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行死荫幽谷,神爱一直相伴

办理教会事务,突遭警察抓捕

2008年3月5日上午8点多钟,我和赵姊妹一起去办理教会的事务。刚进王弟兄家就听门铃响了,当时王弟兄以为是他妻子回来了,就直接打开了门。没想到一个警察和一个穿便衣的男子得意洋洋地走了进来,我一看到他们心里“咯噔”一下:坏了,警察来了!我急忙把一个姊妹奉献的二百元钱揣到大衣兜里,又把讲道交通和信件藏到炕被底下,在心里不停地呼求神:“神啊!临到这样的事有你的许可,愿你加给我智慧应对这个环境。”这时警察对王弟兄说:“我们是来查户口的,把你家的户口本、身份证拿出来。”王弟兄就进里屋去找。我一听是来查户口的,心就放下一些。这时穿便衣的男子问我:“你是来干什么的?”他一边问着一边随手掀起炕被,发现了我藏的福音资料和信件,紧接着就开始搜我的身,把我兜里的信件及姊妹奉献的二百元钱都搜出来了。

这时公安局局长和国保队队长带着4个便衣警察气喘吁吁地冲进来,一进门两个警察就跟土匪一样屋里屋外地抄家,一个警察跟着拍照,从厨房一直拍到卧室。一会儿后,屋里屋外就变得一片狼藉,他们从屋外的缸里搜出库房账本和很多神话语书、光盘、传福音的资料及十多本歌本,还有王弟兄家的两台VCD。

看到教会这么多东西落到中共警察手里,我又气愤又着急,一个劲地呼求神:“神啊!愿你加给我智慧,我宁死不当犹大,不出卖弟兄姊妹。”祷告后我心里平静了一些,警察将我和王弟兄及赵姊妹拉到市第二派出所。

一次次遭受警察折磨,神话语步步引领

上午10点左右,我被送到国保大队队长的办公室,队长开始审问我,另一个便衣用电脑记录。我心想:今天队长亲自审我,他们肯定是不会轻易放过我的。我担心自己站立不住,就在心里祷告求神保守我的心。此时我想起一句神的话:“再大的物也不能超越神……”我心里豁然一亮,想到警察在神的手中,他再厉害也超越不了神。想到这儿,我心里有了些底气,不再感到害怕了。

这时队长靠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威胁我说:“我就是专门抓你们信神的人,抓了你们打死白死,让你坐监也不犯法。”我听他这么说,心里不由得又有些害怕,也有些软弱。心想:要真是被打死了,我就再见不到丈夫和孩子了;如果给我判刑,亲戚邻居怎么看我呀?他们听信中共制造的谣言,还不得耻笑我呀!想到这儿我心里很痛苦,只有在心里祷告:“神啊!我又怕死又怕坐监,一想到这些心里就难受,但我不愿背叛你,求你加给我信心和力量,使我能靠着你站立住。”

审问了一个多小时后,没有结果。国保队长“腾”地站起来,目光凶恶地盯着我,边往外走边气急败坏地说:“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就不知道我们的厉害。”不一会儿,就进来两个刑警队的人,二话没说把我从沙发上拖起来,一边一个架着我往楼下走。此时我想起以往听被抓过的弟兄姊妹说,中共迫害弟兄姊妹的手段特别残酷,不由得害怕起来。

进了二楼一个房间后,警察就把我的双手扣在老虎凳上。屋里大约有五六个人,他们个个凶神恶煞般地围着我,我不知他们要用什么酷刑折磨我,就祷告神加给我信心和力量。祷告后,我想起神说:“你不要怕这怕那,无论千难万险,你都能稳定在我面前,不受任何的拦阻,让我旨意得畅通,这就是你的本分……除去你的惧怕,有我作你的后盾,何人能把路横?”神话语的开启让我心里有了底气,我知道有神作我的后盾,不那么害怕了。

