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成肉身的奥秘(四)上

你们对圣经的内幕、圣经的形成都得知道,这些都是没接受神新工作的人所没有的,他们不知道,你把这些实质东西说透了,他们就不与你抠圣经了。他们总好抠那些预言的东西:那句话应验了吗?这句话应验了吗?他们接受福音是按着圣经来接受,他们传福音是按着圣经来传的,他们都是靠着圣经的字句来信神,离开圣经他们就不信神,他们以抠圣经这样的方式来生活。当他们再抠圣经让你解释,你就说:咱们先别对号,看看圣灵怎么作,用真理来对照我们所走的路是否是圣灵的工作,用圣灵工作来检验我们所走的路对不对。至于哪句话没应验,哪句话应验了,我们人别插手,我们最好还是说说圣灵作的工作,说说神现在的最新工作。圣经那是当时先知传达的神的话、神使用的人写的话,只有神自己能解释那些话,只有圣灵能显明那些话的意思,只有神自己能够揭开那七印,展开那书卷,你说你也不是神,我也不是神,谁敢随便解释神的说话呢?你敢解释那话吗?就是先知耶利米来了,约翰来了,以利亚来了,他们都不敢解释那些话,因为他们都不是羔羊,只有羔羊自己能揭开那七印,展开那书卷,除他之外无人能解释他的话。我不敢妄称神的名,我更不敢解释神的话,我只能做一个顺服神的人,你是神吗?受造之物没有一个人敢揭开那书卷的,谁也不敢解释那话,所以我也不敢解释,最好你也别解释了,谁也别解释了,咱们谈谈圣灵工作,这是人能达到的。我了解一点耶和华耶稣作的工作,但我并没有亲自经历,我只能稍说一点,至于当时以赛亚说的那些话什么意思、耶稣说那话什么意思我不作解释,我不是研究圣经的,我是跟随神现时作工的,你既然把圣经看成小书卷了,那不是只有羔羊能揭开吗?除了羔羊能揭开,谁还能揭开?你也不是羔羊,我更不敢妄称神自己,所以我们别研究圣经,别抠圣经,最好谈谈圣灵作的工作,就是神自己作的现时的工作,我们看看神作工的原则是什么,实质是什么,我们根据这个来对号,看看今天我们所走的路是不是对的,是不是正确的,以这个来定准。你们要传福音,尤其是给宗教界的人传福音,非得明白圣经,对圣经的内幕得掌握,否则,你就没法传福音。你掌握了大方向,不跟他抠圣经的死字句,你只讲神的作工、讲生命真理,这样就能将那些真心寻求的人得着。

道成肉身的奥秘

耶和华所作的工作,所定的律法,还有带领人生活的原则,他在律法时代作工的内容,他定律法的意义,他作的工作对恩典时代有什么意义,最后这一步都作了哪些工作,这些你们都应该了解。第一步是律法时代的工作,第二步是恩典时代的工作,第三步是末世的工作,对神这几步的作工你们都得明白。从起初到最终一共是三步工作,每步工作的实质是什么,六千年经营计划的工作到底作了几步,这几步的工作都怎么作的,为什么要这样作,这都是关键的问题。每一个时代的工作都有代表性,耶和华都作了哪些工作,他为什么要那样作,他为什么叫耶和华,在恩典时代耶稣又作了什么工作,他是如何作的,每一步工作、每一个时代代表神的哪些方面性情,在律法时代都有哪些性情,在恩典时代又有哪些性情,在末了时代又有哪些性情,这些实质性的问题你们都得明白。六千年经营计划中神的全部性情都显明了,不是只在恩典时代显明,也不是只在律法时代显明,更不是只在末世这个期间显明,末世所作的工作代表审判、烈怒、刑罚。末世作的工作不能代替律法时代作的工作,也不能代替恩典时代的工作,但三步工作又互相联系,成为一体,是一位神作的,当然是借着划分时代来作的工作。末世作的工作是收尾的工作,律法时代的工作是起首的工作,在恩典时代的工作是救赎的工作。对于六千年的整个经营计划这些工作的异象,所有人都看不透,谁也不明白,始终是个谜。在末世只作一步话语工作,以此来开展国度时代,但并不代表所有的时代。末世只是末世,只是国度时代,并不代表恩典时代,也不代表律法时代,只是在末世把六千年经营计划的所有工作都向你们显明了,这就是奥秘打开了。这样的奥秘是任何人都打不开的,人对圣经再了解也不过是字句,因人不明白圣经的实质,人看圣经或许能领受一些真理或解释一些字句,抠一些名章、名句,但就这些字句中间包含的意思人永远也解不开,因为人看见的都是死的字句,并不是耶和华作工的画面与耶稣作工的画面,人也没法解开这些工作的奥秘。所以,六千年经营计划的奥秘这是最大的奥秘,是最隐秘的,人根本测不透,神的心意谁也不能直接明白,除非他亲自向人解释、向人打开,否则,这些对人将永远是 “谜” ,永远是封闭着的奥秘,不用说宗教界的人士,就你们这些人若不是今天告诉你们,你们也不会明白的。就这六千年的工作比那些所有的先知预言还奥秘,是创世到现在最大的奥秘,历代先知都测不透,因为这奥秘只在末了时代才打开,在这以先并没有打开过。你们若明白这奥秘,若能全部领受,那所有的宗教人士都会被这奥秘征服的,只有这才是最大的异象,是人所最盼望明白的,但又是人最不清楚的。你们处在恩典时代都不知道耶稣作的工作到底是什么,也不知道耶和华作的工作到底是什么,到底耶和华为什么要定律法,为什么要叫他们守律法,为什么要建造圣殿,人都不明白;为什么要把以色列人从埃及带到旷野,又从旷野带到迦南,人更不明白。直到今天才显明这些事。

