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

多数人的信神都是为了以后的归宿或是暂时的享受。对于不经任何对付的人来说,信神就是为了进天堂,就是为了得赏赐,并不是为了被成全或是为了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也就是说,多数信神的人并不是为了履行自己的职责或是来完成自己的本分,很少有人信神是为了活出有意义的人生,也没有人认为人既活着就当爱神,因为这本是天经地义的事,本是人的天职。这样,不同的人的追求目标虽然各有不同,但其追求的目的与存心都是相仿的,而且对于多数追求的人来说,他们崇拜的对象也都是大致相同的。历时几千年来,多少信徒死去,又有多少信徒死而复生,追求神的人也不止是一个两个,更不止是一千两千,然而他们这些人的追求多数都是为了个人的前途,或是为了以后的美好盼望,为基督尽忠的人却寥寥无几,不少的虔诚信徒仍是死于自己的网罗之中,得胜的人更是微不足道。至于人失败的原因或是得胜的秘诀至今仍是不明不白,那些“痴情”追求基督的人仍是不醒悟,他们不晓得这些奥秘的根源究竟是如何,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尽管他们的追求呕心沥血,但他们所走的路却是前人所走过的失败的路,并不是前人所走过的成功的路,这样,无论他们如何追求,他们所走出来的路不都是通向黑暗的吗?他们所得的不都是苦果吗?那些模仿以往那些成功之人的人到最终是福是祸都很难预测,更何况那些踩着失败之人的脚印追求的人呢?不更是失败有余吗?他们所走的路又有何价值呢?不都是空跑一趟吗?不管人的追求是失败或是成功,总之都是有原因的,并不是随便追求就能决定得失的。

成功與否在於人所走的路

 

人信神最基本的就是人的心能诚实,而且能完全地奉献,能真实地顺服。人最难做到的就是以一生来换取真实的信,从而获得全部的真理,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这是那些失败之人所未能达到的,更是那些不能找着基督的人所未能达到的。正因为人都不“善于”为神完全奉献自己,正因为人不愿为造物的主尽本分,正因为人看见真理却避开走自己的路,正因为人总是沿着失败之人所走的路而追求,正因为人总是悖逆天,因而,人总是失败,总是陷入撒但的诡计之中,陷入自己的网罗之中。因为人对基督并不认识,因为人对真理并不善于理解与经历,因为人对保罗太崇拜加上上天堂的心太强,因为人总是一味地要求基督顺服人,一味地摆布神,因此,那些高大的伟人与那些历经人间沧桑的人也都不免一死,而且死于刑罚之中。对于这些人我只能说他们都是死于非命,他们的后果即他们的死不无道理,更何况他们的失败不更是天理难容吗?真理是来自于人间,但人间的真理则是基督所传,是来源于基督的,也就是来源于神本身,并不是人所能达到的。但是基督只是供应真理的,他并不是来决定人追求真理是否成功的。由此,在真理上成功与否全在于人的追求,这本是与基督无关的事,而是人的追求所决定的,并不能一概地将人的归宿或是人的成功与失败都堆在神的头上让神自己担当,因为这并不是神自己的事,而是直接关系到受造之物所该尽的本分的事。对于保罗与彼得他们两者的追求与归宿多数人也都略有知晓,但是人只是知道他们的后果,并不知道他们的成功秘诀或是失败的不足之处。所以,你们若是对他们追求的实质一点看不透,那你们多数人的追求仍会失败,即使有少数人的追求获得成功,但仍是不及彼得。你所追求的路若是正确,那你就有成功的希望,若你追求真理所走的路是错误,那你就永远也不可能成功,而且你的结局就如保罗的结局一样。