一个警察反复问我的住址和姓名,他们见我回答得不合他们的意,就轮流用文件夹和拳头打我的头,又扇我的脸,问一句打一下。我被打得脸上火辣辣地疼,头也“嗡嗡”直响,而他们打到自己都喊手疼了才停手。有的警察又开始踢我的腿,也有的警察用厚塑料格尺打我的头和手背,我感觉自己的腿像要被踢折似的,双手也肿得像馒头一样,那种疼痛的滋味真是难以形容。警察一边打一边骂:“你他妈的,让你嘴硬……你说不说……不说就打死你。”这时刑警队长进来了,他们停下手,一个警察气呼呼地说:“这个人比刘胡兰嘴还硬,我们把她打成这样她什么也不说。”刑警队长恶狠狠地盯着我说:“一会儿把咱们那些刑具都拿来,有的是招治她!”说完,他突然站起来一脚踹到我左胸上,我随着椅子被踹出一步多远,还没等我这口气喘上来,他们又把我拽回去,围在中间像踢皮球一样打来打去。一边打一边问我:“你在XX市是干什么的?你信神几年了?谁传的?”他们见我不说,就拿格尺在我的脸、手和头上乱打,边打边骂:“你他妈的比刘胡兰还刘胡兰。”一个朝鲜族刑警坐在我对面的椅子上,色迷迷地看着我说:“你就说实话吧,你要是说了不就没这事了吗?”说着拿纸给我擦嘴角的血迹。我心里很反感他,没有理会,低下头向神祷告。他看我不搭理他,脸上露出淫笑说:“你不说,一会我们把你的衣服扒光了,挨个轮奸你!”这帮警察哈哈大笑。听他说要轮奸我,我心里既害怕又愤恨,浑身直哆嗦,心里一个劲地呼求:“神啊,求你保守我,不管他们怎么败坏我的肉体,我都不背叛你。警察在你的手中,我相信你不许可临到这事,他们不敢把我怎么样。”另一个刑警恶狠狠地说:“你不是不说吗?一会吊起来用绳子勒死你,像你这样的人死也白死。”听到警察要勒死我,不由得更加害怕:我要真是被打死了,以后就再见不到丈夫和孩子了。此时心里禁不住有一种凄凉感,痛苦也充斥了我的心。这时我想起神的话说:“耶稣在上耶路撒冷的路上,心中犹如刀绞痛苦万分,但是在他心中丝毫没有一点反悔的意思,总有一种强大的力量来支配他走向被钉十字架的地方。”神话语的带领,使我感到有了些力量。想到主耶稣是圣洁的,他本来没有罪,但他为了救赎人类,甘愿代替人钉十字架。虽然知道钉十字架很痛苦,但主毅然作出这样的选择。我一个败坏的人,今天受这些苦算什么呢?再说在中共这个无神论政党掌权的国家里信神,哪有一点苦不受的?我不能因为怕死就对神失去了信心。想到这些,我心里感到踏实了。

这时一个刑警拿来一根像小手指粗的绳子,把绳子拧成几股走到我身后,勒我的脖子,并咬牙切齿地说:“你说不说!我们知道你是信神的,别以为你不说我们就没有办法,再不说就勒死你!”我被勒得上不来气,憋得快要窒息了。他看我不动了,就开始用绳子抽我的眼睛,顿时我眼冒金星,感到钻心的痛。心想:完了,我这眼睛要是瞎了就成废人了……我非常痛苦,在心里不断地呼求神:“全能神啊,我把自己交在你手里,求你坚固我的信心。”我想起主说:“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惟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正要怕他。”(马太福音10:28)此时就感到神在借这节经文提醒我:不要怕警察,而是要惧怕神。警察顶多打瞎我的眼睛,要了我的命,但我的灵魂在神的手中,想到这些我心里释放了一些。

警察连抽了几下,看我没有反应,拿起一杯水泼在我脸上,又开始抽打,边抽边吼叫说:“弄死你!弄死你!你到底是不是信全能神?”我不做声,此时我又想到神的话说:“我作的工作是拯救人的灵魂,若你的灵魂落入撒但的手中,那你的肉体就没有安宁的日子了。若我在保守你的肉体,那你的灵魂也定规在我的看顾之下……”“神赐给人的生命是源源不断的,是不受肉体、时间与空间的限制的,这就是神所赐给人生命的奥秘,也是生命本是来源于神的证据。”一连串想到这些话,就感到是神特别的引导,让我知道如果神保守我的灵魂,也必然保守我的肉体;如果我当犹大背叛了神,那最后失去的不但是肉体,我的灵魂也要灭亡。我想起犹大背叛神之后遭到神的惩罚,肚腹崩裂,当今时代也有些卖主卖友之人,被撒但占有精神失常了。我心里清楚背叛神的下场,下决心誓死不做犹大。当我这样想的时候,不一会儿他们不打我了,一个警察说:“这个人比刘胡兰嘴都硬!”我心里清楚是因有神的保守,他们折磨不死我。

