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残酷迫害使我信神心更坚

我叫赵睿,因着神的恩待,我们全家于1993年跟随了主耶稣。到了1996年,十六岁的我被主耶稣的爱吸引,开始作工讲道。但不久我就看到了令人寒心的一幕幕:同工之间明争暗斗,互相排挤,争夺权利,主的教导“彼此相爱”似乎早已被遗忘;教会生活没有一点享受,很多弟兄姊妹消极软弱,也不聚会了。面对教会荒凉的惨状,我痛苦无助,就在1998年大年三十晚上,我俯伏在地向神哭诉:“主啊!你在哪里?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没有你的带领,以后的路我该怎么走下去?”感谢神垂听了我的呼求,1999年7月,在神奇妙的摆布安排下,我听到了重归的主耶稣——全能神的末世福音。借着过教会生活,我体尝到了圣灵作工带给人的享受,弟兄姊妹在一起聚会,一扫往日的宗教式生活,每个人都畅所欲言,交通圣灵开启的亮光,谈自己怎样经历神的话、怎样依靠神解决败坏得洁净的过程;而且弟兄姊妹的活出特别敬虔端庄,谁有缺欠或败坏流露,也能包容担谅,凭爱心帮助,谁有难处也没有人会贬低小瞧,大家都会一起交通真理来解决。这正是我一直想要得到的教会生活,正是我寻觅多年的真道!迷失多年的我终于又回到了神的面前!我向神立下心志:愿把那些仍活在黑暗中的无辜的灵魂带到神面前,使他们也能活在圣灵作工的带领与祝福之下,得着神生命活水的浇灌。这是我一个受造之物的天职,也是最有意义、有价值的人生。于是,我投入到了尽本分的行列中。

然而,中共这个仇恨真神、恨恶真理的无神论政党却不容许我们跟随神,更不容许神的教会存在。2009年春,中共政府针对全能神教会的主要带领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抓捕,各地相继出现一些教会带领工人被捕入狱的事件。四月四日晚九点左右,我与一起配合工作的姊妹从接待家出来刚走到马路上,突然从背后蹿出三个身着便衣的男子,他们用力拽住我们的胳膊,大喝道:“走!跟我们走一趟!”我们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被架上了一辆停靠在路边的黑色轿车。这在电影中常见的那些黑社会在大庭广众之下绑架人的一幕,今天却活脱脱地上演在了我们身上,我心里极度恐惧,不知所措,只知道一个劲儿地暗暗呼求:“神啊!救我!神啊!救我……”就在我惊魂未定时车驶进了市公安局大院,我这才确定我们是落进了警方的手里。随后接待家庭的姊妹也被抓了进来。我们三人被带进二楼的一间办公室里,恶警不由分说抢走我们的包,让我们面壁站着,然后强迫我们脱光衣服搜身,从我们身上和包里搜出了一些工作资料与保管教会钱财的单据,我们的几部手机、五千多元现金、一张银行卡和手表等个人物品也被他们强行没收。期间七八个男警在房间内进进出出,两个看守我们的恶警还大笑着指着我议论:“这是个大人物,今儿可收获不小!”随后四个便衣给我戴上手铐,用帽子遮住我的眼睛,然后将我押到一个远离市区的公安分局。

