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受逼迫】“妈妈,千万别回家!”

三月余寒未了,一股寒风扑在脸上,杨凡不禁打了个冷颤,她骑着电动车行驶在行人渐渐稀少的马路上。一想到马上就要看到好久未见的丈夫和儿子了,杨凡的心里不免有些激动,随之一连串的问号也浮现在脑海:丈夫的工作顺利吗?儿子是不是又长高了?学习有没有进步?自己不在家的日子,他们父子俩是怎么生活的?……

想着想着,杨凡的心里犹如打翻了五味瓶,特别不是滋味,自从2012年自己因信神被中共政府追捕后,就过上了有家难归的生活,从此家也不像个家了。年幼的儿子失去了母爱,丈夫在家又当爹又当妈,还要常常面临中共警察的盘问搔扰。此刻,杨凡多想立刻回到家呵护儿子、照顾丈夫,重建那个充满爱意的小家,可是杨凡心里清楚:中共政府对信神之人的逼迫从未间断过,到处都是中共警察的眼线,如果自己真的冒险回去了,也许那个充满爱意的小家还没建立,自己就被中共警察抓走了,到那时,只会给这个小家带来更大的痛苦。

孩子,男孩

想到此,泪水顺着杨凡的脸颊流了下来,她不禁在心里呐喊:我们信神的人追求真理走正道,这有什么错?敬拜神乃天经地义,中共政府竟然这样逼迫我们,使我们骨肉分离、夫妻不能团聚!杨凡屈指一算,因着中共政府的追捕自己离开家已经五年了,逃离在外的生活,使杨凡对神说的一段话有了深深的体验:“几千年来的污秽之地,肮脏得目不忍睹,惨状遍地,幽魂到处横行,招摇撞骗,捕风捉影,狠下毒手,将这座鬼城践踏得死尸遍地,腐烂之气遍布全地上空,而且戒备森严,天外的世界有谁能看到?魔鬼将人的浑身捆得结结实实,将人的双眼都蒙蔽了,将人的双唇紧紧地封上,这魔王横行了几千年以至于到今天仍将鬼城看守得如此严密,犹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宫殿’一般,而这帮看家狗怒目圆睁,深怕神趁其不防之机将其一网打尽,再没有‘安乐’之地,这样一座鬼城的人怎能看见过神?哪里享受过神的可亲可爱?哪里懂得人间之事?谁能明白神急切的心意?难怪神道成肉身隐秘万分,就这样的黑暗的社会魔鬼惨无人道,杀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让可爱、善良而又圣洁的神存在?它怎能对神的到来拍手称快?这帮狗奴才!恩将仇报,早不把神放在眼里,对神虐待,凶残已极,丝毫不把神放在眼里,行凶掠夺,丧尽了天良,昧尽了良心,将无辜的人类勾引得昏迷不醒。什么古代传人,什么爱戴的领袖,都是抵挡神的东西!将天下之态搅得暗天昏地!”(摘自《作工与进入(八)》)自从神作末世工作以来,中共政府就一直在逼迫、拦阻、搅扰神的工作,抓捕、追杀神的选民,无数的信神之人被抓入狱遭受酷刑折磨,无数个基督徒家庭因中共的逼迫被拆得支离破碎……而杨凡只不过是因信神遭受中共逼迫、追捕的众多基督徒中的其中一个。这几年来,在这个黑暗压城的“鬼城”中过着东躲西藏的逃亡生活,杨凡不知吃了多少苦,留了多少眼泪,如果不是神的带领,杨凡不可能走到今天……

“嘀……嘀……”一阵汽车的喇叭声打乱了杨凡的思绪,她用手轻轻抹掉了脸上的泪珠,心想:一会儿见到丈夫和儿子千万不能掉泪,还要和他们交通神的心意,让他们明白只有神是我们的依靠,无论临到任何的危险患难,都要靠着神坚强地走以后的路……想到这儿,杨凡的脸上露出了刚毅的表情,不知不觉中杨凡已走到一个路口,她放慢了车速习惯性地向四周看了看,确定没人跟踪才放心地拐进一条田间小路。不远处,丈夫与儿子已经在那里等着杨凡了。

