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成肉身的奥秘(四)下

神拯救人,并不是直接以灵的方式、以灵的身份来拯救人,因为他的灵是人摸不着、看不见而且也是人不可靠近的。以灵的角度来直接拯救人,人就没法得着他的救恩,若不是神穿戴一个受造之人的外壳,人也没法得着这救恩。因为人根本没法靠近他,就如耶和华的云彩无人能靠近一样,只有他成为受造的人,也就是他将他的 “道” 装在他要成为的肉身中,才能将这 “道” 亲自作在所有跟随他的人身上,人才能亲自听见他的道、看见他的道,以至于得着他的道,借此人才能被完全拯救出来。若不是神道成肉身,凡属血气的无一人能得着这极大的救恩,也没有一个人能蒙拯救的。若是神的灵直接作工在人中间,那人都会被击杀的,或者会因着人没法接触神而被撒但彻底掳去。第一次道成肉身是将人从罪中赎出来,是借着耶稣的肉身来将人赎出来,就是将人从十字架上救了下来,但是撒但的败坏性情仍在人的里面存在。第二次道成肉身不再是作赎罪祭了,而是将那些从罪中赎出来的人彻底拯救出来,让那些罪得赦免的人能够脱离罪,得着完全的洁净,达到性情变化而脱离撒但的黑暗权势,归到神的宝座前,这样人才完全圣洁了。律法时代结束之后,从恩典时代神就开始了拯救的工作,一直到末世神作了审判刑罚人类悖逆的工作,使人类完全得着洁净之后,神才结束拯救的工作,进入安息。所以,三步工作中只有两次道成肉身来亲自作工在人中间,就是因为三步工作中只有一步是带领人生活的工作,其余的两步工作则都是拯救的工作。只有神道成肉身才能与人同生活,体尝人间痛苦,活在正常的肉身之中,这样,才可将受造的人所需的实际的道供应给人。人是因着神的道成肉身而得着神的全部救恩的,并不是人从天上直接祈求来的。因人都属血气,没法看见神的灵,更没法靠近神的灵,人能接触到的只有神道成的肉身,借此人才明白一切的道,才明白一切的真理,得着全部的救恩。第二次的道成肉身足够将人的罪脱去,足够将人完全洁净,所以,第二次的道成肉身就结束了神在肉身的全部工作,完全了神道成肉身的意义。从此,神在肉身中的工作就全部结束了,他不会在第二次道成肉身之后再作第三次道成肉身的工作。因为他的全部经营已结束了,末了的道成肉身已将他所拣选的人完全得着了,末了的人都各从其类了,他不会再作拯救的工作了,也不会重返肉身中作工了。末世的工作中话语的威力大过显神迹奇事的威力,话语的权柄胜过神迹奇事的权柄。话语把人心底里所有的败坏性情都给揭露出来了,你自己没法发现,话语揭示出来你就自然发现了,你不得不承认,让你心服口服,这不都是话语的权柄吗?这都是今天话语工作达到的果效。所以说,不是医病赶鬼能把人从罪中完全拯救出来,也不是显神迹奇事能够把人完全作成,医病赶鬼的权柄只是给人恩典,但人的肉体还属于撒但,人里面还有撒但败坏性情,就是没得洁净的还属于罪,还属于污秽,只有借着话语得着洁净之后人才能被神得着,成为一个圣洁的人。只把人身上的鬼赶出去了,把他救赎回来了,只是从撒但手中夺回来归给神了,但人还没经神的洁净,没经神的变化,还是败坏的人。人里面还存着污秽,还存着抵挡,还存着悖逆,只是经神的救赎回到了神的面前,但人对神根本不认识,还能抵挡神、背叛神。人未经救赎以前,已有许多撒但的毒素种到人里面了,人经过撒但败坏几千年,里面已经有抵挡神的本性了,所以人被救赎出来之后,只不过被赎回来了,就是用重价将人买回来了,但人里面的毒性并没有去掉,就这样的污秽的人还得经过变化才有资格事奉神。