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耶稣的比喻

1)撒种的比喻(太13:1-9)

2)稗子的比喻(太13:24-30)

3)芥菜种的比喻(太13:31-32)

4)面酵的比喻(太13:33)

5)解释稗子的比喻(太13:36-43)

6)藏宝的比喻(太13:44)

7)寻珠的比喻(太13:45-46)

8)撒网的比喻(太13:47-50)

接下来看“主耶稣的比喻”中的各项内容。

第一条,撒种的比喻。这个比喻很有意思,撒种是人生活中常见的一件事情。第二条,稗子的比喻。关于什么是稗子,种过庄稼的人或者成年人都知道。第三条,芥菜种的比喻。什么是芥菜你们都知道吧?如果有人不知道可以翻翻圣经。第四条,面酵的比喻。多数人都知道面酵是用来发酵用的,是人日常生活中能用到的一种东西。以下的第六条藏宝的比喻,第七条寻珠的比喻,第八条撒网的比喻,这所有的比喻都取材于人的生活,都来源于人的现实生活。这些比喻给人一个什么样的图画呢?这幅图画就是神成为一个正常人与人生活在一起,用生活的语言、人性的语言与人沟通,供应人的所需。主耶穌與人同生活-看見人撒種在神道成肉身在人中间生活了许久,体验目睹了人的各种生活方式之后,这些生活的体验便成了他将神性语言转化为人性语言的教材,当然,这些生活中的所见所闻也丰富了人子的人性阅历。当他想让人明白一些真理的时候,让人明白一些神心意的时候,他可以用类似以上数条比喻这样的方式来告诉人神的心意与神对人的要求。这些比喻都与人的生活有关,没有一件事是与人的生活脱节的。当主耶稣与人同生活的时候,他看见过农民耕种,他知道什么是稗子,知道什么是面酵,也了解人类喜欢宝贝,所以他用了藏宝的比喻,也用了寻宝的比喻。在生活中他常常看到打渔的人撒网,等等这些与人类生活有关的行为主耶稣都看在眼里,同时他也体验着这样的生活,他与每一个正常的人一样,体验着人类的一日三餐、日常作息,亲历着一个普通人的生活,也目睹着其他人的生活。当他目睹亲历这一切的时候,他想到的不是如何过好日子,不是如何让自己活得更自在、更舒适,而是在经历这些人类真实生活的同时,主耶稣看到了人类活着的辛酸,看到了人类在撒但败坏之下生活在撒但的权下、生活在罪中的辛酸与可怜可悲。在他亲历了人类生活的同时,他也体验到了生活在败坏中的人类是多么的无助,也体验到了看到了生活在罪中的人类被撒但、被罪恶折磨得不知所终的惨状。当主耶稣看到这些的时候,是他的神性看到了还是他的人性看到了呢?主耶稣的人性是存在的,是活生生的,他能体验也看到这一切,而他的实质,就是他的神性当然也看到了,也就是基督本身——主耶稣这个人看到了,他看到的这一切让他感受到了此次道成肉身所担当的工作的重要性与必要性。虽然他自己知道此次道成肉身所要担当的责任将会是多么的重大,知道他所面临的痛苦是多么的残忍,但是当他看到人类在罪中无助的时候,当他看到人类在律法之下可怜地活着无力地挣扎的时候,他的心越来越伤痛,他越来越急切地想将人类从罪中拯救出来,无论他面临怎样的困境,也无论他将遭受怎样的痛苦,他的心越来越坚定地想将在罪中活着的人救赎出来。在这个过程当中,可以说主耶稣越来越清楚地知道自己要作的工作是什么、担当的托付是什么,而且他也越来越迫不及待地想要完成他要担当的工作——担当人所有的罪、替人类赎罪,以便人类不再在罪中活着,同时,神也能够因着赎罪祭而不记念人的罪,从而继续作进一步的拯救人类的工作。可以说,在主耶稣的心里,他甘愿为人类献上自己、牺牲自己,也甘愿作为赎罪祭被钉在十字架上,而且他迫不及待地完成这个工作,甚至当他看到人类生活惨状的时候,他便更想尽快地、一分一秒都不耽搁地去完成他的使命。当他有这样一个急切心理的时候,他不考虑自己能受多大痛苦,也不再顾虑自己要忍受多少屈辱,他的心里只有一个信念:只要他献上自己,只要他钉在十字架上作了赎罪祭,神的旨意就得以通行,神就能开展新的工作,人类在罪中的生活、在罪中的生存状态就会完全得到改变。他的信念与他定意要作的事都与拯救人类有关,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通行神的旨意,让神能顺利地开展下一步的工作。这就是主耶稣当时的心理。

