利亚,神祝福她的面、油吃了三年半。他们都因着接待了陌生人,而得到了神的恩待。经上还说:‘可见信道是从听道来的,听道是从基督的话来的。’(罗10:17)我们首先是听了有人给我们传主耶稣的道,我们才有机会接受主耶稣的救恩。所以,我们只有存着一颗寻求的心听道,这样才能知道全能神是不是主耶稣的再来。”我嘴上没有说什么,但是心里承认他们说的都符合事实。看来带领不让我们接待陌生人这是不合主心意的,我若按带领说的为了防止受假道的迷惑,对凡是传主再来的都不接受,那要是两位弟兄传的真是主再来的作工,那我不把主也拒之门外了吗?我不就错过迎接主来的机会了吗?我还是听听吧,我这才放下了戒备之心,打起了精神来和他们交通。

分页阅读: 1 2 下一页

🙂 若您对我们网站的内容有新的领受或者您在信仰上有哪些困惑与难处,欢迎您与我们分享,因主耶稣说:你们要彼此相爱,像我爱你们一样。(约15:12)愿我们在基督里互相帮助扶持,生命得以长大。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与我们联系:

1、通过网站下方的在线聊天窗口,与我们在线交流。

2、发送电子邮件至 info@pursuestar.com

相关推荐

  • 与主重逢 – 我终于迎接到了“曙光”与主重逢 – 我终于迎接到了“曙光” 跟随主耶稣,教会荒凉 上中学二年级时,代课老师给我们传讲了主耶稣的福音,当听到老师说主耶稣钉十字架流出宝血就是为人类赎罪时,我被主耶稣的大爱感动的落泪,想到以往跟同学在一起,同 […]
  • 与主重逢:迷路的孩子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与主重逢:迷路的孩子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 我伯母是信奉天主教的,八九岁时妈妈带着我们兄妹几个跟着伯母信奉了天主教。那时我特别喜欢听伯母讲主耶稣显神迹奇事的事例,如:五饼二鱼吃饱五千人、瞎子复明、海面行走……通过伯母的讲解 […]
  • 属灵争战中,使我学会了分辨……属灵争战中,使我学会了分辨…… 我的家族都是基督徒,长大后因着工作的缘故,我来到了法国,后来认识了我老公,他们家都是信天主的,那时因信仰的不同我没去天主教堂聚会。结婚后,因丈夫沉迷于网络,家庭的一切重担都压在我 […]
  • 稗子与麦子如何被显明?浅谈分辨麦子与稗子的认识(有声读物)稗子与麦子如何被显明?浅谈分辨麦子与稗子的认识(有声读物) 每当看到圣经记载:“天国好像人撒好种在田里,及至人睡觉的时候,有仇敌来,将稗子撒在麦子里就走了。到长苗吐穗的时候,稗子也显出来。……容这两样一起长,等着收割。当收割的时候 […]
  • 主在叩门,你分辨出主的声音了吗?(上)主在叩门,你分辨出主的声音了吗?(上)  主耶稣说:“我的羊听我的声音……”(约10:27)可见主再来是发声说话寻找他的羊,基督徒等候主来最关键得寻求听主的声音。但怎样才能听出是主的声音?神的声音和人的声音的区别又 […]
  • 基督教会电影:听到主再来的说话,基督徒觉醒了!基督教会电影:听到主再来的说话,基督徒觉醒了! 主耶稣说:“看哪,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我要进到他那里去,我与他,他与我,一同坐席。”(启3:20)这些年来,全能神教会一直在见证主耶稣已经回来,发声说话作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