恢复人的正常生活将人带入美好的归宿之中

对现在的工作,或以后的工作,人都明白一些,但对以后人类到底进入什么归宿人却不明白。作为受造之物该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神怎么作人就怎么跟,我告诉你们怎么走你们就怎么走,你没法自己摆弄自己,你掌握不了自己,一切任神摆布,都掌握在神的手中。若神作工作提早给人一个结局,给人一个美好的归宿,以此来吸引人,让人来跟随他,与人搞交易,这就不叫征服,也不是作人的生命。用一个结局控制人来换取人的心,这并不是成全人,并不能得着人,乃是用归宿来控制人。人最关心的就是以后的结局,最终的归宿,到底有没有好的盼望。若是征服人的工作中给人一个美好的盼望,在征服人以前先给人一个合适的归宿来让人追求,这样不但达不到征服人的果效,反而影响征服工作的果效。就是说,征服工作是借着夺去人的命运前途与审判、刑罚人的悖逆性情而达到果效的,并不是与人搞交易,即给人祝福、恩典而达到的,乃是借着剥夺人的自由、取缔人的前途从而看人的忠心而达到的,这才是征服工作的实质。若是起初就给人一个美好的盼望,之后再作刑罚、审判的工作,这样,人接受刑罚、审判是在有前途的基础上而接受的,到最终也达不到所有的受造之物无条件地顺服、敬拜造物的主,只是一味地愚昧顺服,或是一味地索取,并不能将人的心完全征服。所以,这样的征服工作并不能将人得着,更不能为神作见证,这样的受造之物并不能尽自己的本分,只能讲条件,这就不叫征服,而是怜悯与赐福。人的最大难处就是命运、前途总挂在心上,成了偶像,人都是为着命运、前途而追求神,并不是因着对神的爱而敬拜神,所以,征服人务必把人的私心、把人的贪心、把人那些最拦阻敬拜神的东西给对付掉,这就达到了征服人的果效。所以,最起初征服人时务必得先将人的野心、将人最致命的东西给取缔,以此来发现人爱神的心,来改变人对人生的认识,改变人对神的看法,改变人生存的意义,这样,人爱神的心就纯洁了,就是人的心被征服了。但神对所有的受造之物的态度并不是单为了征服而征服,而是为了得着而征服,为了他的荣耀而征服,为了恢复起初人原有的模样而征服。若单是为了征服而征服,这就失去了征服工作的意义了。就是说,若只是把人征服之后对人置之不理,把人的生死置之度外,这就不是经营人类了,也不是为了拯救人类了,只有将人征服之后再得着,最终将人类都带入美好的归宿之中,这才是所有的拯救工作的中心,才达到拯救人的目的,即将人带入人类美好的归宿之中进入安息,这才是所有受造之物该有的前途,也是造物的主该作的工作。若是人作工作就太有限了,只能将人作到一个地步,但并不能将人带入永远的归宿之中,人不能决定人的命运,更不能保障人的前途与以后的归宿,而神作的工作就不同于人作的工作了,他既造人就带领人,既拯救人就把人拯救得彻底,将人完全得着,既带领人就能将人带入合适的归宿之中,他既造人、既经营人就要对人的命运前途负责,这才是造物的主作的工作。虽然征服工作是借着取缔人的前途而达到的,但人到最终还得被带入神为人预备好的合适的归宿中。正因为是神作人,所以,人才有归宿,人的命运才有着落。这里提到的合适的归宿并不是以往取缔的人的前途盼望,这是两码事。人自己所盼望的、所追求的是人在追求肉体奢侈欲望时所盼望的,并不是人该有的归宿,而神给人预备的则是人被洁净之后所该得的祝福、应许,是神在创世后就给人预备好的,不掺有人的选择、人的观念、人的想象、人的肉体。这归宿不是为某一个人而预备的,而是所有人类的安息之地。所以,这归宿是人类最合适的归宿。

造物的主要摆布受造之物,他怎么作你别想摆脱,他怎么作你都得听,你不该悖逆他,他作工作最终达到他的目的,这就得荣耀了。现在为什么不谈你是摩押的后代、你是大红龙的子孙,也不谈什么选民,只谈受造之物?这是人原有的称呼,是人原有的身份,就是受造之物。因着工作时代与阶段的不同才有了不同的称呼,其实,人就是普普通通的受造之物。凡是受造之物不管是最败坏的还是最圣洁的,都得尽到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神作征服的工作不用前途命运、归宿来控制你,作那样工作其实没必要,征服工作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人都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都敬拜造物的主,之后,人才能进入美好的归宿之中。人的命运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你没法掌握你自己,即使人总为自己奔波、忙碌也没法掌握自己,你如果能摸着自己的前途,能掌握自己的命运,那你还叫受造之物吗?总之,无论神怎么作工都是为了人类,正如神所造的天地万物也都是为人效力的,造月亮、太阳、星辰都是为了人,造动物、植物是为了人,春、夏、秋、冬是为了人,等等这些都是为了人的生存。所以,无论怎么刑罚人、审判人都是为了拯救人,即使剥夺人的肉体盼望,仍是为了洁净人,而洁净人则是为了人的生存。人的归宿都在造物主的手中,人怎么能自己掌握自己呢?