基督徒在监狱受到逼迫图片仅供参考

进了审讯室,看着那高高的铁窗和冰冷阴森的老虎凳,以往曾听说弟兄姊妹受酷刑的种种惨景浮现在我的脑海,想到接下来恶警们不知要怎样折磨我,我心里就特别害怕,手也不自觉地发颤。危急中,神的一句话在我耳边响起:“你心里还有‘怕’字,还不是撒但意念在其中?什么是得胜者?基督的精兵要勇敢,灵里靠我刚强,争当作战的勇士,与撒但决一死战。”(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话语的开启使我惶恐的心慢慢平静了下来,认识到自己的“怕”正是出于撒但的,撒但就是想借着折磨我的肉体让我屈服于它的淫威之下,我不能中了它的诡计。不管前面等待我的是什么,神都会在暗中看顾保守我,无论何时神都是我的坚强后盾,是我永远的依靠。现在正是灵界争战的关键时刻,是需要我为神站住见证的时候,我得站在神的一边,不能向恶警低头。于是我在心里默默地向神祷告:全能神啊!今天落在恶警手中,这是你的作工临到了我,有你的美意在其中,可我的身量太小,心里感觉害怕惶恐,求你加给我信心和胆量,使我能冲破撒但权势的捆绑,不向它屈服,坚决为你站住见证!祷告后我心里有了勇气,面对凶神恶煞般的恶警也不觉得那么害怕了。这时,两个恶警把我按到老虎凳上,将我的手脚铐起来,其中一个身材高大的指着墙上的“文明执法”条例,拍着桌子冲我吼道:“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公安局就是中国政府的暴力机构!你不老实交代,有你好受的!说!叫什么名字?多大了?哪儿的人?是什么职务?”看着他那嚣张的样子,听他亲口揭开公安局这个国家执法机构的真实嘴脸,一股怒气涌上我的心头:什么“人民警察”,什么“除暴安良”,这伙人其实就是一群流氓土匪、黑社会打手,是专门打击正义、整治好人的恶魔!我们信神有什么错?我们追求做真正的人有什么错?我们没有错,反而成了这帮畜生施暴的对象。我心里虽然恨他们,但也知道自己身量太小,根本胜不过他们的折磨,于是我不停地呼求神加给我力量,神的话也不断地开启我:“你不要怕这怕那,无论千难万险,你都能稳定在我面前,不受任何的拦阻,让我旨意得畅通,这就是你的本分……你要忍受一切,为我肯撇下一切拼命地跟从,付出一切代价,这是考验你的时候,能否献上忠心?能否忠心跟从我到路终?除去你的惧怕,有我作你的后盾,何人能把路横?切记!切记!事事都有我的美意,是我在其中鉴察,你的一言一行能否行在我的话中?有火的试验临到,是屈膝喊叫,还是畏缩不能前行?”“信心就是一根独木桥,贪生怕死难通过,豁出性命能踏实通行。”(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在神话语的安慰和鼓励下,我心里有了底气,今儿就豁出去了,大不了就是一死,这帮魔鬼休想从我这儿知道教会钱财、教会工作、教会带领的事!我便向神祷告:“神啊!你是掌管万有的,撒但也在你的手中摆布,今天你是借着它来检验我的信心与忠心的,现在我虽有肉体软弱,但我不愿瘫倒在撒但脚下,我愿依靠你刚强起来,不管撒但怎样折磨我,我绝不能背叛神伤神的心!”因着神话语的带领,无论恶警们怎么刑讯逼供我都不开口。其中一个恶警见状,便气急败坏,一拍桌子跳到我跟前,猛踹我坐的老虎凳,推搡着我的头吼道:“老实交代!别以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如果不知道,我们怎么能那么准地抓住你们呢?”一个高个儿警察也喊道:“别磨老子耐性!不让你吃点苦头以为老子吓唬你,给我站起来!”说着把我从老虎凳上拽到窗户下面,窗户很高带有铁栅栏,他把两副带齿的手铐一头吊在窗户上,另一头铐在我的两只手臂上,我只能前脚掌撑着地。一个恶警把空调打开加温,拿着卷成筒的书狠狠地砸我的头,见我仍是不吭声,他气急败坏地吼道:“你说不说?再不说就让你‘荡秋千’!”说着,他就用一根很长的军用包裹带把我的双脚捆起来,另一头绑在老虎凳上,然后两个爪牙就往前拖老虎凳,把我整个身体抻成了“一”字斜吊在半空中,两只手铐随着身体前移滑到手腕根部,铐齿深深地扎在手背血管处,我只感到剜心似的疼,但我死死地咬着嘴唇不叫出声来,因为不想让那两个畜生看我的笑话。一个恶警阴笑着说:“看来不疼啊!来,再给你加点量。”说着就抬脚踩在我的小腿上,使劲往下压,然后左右摇晃我的身体,这时手铐越发扣紧我的手腕和手背,痛得我不由得叫出了声,两个恶警哈哈大笑,这才放下我的脚让我吊在半空中。大约过了二十分钟,那恶警突然往回踹老虎凳,铁椅带着“嘎嘎”刺耳的响声向我靠近,这样我悬空的身体又随着我的尖叫声恢复到前脚掌撑地贴墙吊立的状态,手铐也顺势滑回手腕。手腕突然被松开,血管里的血从手掌快速回流,整个手臂的血管面对回血的压力胀得生疼。两个恶警看我痛苦的样子狰狞大笑,接着逼问:“你们有多少人?钱放哪里了?”撒但的卑鄙目的在这句话中暴露无遗,他们对我百般折磨摧残,手段阴险毒辣,就是为了抢夺教会的钱款,妄图将教会的钱财无耻地据为己有。看着他们那贪婪、邪恶的嘴脸,我真是气愤极了,不住地求神保守我不做犹大,咒诅这帮土匪、强盗。接下来无论他们怎么逼问我也不吭声,气得他们骂道:“他妈的,骨头还真硬啊!看你能挺多久!”然后又使劲儿往前拉铁椅再次把我斜吊在半空,这次手铐滑到手背上紧紧地卡在刚才的伤口处,手被血充胀迅速肿了起来,像要爆炸开一样,比前一次吊着更痛。两个恶魔在旁边“绘声绘色”地讲述着他们以前怎么用酷刑折磨人的“光荣历史”,足足十五分钟后,他们把椅子一踹,我又恢复到原来前脚掌撑地竖吊在窗下的姿势,撕心裂肺的疼痛再次席卷而来。这时走进来一个矮胖的男警问:“交代了吗?”两个爪牙说:“这真是个刘胡兰!”胖爪牙上前重重地拍打我的脸,阴邪地说:“我看你有多硬!我来给你放松放松手。”这时我侧头看了一下我的左手,整只手已肿成乌黑色,他抓住我的左手手指来回摇晃、揉捏,直到原本肿胀麻木的手又有了疼痛的感觉,然后他又把手铐铐到最紧,示意那两个爪牙继续拉我,于是我又被吊了起来,二十分钟后又被放回来,他们就这样反复地将我拉出、放回,把我折磨得痛不欲生,手铐在手腕处滑上滑下,一次比一次钻心地痛,直至铐齿深深地陷进我的手腕里,扎破手背流出了血,我的双手肿得像包子,血管已经不回血了,头也因缺氧胀得要爆炸,我真感觉自己要死了。