彼得是一个被成全的人,他是经历刑罚、审判之后有了纯洁的爱神的心之后才达到完全被成全的,他所走的路就是被成全的路。就是说,彼得开始所走的路就是对的,他信神的存心是对的,所以,他成了一个被成全的人,他走的是前人未走过的新路,而保罗开始所走的路就是抵挡基督的路,只是因为圣灵要使用他,借用他的恩赐、借用他所有的长处来作工作,他才为基督作工几十年。他只是一个被圣灵使用的人,但他被使用并不是因为耶稣看中了他的人性,而是因为他的恩赐。他能为耶稣作工是因着被击杀,并不是他甘心为耶稣作工,他之所以能作出那样的工是因着圣灵的开启与带领,他作的工并不能代表他的追求与他的人性。保罗所作的工作代表的是一个仆人的工作,也就是他作的是使徒的工作,而彼得就不一样了,他也作了一部分工作,但没有保罗所作的工作大,他是在追求自己的进入中作工的,并不同于保罗的作工。彼得作的工作是在尽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他是在追求爱神的过程中作工的,不是在使徒的位上作工。保罗在作工的过程中也有个人的追求,他的追求只是为了以后的盼望,为了以后能有好的归宿,他在作工中并不接受熬炼也不接受修理与对付,他认为只要他所作的工作满足神的心意,他所做的一切能讨神的喜悦,到最后必有赏赐为他存留。他的作工中并没有个人的经历,完全是为作工而作工,并不是在追求变化中来作工。他的作工中尽是交易,并没有一点受造之物的本分或是顺服。在他作工的过程中他的旧性并没有变化,他作工只是为别人效力,并不能使他的性情得变化。保罗没经过成全也没经过对付而直接作工,他的存心就是为了领赏赐,彼得就不一样了,他是经过修理,经过对付、熬炼的人,他们俩的作工目的、存心根本不同。彼得虽然没作太多的工作,但他的性情变化了许多,他追求的是真理,是真实的变化,并不单是为了作工。虽然说保罗作的工作多,但那些作工都是圣灵的作工,即使有他的配合,但不是他经历来的,彼得作的工作少那只是因为圣灵不在他身上作那么大工作。

作工的多少并不能决定是否被成全,他们俩一个人追求是为领赏赐,另一个人追求是为了达到爱神至极,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以至于活出一个可爱的形象来满足神的心意。外表不同,实质也不相同,你不能按着作工的多少来定他们到底谁是被成全的。彼得追求活出一个爱神之人的形象,做一个顺服神的人,做一个接受对付修理的人,做一个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的人。他能奉献自己,把自己全部交在神手里,顺服至死,他有这样的心志,而且他也做到了,这就是最终他与保罗的结局不一样的根源。圣灵在彼得身上作的工作是成全,在保罗身上作的工作是利用,因为他们的追求观点与他们的本性并不相同。同样都有圣灵的作工,彼得把这些作工落实在了自己的身上,而且也供应给了别人,保罗却只把圣灵的作工全部供应给了别人,他自己却一无所获。这样,经历了多少年的圣灵作工,保罗的变化微乎其微,几乎仍是一个天然包,仍是以往的保罗,只不过是饱经多年的作工艰难,他已学会了“作工”,也学会了忍耐,但他的旧性——争强好胜、唯利是图的本性在他身上仍是存留着。他作工多年并没有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也没有将自己的旧性都脱掉,这些旧性在他的作工中仍可清楚地看见,在他身上只是多了点作工的经验,这仅有的一点点经验并不能变化他,不能改变他生存的观点与他追求的意义。他虽然为基督作工多年,当年逼迫主耶稣的行径虽不复再现,但他内心对神的认识并没有改观。也就是说,他并不是为了奉献自己而作工,而是为了将来的归宿而被迫作工,因他起初是逼迫基督的,并不是顺服基督的,他本来就是一个故意抵挡基督的悖逆者,他本来就是一个不认识圣灵作工的人。到他作工快结束时,他仍然不认识圣灵的作工,只是凭着个人的小性子来独断专行,丝毫不理睬圣灵的意思,所以说他的本性就是与基督敌对的,就是不顺服真理的。就这样一个被圣灵作工弃绝的人,这样一个不认识圣灵工作的又抵挡基督的人怎么能得救呢?人能否得救,并不是看人作的工或是奉献的多少而定的,而是根据人对圣灵的作工是否认识,根据人是否实行出真理,根据人追求的观点是否合乎真理而定的。彼得跟随耶稣虽然也有天然的显露,但是按本性来说,他起初就是一个愿意顺服圣灵、追求基督的人,他是单纯顺服圣灵的人,他并不追求名利,而是存心顺服真理。虽然他三次不认基督而且试探主耶稣,但这一点点人性软弱与他的本性并无关系,这并不影响他以后的追求,也并不能充分证明他的试探是敌基督的作法。人性的正常软弱是天下所有的人所共有的,难道你就要求彼得破格吗?人对彼得有看法不就是因为彼得行了几次愚昧的事吗?而人对保罗如此的崇拜不就是因为保罗的许多作工与他的许多书信吗?人怎么能看透人的本质呢?真是有理智的人难道还看不透这一点小事吗?

分页阅读: 1 2 3 下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