杨凡刚把车停稳,儿子就跑过来一头扑到杨凡怀里,一脸担心地问道:“妈妈,你怎么才来呀?我和爸爸都等你好长时间了,没有坏警察跟踪你吧?”看着儿子又长高了也懂事了,杨凡感到很欣慰,抚摸着儿子的头,眼里的泪水在眼眶里不停地打转。杨凡蹲下身,微笑着对儿子说:“坏警察没有跟来,你放心吧!”说完,她又抬起头看向丈夫,发现才30多岁的丈夫头上又多了几缕白发,杨凡努力强忍着没有让泪水流下来。

一家三口嘘寒问暖了一会儿,丈夫看着亲热的杨凡娘俩,犹豫了一下说:“要不等天黑门口没人了你回家住一晚吧?”话音刚落,儿子就惊慌地说:“妈妈,千万别回家!”又扭头对丈夫说道:“爸爸,你忘了坏警察老去咱家抓妈妈吗?万一妈妈回家被抓走怎么办,那我就没有妈妈了。”看着一脸不安的儿子,杨凡问丈夫:“这段时间警察是不是又到家里搜查了?是不是吓着孩子了?”丈夫眉头紧皱,点点头说:“嗯,那一年警察半夜入室强行搜捕,孩子当时正在熟睡被惊醒了,没有找到你他们不死心,把家里都搜查了一遍,几个恶警还围着儿子逼问你的下落,还差派邻居监视咱家,从那以后孩子心里就留下了阴影,晚上一有声响就害怕。对了,这段时间警察又来家里找了你几次,还去孩子姥姥家询问你的下落,唉,儿子说得对,你还是别回家了,至少在外面暂时你还是安全的,再说你逃离在外,有神的看顾保守,也有弟兄姊妹的帮助照顾,我们放心。”丈夫接着又说:“你只管好好尽本分还报神的爱,家里的一切你就放心好了,儿子我也会照顾好的,再说了,我们还有神呢!临到什么难处我和儿子都会祷告依靠神的。”一旁的儿子也说:“是啊,妈妈,你就放心好了,我会听爸爸的话,也会常常祷告神的。”

父子俩的一番话让杨凡感到有些意外,他们比杨凡想象中的要坚强、有信心,杨凡深知这都是神的保守,她从心里感谢神。杨凡又对父子俩叮嘱道:“现在环境越来越恶劣了,中共政府到处明查暗访,有不少弟兄姊妹都被拍照抓捕。现在神的福音工作正通过网络向海外国家迅速扩展,中共政府越是疯狂抵挡,这也正是神检验我们的时候,越是这时候我们越不能软弱消极,我们要对神有信心。你们平时一定要多和神亲近,多看神的话……”

田野间,泛青的麦苗随着春风摇晃着挺拔的身躯充满了生机。杨凡、丈夫和儿子互相鼓励、安慰,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了……

夕阳下,杨凡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她知道不能再呆下去了,在这里停留的时间越久就越危险,她和丈夫儿子道别后骑上电动车准备离开。儿子眼里泛着泪花,虽百般不舍,但仍用稚嫩的声音再次叮嘱杨凡:“妈妈,你要记住,千万别回家!”杨凡听了儿子的话,泪水再次溢出眼眶,她朝着丈夫和儿子点了点头,便骑上车迎着夕阳离开了。

一路上,杨凡经常唱的那首神话语诗歌一遍遍回荡在她耳边:“你是一个受造之物,理当敬拜神,追求有意义的人生,追求有意义的人生。你既是一个人,就应该为神花费 忍受一切痛苦!忍受一切痛苦!就你现在受这点苦,你应心里高兴踏实地接受,活出一个有意义的人生,像约伯,像彼得一样。你们是追求正道、追求进取的人,在大红龙国家站立起来,是被神称为义的人,这不是最有意义的人生吗?

 ——  曙光

相关推荐:宗教迫害|揭秘基督徒逃离家庭背后的故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