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伯因着不想让神为他伤痛而咒诅自己的生日

我常常说神看人的内心,人看人的外表;神因着察看人的内心而了解人的实质,而人却因为观人的外表而定义人的实质。当约伯开口诅咒自己生日的时候,他的这一举动惊呆了所有的属灵人物,包括约伯的三个朋友。人是从神来的,人理当感谢神所赋予的生命、肉体,包括人的生日,而不应咒诅,这是常人能领会与想到的。对于任何一个跟随神的人来说,这个领会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是任何时候都不能更改的真理,而约伯却 “ 违反常规 ”——咒诅自己的生日,他的这一举动在常人来看是闯入了禁区,不但不能得到人的谅解与同情,而且也不能得到神的饶恕。与此同时,更多的人对约伯的 “ 义 ” 产生了怀疑,因为似乎约伯因着神对他的恩宠而产生了 “ 放纵 ” ,让他竟敢如此胆大妄为,不但不在此感谢神对他有生之年的祝福与看顾,反而咒诅自己出生的那日都灭没,这不是对神的抵挡又是什么呢?这些外表的现象给了人定罪约伯此举的证据,但谁能知道此时约伯真正的心思到底是什么呢?又有谁知道约伯之所以这样做的理由是什么呢?这里的内情与缘由只有神知道,也只有约伯本人知道。

約伯在極度的痛苦中真實地體會到了神對人的顧念

当撒但伸手伤害约伯的骨头的时候,约伯置身在魔掌之中,他无法摆脱,无力反抗,他的身体、灵魂承受着超强的巨痛,这个 “ 巨痛 ” 让他深深地感受到了活在肉体之中的人的渺小、无力与柔弱,同时他也深深地领会理解了神为什么顾念与看顾人类的心情。在魔掌之中他体会到了肉体凡胎之人在此时竟然如此无助与软弱,当他俯身下跪向神祈祷之时,他似乎感受到了神在掩面、在隐藏,因为神将他完全交在了撒但的手中,与此同时,神为他而流泪,更为他而痛心,神因着他的痛而痛,也因着他的伤而伤……约伯感受到了神的伤痛,也感受到了神的不忍……他再也不想让神为他而伤痛了,再也不想让神为他而流泪了,他更不想看到神为他而受痛苦。此时的约伯只想挣脱这肉体凡胎,不再忍受这肉体给他带来的疼痛,因为这样神就不再为他的疼痛而受痛苦了,但是他做不到,他不但要忍受肉体的疼痛,更要忍受 “ 不想让神担忧 ” 所带来的痛苦。这双重的疼痛,一份来自肉体,一份来自心灵,让约伯承受撕心裂肺、肝肠寸断的痛苦,也让他感觉到了肉体凡胎之人的极限是那么地让人无奈与无助。在此情形之下,他渴慕神的心愈发强烈,恨恶撒但的心也随之变得更加强烈,此时的约伯宁愿自己没有投胎人世,宁愿自己不存在,也不愿看到神为他而掉眼泪,为他而痛苦。他开始深恶自己的肉体,开始厌烦自己,厌烦自己出生的日子,甚至厌烦与自己有关的一切。他不愿再提起他的生日与和他出生有关的一切,所以他便开口咒诅自己的生日:(伯3:3-4)愿我生的那日和说怀了男胎的那夜都灭没。愿那日变为黑暗,愿神不从上面寻找它,愿亮光不照于其上。约伯的话中带着对自己的恨恶:愿我生的那日和说怀了男胎的那夜都灭没。也带着对神因着他而受痛苦的自责与亏欠:愿那日变为黑暗,愿神不从上面寻找它,愿亮光不照于其上。这两段话将约伯当时的心情表达到了极致,也将约伯此人的完全正直完整地呈现给每一个人,同时正如约伯所愿的约伯的信与顺服还有他对神的敬畏在此时得到了真正的升华,当然,这个 “ 升华 ” 正是神预期要达到的果效。

摘自《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