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受逼迫- 黑暗里的曙光

夕阳的余晖映红了天边的晚霞,随着夕阳的离去,晚霞也逐渐被夜幕吞没,天慢慢地黑了下来,万家的灯火都已点亮。天的那边,一轮残月在云层里时隐时现,往远处望去,隐隐约约可以听到一家人在一起的说话声,路上行人很少,只有马路上汽车的探路灯在飞速前行。

晨阳独自走在这条坑洼不平的田间小道上,这条道他已经走了六十多年了,祖祖辈辈就生活在这片土地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家人过着平淡而和美的生活。可自从他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以后,这样的生活就越来越少了。

自从神在中国作工,中共一直对基督徒实施秘密抓捕。就在几天前深夜,中共警察突然身着便衣闯入教会带领林姊妹家,一警察用枪口对着林姊妹,其余的几人就在屋里乱翻一气,拿走了家里值钱的东西,把林姊妹也抓走了。教会得知情况后,通知所有信神出名的弟兄姊妹都离家躲避。晨阳常传福音也比较出名,而且又和带领家离得近,教会通知在外传福音的晨阳暂时到张弟兄家躲避一阵。

晨阳回家的目的,就是想拿走自己的神话语书籍,同时也给母亲道个别。到了桥头,他四下望了望,家家户户都已关灯休息了,只有他家的灯还在亮着,他恨不得一步跨进家门,又不敢冒然行事。到了门前,隔着门缝往里看了看,只见母亲一人坐在灯下的小凳子上,两眼一直往外看。他推门进去,母亲看到晨阳,吃力地从小凳子上站起身:“天这么冷,咋回来这么晚,吃过饭没有?”听了母亲的话,晨阳的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母亲岁数大,又有多种病,怕母亲知道后承受不了这么大的压力,晨阳只能用善意的谎言来安慰母亲。夜已经深了,晨阳看着母亲睡后,才收拾了衣物和自己的神话语书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家。

月光,日落,海

天上的残云被狂风吹得不见了踪影,月亮在黑夜的衬托下显得格外明亮,周围一片寂静。晨阳一边往前赶路,一边不时地回头看看自己的村庄,想到以后要远离亲人,长期在外流浪,他心里不由得有些软弱,也有些烦躁,心想:在中国信神真难啊!自己的家、自己的村子都不能自由出入,什么时候才有出头之日呢?这个想法一冒出来,他意识到自己的情形不对了,这么烦躁不就是埋怨神吗?他想起了神的话说:“或许你们都记得这样的话: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在以往,你们都听过这句话,但谁也不明白这话的真正含义,今天深知这话的实际意义。这句话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红龙盘卧之地受到大红龙残酷迫害的人身上,因着大红龙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敌,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着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这话是成就在你们这班人身上的。”(摘自《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吗?》)

现在该是我们报答神的爱的时候了,虽然我们因着走信神之路经受的讥笑、毁谤以及逼迫不少,但我认为这是有意义的事,是荣耀,不是羞辱,而且不管怎么样我们享受的福气还是不少 ……”(摘自《路……(二)》想起这些话,晨阳明白了,自己临到这事是神的许可,这是有意义的事。他心里感到很温暖,激动地想:神那么圣洁、伟大,神为了拯救我们来在中国,还遭到中共的追捕、迫害,没有枕头安息之地。自己是一个败坏的人,是接受神的拯救,受点苦算什么呢?再说今天虽遭受中共的迫害受了些苦,却体尝了基督所受的苦,这是荣耀的事,我应该感谢赞美神啊!此时他有了信心,也有了力量。

远处村庄的鸡叫声打断了晨阳的沉思,他抬头又望了一下天空,稀稀拉拉的星星悬挂在空中,月光下,树枝上的鸟巢虽然经历了寒风的洗礼,并没有给它带来什么伤害,仍然安然地夹在树杈上。晨阳抄小道进了张弟兄家,看到屋里的灯还在亮着就推门进去,张弟兄看到晨阳,便急忙给他做饭,并关心地问长问短。听到张弟兄也和老母亲念叨同样的话,晨阳心里热乎乎的。张弟兄与晨阳只是普通弟兄姊妹的关系,可对自己就像对待家人一样亲。此时晨阳感受到了神爱的温暖,两个无亲无故的人心灵相通,彼此相爱,只有神能让人做到这些啊,这样的爱是发自内心的,任何东西无法替代。

晨阳怕给张弟兄带来麻烦,执意住进了张弟兄的地窖里。虽然张弟兄把地窖里的烂红芋清理了,但气味依然很浓,熏得晨阳喘不过气来。而且地窖的洞口小,他穿一身棉衣进出也非常艰难。为了减少外出排便的次数,晨阳每天都控制饮水量。时间久了,他的嘴开始长泡,嗓子干疼,声音也变得沙哑,后来甚至不能说话了,与人接触只能用手比划或用笔写。晨阳心里清楚,这些环境临到对他是一次大的考验。他也多次呼求神加给他信心与力量,保守他的心一时一刻不离开神。可同时又担心自己身量小,经不住这样的考验而再次埋怨神。神开启他想到约伯即使浑身长疮也不否认神,还能赞美神,此时晨阳才真实地认识到自己身量太幼小,与约伯根本无法相比,但约伯的事迹给了他战胜困难的信心。

