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重度烧伤后,神带领我步步渡过难关

儿子重度烧伤 情况危急

那是2014年8月的一个早上,我刚进家门,电话铃就响了起来。

“妈,出事了!弟弟被汽油烧伤了,烧得挺严重,还不知道能不能治好呢!”女儿在电话那头急促地说着。

这消息犹如晴天霹雳,我听后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赶紧问女儿怎么回事。

“货车翻了,弟弟就被洒出的汽油烧伤了。现在已经住院,医生让赶紧准备二十万先做植皮手术。妈,你赶紧想办法筹钱吧,能借多少算多少……”

听了女儿的话我浑身瘫软无力,拿着手机的手开始颤抖,脑子也昏昏沉沉的,心想:也不知儿子烧成啥样了?能不能治好?万一烧残疾了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呀?一时间,我不知该怎么办了。这时我突然想到神的话说:“人每天该去哪儿,每天要做什么,碰到什么人、什么事,要说哪些话,要发生哪些事,是人能预料得到的吗?可以说,人不但不能预知这一切的发生,更不能控制事情如何发展,这些不能预料得到的事在人的生活中屡见不鲜、频频发生。”

是啊,我们每天要去哪儿,会遇到什么人、发生什么事,不是我们能预料得到的,也不是我们能掌控的。今天儿子被烧伤这件事,是我们预想不到、避免不了的,这全在神的手中掌握,至于儿子以后是否残疾,也不是我担心就能改变得了的。儿子的命在神的手中,我应该把儿子向神交托与仰望,顺服神的摆布安排。认识到这里,我的心才平静下来。

基督徒向神祷告

巨额手术费 从何而来

可二十万的手术费让我上哪儿去借呀,我一家都是农民,这一辈子也没挣到这么多钱呀!尤其儿子做买卖借人的钱还没还,现在又借钱,谁会借给我们呀?要是没钱治疗,儿子万一有个闪失怎么办呀?一想到这些,我的心就像猫抓一样难受,不知该怎么面对眼前的难处。

正在我忧虑之时,我想到约伯的试炼。约伯当时家产全部被强盗抢走,儿女被砸死,但约伯没有埋怨神,还俯伏敬拜神,赞美神的圣名,因为他相信这一切都在神的主宰之中,无论得福受祸都在神手中,所以他能坦然面对临到的一切。同样,今天儿子被烧伤,这也是神对我的检验,神在看我当家人临到灾祸时,我对神是什么态度,会不会埋怨神,是否对神有真实的信。想到这些,我暗下决心,不管能不能借到钱,我都不埋怨神。

可这么多手术费能否借到,我心里还是没底儿,感觉眼前的难处像大山一样压得我喘不过气来。这时我想到神的话说:“天地万物都借着我口中的话而立而成,在我没有难成的事。”是啊!在神没有难成的事,如果神许可我能借到钱,那一定能借到。于是我把难处向神祷告后,就起身去找亲戚朋友借钱了。

我先去了哥哥和弟弟家,总共才借到一万多,我心里不由地着急起来,心想:亲大哥和弟弟才借给我这些钱,别人还能借给我多少呢?当我陷入难处中时,我想到得依靠神,于是我再次把难处向神祷告:“神啊!我现在实在借不到钱了,面临这么大的难处我也不知该怎么办,我知道你是我的依靠,我只愿把这些难处向神交托仰望,求神带领我!”祷告后,没想到弟弟打来电话说已经通知亲戚筹钱,让我放心。我很高兴,也赶紧到邻居家借钱。当亲戚、朋友、邻居知道我儿子的事后,都纷纷伸出援助之手,有的直接汇款,有的亲自到家里送钱,半天多时间,已经筹到十一万多,有些亲戚朋友还在不断给我送钱。

看到这些,我心里非常激动,想到神的话说:“我要调动万有为我效力,我更是为了显明我的大能,让每个人都看见整个宇宙世界没有一物不是在我们手中的……”此刻,我真实地感受到神是信实的,每一个人的心思意念都在神手中掌握,是神在调动这一切来帮助我。否则在这个人人向钱看的时代,我们家没钱没势,现在又是这种处境,怎么可能有这么多人借钱给我,就算是亲戚朋友,也是有利可图就靠前,没利可图就靠后的。现在大家都纷纷解囊相助,这完全是神的大能,我不住地向神献上感谢和赞美。

危难关口 不同寻常的抉择

筹好钱后,我赶紧赶往市医院。女儿告诉我,儿子全身烧伤面积高达百分之五十二,属于重度烧伤,大概要做三四次植皮手术才能好,一次手术费需要二十多万元,总共需要七八十万。听到这天文数字的医疗费,我又一次瘫软了,心想:我就是一辈子不吃不喝也挣不到这么多钱啊!现在亲戚朋友都借了,还差这么多,我从哪儿再借啊?我急得在走廊里来回踱步。

这时突然想到侄子曾告诉我说这儿的住院费、医疗费都特别高,回本地治疗负担能小些。我心想要不让儿子回去治疗,可和丈夫、女儿一说,他们都不同意,说儿子烧伤得这么严重,好医院的大夫都不能保证治好,更何况小医院呢!听他们这么说,我也处在矛盾中,心想:转院回去治疗会有风险,可在这里治疗还筹不到这么多钱,如果手术做到一半没钱了,也不能继续治疗,那儿子还是要面临丧命的危险。此时我心里一团乱麻,一点主意也没有,只好再次向神祷告:“神啊!我现在没路走了,我知道是你主宰一切。神啊!接下来该往哪儿走,求你给我开辟出路。”

