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名真是永远不变的吗?

记得刚信主的时候,带领就对我们说:“我们要想被主称许,那就得守住主耶稣的名,因为经上记着说:‘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徒4:12)”听了带领的话,我心想: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我既然信了主耶稣,那就得持守住主的名,一直信下去。

法利赛人

2002年,一次聚会时,带领郑重其事地对我们说:“现在好多地方都有传‘东方闪电’的,他们说主耶稣已经回来了,但是名换了,现在不叫主耶稣而叫全能神了。他们的道讲得可高了,我们教会里就有两个姊妹被‘东方闪电’的人偷走了……”听了带领的话,我心里很吃惊,因为这两个姊妹我也认识,其中有一个赵姊妹还是带领,信主十几年,为主作工受了很多苦,对圣经也很熟悉,讲道也很好,像她这么追求的人,应该知道主的名就叫耶稣,除此之外没有救主,她怎么能去信别的名呢?但转念又想:那两个姊妹怎么这么糊涂啊!主的名就叫耶稣,一直到永远都不变的,这么简单的真理都不知道,我可不能像她们一样,我信主就得守住主耶稣的名,绝不能背叛主。

几天后,我去教会的李姊妹家,看到她表哥在那儿,一问才知道,他是来给李姊妹传“东方闪电”的。看到这种情况,我急得一把将李姊妹拉到一边,说:“你怎么能听‘东方闪电’的道呢?‘东方闪电’信的不是主耶稣的名,而是全能神的名,这两个名不一样,你不要再听了。”李姊妹见我着急的样子,就说:“你别急,我听他们讲的也都是根据圣经,而且交通得也很好。他们交通说律法时代耶和华神作的是耕地的工作,恩典时代主耶稣作的是撒种的工作,末世全能神作的是收割扬场的工作,就是要将真心信神的人收入仓内。我听着也对,能结合上圣经说的:天国又好像网撒在海里,聚拢各样水族。网既满了,人就拉上岸来;坐下,拣好的收在器具里,将不好的丢弃了。世界的末了也要这样。’(太13:47-48)”李姊妹的话让我无法反驳,觉得她说的也对,但转念又想:“东方闪电”的人讲道有理有据,的确是高,怪不得那么多素质好、明白圣经的弟兄姊妹听了他们讲的道都接受了。我可不能再听了,再听就进去了。于是,我就回家了。

回到家后,我的脑海里一直在想李姊妹和我说的那一番话。晚上,我反复看着李姊妹说的那段圣经,边看边想:姊妹说的也是符合圣经的,奇怪!她怎么听了“东方闪电”的道一下子就对圣经领受得这么高了呢?而且经文还找得那么准?难道“东方闪电”的道真的有真理?但唯独她们传的是“全能神”的名,而不是“主耶稣”的名,这名不一样,我接受不了。

没过几天,李姊妹和教会的另外两个姊妹(已经接受全能神)一起来到我家。李姊妹问我:“姊妹,赵姊妹好长时间没见你,要不我们一起聚聚,聊聊信神的事,你看如何?”她这一问,我马上想起带领说过赵姊妹已经信了全能神了这事,当时我碍于面子,就回答说:“我也想见见赵姊妹。”李姊妹一听高兴地说:“赵姊妹就在我家等着你,那我们一起去吧。”话已出口又没有办法收回,我只好和三个姊妹一起去了。

到了姊妹家,我看她们几个都是精神抖擞、喜气洋洋的,好像是有什么喜事一样特别高兴,这让我感觉很诧异:怎么一段时间没见,姊妹们都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像以前那样死气沉沉的没有精神。吃过饭后,赵姊妹就和我交通见证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当时我对赵姊妹戒备的心很强,她在那里交通我根本听不进去,还一直持守自己的观点,认为神的名只能叫主耶稣,不能改变。整个晚上我就坐在那儿,什么话也不说。姊妹们在那儿交通、唱歌、跳舞、赞美神,气氛很活跃,而我在一旁一直死气沉沉的。赵姊妹看出我一晚上心门都没打开,就叫我向造天地万物的主祷告,愿神带领我打开我的心门。我一听,觉得这可以,主耶稣不就是造天地万物的主吗?于是我就祷告说:“造天地万物的主啊!现在赵姊妹给我传福音,说你已经回来了,但是不叫主耶稣而叫全能神。主啊!全能神是不是你的再来,这方面我还看不透,求你开启带领我,求你开启我的灵眼保守我,让我有分辨不走错路。”