神造人,亚当,夏娃

征服工作结束之后,人类将被带入一个美好的天地之中,当然,这生活仍旧是在地上,但与现在人的生活大不相同,这个生活是在全人类都被征服之后而有的生活,这生活是人类在地上的另一个新的开端,人类有这样的生活就证明人类又进入了另一个新的美好的境地,是神与人在地上生活的开端。有这样美好生活的前提务必是人被洁净、被征服之后都服在造物的主面前而达到的。所以说,征服工作是人类进入美好归宿之前的最后一步工作。人类有这种生活,这是以后地上的生活,是地上最美好的生活,也是人向往的一种生活,是有史以来人未曾达到的一种生活,这是六千年经营工作最终的果效,是人类最盼望的,也是神给人的应许。但这应许得通过一段时间,等到末了这步工作作完,人彻底被征服了,也就是撒但被彻底打败了,人类就进入以后的归宿之中。人经过熬炼之后也没有罪性了,是因为神打败撒但了,也就是没有敌势力能够侵扰了,没有任何敌势力可以攻击人的肉体,人就自由了,人也就圣洁了,这就是进入永世里的人。只有将黑暗的敌势力捆绑了,人到哪都自由了,这样,人也就没有悖逆了,也就没有抵挡了,撒但只要一捆绑起来人就好了,现在就是因为撒但还在地上到处搅扰,也因着全部经营工作还没有告终,等打败撒但以后人就彻底得释放了,人得着神了,从撒但权下出来了,也就看见了公义的日头。正常人该有的生活都得恢复,就如会分辨善恶,懂得吃和穿,能正常地寄居,这些属于正常人该有的都得到了恢复。一开始造完人类即使蛇不引诱夏娃,人也该有那样的正常生活,也该吃、该穿,也应该过正常人在地上的生活,但是人类堕落之后,这生活就成为泡影了,甚至人现在不敢想象这些事了,其实那种人向往的美好的生活务必得有,如果人类没有这样的归宿,人类在地上的堕落生活到不了头,假如说没有那种美好的生活就不是结束撒但命运,也不是结束撒但在地上掌权的时代,非得让人达到那个黑暗势力达不到的境界,这就证明打败撒但了。这样,没有撒但的搅扰,神自己掌握人类,掌握人类的一切生活,控制人类的一切生活,这才叫打败撒但。人现在的生活多数还是污秽的生活,还是痛苦患难的生活,这就不叫打败撒但,人还没脱离苦海,没脱离人生的痛苦,没脱离撒但的权势,人对神的认识还是微不足道。人的一切痛苦都是撒但造成的,人生的苦难都是它给人带来的,撒但被捆绑之后人才能完全摆脱这苦海,但捆绑撒但是借着征服人的心、得着人的心而达到的,是以人来作为战利品的。像现在人所追求的得胜者、被成全都是在地上没有正常人的生活以前人所追求的,都是在未捆绑撒但以先所追求的目标。人所追求的得胜者、被成全或者被大用,实质都是为了追求脱离撒但权势,追求的是得胜者,最终的结果还是脱离撒但的权势,只要脱离了撒但权势,人在地上就会过上正常人的敬拜神的生活。人现在追求的得胜者,或者是被成全,都是追求在地上有正常人生活以先所追求达到的,追求这些主要就是为了得洁净、行真理,达到敬拜造物的主,如果人在地上有了正常人的生活,没有痛苦患难的生活,人就不追求什么得胜者了。所谓的得胜者、被成全都是神给人的追求目标,借此追求目标来让人行真理,活出有意义的人生。把人作成、将人得着这是目标,而追求做得胜者或追求被成全这只是途径。若将来人类都进入了美好的归宿之中了,那时就没有得胜者与被成全的说法了,只是受造之物各尽其职了。现在让人追求这些只是给人限定一个范围,以便人的追求更有目标、更实在,若不这样作,人仍活在渺茫之中追求进入永生,这样的人不更可怜吗?这样的无目标、无原则的追求不是自欺欺人吗?到最终,这追求自然没有果实,到头来,仍活在撒但的权下不可自拔,何苦这样无目标地追求呢?当人类进入永远的归宿中的时候,人就都敬拜造物的主,因着人经过被拯救进入永世之中,所以,人也不再追求什么目标,更不用担心有撒但的围攻,这时,人都 “安分守己” ,都尽自己的本分,即使没有刑罚、审判,人也都各尽各的本分,那时,人的身份与地位都称为受造之物,再没有什么高低之分,只是所尽功用不同罢了,但人仍是活在有层有次的人类的合适的归宿之中,人都是为着敬拜造物的主而各尽本分,这样的人类就是永世里的人类。那时人所得着的就是神光照的生活,神看顾的生活,神保守的生活,人与神同生活,人类在地上有了正常的生活了,全人类都走上了正轨。六千年的经营计划彻底把撒但打败了,也就是神在地上创造人类又恢复了人原有的形象,这样就满足神原有的心意了。起初人类没经撒但败坏以先,人类在地上有正常的生活,后来经过撒但败坏后,人失去了正常的生活,神就开始有了经营工作,开始与撒但争战来恢复人的正常生活。六千年经营工作结束时,整个人类在地上的生活才正式开始,人类才有了美好的生活,这才恢复了起初造人的目的,恢复了人原有的模样。所以说,在地上有了正常的人类生活,人就不追求什么得胜者了、被成全了,因人都圣洁了。像人所说的得胜者、被成全都是神与撒但争战给人的追求目标,这目标是因着人被败坏而才有的目标。给你一个目标,让你向着那个目标去追求,以此达到打败撒但。让你做得胜者,做被成全的、被使用的都是要求你作见证来羞辱撒但,到最终人在地上有正常人的生活了,人也都圣洁了,还追求做什么得胜者呢?不都是一样的受造之物吗?做得胜者、做被成全的都是针对撒但说的,都是针对人的污秽说的。说得胜者还不是指胜过撒但、胜过敌势力吗?你说你被成全,你什么被成全了?还不是撒但败坏性情脱去了,能达到爱神至极吗?还是针对那些污秽东西说的,针对撒但说的,并不是针对神说的。

