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对约伯的诸多误解

因着约伯所受的这些苦,不是神差派使者作的,也不是神亲手作的,而是撒但——神的仇敌亲手作的,可见约伯所受痛苦的程度有多深。但是约伯在此时此刻把他平时心里对神的认识、他平时的行事原则与对神的态度全部发表出来了,这是真实的。如果约伯没有临到试探的时候,神没有试炼他的时候,他说“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这话,你会说约伯这个人很虚伪,因为神赐给他好多财产,他当然称颂耶和华的名了。如果约伯在试炼之前说“难道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这话,你会说约伯这个人很爱讲大话,他常常从神手里得到赐福,他才不弃掉神的名,如果从神受祸,他肯定会弃掉神的名。但是当约伯处在一个任何人都不想要、不想看见、不想临到,也害怕临到,甚至神都不忍心看的一个境地的时候,约伯依然能持守他的纯正: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对于约伯此时的表现,那些喜爱高谈阔论、喜爱讲字句道理的人都捂口了,那些口里称颂神的名却从来不接受从神来的试炼的人被约伯持守的纯正定了罪,那些从来就不相信“人能持守住神的道”的人因约伯的见证而受了审判。面对约伯在试炼中的表现与约伯说的话,有的人感到不解,有的人感到嫉妒,有的人感到疑惑,有的人甚至表现出漠视的态度,对约伯的见证以鼻嗤之,hope 因为他们不但看到了约伯在试炼中所受的痛苦,看到了约伯所说的话,更看到了约伯在试炼临到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人性的“软弱”。这个“软弱”是他们所认为的约伯所谓的完全中的不完全,同时这个“软弱”也成了“神眼中的完全人”的瑕疵。就是说,因着人都认为完全人就是完美的人,就是没有瑕疵、没有污点的人,这样的人没有软弱,没有疼痛的知觉,没有伤心难过的情绪,没有恨、没有任何外表过激的行为,所以绝大多数的人并不以为约伯是真正的完全人。因为他在试炼中的诸多行为不能得到人的“认可”,例如:当约伯丢掉财产与失去儿女的时候,约伯并未像人想象的为丢掉财产与失去儿女而嚎啕大哭,他的这一“失态”让人认为他很冷血,因为他没有眼泪、没有亲情,这是最初约伯给人留下的“坏印象”。接下来约伯一系列的行为更是令人费解:“撕裂外袍”被人解读为对神不敬,“剃了头”被人误认为对神有亵渎之意、顶撞之意。除了约伯所说的“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这句话以外,人在约伯身上并未发现任何的神所称许的义,所以,绝大多数的人对约伯此人的评价只是停留在对他的不解、误解、怀疑、定罪与道理上的认可这个范围里,并没有人能真正理解与领会耶和华神口中所说的“约伯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这话。

在人对约伯有了以上的印象的基础上,人对约伯的义还有更进一步的怀疑,因为约伯所做的与在经上记述他的表现并不是像人想象的惊天地、泣鬼神一样的让人感动涕零,他不但没有任何的“壮举”,反而“坐在炉灰中拿瓦片刮身体”。这一幕又惊呆了世人,也让世人对约伯的义产生了疑惑甚至产生否定的态度,因为约伯在刮身体的同时并未向神祷告,也未向神许诺,更未见他痛哭流涕。这时候人所看到的只有约伯的软弱,没有其他,因而即便人听了约伯说“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这话,人也都无动于衷,或者莫衷一是,仍然不能从约伯的话中看到约伯的义。约伯在经受试炼的痛苦中给人的印象基本都是不卑不亢,人看不到他行为的背后所发生在他内心深处的故事,也看不到他心里对神的敬畏与他持守的“远离恶事”的道的原则。他的不卑不亢让人认为他的完全正直只不过是一句空话,他对神的敬畏也只不过是一个传说,而他外表所流露出来的“软弱”却让人对他印象深刻,也让人对神所定义的完全正直的人“刮目相看”,甚或有了“新的理解”。当约伯开口咒诅自己生日的时候,我所说的“刮目相看”与“新的理解”就在此得到了证实。

虽然他受痛苦的程度无人能想象、体会到,但他没有说出一句“大逆不道”的话,只是用他自己的方式来减轻身体的痛苦,他说了一句这样的话,原文记述道:(伯3:3)愿我生的那日和说怀了男胎的那夜都灭没。这句话也可能没人把它当成一句很重要的话,也可能有的人留意了。在你们看,这句话有没有抵挡神的意味啊?这句话有没有埋怨神的意思呢?我知道你们很多人对约伯说的这句话有想法,认为既然约伯完全正直,就不应该有任何软弱、难过的表现,反之应该“积极”面对来自撒但的任何攻击,甚至笑脸相迎撒但的试探,对于撒但带给他肉体的任何痛苦,他都应毫无反应,不应表达自己内心任何的感受才对,甚至应该求神让这些试炼来得更猛烈些吧!这才是一个真正的铮铮铁骨的“敬畏神远离恶”之人应该表现与具备的。约伯在极度痛苦中只是咒诅自己的生日,并不埋怨神,更没有抵挡神的意思,这事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很难,因为从古到今没有一个人曾经经受约伯这样的试探,没有一个人经受约伯这样的遭遇。为什么没有一个人能经受约伯这样的试探呢?因为在神那儿看,没有一个人能够承担得起这样一份责任、这样一个托付,没有一个人能做到约伯所能做到的,更没有一个人能够像约伯一样在临到这样的痛苦的时候除了咒诅自己的生日以外,仍然不弃掉神的名,仍然称颂耶和华神的名。这是不是任何人都做不到的呢?我们现在说约伯这些事是不是在赞扬约伯的行为呢?作为一个义人,作为一个能够这样为神作见证的人,作为一个能让撒但抱头逃窜不再在神面前控告的人,赞扬他一下有什么不可吗?难道你们的要求标准比神的还高吗?难道你们临到试炼的时候比约伯做得还好吗?神都称许了,你们还有什么异议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相关推荐
【福音视频】基督的发表《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