但是长时间这样生活,加上对母亲的挂念,晨阳还是有些软弱了,心里的痛苦让他感到自己快撑不下去了。在极度的软弱中,他看到神的话说:“不要灰心,不要软弱,我会向你显明,国度路上不是那么一帆风顺的 ,哪有那样便宜的事!……今天人人都要有苦的试炼,否则你们爱我的心不会加强,对我不会有真正的爱,哪怕是一点点的环境,人人都要过关,只不过是程度不同罢了。”(摘自《第四十一篇说话》)神的话使晨阳的心灵得到了极大的安慰,对神的心意也明白了几分,神就借着这样的熬炼造就他的信心和耐心,成全他爱神的心。他就向神祷告说:“神哪,虽然我身量小,对你的心意还不能完全明白,但我愿意顺服你的主宰与安排……”祷告之后,晨阳的心里感到很踏实,当他顺服下来时,没过几天他的病痛全好了,他看到了神的奇妙作为,也更加有信心经历这样的环境了。

元旦后,教会安排晨阳离开本地,去外地传福音,从地窖上来的晨阳,抬头看到清晨的太阳已经爬到了树梢,一股冷风迎面扑来,他并没有感觉到冷。回想两个月的地窖生活,他更加体尝到神对人的爱实实在在,神像母亲体谅、爱护自己的孩子一样,体谅着自己的软弱,在他肉体受病痛折磨时,神用话语带领他、安慰他。同时也看清了中共抵挡神的实质,以及中共邪恶卑鄙的魔王本质。若不经历这件事,自己还会被它愚弄、欺骗,相信它说“宗教信仰自由”“公民合法权益”是真实的,如今亲眼看见了中共残害神选民的穷凶极恶相,才知道它所宣扬的自由、民主都是欺世盗名的谎言,心里对它产生了真实的恨恶,也坚定了自己跟随神的意志与信心。

晨阳回头看了看自己生活了两个月的地窖,迈步走出张弟兄的家门,迎着初升的太阳,坚定地踏上新的征程。

—— 站立

相关推荐:中共残酷镇压迫害家庭教会基督徒的罪恶铁证

🙂 若您对我们网站的内容有新的领受或者您在信仰上有哪些困惑与难处,欢迎您与我们分享,因主耶稣说:你们要彼此相爱,像我爱你们一样。(约15:12)愿我们在基督里互相帮助扶持,生命得以长大。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与我们联系:

1、通过网站下方的在线聊天窗口,与我们在线交流。

2、发送电子邮件至 info@pursuestar.com

相关推荐

  • 逼迫患难路爱神心更坚—— 68岁基督徒的逼迫经历逼迫患难路爱神心更坚—— 68岁基督徒的逼迫经历 信主后的警告 我叫邢程,今年68岁。1998年我得了重病,在濒临死亡之时,朋友给我传了主耶稣的福音,信主后不久,我的病竟然奇迹般地好了。后来因着我热心追求做了讲道人。不久, […]
  • 基督徒受逼迫-带上瘫痪丈夫去逃亡基督徒受逼迫-带上瘫痪丈夫去逃亡 秋末的一天中午,寒梅刚忙完家务就听见急促的敲门声,原来是教会一姊妹来告诉寒梅,中共警察要把以往被抓过的信徒再重新抓进监狱,近几天已经有一些弟兄姊妹被抓了,让寒梅赶快出去躲避。寒梅 […]
  • 基督徒受逼迫:苦盼妈妈的归来基督徒受逼迫:苦盼妈妈的归来 一大清早,女孩靠在门边,眼巴巴望着前方。马路边上的梧桐树下站着个女人,那是女孩的妈妈,她背对着女孩,脚边还放着个小小的行李袋,看上去有些忧愁。女孩望着妈妈的背影,眼中闪动着不舍与 […]
  • 影评 |《绝地重生》之三个重点人物影评 |《绝地重生》之三个重点人物 《绝地重生》是一部纪实类影片,旁白叙述加剧情演绎的方式再现了主人公陈文忠因信神遭受中共追捕迫害,导致妻离子死的真实经历,将十年的逃亡生活浓缩在不到一小时的影像里,可能有太多的情节 […]
  • 影评 |《你十七岁,我去……》少年基督徒苦境中的成长影评 |《你十七岁,我去……》少年基督徒苦境中的成长 都说花季雨季是人生中最灿烂、最纯真的时光,可令人无法理解的是,基督教会电影《你十七岁,我去……》的主人公高亮的花季年华却是在监狱中度过的。也许你会很好奇,为什么他的花季年华是在监 […]
  • 基督徒李传颂讲述受中共残酷迫害的真实经历基督徒李传颂讲述受中共残酷迫害的真实经历  她1987年归主,1999年接受全能神的国度福音。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