中共引诱亵渎神,识破诡计终站立

审讯没有结果,他们又使出更阴险的一招。打字的警察瞪着眼睛逼问我:“你是不是信神的?你如果不是信神的,那我说一句,你就跟我学一句。”我一听他说的都是亵渎神的话,越听心里越气愤,看透了这些警察就是抵挡神的活鬼,该遭神咒诅。此时我想到神的话说:“难怪神道成肉身隐秘万分,就这样的黑暗的社会魔鬼惨无人道,杀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让可爱、善良而又圣洁的神存在?它怎能对神的到来拍手称快?这帮狗奴才!恩将仇报,早不把神放在眼里,对神虐待,凶残已极,丝毫不把神放在眼里,行凶掠夺,丧尽了天良,昧尽了良心,将无辜的人类勾引得昏迷不醒。……什么宗教信仰自由,什么公民合法权益,都是掩盖罪恶的花招!”对照神的话,再想想中共抵挡神、利用种种残酷的手段让人背叛神的恶行,看到它们就是撒但的化身,就是与神为敌的邪恶势力。它们这样做是想取缔神的作工,维护它的独裁统治,把中国建成无神区,让人都听它的,把它当神敬拜,最后随从它抵挡神而下地狱受惩罚。神的性情不容触犯,中共肆无忌惮地亵渎神、抵挡神,我不能亵渎神、触犯神。警察见我不跟他说亵渎神的话,就对我一阵拳打脚踢,又用塑料尺抽打我的手背。后来又进来几个警察,也跟着一起打。我被打得实在挺不住了,有气无力地说:“我是神造的。”我说完后他们就停了手,一个警察说:“她就是信神的。”随后他们给我整了一份假口供,强迫我签字。我看到上面有定罪神的话坚持不签,他们就用拳头砸我,又抓着我的手强行按了手印。这时国保大队队长走进来见没审出什么,恶狠狠地说:“把她整到里边屋去。”他们把我架到另一个屋里,此时我脑袋嗡嗡直响,腿麻木,手又肿又胀,没了一点知觉。

第二天中午,来了一个领导,询问国保队队长:“昨晚审得咋样了?”国保队长说:“我们审了一宿什么也没审出来,一宿都没睡觉。”领导气得脸红脖子粗,大声说:“赶紧把她送看守所,让她在那呆着去吧!”一听要把我送看守所,我心里不住地感谢神,我看到了神的全能、主宰,警察一直说要整死我,但神不许可,他们就不能把我怎么样。

警察随即把我从老虎凳上放下来,当打开手铐和脚铐的时候,我已筋疲力尽,四肢麻木,不能走路了。我的双手也肿得像小馒头一样。大约中午1点钟,我被送到市看守所。

在这期间他们三次来提审我,把我关在四方的铁笼子里,见我还是不说就不停地用文件夹扇我的脸,妄想从我身上找到证据,甚至想用孩子来威胁我,但在神话语的带领下我识破了撒但的诡计,就这样一连提审我三次都没有结果。第四次审讯的时候,依然没有审出结果,国保大队一胖警察对我又是一阵拳打脚踢,最后我被扣上“信全能神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判处劳教两年,2008年4月16日上午8点,警察将我送到省女子戒毒所服刑,在劳教所渡过了一年零九个多月地狱般的生活,于2010年1月份提前释放出狱。

经历逼迫患难 跟随神心更坚

这次经受警察的抓捕、摧残,使我看清了中共仇恨神、抵挡神的邪恶实质,中共倒行逆施,逆天而行,暗地里利用邻居举报,以查户口为名对基督徒抓捕、迫害,手段极其恶毒、卑鄙。它怕人信神、跟随神明白真理了,对它邪恶的实质有了分辨,不再被它控制,就千方百计想要取缔神的作工,利用各种酷刑残害我们基督徒,妄想让我们背叛神。但神的智慧建立在撒但的诡计之上,神利用中共的迫害不但使我们对中共的实质有了分辨,而且还让我们对神的信心增加了,对神的权柄、全能更有了认识。当警察用多种酷刑、卑鄙的手段摧残我肉体的时候,神一直在我身边带领着我,用话语开启引导我,使我在软弱痛苦中有了信心刚强起来,如果没有神的带领,我一个弱小的人怎能胜过这些警察的残酷折磨。回想那段日子,我虽然受了一些苦,但使我对神美善的实质和公义性情有了一些认识。不管以后临到什么逼迫患难,我都要跟随神走到底。

—— 沉静

延伸阅读:

效法主耶稣,跟随主走十字架的路

中国宗教:是谁让她连父亲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