现在让你追求被成全、追求做得胜者你不追求,到以后在地上有正常人类的生活时就没机会追求那个了,那时早已显明了各类人的结局,你到底是什么东西,那时就都显明了,你若再想追求做得胜者或想被成全那是不可能的事了,只是因着人的悖逆而将人显明出来之后惩罚。那时人不追求什么你高了我低了,你做得胜者了,我做被成全的了,或者你作长子我做众子了,不追求那些了,都属于受造之物,都在地上生活,而且都与神共同在地上生活。现在都是在经历神与撒但争战期间,是争战未结束期间,也就是人未被完全得着期间,现在正是过渡阶段,所以,对人的要求是追求做得胜者或做子民。现在有这地位的区别,到那时候就没这些区别了,凡得胜的人的地位都一样,都是合格的人类在地上平等地生活,也就是都是合格的受造之物,给你的与给他的都一样。因为作工时代不同,作工对象不同,在你们身上作你们就有资格被成全为得胜者,如果在外国作那他们就有资格成为第一批被征服的人,而且有资格成为第一批被成全的人。现在不在外国作他们就没资格被成全为得胜者,他们就不可能是第一批,因为针对对象不同,作工的时代不同,范围不同,所以有了第一批,即有了得胜者,也有了第二批被成全的。有了第一批被成全的,也就有了标本模型,那以后被成全的人就是第二批、第三批了,但在永世里都一样,没有地位的划分,只是被成全的先后不同,并没有地位的不同。到以后人都被作成,整个宇宙的工作结束了就没有地位的区别了,人的地位平等了。现在在你们身上作把你们作成得胜者了,若在英国作英国也有第一批得胜者,那也一样,只不过今天在你们身上作是特别恩待,如果不在你们身上作你们也照样是第二批,或第三、第四、第五批。这只是因着工作的先后而有的,第一批、第二批并不代表地位的高低,只代表被成全的先后。今天把这话交通给你们,为什么不过早地让你们知道?因为没有过程人容易走极端。像当初耶稣说:“我怎么走还要怎么来。” 现在有很多人因为这话走火入魔,总想穿白衣等着被提,所以有许多话不能说得太早,说得早人就走极端了,人的身量太小看不透这些话。