借着这一步审判刑罚的工作,使人对自己里面污秽败坏的实质完全认识到,而且能够完全变化,成为被洁净的人,这样,人才有资格归到神的宝座前。今天所作的这一切的工作都是为了让人能够得洁净,让人能够有变化,借着话语的审判刑罚,借着熬炼,脱去败坏得着洁净。这步工作与其说是拯救的工作,倒不如说是洁净的工作。实际上,这步也是征服的工作,也是第二步拯救的工作。人被神得着是借着话语的审判刑罚达到的,借着话语熬炼、审判、揭示,把人心里所存的那些杂质、观念、存心或者个人的盼望都给显明出来了。人虽然都经过了救赎,人的罪都得着了赦免,这只能说神不记念人的过犯,不按着人的过犯来对待人,但人活在肉体之中没有脱离罪,只能是继续犯罪,不断地显露撒但的败坏性情,这就是人所过的不断地犯罪,也不断地得着赦免的生活。多数人都是白天犯罪,晚上认罪,这样,即使赎罪祭对人来说永远有效,也不能将人从罪恶中拯救出来,这只是完成了拯救工作的一半,因人还有败坏性情,就如当人知道自己是摩押后代时就发怨言了,也不追求生命了,完全消极了,这不是人还不能完全顺服在神的权下吗?这不正是撒但的败坏性情吗?当没让你受刑罚的时候,你的手比谁举得都高,甚至比耶稣的手举得都高,还大声喊着要作神的爱子!做神的知己!我们宁死也不屈服撒但!背叛老撒但!背叛大红龙!让大红龙彻底垮台!让神把我们作成!比谁喊得都高,结果来了一个刑罚时代,人的败坏性情就又显露出来了,人也不喊了,也没有心志了,这就是人的败坏,是比罪更深的、撒但种到人里面的、根深蒂固的东西。人的罪不容易发现,就人这些根深蒂固的本性人就没法发现,非得借着话语的审判来达到果效,这样,人才能从此起头逐步达到变化。人以往那样地喊,都是因为人对原有的败坏性情不了解的缘故,这些东西就是人里面的掺杂。审判刑罚了很长时间人一直都活在紧张的气氛里,这不都是借着话语达到的吗?效力者之前你喊得不也很高吗?进国度啦!凡接受这个名的都进国度啦!都与神有份啦!给个效力者的试炼就再也不喊了。刚开始人都喊:神哪!无论你把我放在哪,我们都任你摆布。看见神话说:谁是我保罗?他就说:我愿意当!又说:约伯的信心如何?他说:我愿意具备约伯的信心,神你试炼我吧!当来了效力者的试炼时,一下子趴下了,差点没站起来。以后,人心中的掺杂就一步一步逐渐减少了,这不都是借着话语达到的吗?所以说今天你们所经历的都是借着话语达到的果效,甚至超过耶稣当时行神迹奇事达到的果效。你所看到的神的荣耀,你所看到的神自己的权柄,不仅是借着钉十字架看见的,也不仅是借着医病赶鬼看见的,更是借着话语的审判而看见的。让你看见不仅显神迹、医病赶鬼是神的权柄,神的能力,而且话语的审判更能代表神的权柄,更能显明神的全能。
道成肉身

人现在所达到的,就是现在人的身量,人的认识、爱心、忠心、顺服以至于看见,都是借着话语的审判达到的果效。你能够有忠心,你能够站立到现在,都是借着话语达到的。人现在看见道成肉身的神所作的工作确实不一般,有许多是人所达不到的,是奥秘也是奇事,因此,许多人便顺服了下来。有的人生下来就未服过任何一个人,但他看见今天神的说话,不知不觉就彻底服了下来,也不敢研究了,也不说什么话了,人都在话中倒下了,都在这话的审判下仆倒了。若是神的灵直接向人说话,人就都顺服在 “声音” 之前了,不用说话揭示人就都仆倒了,就如保罗在大马色的路上仆倒在光中一样,若神仍那样作,人永远不能借着话语的审判来认识自己的败坏达到被拯救的目的。