末世的工作是三步工作中的最后一步工作,是又一个新时代的工作,不代表整个经营的工作。六千年经营计划分三步工作,哪步工作都不能代表三个时代的工作,只能代表一部分。耶和华这名不能代表神的所有性情,他作律法时代的工作不能证明神只能是律法下的神,耶和华给人定律法、颁布诫命,让人建造圣殿、建造祭坛,他所作的工作只代表律法时代。就他所作的那些工作并不能证明神就是让人守律法的神,神就是圣殿里的神,神就是祭坛前的神,话不能这么说,律法下的工作只能代表一个时代。所以说,若只作律法时代的工作,人就把神给定规了,说神就是圣殿里的神,我们要事奉神务必得穿祭司袍,务必得进圣殿里。假如不作恩典时代的工作,律法时代一直持续到现在,人就不知道神还有怜悯、慈爱,若不作律法时代的工作,只作一步恩典时代的工作,人就只知道神只会救赎人,神会赦免人的罪,他是圣洁的,他是无辜的,他为了人能够献身,为人钉十字架,人只能知道这些,其余的人就不明白了。所以一个时代代表神的一部分性情,律法时代代表哪方面性情,恩典时代代表哪方面性情,这一步又代表哪方面性情,三步工作综合起来才能显明神的所有性情,人认识了三步作工才领受得全面,三步工作少了哪一步都不行,你认识了三步工作才看见了神的全部性情。神作完律法时代的工作,不能证明神就是律法下的神,作完救赎的工作,不能说神到永远都救赎人类,这都是人的定规。恩典时代结束了,你不能说神就属十字架,十字架就代表神的拯救,你这么说就把神给定规了。这一步工作神主要是作话语的工作,你不能说神从未怜悯过人,都是刑罚审判。末世的工作把耶和华作的工作、耶稣作的工作、人所不明白的所有那些奥秘都向人打开,以至于显明人类的归宿、人类的结局,结束在人类中间的全部拯救工作。末世这步工作是收尾的工作,务必得将人所不明白的奥秘都打开,让人将这些奥秘都看透,心里全明白,这样才可各从其类。六千年经营计划作完之后,人才会了解神的全部性情,因为他的经营结束了。现在你们经历了末了时代神的作工,神的性情到底是什么?你敢说神就是光说话的神吗?你就不敢这么定规。有些人还说,神就是打开奥秘的神,神就是羔羊,是揭开七印的,谁也不敢这么定规。还有人说神就是道成的肉身,这还不对。有些人还说神道成肉身只说话,不显神迹奇事,你更不敢这样说,因为耶稣道成肉身显了神迹奇事,所以你不敢对神轻易下定义。六千年经营计划从头到尾所作的工作到现在才结束,把所有工作都向人一一显明了,都作在人中间了,人才知道他的所有性情,知道他的所有所是。当这一步工作全部作完的时候,凡人不明白的奥秘就都显明了,凡人不明白的真理都让人明白,就人以后走的路、人类的归宿都告诉给人,这就是这一步要作的所有的工作。现在人所走的道路虽然也是十字架的道路,也是受苦的路,但人所实行的,人今天所吃喝、所享受的和在律法下的人、在恩典时代的人大不相同。今天对人的要求与以前不一样,与对律法时代那些人所要求的更不一样。在以色列作工对律法下的人是怎么要求的呢?就是他们能守住安息日,守住耶和华的律法即可,到安息日谁也不干活,谁也不能违背耶和华的律法。现在就不同了,到安息日照样干活,该聚会聚会,该祷告祷告,一点不受辖制。在恩典时代那些人都得受浸,还禁食、掰饼、喝酒、蒙头、洗脚,到现在这些规条都废去了,对人有了更高的要求,因神的工作不断进深,人的进入也不断拔高。以前耶稣给他们按手祷告,现在话都说尽了,还按手有什么用?话就直接达到果效了。那时按手就是给人祝福,人的病也能得医治,当时圣灵就那么作,现在圣灵不那样作工了,而是借着话语来作工达到果效,话语都明告诉你们了,就那么实行,话语就是他的心意,就是他要作的工作,借着他说的话语明白他的心意,借着话语明白他要求你达到的,不用按手直接就去实行。有人说:“你给我按手吧!按手得着你的祝福,好与你有份啊!” 这都是以前的老旧的实行法,现在都取缔了,因为时代转移了。圣灵是随着时代作工作,并不是随意作工作,也不是套规条作工作,时代转移了,新的时代必然带来新的工作,每一步工作都是如此,所以,他的工作从来都不重复。恩典时代耶稣没少作那些工作,医病赶鬼、按手祷告、给人祝福,今天再那样作就没有意义了。圣灵当时就是那么作的,因为是恩典时代,人有足够的恩典可以享受,不需要人付任何代价,只要信就可得着恩典,对任何人都特别恩待。现在时代变了,神的工作又向前发展了,而是借着刑罚、审判脱去人的悖逆,脱去人里面不洁净的东西。那一步是救赎,所以他非得那样作,给人足够的恩典让人享受,才能把人从罪中救赎出来,借着恩典使人的罪得赦免。这一步是借着刑罚、审判,话语的击打,话语的管教、揭露,使人里面不义的东西显露出来,之后达到被拯救,是比救赎更进深的工作。恩典时代的恩典已够人享用了,人已经历过了,不让人再享受了,这工作已过时了,不作了。现在是借着话语的审判来拯救人,人受审判刑罚熬炼,性情有了变化,不都是因着我说出的这些话吗?每步工作所作的都是按着全人类的发展情况来作的,都是根据时代作的,所作的工作都有意义,都是为了最终的拯救,都是为了以后人类能有美好的归宿,为了人最终的各从其类。