人类达到在地上有真正人的生活,整个撒但势力都被捆绑了,人在地上的生活相当轻松了,不像现在这么复杂,什么人际关系、社会关系、复杂的家庭关系,太麻烦,太痛苦!人活在这里面太苦恼!人被征服之后,人的心与人的思想都改变了,都有了敬畏神的心,也有了爱神的心。当全宇之下追求爱神的人都被征服之后也就是撒但被打败的时候,撒但被捆绑也就是所有的黑暗势力都被捆绑,人在地上的生活就没有任何搅扰,可以自由自在地在地上生活。人的生活若没有肉体关系,没有肉体复杂的那些事,那就轻松多了。人肉体关系太复杂,人有这些东西就证明人还没脱离撒但权势。你跟弟兄姊妹都一样的关系,跟平常家人也都是一样的关系,这就没什么烦恼了,谁也不牵不挂,这是最好不过的了,这样,人就减轻一半痛苦。在地上正常人的生活人就如天使一样,虽然也是肉体,但是跟天使也差不多,这是最后的应许,是最后赐给人的应许。人现在经历刑罚、审判,你以为经历这些都是无意义的吗?刑罚、审判的工作能白作一场吗?以前说刑罚审判人是把人放在无底深坑里了,就是把人的命运、前途夺去,这只是为了洁净人,并不是有意将人放在无底深坑里甩手不管,而是为了对付人里面的悖逆,到最终人里面的东西能够得着洁净,对神有真实的认识,人都如圣洁的人一样,那就一切都成了。其实把人里面该对付的东西都对付掉,人作出响亮的见证,同时就打败了撒但,即使人里面原有的那些东西还有一点没洁净完,但打败撒但之后就没搅扰了,那时人也就彻底被洁净了。人没体验过那样的生活,当打败撒但时,一切都了结了,人里面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解决了,一了百了。这次道成肉身作工在地上,亲自作工在人中间,所作的工作都是为了打败撒但,借着征服人来打败撒但,也借着把你们作成来打败撒但,你们作出响亮的见证,这也是打败撒但的标志。人首先被征服最后彻底被成全这都是为了打败撒但,但实质上是在打败撒但的同时来拯救全人类脱离这虚空的苦海,不论是作全宇的工作或在中国作的工作都为了打败撒但,来拯救全人类进入安息之地。道成肉身的神,你看就这个正常的肉身就是为了打败撒但,以这个肉身的神的作工来拯救天下的爱神之人,是为了征服所有的人类,更是为了打败撒但,整个经营工作的核心就离不开打败撒但来拯救全人类。为什么在许多工作中总说让你们作见证,这见证是对谁作的?还不是撒但吗?这见证是为神作的,也是为着见证神的工作达到果效而作的。见证涉及到打败撒但的工作,若不是与撒但争战就不要求人作见证,因着要打败撒但,所以,在拯救人的同时要求人为神在撒但面前作见证,以此来拯救人来与撒但争战。所以,人既是拯救的对象又是打败撒但的工具,所以,整个经营工作的核心就是人,撒但只是要毁灭的对象,是仇敌。或许你感觉自己什么也没做,但因着你的性情变化就将见证作出来了,这见证是针对撒但作的,不是给人作的,人不配享受见证,人怎么能看透神作的工作呢?神争战的对象是撒但,而人只是被拯救的对象。人有撒但败坏性情,对这工作看不透,这都是因着撒但的败坏,并不是人原有的东西,都是撒但支配的。现在主要是把撒但打败,就是把人类彻底征服,在撒但面前为神作最后的见证,这样,一切的事就都成了。很多时候在你的肉眼来看似乎没作成什么,其实工作早已作成了,按人的要求凡是作成的工作就非得看见,但我不让你看见我就作成了,因为撒但服气了,也就是撒但彻底被打败了,所有的智慧、能力、权柄战胜了撒但,这就是要作的见证,在人身上虽然没有什么太明显的表现,虽然人的肉眼什么也看不见,但已经把撒但打败了。所有的这一切工作都是针对撒但说的,都是因着与撒但的争战而作的。所以,有许多时候在人看未成功的事,但在神是早已成功的事,这是所有工作的一方面内幕。