只有道成肉身才能将话语亲自送到每个人的耳中,使那些有耳朵的人都听见他的说话,都能接受他话语的审判工作,这样才是话语达到的果效,不是灵的显现来将人 “吓倒” ,借着这样实际而又超凡的工作才能够将人深处那些隐藏了多少年的旧性情完全揭露出来,达到让人都认识到,能够有变化。这些都是道成肉身的实际的工作,是实实际际地说,实实际际地审判,而后达到话语审判人的果效,这才是道成肉身的权柄,是道成肉身的意义。就是为了显明道成肉身的权柄,显明话语带来的工作果效,显明是灵来在了肉身,借着说话审判人的方式来显明他的权柄。肉身虽然是普通正常人性的外壳,就是借着话语达到的果效来让人看见他满有权柄,看见他是神的自己,看见他的说话就是神自己的发表。以此来让所有的人看见他是神的自己,而且是道成肉身的神自己,谁也不可触犯,无人能胜过他的话语的审判,没有一样黑暗势力能胜过他的权柄。人顺服他都是因着他 “道” 成的肉身,都是因着他的权柄,因着他话语的审判。道成的肉身带来的工作也就是他所拥有的权柄。之所以道成肉身,就是因为肉身也能带有权柄,而且能实实际际地作工在人中间,让人看得见、摸得着,这样的作工比起拥有所有权柄的神的灵的直接作工实际多了,而且作工果效也明显。这就是因为道成的肉身能实际地说话、实际地作工,肉身的外壳还不带有权柄,人都可靠近,他的实质却带有权柄,但人谁也看不着他的权柄。当他说话、作工时人也发现不了他的权柄的存在,这更有利于他的实际作工。他这些实际的作工都能达到果效,尽管人都不知道他带有权柄,人也看不见他的不可触犯与他的烈怒,就借着隐秘的权柄、隐秘的烈怒、公开的话语来达到他说话的果效。这就是以说话的口气、说话的严厉、话语的所有智慧来让人心服口服。这样,人都顺服在似乎没有权柄的道成肉身的神的话语之下了,这就达到了神拯救人的目的。这也是道成肉身的另一方面意义:是为了更实际地说话,也是为了让他话语的实际在人身上达到果效,看见神话语的威力。所以说,这工作若不是借着道成肉身根本没法达到果效,不能将罪恶的人完全拯救出来。因为神若不道成肉身就是人看不着而又不可接触的灵,而人都是属肉体的受造之物,人与神是在两个不同的世界,而且具有不同性质,神的灵与属肉体的人格格不入,根本没法 “建交” ,而人又不能成为灵,这样,只有神的灵成为一个受造之物来作他原有的工作,因为神能升到至高处也能降卑为一个受造的人,作工在人中间,与人同生活,但人却不能升为至高成为灵,更不能降到至低处,所以,非得神道成肉身作工作。就如第一次的道成肉身,只有神道成的肉身能钉十字架来救赎人,而神的灵根本没法钉十字架来作人的赎罪祭。神能直接成为肉身来作人的赎罪祭,但人不能直接上天去拿神给人预备的赎罪祭。这样,只有“让神天上、天下多跑几个来回” ,也不能让人上天去取这救恩,因为人堕落了,而且人根本上不了天,更拿不着赎罪祭,所以,还得耶稣来在人中间亲自作那些人根本达不到的工作。每次道成的肉身都是太有必要了,若是其中有一步神的灵能直接达到,他也不会忍怨受辱而道成肉身的。