祷告后,我想到神的话说:“一个人有怎样的未来不是任何人能左右得了的,而是早已命定好的,包括人的父母也不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是啊!儿子以后的命运在神的手中,他将来要经历什么磨难由神摆布安排、主宰命定,医生、父母都决定不了。若是儿子的命就该到此结束,那在大医院治疗也保不住性命,若是命不该绝,那转院回去也死不了,儿子的烧伤能恢复到什么程度,都是神说了算。再说了,本地医院花钱少,我们借钱就能保证治疗,手术不至于做到一半就停止了,在这里治疗,以后手术费也是个大问题。想到这里,我的心稍稍平静了一些,也知道该怎么做了。

随后正好到了探病的时间,我一进病房,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儿子,双臂被抻着,气管被割开,头脸浮肿得厉害,我顿时感到阵阵心酸。没想到好生生的人被烧成这样,该有多痛苦呀?瞬间我的双眼被泪水充满,但又怕儿子看到伤心,只好强忍着眼泪没流下来。此时,我心里没了主意,心想:儿子烧成这样,能回去吗?实在不行,就在这里治疗吧,治到哪儿算哪儿。

看着重伤的儿子,我轻声安慰说:“孩子,别担心,妈妈来看你了。”儿子听后,用微弱的声音说:“水。”我赶紧拿起半碗果汁给他喝,他一口气就吸完了。之后又结结巴巴地说了一个字“回”,我以为儿子是担心他的小儿子辉辉,就安慰他说不用担心,来时我都安顿好了,没想到儿子又说了一个“家”字。这时我才明白儿子说的是要回家,听到儿子这样说,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伤势这么严重儿子怎么说要回家,我赶紧问儿子:“这么大的病,你能回家吗?”儿子坚定地说:“嗯。”我又问儿子:“你烧得这么严重,又吃这么少,咱能回去?”儿子更加肯定地说:“能。”听到儿子微弱而又坚定的声音,我心里觉得这是神借着儿子的口来提醒我该怎么选择。我心里豁然开朗,坚定了回家的想法。

于是我对儿子说:“你这几天不吃不喝的,身体虚弱,想回家就多吃些东西,在路上才能支撑住,一会儿你多吃点,我就答应你回家。”儿子肯定地回答:“嗯。”我急忙走出病房,告诉丈夫说儿子要转院,让丈夫买些小笼包回来。没想到儿子吃了十一个小笼包,太不可思议了!我清楚地意识到,这是神在给我开辟出路,是神在借着儿子与我对话,给我指明前行的道路!神的作为真是活灵活现呀!感谢神的带领,此刻我带儿子回当地治疗的心更坚定了。

这时丈夫还是不同意给儿子转院,我就把丈夫的心思意念向神祷告交托,没想到第二天下午丈夫就去找了转院的车,还联系好医院说马上转院,主治医师也一起送儿子过去。顿时,我心里高兴无比,感谢神的主宰安排。一路上主治医师照顾着儿子,我们连夜走了十二个小时,凌晨四点安全到达本地专业治疗烧伤的医院。

七次植皮手术成功进行

经历这些事后,我对神的全能主宰有了一些真实的认识,在本地烧伤医院治疗时,我心里对儿子的担心少了许多。

几天后,医院通知我们要给儿子做植皮手术,让在病危通知书上签字。听到这儿,我心里不免又有些担心,担心这个医院的技术没那个医院好,儿子的手术会有危险。但想到今天来到这家医院是神的带领,是神在摆布安排,我就坦然了,于是我再次把儿子交托给神,不管儿子的手术成功与否,我都愿顺服神的主宰安排。于是,我很坦然地在协议书上签了字。

儿子第一次手术进行得很顺利,虽然术后身体虚弱一些,还不停地说胡话,但儿子能平安无事,我已经很知足,并在心里默默向神献上感谢和赞美。

第二次做手术时,儿子躺在病床上跟我说他害怕。我就趴在儿子的耳边说:“不要怕,妈妈信的是全能神,神与我们同在,神会保护你的。”儿子听后说:“不怕。”然后就安静地闭上眼睛进了手术室。

每次做手术签字时,我都坦然面对,把儿子的生死交给神。我也看到了神的奇妙作为,每次做完手术后,医生都说很成功,儿子的皮肤长得很好。而且每次儿子做完手术后,都需要清洗料理,这些都是我一人处理。我一个六十多岁的人,一天提着水楼上楼下跑几趟,一点都不感到累,连医生都惊奇我的精神怎么这么好。我知道这都是神加给我的信心和力量,靠我自己是很难支撑得住的。

转眼儿子的七次手术都做完了,皮肤也慢慢长出来了。两个多月后儿子就能在走廊里来回走动锻炼,三个月后就出院了。

儿子重度烧伤后,神带领我步步渡过难关

手术成功后的感想

当儿子出院后,与我谈起这次烧伤的事。儿子告诉我说他当时身上着了火,儿媳不懂常识,拿着冷水管往他身上冲,幸亏没事。其实按照常理,身上着火是不能用冷水泼的,一旦热气进到心脏,就没命了,而儿子却没事。他还说当时都不知道是怎么吃下那十一个小笼包的,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听儿子说的这一切,我心里更加印证是神给了儿子第二次生命。

在这次经历中,我真实地看到当我遇到难处呼求神,顺服神的主宰安排时,神是怎么开启带领我,为我开辟出路的,我真实地认识到了神的全能主宰。转眼这件事过去五年了,现在儿子恢复得很好,也能正常干活,二十多万元的欠款我们家也还得差不多了,我真心感谢全能神救了我们这个家,也让我这个六十多岁的人亲身经历神的奇妙主宰,这是我信神真正的福气。现在我只愿好好尽上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顺服神的主宰安排,跟随神走到底!

—— 王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