打败撒但以后也就是人被彻底征服之后,人就明白这一切的工作都是为了拯救,而拯救的方式则是从撒但手里夺取。六千年的经营工作分为三步,这三步工作即律法时代、恩典时代、国度时代,这三步工作都是为了拯救全人类,也就是拯救经撒但严重败坏的人类,但同时又与撒但争战。这样,拯救工作分三步,与撒但的争战也就分三步,这两方面工作是同时进行的。其实,与撒但的争战就是为了拯救人,因着拯救人不是一步工作即可成功的事,所以,与撒但的争战也就分阶段、分时期来作,按着人类的需要、按着撒但的败坏程度来与撒但展开争战。或许在人的想象当中认为 “争战” 就是神与撒但打仗,就如两军对战一般,这只是人的头脑可以达到的,是极其渺茫不现实的一种构思,但人又都这么认为,因为这里我说的拯救人的方式就是与撒但争战,所以人都这么想这么认为。拯救人的工作作了三步,也就是与撒但争战共分三个步骤就彻底把撒但打败了。但与撒但争战的全部工作的内幕就是借着赐给人恩典、作人的赎罪祭、赦免人的罪、征服人、成全人这几步工作而达到果效的。说穿了,与撒但争战并不是与撒但打仗,而是借着拯救人作人的生命改变人的性情来为神作见证,以此来打败撒但。借着改变人的败坏性情来打败撒但。当打败撒但之后即人彻底被拯救之后就将蒙羞的撒但彻底捆绑起来,这样,人就彻底被拯救了。所以说,拯救人的实质就是与撒但争战,而与撒但争战主要就表现为拯救人。末了一步将人征服就是与撒但争战的最后一步工作,也就是将人从撒但的权下彻底拯救出来的工作。征服人的内涵之意就是将被撒但败坏的撒但的化身征服之后归向造物的主,从而背叛撒但,完全归向神,这样,人就彻底蒙拯救了。所以,征服工作也就是与撒但争战的结尾的工作,是打败撒但的最后一步经营。若没有这一步工作,最终也不能将人完全拯救出来,也就不能将撒但彻底打败,人类永远不能进入美好的归宿之中,永远不能摆脱撒但的权势。所以说,与撒但的争战不结束,拯救人的工作也就不结束,因为经营工作的核心就是为了拯救全人类。最起初的人类是在神的手中,但是因着撒但的引诱、败坏,人都被撒但捆绑落在了恶者手中,所以,撒但就成了经营工作中被打败的对象,因着它占有了人,而人又是整个经营的本钱,这样,要拯救人就得从撒但手里把人夺回来,也就是把被撒但掳去的人再重新夺回来,这就借着改变人的旧性来让人恢复人原有的理智来打败撒但,这样,就可把被掳的人从撒但手里夺回来。人若脱离撒但的权势与捆绑,撒但就蒙羞了,最终,人被夺了回来,撒但也被打败。因着人脱离了撒但的黑暗权势,人成了所有争战的战利品,而撒但却成了争战结束后被惩罚的对象,这就结束了全部拯救人类的工作。