祷告过后,我就想唱几首圣经诗歌来坚固自己的心,我心想:《启示录》里的歌都是很有力量的。于是我就找出诗歌来唱,我首先唱道:“在神面前,坐在自己位上的二十四位长老,就面伏于地,敬拜神,说:‘昔在、今在的主神——全能者啊,我们感谢你!因你执掌大权作王了。’”(启11:16-17)我刚唱完,赵姊妹就在一旁问我:“姊妹,你看启示录中说谁作王了?是不是全能神作王了啊?”我听了赵姊妹的话,没吭声,又接着找了一首:“主神——全能者啊,你的作为大哉!奇哉!万世(或作:国)之王啊,你的道途义哉!诚哉!”(启15:3)唱完后,赵姊妹又问我:“姊妹,你看是谁的作为大哉、奇哉,谁的道路义哉、诚哉?”听了赵姊妹的话,我心想:这些经文里怎么都提到“全能者”呢?但我心里还是不服气,于是,我又找了一首接着唱:“住在至高者隐秘处的,必住在全能者的荫下。”(诗91:1)

当我唱到这里时,再也唱不下去了,声音有些哽咽,眼泪也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心想:这些圣经章节我常常看,诗歌也经常唱,怎么就没注意到这些呢?这里说的多明白呀!全能者不就是全能神吗?尤其是最后一首歌里还说道“必住在全能者的荫下”,这话说的多肯定呀!我怎么这么瞎眼愚昧呢?越想越懊悔。赵姊妹在旁边安慰我说:“咱们因为不认识神,就容易抵挡神。今天我们能明白圣经中这些奥秘,这也是神的开启,更看到神没有丢弃我们,还在竭力拯救我们。”姊妹的一番话更是让我泣不成声,看到神对我的爱实在太大,神并没有因着我之前的抵挡而放弃我,还在拯救着我。这时,我对赵姊妹说:“我愿意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你能给我一本书吗?”赵姊妹高兴地给了我一本神的话语书,让我回家好好看。

神的名

回到家后,我迫不及待地打开书,如获至宝般地看了起来。我看到全能神说:“人说神的名不变,那为什么耶和华的名又变成耶稣呢?说弥赛亚要来,怎么来了一个名叫耶稣的呢?这神的名怎么会变呢?这些不是早已作过的工作吗?难道神今天就不能作更新的工作了吗?昨天的工作都可更换,‘耶和华’的工作可由‘耶稣’来接续,‘耶稣’的工作就不能再有另外的工作来接替吗?‘耶和华’的名可变为‘耶稣’,‘耶稣’的名不也可以更换吗?这都不是稀奇的事,只是因人头脑太简单造成的。神总归是神,不管他的工作怎么变,也不管他的名如何变化,他的性情、他的智慧永远也不变……”(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将神定规在“观念”中的人怎能获得神的“启示”呢?》)神的话让我豁然开朗:是啊!一直以来,我都持守着神的名永远不变,那“耶和华”神的名不也变为“耶稣”了吗?这不都是神早已作过的工作吗?神说“这都不是稀奇的事,只是因人头脑太简单造成的。”想想的确是这样啊,我的头脑确实太简单,又怎能测透神的作工呢?而我却持守神就叫主耶稣,不叫耶稣的就不是神,我这不是把神给定规了吗?仅仅因神的名不同而拒绝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真是太愚昧瞎眼了。

