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做霸权母亲,还女儿自主选择权

2018年11月12日

2017年6月底,女儿中考结束后,打电话问我怎么报志愿。我一听是这事,便不假思索地说:“我早都想好了,第一志愿报县一中,第二志愿报县二中,第三志愿就报职中。”女儿迟疑了一会儿说道:“妈,如果我考不上一中和二中,你能让我报乡镇高中吗?我们班好多同学都报乡镇高中呢,我……”没等女儿说完,我就打断她的话,坚决地说:“不报,考不上一中、二中,就上职中。”挂掉电话后,我心想:女儿年龄小,考虑事情太简单了,我得多帮她把关。根据她平时的学习情况,正常发挥应该可以上一中;万一发挥失常也能上个二中,职中是最坏的打算。就这样,女儿报志愿的事,就这么按着我的计划决定了。

没过多久,中考分数下来了,女儿考得很不理想,县一中、二中都没考上,按照我的计划,只能去职中了。过了几天,学校通知可以改志愿,女儿就和我商量说:“妈,我好几个同学都把志愿改成乡镇高中了,你说我去还是不去呢?”我一听她又想去乡镇高中上学,就气不打一处来,大声地说:“别人都是从村里来县城上学,你倒好,从县城跑村里去上学,这说的过去吗?”女儿见我态度强硬,就小心翼翼地跟我商量着来,想让我同意她去乡镇高中上学。而我已经决定好了,就没答应女儿。女儿的心愿没达到,整天闷闷不乐的,家里的气氛也变得很沉重。后来,我再问她上学的事,她一声不吭,有时把她问急了,她就干脆说:“你不都已经安排好了吗?”就这样我俩的关系也越来越疏远。

那段时间,我和女儿偶尔出去,也是一前一后,彼此不说话。看着别的母女俩一起手拉着手,有说有笑,我心里很羡慕。女儿和妈妈应该是最亲的,而我和女儿之间却有了隔阂,我们什么时候也能像别的母女那样亲近呢?此时我不禁想到过去我和女儿的关系,女儿爱说爱笑,性格活泼开朗,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女儿不爱说话,有什么事也不愿和我交流,而是告诉她大姨或者奶奶。她大姨也总责怪我对女儿太严厉,买衣服、买文具、学特长等等什么事都要依着我,也不过问女儿喜欢什么。有一次女儿在她大姨面前哭诉:“我妈怎么不喜欢我呢?她总教训我,我感觉在家里很压抑。”我听了她大姨的话,心里特别委屈:女儿怎么能说我不喜欢她呢?天底下的父母哪一个不为儿女呀!我事事管着她,也是为她好,怕她出错呀!我这次为她报志愿的事也是思前想后,完全是在为她考虑啊,她怎么就不理解我的良苦用心呢?

无奈中,我把自己遇到的难处跟神祷告。后来,我想到神的话:“别看有许多人信神了,在外表看他很属灵,但是在父母对待儿女还有儿女对待父母的观点、态度上,他并不知道这方面的真理应该怎么实行,应该运用什么原则来对待这个事,来处理这个事。就因为在父母眼中父母永远是父母,儿女永远是儿女,这一层父母与儿女之间的关系就变得很难处理。很多事其实就是因为父母总占着父母的地位不下来,总把自己当成父母、长辈,认为无论什么时候儿女都得听父母的,到什么时候这个事实不变,就导致儿女跟他较劲。就是这个观点把做父母的、做儿女的都害得挺苦、挺惨,活得都挺累,这是不是人不明白真理的表现?人不明白真理,就总受地位辖制,怎能不受苦呢?

从神的话中,我知道了父母和儿女之间的关系不和谐,主要原因就是父母总端着架子,站在高位上管制儿女,强行让儿女按着自己的意思来,导致儿女对父母充满误解,关系越来越疏远。对照神的话,我细细回想,和女儿相处时,我也总是端着妈妈的架子,不管女儿做什么事,我总要管着她,让她按着我的意思去做,就像这次报志愿,女儿对我的安排有想法,我就口气生硬地说她,还认为自己的安排合适。其实女儿想去读乡镇高中,肯定也有她的想法,可我从没有找她谈过心,问问她的想法,而是强行要求她按着我的意思来,不考虑她的感受,看到自己真是太狂妄了!想想自己总是这样管制女儿,给孩子带来了很大的痛苦,她变得话越来越少,还感到很压抑,我们母女间也产生了隔阂。我这才知道,原来我和女儿的关系到了今天这种地步,问题都是出在了我身上。