神对受造之物并没有什么恶意,就是为了打败撒但,他所有的作工,无论是刑罚或审判都是针对撒但而作的,就是为了拯救全人类而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打败撒但,就是一个目标:与撒但争战到底!不战胜撒但不罢休!什么时候打败撒但了,那才算罢休。因为所作的一切工作都是针对撒但作的,因为这些被撒但败坏过的人都在撒但权下掌握着,都是在撒但权下活着,不与撒但争战,不与撒但决裂,撒但就不放松这些人,这些人也不能被得着,这些人没得着就证明没打败撒但,没战胜撒但。所以神六千年经营计划第一步作了律法的工作,第二步作恩典时代的工作,即钉十字架的工作,第三步作了征服人类的工作,这些都是针对撒但败坏人的程度作的,都是为了打败撒但,没有一步不是为了打败撒但的。六千年经营工作的实质就是与大红龙争战,经营人的工作也就是打败撒但的工作,也就是与撒但争战的工作。争战了六千年也就作工六千年,到最终把人带到一个境界里,撒但被打败了人就彻底得释放了。现在的工作不就是倾向这个吗?现在作工就是这个趋势,让人一切得释放、自由,不受任何规条辖制,不受任何捆绑限制,都是按着你们的身量作工,按着你们所需要的作工,就是你们能达到什么就供应什么,不是赶鸭子上架,不是强加于你们,所作的都按着你们的实际需要来作。每一步的工作都是按着人的实际需要、按着人的实际需求作,就是为了打败撒但。其实造物的主跟受造之物起初并没有什么隔阂,都是撒但造成的,撒但搅扰人、败坏人,人就什么也看不着、摸不着了,人是受害者,是受蒙蔽者。当打败撒但之后,受造之物见到造物的主,造物的主看见受造之物,能够亲自带领受造之物,这才是在地上该有的生活。所以说主要的工作还是为了打败撒但,打败撒但了什么事都解决了。今天你看见神来在人中间不是简单的事,不是来了天天跟你们过不去,又说这又说那,或者只让你们看看他到底长什么样,到底怎么说话、怎么生活。道成肉身不是只为了让你们看看,或让你们开开眼界,或者让你们听听他说的奥秘、他揭开的七印,而是为了打败撒但。他亲临人间穿上肉身来拯救人来与撒但争战,道成肉身的意义就在此。他如果不是为了打败撒但,那他就不亲自作工了。神来在地上把工作作在人中间,亲自向人显现,亲自让人看见,这是小事吗?不是简单的事!不是像人想象的,神来了让人看看,让人明白神就是实际的神,神不渺茫、不空洞,神能高大也能卑微,是这么简单的事吗?正因为撒但败坏的是人的肉体,而神要拯救的也是人,所以,他务必得穿上肉身来与撒但争战,穿上肉身来亲自牧养人,这样作才有利于工作。两次道成肉身就这两个肉身而言都是为了打败撒但而有的,也都是为了能更好地拯救人而有的,因为与撒但争战的对象只能是神,无论是神的灵,还是神道成的肉身。总之,与撒但争战的对象不能是天使,更不能是经撒但败坏的人,天使无能为力,而人更是无从插手。所以,要作人的生命,要想亲临人间来作人,务必得神亲自道成肉身即穿上肉身带着他原有的身份、带着他该作的工作来在人中间亲自拯救人。否则,若是神的灵作工或人作工,这场争战永远不会达到果效,而且永远不会结束。当神道成肉身来在人中间与撒但亲自交战的时候,人才有了被拯救的机会,而且撒但也自愧蒙羞,再无机可乘,无计可施。道成肉身的神所作的工作都是神的灵不能达到的,更是属血气的人所不能代替的,因为他作的工作都是为了人的生命,都是来改变人的败坏性情的。若人来 “参加” 这场争战,只能是丢盔卸甲,狼狈不堪,根本不能将人的败坏性情改变,既不能将人从十字架上救下来,也不能将悖逆的全人类都征服,只能作点不出原则的旧工作或作一些不关乎打败撒但的工作,这又是何苦呢?不能得着人更不能作将撒但打败的工作这又有何意义呢?所以说,与撒但争战只有神自己作,人根本达不到,人的本分就是顺服、跟随,因人根本作不了开天辟地的工作,更作不了与撒但争战的工作,只有在神自己的带领之下来满足造物的主,以此打败撒但,这是人唯一能做到的。所以,每次新的争战开始,也就是新时代的工作开始都是神自己亲自作,以此来带领整个时代,为整个人类开辟更新的出路。每一次更换新的时代都是与撒但争战的新的开端,由此人类也就进入一个更新更美好的境地,进入了一个神自己亲自带领的新的时代。人是万物的主人,但被得着的人又是所有争战之后的果实,撒但是万物的败坏者,是所有争战之后的败将,也是争战之后被惩罚的对象。在神、人、撒但这三者中,只有撒但是被厌弃的对象,而被撒但得着却并未被神夺回的人成了为撒但接受惩罚的对象。在这三者中,只有神是该受万物敬拜的,而被撒但败坏但又被神夺回的遵行神之道的人成了接受神应许为神审判恶者的对象。神定规就是得胜的,撒但定规就是失败的,但人却有得胜的也有失败的,得胜的归于得胜者,失败的归于失败者,这就是各从其类,是所有工作的终结,也是所有工作的宗旨,是永远也不会改变的。把主要经营计划的核心集中在拯救人这一个点上,道成肉身主要是为这一个核心,为了这个工作,为了打败撒但。第一次道成肉身也是为了打败撒但,他亲自道成肉身,亲自钉十字架,来完成第一次争战的工作——救赎人类的工作。同样,这步也是亲自作工作,道成肉身作工在人中间,亲自说话,让人看见,当然他也捎带着作一些其余的工作,那是必定有的,但他亲自作这工作主要还是为了打败撒但,征服所有的人类,得着这些人,所以道成肉身这工作不是简单的事。他如果只为了让人知道神卑微隐藏,神就是实际的神,若只为了作这工作那他就没必要道成肉身了。就是神没道成肉身那他也可以直接向人启示他的卑微隐藏与他的高大、圣洁,但这些根本与经营人类的工作没有一点关系,不能拯救人、把人作成,更不能打败撒但,若只是灵与灵交战将撒但打败,这样的工作更没有一点实际的价值,不能得着人反而把人的命运前途都耽误了。所以神现在这么作意义太深,不是仅仅为了让人看看,或者让人开开眼界受点感动、受点激励,若这样就没什么意义了,若你只能谈出这样的认识,那就证明你还没有认识神道成肉身的真正意义。