此时,我的心里五味杂陈,有高兴,也有懊悔。高兴的是,我有幸听到神的声音,看到神的话了;懊悔的是,我凭着自己的头脑观念,定规神的名不能变,因此不接受神的新工作,还做了抵挡、弃绝神的事。但神没有看我的愚昧无知,还安排姊妹给我传福音,又开启我唱起启示录中的诗歌,从而能来考察全能神的作工。想到这儿,我不由得跪在神的面前向神祷告:“神啊!我太无知瞎眼了,以往尽凭自己的想象,干了好多抵挡你的事。神啊!你没有按着我的所说所做待我,还来拯救我。神啊!我真是感谢你对我的拯救……”

从那之后,我每天都要看神的话,借着看神的话,我渐渐明白了一些以往不明白的真理。看到神的话说:“神在每个时代都作新的工作,都叫新的名,他怎么能在不同的时代作相同的工作呢?他怎么能守旧呢?‘耶稣’这个名是为了救赎工作而叫的名,末世耶稣再来还能叫这个名吗?还能作救赎的工作吗?为什么耶和华与耶稣是一,但他们却在不同的时代叫不同的名呢?不都是因为工作时代不同吗?就一个名能将神的全部都代表了吗?这样,只有在不同的时代来叫不同的名,以名来更换时代,以名来代替时代,因为没有一个名能将神自己代表得完全,只能将神的具有时代性的性情代表出来,只要能将工作代表出来即可。所以,神能选用任何一个适合他性情的名来代表整个时代。”“所以说,一次来了叫一个名,代表一个时代,开辟一个新的出路,一步新的出路是一个名,这就代表神是常新不旧的,他的工作不断向前发展。历史不断向前发展,神的工作也是不断向前发展的,六千年经营计划要结束,必须是不断地向前发展,天天作新的工作,年年作新的工作,开辟新的出路,开辟新纪元,开辟更新的工作、更大的工作,随之,带来新的名,带来新的工作。”(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三)》)

神的话说得太明白了,一个压在我心里很长时间的问题也随之解开了。以前我看圣经,旧约记载着耶和华神的名,耶和华神作的工作,而到新约又讲主耶稣的名,主耶稣所作的工作。神只有一位,但是怎么称呼会不一样呢?这个问题我问带领,带领也说不清楚,现在看了全能神的话语,我终于明白了。神的工作是不断向前发展的,神每开辟一个新的时代,带来一步新的工作,神的名就得更换,一个时代一个名,一步工作一个名,神作工不守旧、不守一点规条。神在每一个时代所取的名、所作的工作都是有意义的。因为神根据所作工作的不同,在每个时代都要发表不同的性情。在末世,神作的是彻底洁净人败坏性情的工作,向人类显明的是公义、威严、烈怒的性情,如果还用“耶稣”这个名,那我们就总是享受神的怜悯慈爱,得不到神的洁净、成全。所以神以“全能神”的名结束了我们只知享受神怜悯慈爱的恩典时代,开辟了末世审判洁净人的国度时代,我们只有接受了“全能神”的名,经历、顺服全能神话语的审判刑罚,这才是走上了追求蒙神洁净、拯救的道路。可见,神所作的一切完全都是我们败坏人类的需要,神对我们的爱真是太大、太真实了!

此时,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激动,我更加定真了这就是神自己的发声说话,因为只有神才能将这一切奥秘都揭开。我如获至宝,对神的话也更加的渴慕,每天都要看神的话。渐渐地,通过看神的话,我完全定真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我感到自己是最有福的人,我在末世接受了神的新名、跟上了神的新作工,这是神对我的高抬与恩待。想到还有许许多多信主的弟兄姊妹,他们对神的新名有观念,因而拒绝接受神的新工作,还在黑暗中没有前行的方向。我感到我有责任把那些还在黑暗中摸索的弟兄姊妹带到神的宝座前,接受神末世的救恩。

从那之后,我积极投入到传福音的队伍中,我要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作见证: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他就是我们盼望已久的主耶稣!

徐丽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