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次病痛,是我信神道路的转折点

“检查结果没有什么异常,一切正常。”

“一切正常?不是,医生,你再仔细看看!”

医生看了看,还是说我的病完全好了。听完,我的心里感到很惊喜!我的不治之症好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走出医院大门,我拿着检查单,激动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下。回想得病期间,自己对神的误解与埋怨,我的心中深感愧疚。而神并没有记念我的悖逆,还用话语引导、开启我,让我重新审视信神的生涯,找到了正确的信神道路……

那年,教会安排我到一个山区尽本分。我信心满满的,立志要好好尽本分满足神。于是,我每天携带着简便的行李翻山越岭,过河走小路,乐此不疲地行走在各聚会点,跟弟兄姊妹聚会交通。有些刚信神的新人,或是家比较偏远的弟兄姊妹消极软弱了,我常常在天刚亮的时候就出发,赶到中午他们休息时交通。后来,因着福音工作扩展,我尽本分的范围越来越广,跑的路也越来越多,时常感觉浑身疲惫、乏累,但每当想起神的话“为我跑路的我纪念,为我花费的我悦纳,向我献上的我给予其享受之物,享受我话的我祝福,必是我国中的栋梁之柱,在我家中必然丰富无比”时,我就坚信这样的花费是值得的,是蒙神称许的,到时候肯定有美好的归宿。想到这些,我每天尽本分劲头十足……

11月份的一天,我很不舒服,就去医院检查了。医生说:“你感染上了乙肝大三阳,这种病非常不好治,可以说现在的医学都没法治。你的病情有些严重,以后只能吃西药来抵抗病毒……”听完,我呆呆地看着窗外,压抑着心中的悲伤:我还这么年轻,为什么却染上了不治之症?难道我一辈子都要拖着这个病吗?以后我还怎么尽本分?不知不觉,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

后来,我迷迷糊糊地回到家,无力地倚靠着墙,心乱如麻。医生的话在我的脑海中不停地回响,让我身不由己地想:自信神后,我一直在尽本分,每天起早贪黑地浇灌教会,受苦受累,不喊苦喊难。我这样为教会工作付出,怎么还得了这样的病,为什么神不保守我呢?是我不够忠心吗?那我的本分再尽下去,最后能蒙神称许吗?我越想越难过,感觉前途暗淡,越发感到痛苦、委屈,我再也忍不住,倒在床上痛哭起来。

接下来的日子,我如丢了魂一般,茶饭不思,沉默寡言,尽本分总是心不在焉。看着弟兄姊妹你一言我一语地商量着教会工作,我一想到自己的病,心里便酸溜溜的。夜深人静时,我觉得自己特别孤独,时常躲在被窝里偷偷地哭,甚至觉得尽本分都没有什么意义了。我越想越难受,越想越对生活绝望,活在了痛苦煎熬中。我向神呼求:“神啊!我现在临到了病痛,感到很消极失落,神啊!愿你带领我走以下的路,开启我明白你的心意,从消极的情形中走出来。”

我看到神的话说:“多少人信我,只是为了让我给其治病;多少人信我,只是为了让我凭着我的能力将其身上的污鬼赶走;又有多少人信我仅仅是为了得着我的平安、喜乐;多少人信我仅仅是为了向我索取更多的物质财富;多少人信我仅是为了安然地度过此生,求得来世别来无恙;多少人信我是为了躲避地狱之苦,获得天堂之福;多少人信我仅是为了暂时的安逸,并不求来世得着什么。当我将忿怒赐给人的时候,将人原有的喜乐、平安夺走时,人就都疑惑了;当我将地狱之苦赐给人而将天堂之福夺回之时,人就恼羞成怒了;当人让我治病时,我却并不搭理人,而且对人感觉厌憎,人就离我远去,寻找污医邪术之道;当我将人向我索取的都夺走之时,人都不见踪影了。所以,我说人信我是因我的恩典太多,人信我是因信我的好处太多。”“因为人都不认识我,人的本性都是抵挡我的,即使是为我忠心的,也是为了自己的享受,但若有吃亏的事临到,心立时就变了,就想从我身边退去了,这是撒但的本性。