整个经营计划的工作都是神自己亲自作。第一步创世是神自己亲自作,神若不作谁也创造不了人类;第二步又救赎整个人类也是神自己亲自作的;第三步那就更不用说了,收尾的工作更得他亲自作。救赎、征服、得着、成全所有的人类,都是他自己亲自作,他如果不亲自作,人代表不了他的身份,人作不了他自己的工作。为了打败撒但,为了得着人类,为了让人类在地上有一个正常的生活,他亲自带领人,亲自作工在人中间,为了所有的经营计划,为了他全部的工作,他必须亲自作。如果人只认为神来了就是为了让人看看,让人高兴高兴,你那样认识没什么价值,没什么意义,人认识得太浅!非得神自己亲自作才能把这工作作彻底了,作完全了,若是人作代表不了他,没他的身份、没他的实质就作不了他的工作,即使作了也达不到果效。第一步道成肉身是为了救赎,把整个人类从罪里救赎出来,让人能够得着洁净,能够罪得赦免。征服工作还是他亲自作工在人中间,这步若只说预言那就可以找一个预言家,就是找一个有恩赐的人来作就可以了,假如只说预言人可以代替,如果亲自作神自己的工作、作人的生命,这工作人就作不了了,非得神自己亲自作,亲自道成肉身来作工。若在话语的时代只说预言,那就可以找以赛亚,也可以把先知以利亚找来,就不用神自己亲自作了,就因为这一步所作的工作不只说预言,更重要的是以话语的工作来征服人类,打败撒但,这步工作人作不了,非得神自己亲自作。在律法时代耶和华作一部分工作,后来又借着先知说了一些话,作了一些工作,那是因为人能代替他的工作,预言家能代替他说预言,能代替他解一些异梦,因为当初作的工作不是直接变化人的性情,与人的罪无关,只要求人守律法,所以耶和华就不道成肉身,不向人显现,直接向摩西说话或向别人说话,让他们来代替他要说的话、要作的工,让他们直接作工在人中间。第一步工作就相当于带领人,是与撒但争战的起步,但并没有正式开始。与撒但正式争战是从第一次道成肉身开始一直到现在,争战的第一次就是道成肉身钉十字架。道成肉身钉十字架打败撒但是属于第一步争战成功了,当道成肉身直接作人的生命开始就正式开始了夺回人的工作,因为这工作是变化人的旧性,所以,是与撒但争战的工作。耶和华起初作的那步工作只是带领人类在地上生活,是开始开展工作,虽然还没涉及到什么争战,还没涉及什么大的工作,但也是为了后来的争战工作而打基础的。后来第二步在恩典时代的工作涉及到改变人的旧性,即神自己作人的生命,这就需要神亲自作了,务必得神亲自道成肉身,如果不道成肉身,这步工作谁也代替不了,因为这工作是代表直接与撒但交手的工作。假如让人代替这工作,在撒但面前撒但就不服气,根本没法打败它,非得借着道成肉身来打败它,因为神道成肉身的实质仍是神,仍是人的生命,是造物的主,无论怎么样,他的身份与实质不会变,所以,他穿上肉身作工来使撒但彻底服气。末了这步工作假如让人去作,直接让人说话人说不了,若说预言没法征服人,借着肉身来打败撒但,来使撒但彻底服气,把撒但彻底打败了,把人彻底征服了,再把人彻底得着了,这步工作就结束了,大功就告成了。神自己的经营无人能代替,尤其带领时代的工作、开辟新的工作更得神自己亲自作,就如让人得着启示了,得着预言了,这可以让人来代替,如果是神自己要作的工作,亲自与撒但争战的工作就不让人去作。第一步工作没与撒但争战的时候,借着先知说预言,耶和华亲自带领以色列众百姓,后来第二步工作是与撒但争战,神自己就亲自道成肉身了,来在肉身之中作工,只要涉及与撒但争战就涉及道成肉身,就是说争战不能让人去争战,人争战打不败它,人还在撒但权下怎么能有力量跟它争战呢?人本身就属于中间派,你若倾向撒但就属撒但,你若满足神就属神。这样的争战工作如果让人代替能代替得了吗?这样,人不早就丧生了吗?不早就进入九泉之下了吗?所以说人代替不了神的工作,就是说人没有神的实质,你跟撒但争战打不败撒但,人只可以作一部分工作,可以笼络一些人,但代替不了神自己的工作。人哪能跟撒但争战呢?没等你争战它就把你掳去了,只有神自己跟撒但争战,人在此基础上来跟随顺服,这样才可以被神得着,摆脱撒但的捆绑。就人的智慧、权柄、能力,人所能达到的太有限,没法把人作成,人没法带领人,更没法打败撒但,人的聪明、人的这些智慧胜不过撒但的诡计,还怎么能与撒但争战呢?