就在我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一句神的话在我脑海里回荡:“耶稣在上耶路撒冷的路上,心中犹如刀绞痛苦万分,但是在他心中丝毫没有一点反悔的意思,总有一种强大的力量来支配他走向被钉十字架的地方。”(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话使我心里顿时产生一股力量,想起主耶稣钉十字架时所受的苦,被罗马兵丁鞭打、戏弄、羞辱,被打得血肉模糊的身体还要背起沉重的十字架,最后被活活钉在十字架上,忍受着锥心刺骨的剧痛在十字架上整整被挂了六个小时,直到血一滴一滴地流干……这是怎样残酷的极刑!这是怎样难以想象的痛苦!然而主耶稣却一直默默地忍受着,尽管心如刀绞痛苦万分,但为了救赎整个人类,他心甘情愿地将自己交到了撒但手中。如今神第二次道成肉身来到中国这个无神论国家,面对的是高于恩典时代几千倍的危险,中共政府采用各种手段毁谤、亵渎基督,疯狂追捕基督,妄图将神重钉十字架。神两次道成肉身所受的苦是任何一个人都难以想象更难以承受的。相比之下,我今天所受的苦不及神的万分之一,不值得一提,何况今天恶魔如此迫害我也是因为我跟随神的缘故,实际上他们仇恨的、迫害的还是神,神为我们受了这么多苦,我应该有良心,就是死也得满足神一次,让神的心得点安慰。这时我的脑海中又浮现出历代圣徒的经历:但以理进狮子洞,三圣者进烈火窑,彼得倒钉十字架,雅各被砍头……这些圣徒、先知在死亡逼近的时候,无一例外地为神站住了响亮的见证,他们对神的信心、忠心与顺服正是我该效法的。于是,我默默地向神祷告:亲爱的神啊!你是无辜的却为拯救我们被钉十字架,又冒着生命危险道成肉身来在中国作工,对于你的爱我无以回报,今天能与你同受苦难是我的荣幸,我愿站住见证安慰你的心,哪怕被撒但夺去性命也绝无怨言!因着思念神的爱,我觉得身上的疼痛减轻了许多。后半夜恶警们继续轮流折腾我,一直到第二天上午九点左右才放开我的双腿,将我吊在窗下,我的两只手臂已麻木没知觉了,全身也浮肿了。这时,与我配合工作的姊妹也被带到了隔壁审讯室,并且一下子来了八九个恶警,一个矮胖子气汹汹地冲进来问审我的恶警:“招了吗?”“没招。”一听这话,他就蹿上来狠狠抽了我两个嘴巴,并气急败坏地大叫:“你还不老实!我们知道你的名字,是主要的教会带领,别以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你到底把钱放哪了?你们那些工作是怎么安排的?”见我不吭声,他恐吓道:“你不说,等我们查出来你更不好过,就你在教会里的这个身份也要判你二十年!”这帮恶警为了得到教会的钱财急红了眼,真该下十八层地狱!后来,他们拿着我的银行卡问我姓名、密码,我心想让他们看吧,反正家里也没给我寄多少钱,让他们看了省得再追究教会的钱,于是便告诉了他们。