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在这事上该怎么实行真理呢?其实很简单,就是必须得做一个普通的人,别受地位辖制,对待儿女、对待自己的家人就像对待普通的弟兄姊妹一样,虽然有责任,有肉体关系,但是站的地位、角度与朋友或者普通的弟兄姊妹是一样的就行了。绝不能站父母的地位辖制人、管束人,掌控儿女的一切。应该以平等的身份对待儿女,允许他出错,允许他说错话,允许他做幼稚不成熟的事,做愚昧的事,不管发生什么事,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对话,寻求真理。这样说话的态度也就端正了,问题也就解决了。

从神的话中我找到了路途,虽然我对女儿有责任,但是这个责任并不代表管束、辖制,非得让女儿事事都听我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想,都有自己的选择权,我应该放下自己的地位,不能强制性地要求女儿按着自己的意思来,而是应和女儿站在一个平等的位置上,把我的观点看法说出来和女儿一起商量、寻求,同时也征求女儿自己的意见,听听她心里的真实想法,给女儿选择的权利,这样达到彼此了解知心,我们的相处就会变得很好。

接下来的几天,我总想找时间和女儿谈谈心,可是每次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心里不停地翻腾:我要是向女儿道歉,她以后会怎么看待我这个妈妈?还会不会听我的话呢?但转念又想,如果我还是这样跟孩子相处,不愿主动放下自己跟孩子道歉,那我们母女的关系永远缓解不了,彼此还是活在痛苦中。于是我就祷告神,求神加给我勇气,放下当母亲的架子,能向女儿道歉。
一天,我主动跟女儿说:“咱俩出去散散心吧!”我挽着女儿的胳膊,鼓起勇气对她说:“女儿呀!前段时间,关于你报志愿的事,妈妈没考虑你的意见,就自作主张,这都是妈妈不对,今天妈妈真诚地向你道歉。以往我总端着母亲的架子管制你,让你事事都听我的,你若没听我的,我就大声教训你,让你感到压抑。通过读神的话,妈妈明白了自己不能总站在母亲的高位上对待你,而是应该站在同等的地位上跟你相处。妈妈也愿意实行神的话改变自己,不再自己一个人说了算了。以后咱俩相处,你就把我当作你的知心朋友,有什么心里话都可以和我说,我会耐心倾听的……”我说着说着,女儿的眼泪就流了下来,说:“妈妈,我好感动,没想到你今天能和我说这些话……”听着女儿的话我也觉得很感动,紧紧地搂着女儿的胳膊,心里向神献上感谢。

回到家,我叫丈夫一起商量女儿上学的事,没想到丈夫却说:“咱家的事都是你一个人说了算,还叫我商量什么?”听了丈夫的话,我的脸火辣辣的烫,感到很惭愧,赶紧对丈夫说:“以往是我做得不对,我向你道歉,你和女儿都是家里的一份子,以后我不一个人说了算了,我也要多听听你们的意见。”丈夫听我这么说,立马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我们三个人坐在一起,我先问丈夫有什么意见,丈夫表示尊重女儿的意愿。我又口气温和地对女儿说:“我和你爸爸都尊重你的选择。但你做决定之前,我想先帮你客观地分析一下乡镇高中和职中的区别,然后你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来选择,好不好?”女儿轻轻点了点头。

随后我对女儿说:“高中的知识肯定要比初中的难多了,你要是喜欢学习,觉得你还有潜力可以发挥出来,你就可以去;而职中学的知识相对简单些,主要是学一门技术。”丈夫也附和说:“你妈分析得对,高中和职中在课程上有明显的区别,咱得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看适合读哪所学校。”女儿思索了一会儿,对我们说:“爸、妈,初三这一年我很努力地学,但是最终考得还这么差。刚听你们这么一说,我想我还是去职中吧!去职中学习的压力不大,而且还可以学幼师的专业技能,像朗诵、主持都是我的特长,我能好好发挥!”就这样,女儿最后选择去职中上学了。

经过这件事后,我和女儿的关系变得融洽了许多。后来女儿开学了,每周末回来都会跟我讲学校里的趣事,还主动帮我做饭洗碗,我看到女儿现在和我这么亲近,从心里感谢神。是神话语的带领引导,让我懂得了如何跟女儿相处,我们的关系才能变得这么和睦,我从心里感谢神,一切荣耀归于神!

—— 乐乐

延伸阅读:

【子女教育】我不再“绑架”女儿的童年

怎样对孩子才是真正的爱

加载更多

联系我们

你想迎接到主被提进天国吗?你正在为信仰生活中遇到的问题感到困惑吗?欢迎您使用以下方式与我们联系,我们随时为您答疑解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