凡是愿意被成全的都有被成全的机会,每个人都放心,以后都得进入那个归宿里,假如你不愿意被成全,你不愿意进入美好的境界里,那是你自己的事。凡是愿意被成全的、对神忠心的,凡是顺服的,凡是诚实尽功用的,这样的人都可以被成全。现在凡是不忠心尽本分的,凡是对神不忠心的,凡是不顺服神的,尤其是那些有了圣灵开启光照又不实行的,就这样的人没法被成全。凡是愿意忠心顺服的,这样的人都可以被成全,有点愚昧不怕,凡是愿意追求的都可以被成全,这事你们都放心,你只要心里愿意往这方面追求都可以被成全。你们中间的人我一个也不愿意撇弃,一个也不愿意淘汰,若人自己不争气那就是你自己坑害自己,不是我淘汰你,乃是你自己淘汰自己。你自己不争气,或者是偷懒,或者是不尽本分,或者不忠心,或者不追求真理,总搞自己那一套,花钱,搞男女关系,你自己犯罪你自己当,不值得人可怜!我的心意是为了让你们都能被成全,最起码达到被征服,让这步工作顺利地完成。神的心愿是愿每个人都被成全,到最终被他得着,完全被他洁净,成为他所爱的人。不管说你们落后或说你们素质差,这都是实情,但我这样说并不证明要把你撇弃,也并不证明我对你们失去希望,更不证明不愿拯救你们。今天来了就是作拯救你们的工作,也就是作拯救接续的工作。每个人都有被成全的机会,只要你愿意,只要你追求,到最终都能达到果效,哪个也不撇弃。素质差就按素质差要求你;你素质高按着素质高要求你;你愚昧不识字,那就按着你这个条件来要求你;你识字那就按识字的标准来要求你;你年老那就按年老的来要求你;你能接待那就按着你能接待来要求你;你说你不能接待,只能尽一方面功用,或传福音,或照顾教会,或搞别的事务工作,那就按着你所尽的功用来成全你。只要你能忠心、顺服到底、追求爱神至极,这个是你所要达到的,就这三条,这是最好的实行。最终要求人达到的就这几条,达到这几条的就可以被成全,但首先你得真心追求,得主动往上够,别消极对待这事,我说了每个人都有被成全的机会,都能被成全,这是算数的,但你却不往上追求,若达不到那三条标准的最终还得被淘汰。我愿让每个人都跟上,让每个人都有圣灵工作,都有圣灵开启,都能顺服到最终,因这是你们每个人应尽的本分,当你们都尽上你们本分的时候,你们都被成全了,也就有了响亮的见证。凡有见证的人都是战胜撒但得着应许的人,这些人就是以后存留下来生活在美好归宿中的人。

下一篇 : 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推荐文章

  • 放下“不可能”的论调放下“不可能”的论调 我以往听过“一美元购买一辆豪华轿车”的故事,大概意思是这样的:美国的贫民区住着一帮乞丐,其中有一个乞丐已经好几天没要着饭了,他身上只有一美元,所以他硬撑着身子,舍不得花掉它。正当 […]
  • “良知”何在?“良知”何在? 提起教师这个职业,每个人的心里都会带着几分敬重。可是,当我们看到一些老师对学生施以暴力的所作所为时,对于每一个家长或者是学生来说,内心又会有怎样的感触呢?下面是几则相关的新闻: […]
  • 命运命运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对于以种地为生的农民来说,孩子能考上大学就等于跳出了“农门”,从此有了铁饭碗。所以,自从我记事起,妈妈就在我耳边唠叨:“要好好读书啊!只有考上大学,以后才能过 […]
  • 考场背后考场背后 考试对每个人来说并不陌生,无论是在学习工作中还是在生活中,各个年龄段的人都要面对各种大大小小的考试,特别是人生中关键的几次考试,例如:中考、高考、公务员考试、研究生考试……我也不 […]
  • 人心“善”“恶”之源人心“善”“恶”之源 不知你是否看过这样一部电视剧——《别让我看见》,这部电视剧里有一个让人心酸的片段:一位老母亲把三个不孝的儿子告上了法庭,讨要怀胎9个月的房钱……很多人看后,都对这个老母亲发出了同 […]
  • 孩子的安全谁能保障?孩子的安全谁能保障? 现如今拐卖儿童已成了社会广泛关注的问题,也是让所有的父母提心吊胆的事。这个社会越来越混乱,儿童被人强抢、诱骗、拐卖的案例也越来越多,就如我从网上看到的几起拐卖儿童事件,看后真是让 […]

3 thoughts on “恢复人的正常生活将人带入美好的归宿之中

  1. 蘇菲

    人總是嚮往得到自己沒有的東西,然而卻不會珍惜自己現有的,因此人總是在拼命的忙碌着,也許最終你達到了自己的目標也許你並未達到自己的目標,然而不論結果是如何的,當你回想自己一生時,你會發現其實在你追逐自己心中的慾望的同時,你已失去了很多,你忘記了享受自然,忘記了家人對你的關心,忘記了愛護自己的身體,忘記了賜你生命的神…只有當人面臨死亡之時才明白人最需要的到底是什麼,如今我們還年輕,我們還有選擇的機會,我要從此時開始,學會去認識神的主宰,不給以後留下遺憾……

  2. Lu ri

    再多的錢買不回來生命,再高的名望在災禍和病痛面前都顯得如此不堪一擊,人的願望和能力、都是蒼白無力,那麼的渺小可憐,可謂人的生死存亡不在自己手中掌握,只有主宰一切的那一位告訴人答案。

  3. 苏燃

    “死亡”可以說是我們每一人必須面對的,但又是每一個人不願面對的,人類無法選擇自己的命運,這是不爭的事實。只有面對死亡時人類才發現自己追求一生卻是兩手空空。信主後,雖然心靈上有一點安慰,但是面對“光阴似箭,日月如梭”的歲月,卻不能擺脫對死亡的恐懼,看了全能神的話語後,才讓我明白人類為什麼不能坦然面對死亡,究其原因就是人類追求一生不認識“造物主”,最終也是空虛,面對死亡无所适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