这最后的一步工作是借着话语达到果效的。借着话语人明白许多奥秘,明白历代以来神所作的工作;借着话语人得着圣灵的开启;借着话语人明白历代以来人未揭开的奥秘,明白历代以来先知、使徒所作的工作和作工的原则;借着话语人也明白了神自己的性情,知道了人的悖逆、人的抵挡,认识了自己的实质。借着这一步步作工和所有的说话,人认识了灵的作工,认识了神道成的肉身所作的工作,更认识了他所有的性情。你认识神六千年的经营工作也是借着话语达到的,认识自己以往有哪些观念,而且达到放下,不也是借着话语达到的吗?耶稣那一步工作显神迹奇事,这一步作工不显神迹奇事,你明白了为什么不显神迹奇事,这不也是借着话语达到的吗?所以这一步所说的话语,超过历代以来使徒、先知所作的工作,就是先知所说的预言也达不到这个果效。先知所说的仅仅是预言,他所说的是将来要发生的事,但不是当时神要作的工作,也不是带领人生活,不是赐给人真理,也不是给人揭示奥秘,更不是赐给人生命。这一步所说的话,有预言、有真理,但主要是为了赐给人生命。现在的说话与先知的预言并不相同,这是一步工作,是为了人的生命,是为了变化人的生命性情,并不是为了说预言。第一步是耶和华作的工作,他所作的工作是为了给人在地上敬拜神而预备道路,是起首的工作,是为了在地上找着作工的发源地。当时耶和华教导以色列民当守安息日,当孝敬父母,应该彼此和睦同居。因为当时的人不懂得什么叫人,也根本不懂在地上怎么生活,务必得在第一步作工中来带领人生活,耶和华告诉他们的都是人类从来不明白的,是人所没有的。那时兴起许多先知来说预言,他们都是在耶和华的带领之下说预言,只是工作中的一项,因为第一步工作不是道成肉身,所以就借着先知来晓谕各邦、各族。耶稣当时作工也不像今天说这么多话,末世这步话语的工作在历世历代没有作过,虽然以赛亚、但以理、约翰他们说了很多预言,但是他们所说的预言跟现在所说的话根本就不一样。他们说的只是预言,现在说的不是预言,我将所有的话都变成预言,你们能明白吗?假如我所说的话都是以后的事,是我走了以后的事,你上哪儿能明白?话语的工作在耶稣时代没有作过,在律法时代也没有作过。也许有些人会说:“耶和华当时作工不也是说话吗?耶稣当时作工除了医病赶鬼、显神迹奇事,不也是说话吗?” 说话和说话也有不同之处。耶和华说话的实质是什么呢?他只是带领人在地上生活,不涉及生命灵里的事。耶和华说话为什么说是晓谕各方呢?“晓谕” 这两个字的意思就是明明地告诉,直接指示。他不供应人生命,只是手把手地教给人当如何敬畏他,没有什么比喻。耶和华在以色列所作的工作,并不是对付人、管教人,对人也不是审判、刑罚,只是带领。耶和华让摩西告诉他的百姓到旷野捡吗哪,每天早起太阳不出来时都去捡吗哪吃,让他们所捡的都够他们当天吃就可以了,不可放到第二天,因到第二天都发霉了。他并没有教训人、揭露人的本性,也不揭露人里面的意念、心思,他不是变化人,乃是带领人生活。那时的人就如幼童一样,什么也不懂,只能做一些简单的机械性的动作,所以耶和华只颁布律法带领众百姓。要想扩展福音的工作,使每个真心寻求的人都能够对今天所作的工作有认识,达到心服口服,你必须得把每步所作的工作的内幕、实质和所作工作的意义弄明白。听了你所交通的能使人明白耶和华所作的工作,也能明白耶稣所作的工作,更能明白今天所作的一切工作,并且还能明白三步工作之间的联系和区别点,使人听完之后,看见三步工作互不打岔,都是一位灵作的,虽然他们在不同的时代作工,作工内容不同,说的话不一样,但他们的作工原则都是一样的。这些都是所有人该明白的最大的异象。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

下一篇 : 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 ( 一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