末了的工作就是说话,借着说话人就能达到很大的变化。现在这些人接受这些话语之后所得着的变化,就比恩典时代人接受那些神迹奇事之后所得的变化大得多。因为在恩典时代按手祷告鬼就从人身上出去了,但人里面那些败坏性情依旧存在,人的病是得着医治了,人的罪是得着赦免了,但人究竟怎样才能脱去里面的撒但败坏性情,这些工作在人身上还没有作,人只是因信得救,因信罪得赦免,但人犯罪的本性仍没有除去,仍在人的里面存在。人的罪是借着神的道成肉身而得着赦免的,并不是人的里面就没有罪了。人犯罪能借着赎罪祭而得着赦免,但究竟如何能使人不犯罪,使人的罪性完全脱去,使人的罪性能够有所变化,对这个问题人没法解决。人的罪是得着了赦免,这是因着神钉十字架的工作,但人仍旧活在老旧的撒但败坏性情之中,这样,就得把人从撒但的败坏性情之中完全拯救出来,让人的罪性完全脱去,而且不再发展,使人的性情都能达到变化。这就需要让人明白生命长进的路,让人明白生命之道,明白性情变化的途径,而且让人都按着这路去实行,达到人的性情逐渐变化,活在光的照耀之下,让人所做的凡事都合乎神的心意,让人脱去撒但的败坏性情,让人脱离撒但的黑暗权势,达到人能完全从罪中出来,这样,人才得着了完全的救恩。当耶稣作工时,人对耶稣的认识仍然是渺茫,仍然是模糊不清,一直认为他是大卫的子孙,说他是大先知,说他是赎人罪的仁慈的主。有些人凭着信心一摸他的衣角病就好了,瞎子也能看见,死人也能复活了,但就人里面根深蒂固的撒但败坏性情人发现不了,也不知怎么脱去。人得着了许多恩典,就如肉体的平安、喜乐,一人信主全家蒙福,病得医治等等这些恩典,其余就是人的善行与人敬虔的外表,人能以此活着便是合格的信徒,这样的信徒在死后才能进入天堂,就是得救了。但这些人生前根本不明白生命的道,只是犯罪认罪、犯罪认罪,并没有性情变化的路,恩典时代人就是这种情形。人完全蒙拯救了吗?没有!所以,那步工作作完之后,还有一步审判刑罚的工作,这步就是借着话语来洁净人,来达到让人有路可行,这步若再赶鬼那就没有果效、没有意义了,因为人的罪性不能脱去,只停止在罪得赦免这个基础上。借着赎罪祭人已经罪得赦免了,因为十字架的工作已经结束,神已胜过撒但,但是人的败坏性情还在人里面存在,人还能犯罪抵挡神,神并没有得着人类。所以这步用话语来揭示人的败坏性情,让人按着合适的路去实行。这步作的工作比上步更有意义,比上步作的工作果效更大,因为现在是话语直接供应人的生命,让人的性情能够彻底更新,是一步更彻底的工作,所以说,末了的道成肉身完全了神道成肉身的意义,彻底完成了神拯救人的经营计划。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

下一篇 : 道成肉身的奥秘(四)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