在窗边看神话的姊妹

在神话语的揭示中,我才看到自己信神后能积极地传福音、尽本分,甚至跑路花费、劳苦作工,都是想从神那儿得到恩典和祝福,一旦得不到神的祝福或临到天灾人祸时,就埋怨神、误解神,严重地甚至不愿意尽本分了。这时,我才看清自己信神、尽本分一直在跟神搞交易,是想以尽本分受苦来换取进天国的福气,这样的信得不到神的称许。想想我积极地在山区尽本分,每天乐此不疲地奔走在教会中浇灌、扶持弟兄姊妹,虽然很苦很累,但只要想到以后的福气,多苦多累都不在乎,但当我得了重病,一直要带着病生活时,自己得福的欲望破灭,觉得前途没有盼望了,我就消极、痛苦,在心里误解、埋怨神不保守我。我的本性太自私卑鄙,太没有理智,我这样信神跟随神只能令神厌憎。

接着我又看到神的话说:“人的本分与人的得福或受祸并无关系,本分是人该做到的,是人的天职,应不讲报酬、不讲条件、没有理由,这才叫尽本分。……但不论是得福或是受祸,作为受造之物就应尽到自己的本分,做自己该做的,做自己能做到的,这是作为一个人,一个追求神的人最起码具备的。你不应为得福而尽本分,也不应怕受祸而拒绝尽本分。”神的话使我对尽本分有了新的定义。受造之物在造物主面前敬拜神,为神花费,这是人的天职,是作为一个人本该做到的,应不讲报酬,不讲条件。我也明白,不论自己身体有无病患,以后得福还是受祸,作为受造之物就应尽到自己的本分,传福音见证神,让人都能听到神的福音,都来敬拜造物主,这就是我的本分。

明白神的心意后,想起自己跟神发怨言、埋怨神的表现,我感到很蒙羞惭愧,便向神祷告:“神啊!我临到这个疾病看清了自己尽本分劳苦花费是为了换取恩典与祝福,我太自私卑鄙了。现在我愿意扭转不对的存心,不管自己能活多久,都顺服神的摆布安排,继续尽本分。”从那之后,我抛开对疾病的顾虑,边喝药治疗边继续尽本分。

一段时间后,我的精神有些不太好,经常乏力犯困。我心里不由得有些担忧,是不是我的病情严重了才产生这样的反应?要是身体一垮,尽不上本分那不就成废物了吗?还谈什么蒙拯救啊!这些思想让我无法安心尽本分。我左思右想决定去医院重新做个检查。

到了医院后,我看着眼前的人来来往往,心里又闪过一丝担忧,要是病严重了怎么办?那样前途、归宿不就意味着没有了吗?

就在我担忧时,我想起一段神的话:“所以,你们在这末后的日子里得为神作见证,苦再大也应走到底,哪怕最后有一口气,也要为神忠心,任神摆布,这才叫真实爱神,这才叫刚强响亮的见证。”我的脑子慢慢清醒了过来,是啊!神要求我们不管处在什么样的环境,是得福还是受祸,是健康还是病危,都能对神忠心不发怨言,都能顺服神的摆布安排,这才是真实的见证。可我却活在胆怯害怕中,为自己的前途归宿担忧,自己对神的信真是太小了。明白到这儿,我在心里默默地向神祷告:“神啊!不管检查出来的结果如何,严不严重,我都顺服神的摆布安排,就算病很严重,我也感谢、赞美神的公义。”

此时我心里非常踏实平安,不再担心自己的病情。重新检查后,医生告诉我:“检查结果没有什么异常,一切正常,还产生了抗体。”听医生说我的病好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心里很激动,清楚地意识到这是神的作为,在心里不住地感谢赞美神。

几年已经过去了,我仍然很健康。每次想到这个特殊的经历,我总会从心里感谢神给我摆设了这样丰盛的筵席,同时,这次病痛,也成了我信神道路的转折点。

—— 林静

 

延伸阅读:

什么是信神

建立正确的信神观点很重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