作为活在肉身中的道成肉身的神,他有正常的人性,他具备正常的人所具备的情感与理性,他知道什么是快乐、什么是痛苦,当他看到人类这样生活的时候,让他深深觉得不是仅仅对人有一些教训,给人一些供应或教导就能够把人从罪中领出来,也不是让人只守诫命就能把人从罪中拯救出来,只有他自己担当了人类的罪,成为罪身的形像才能换取人的自由,换取神对人类的赦免。所以在主耶稣体验与目睹了人类在罪中的生活之后,在他的心里便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愿望——让人类摆脱在罪中求索的生活,这个愿望让他越来越觉得自己应该尽早地、尽快地走上十字架,担当人类的罪。这就是当时主耶稣与人类生活在一起看到、听到、感受到人类生活在罪中的惨状之后他的心思。神道成肉身对人类能有这样的心意,能发表、流露出这样的性情,这是一个普通的人具备的吗?普通的人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看到的是什么?想到的是什么?如果一个普通的人面对这一切,他会站在一个高的角度上来看待问题吗?肯定不会!虽然神道成肉身外表与人一模一样,也学人的知识,也讲人的语言,甚至有时候也用人的方式或引用人的说法去表达他的意思,但是他看待人类与看待事情的实质与败坏的人类是绝对不一样的,而且他所站的角度与高度是任何一个败坏的人类所不能及的,因为神是真理,他所穿戴的肉身同样具备神自己的实质,他的心思与他的人性所发表出来的同样都是真理。对败坏的人类来说,肉身所发表的都是真理的供应,也是生命的供应,这些供应不是只针对某一个人,而是针对全人类。对于任何一个败坏的人来说,他心里能容纳的只有与自己相关的那几个人,他所关心的所牵挂的人也只有那么几个,灾难临到他先想到自己家的孩子、自己的爱人或自己的父母,比较“博爱”的人顶多想想某一个亲戚或者某一个不错的朋友,他会想到更多吗?永远都不会!因为人毕竟是人,人只能站在人的角度与人的高度来看待一切,而神所道成的肉身与败坏的人类就完全不同了,无论神道成的这个肉身多么普通、多么正常、多么卑微,甚至人多么看不起,而他的心思与他对人类的态度是任何一个人都不具备也是模仿不了的,他永远都是站在神性的角度上,站在造物主的高度上来观察着人类,以神的实质、以神的心态来看待人类,他绝对不会以一个普通人的高度,以一个败坏的人的角度来看待人类。人看人类是用人的眼光,以人的知识、人的规条、人的学说等等作为衡量标准,这个范围是人肉眼能看得见的范围,是败坏人类能够得上的范围;神看人类是用神的眼光、以神的实质、神的所有所是为衡量标准,这个范围是人看不见的范围,这就是神所道成的肉身与败坏的人类截然不同的地方。这个不同是因着各自的实质决定的,而正是实质的不同决定了各自的身份与地位,也决定了各自看待事物的角度与高度。在主耶稣的身上,你们看没看到神自己的发表与流露呢?可以说,主耶稣所作所说都与他的职分有关,与神自己的经营工作有关,都是神实质的发表与流露,即便他有一些人性的表现,也不能否认他神性的实质与流露。这些人性的表现真的是人性的表现吗?他与败坏人类的人性表现在实质上是完全不同的,主耶稣是神道成的肉身,他如果真是一个普通的败坏人类中的一员,他会以神性的角度去看待人类罪恶的生活吗?断然不会!这就是人子与普通人的区别。败坏的人都活在罪中,任何一个人看罪都没有什么感觉,都是一样的,就像猪在泥潭里活着,它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它不觉得脏,吃得香、睡得香。人若把猪圈打扫干净,猪反而觉得不自在,它也不会保持干净,过不了多久,猪又在泥潭里滚来滚去,好不自在,因为它就是个污秽的东西。在人看,人觉得猪太脏了,你给它打扫干净,它也不觉得好,所以没有人把猪放在屋里养。人看待猪永远与猪自身的感觉不一样,就是因为人与猪不是同类。也正是因为道成肉身的人子与败坏的人不是同类,所以,只有神道成的肉身能站在神的角度上、站在神的高度上看待人类,看待一切。

摘自《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三》

推荐阅读:《耶稣道成肉身的人性生活》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