后来,我提出要上厕所,恶警才将我放下来,此时我的双腿已经完全不听使唤了。他们把我架到厕所门口守在外面,而我双手已经失去知觉,大脑已经指挥不了双手,我无力地靠墙站了很久,根本无力解开裤子。一个男警见我不出来,一脚踹开门带着淫邪的笑吼道:“还没完呢!”他看我双手无法动弹,就上前给我解裤子,之后又给我系裤子,一帮男警围在外面冷嘲热讽,用污秽下流的言语羞辱我。想到我一个二十多岁的清白姑娘被这帮流氓、魔鬼这样羞辱,我委屈得哭了起来,又想到自己的双手若真的残废了,以后连生活都不能自理,那活着还不如死了呢,若不是行动不便我真想从楼上跳下去算了。就在我极其软弱时,耳边响起了经历诗歌《我愿看见神得荣日》:“把最甜的献给神哟,把最苦的留自己,坚决站住神见证,不向撒但再屈服。啊!头可断血可流,子民骨气不能丢,神的嘱托挂心头,定要羞辱那老撒但。有泪在心里流,宁可忍受极大屈辱,不让神心再担忧。”在神的开启光照下我有了信心,灵里随之刚强起来。我不能上撒但的当,不能就这样了结自己的生命,他们羞辱我、嘲笑我,目的就是让我做伤害神、背叛神的事,我若死了正中他们的诡计,我不能让撒但的阴谋得逞,哪怕真的残废了,只要有一口气我也要活下去,为神作见证。回到审讯室,因体力不支我一头栽倒在地上,几个警察围上来吼叫着命令我站起来,那个扇我嘴巴的矮胖子还跑过来使劲踢我,骂我是装的。就在这时我的身体开始颤抖,呼吸急促,喘不过气来,左腿、左胸不停地往一块儿抽搐,全身冰冷僵硬,两个男警抻都抻不直,我心里很清楚,知道这是神借着病痛为我开辟出路,否则他们还会残酷地折磨我。恶警们见我这情况很危险才不再打我,把我铐在老虎凳上,留下两个看守的,其余的都到隔壁去折磨那个姊妹。听着姊妹一阵又一阵的惨叫声,我恨不得冲上去与这些魔鬼以死相拼,但此时我却瘫坐在这里毫无力气,只能祷告求神加给姊妹力量,保守她站住见证,同时狠狠地咒诅这个荼毒生灵的邪党、恶党,求神惩罚这帮衣冠禽兽。后来恶警见我瘫在那里奄奄一息的样子,害怕出人命,才把我送到了医院,到医院后我的胸和腿又往一块儿抽,几个人硬把我的身体扳开。医生查看我身体时看到我的双手肿得像包子一样,流出的血都凝固在手上,一层皮包着透亮的脓水,输液针扎到血管上就鼓起一个包往外流血,血管都不通了,医生说:“这手不能再戴手铐了!”还建议恶警将我转到市医院做体检,说我恐怕有心脏病,恶警说什么也不肯,但神却借医生的口为我开辟了出路,自那以后他们再也没有铐我。次日,审我的恶警胡乱写了一些毁谤、亵渎神的材料给我编口供,写完让我签字,我说什么也不签:“我不签,这不是我说的!”他气急败坏,抓着我的手强行按了手印。

分页阅读: 1 2

🙂 若您对我们网站的内容有新的领受或者您在信仰上有哪些困惑与难处,欢迎您与我们分享,因主耶稣说:你们要彼此相爱,像我爱你们一样。(约15:12)愿我们在基督里互相帮助扶持,生命得以长大。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与我们联系:

1、通过网站下方的在线聊天窗口,与我们在线交流。

2、发送电子邮件至 info@pursuestar.com

相关推荐

3 thoughts on “经历残酷迫害使我信神心更坚

  1. 嘉軒

    從沒想過人的起初的生活是怎樣的,這首歌讓我很感動,神看顧著人類,不管是大事小事,神都為人類一一準備好。

  2. 貝琪

    是由天上來的聲音啊!神對人的愛由這首歌曲發表出來,太感人,太美妙,太真實了,讓人感到神對人類的可親可愛……

  3. bobo569

    听完这首感人的歌,脑海裡有一個画面:有一位能者在呼喚着他的孩子,回家吧!孩子,外面风雨大,快回到妈妈身边接受妈妈的保護!。

嘉軒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