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坏死的心脏瓣膜竟自动修复了

“呜呜——呜呜——呜呜”

一阵救护车的紧急鸣叫声,由池塘的东岸头驶向了西边,我连忙走到家门口,看到得了肺癌的邻居张大姐正被抬到救护车上,她丈夫、孩子跟在后头大声哭喊着。

看着这一幕,我不禁触景生情,想起了自己几年前得的一场大病……

心脏瓣膜坏死,不知所措

2008年12月30号的一天晚上,我突然感到浑身没有力气,脚酸手软还咳嗽,后来头昏胸闷,有点喘不过气来。去医院检查后,医生说我的心脏瓣膜坏死,需要马上住院治疗。

医生的话犹如晴天霹雳,让我不知所措。之后为了治病我在医院治疗了半个月,花了很多钱,却没有一点儿好转的迹象。

后来我又到省医院检查,结果还是一样,而且三个心脏瓣膜,我的已坏死两个半,只有半个在维持心脏的跳动。医生严肃地说:“你的病需要及时做手术,手术费最少要12万元,如果只靠吃药,能不能活三个月都不好说。但手术换上人造心脏瓣膜后,也不敢保证能维持多久,你们家属好好商量下。”

得知病情后,我心里痛苦极了,心想:家里哪有这么多钱呢?我在家种地,丈夫也挣钱不多,孩子在上学还得花钱,而且之前在县医院住院治疗,已经花了很多钱了,现在还哪有那么多钱做手术呀!我躺在病床上,感觉万念俱灰。

之后,丈夫为了给我治病,外出打工挣钱了,可挣的钱只够买药吃,住院的钱只能向亲朋好友借。前前后后住院吃药大约花费8万多后,病情还是不见好转。因着没钱再住院了,我只好出院回家了。之后,我每天坐在小凳子上保持脚高头低的姿势,保证心脏供血。晚上睡觉也不敢躺下,一躺下就呼吸困难,喘不上来气,而且还浑身无力,靠吃奶粉和一些营养品维持生存,体重由原来的140多斤,消瘦到不足80斤,家人和周围的人都说我活不长了。

死亡临近,悔不当初

一天晚上,我胸口疼得无法呼吸,喘气都很困难,感觉随时都会窒息。这时,我心里特别痛苦绝望,想呼求神帮助我却又觉得自己没脸来到神面前。想当初我被钱财迷瞎了眼,自己一人种12亩田,没日没夜地干活,明知神末世的作工是来结束时代,是给我们最后蒙拯救的机会,但我仍像油蒙心窍一般,陷在钱财中,觉得挣钱是第一位,把信神放在脑后,任凭弟兄姊妹一次次来劝我,我都说没时间聚会,可现在有时间了,但身体却累垮了。回忆着过往,我特别后悔,靠在床上不由自主地流泪向神祷告:“神啊!我错了,我太瞎眼悖逆了,你一次次借着弟兄姊妹帮助我,可我都不当回事,现在得病了,可能要死了,我才看到生命比钱财宝贵。神啊,我错了,如果以后我还能活着,我一定要好好信你读你的话语,再也不像以往那样把信神的事抛在脑后了……”

祷告完后,我想起以前弟兄姊妹常交通的一段神的话语:“全能神是全能的医生!活在病里就是病,活在灵里就没病,只要你有一口气,神都不会让你死。”神的话带有权柄、能力,加给了我信心。虽然现在医生说我活不长了,但他说的不算,我的命是神给的,病情也在神的手中,如果神不让我死,我也死不了,是生是死我都愿交托给神。

当我往这方面揣摩的时候,约半个小时之后,我明显地感觉到疼痛减轻了,呼吸畅通,身体也比之前舒服多了,我激动地想:莫非神还没有丢弃我?还在垂听我的祷告?想到这儿,我心里又高兴又难受,感觉自己太亏欠神,我再次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第二天清晨,我缓缓地睁开眼睛,感到身上很轻松。自从得病以来,我第一次睡了个好觉,胸口也不疼了,要不是亲身经历,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事实。我流着泪爬起来伏在床上向神献上感谢。同时,我特别想把自己的经历告诉弟兄姊妹,也很想再和弟兄姊妹一起过教会生活。但我很矛盾,不知道教会弟兄姊妹还会不会接纳我……左思右想后,我还是决定去找弟兄姊妹。

享受神爱,重回神前

我来到仁姊妹家,正好碰上弟兄姊妹在聚会,大家看到我都很高兴。我把自己病痛好转的经历和自己在疾病中的反思跟弟兄姊妹说了,然后我问:“我现在想回到教会聚会,像我这种人教会还接纳吗?神还要不要我?……”

王弟兄说:“姊妹,只有我们人会离开神,但是真心信神的人神不会撇弃,你在临到病痛时能主动反省认识自己,也想悔改,这正是神希望看到的。神的话说:‘当水淹没人的全身之时,我将人从死水之中救出,给人重得生命的机会;当人在失去信心生活之时,我将人从死亡的边缘中拉上来,给人生活的勇气,让人以我为生存之本;当人在悖逆我时,我使其在悖逆之中认识我,因着人的旧性,也因着我的怜悯,我并不将人置于死地,而是让人悔过自新……’从神的话中看到,神对我们的爱是无私的,无论我们是在危难时,还是在软弱时,神都在我们身边作我们随时的帮助。哪怕我们悖逆了神,但只要能反省自己,有真实悔改,神不会按着我们以往的过犯定罪,因为神的心意是最大限度地拯救真心信他的人。”

听完神的话与王弟兄的交通,我心里很感动又很亏欠。想想自己虽然信神,心里却没有神的地位,为了挣钱不好好信神聚会,但神没有按着我的过犯对待我。当我活在死亡边缘无助地挣扎时,神在一旁没有坐视不理,让几乎快要断气的我,能正常呼吸活了过来,是神给了我新的生命,拯救我脱离死亡,给了我一次悔过自新、重新做人的机会,我深深体尝到神的全能,只有神能拯救我。只有神是我唯一的依靠,我再也不愿离开神了。

过后,我正常过上了教会生活。每天坚持跟神祷告看神的话,慢慢的我心里踏实了许多。一段时间后,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之前犯病时我走路走不到10米远就要坐一下,饭也吃不下,很痛苦。现在身体病痛减轻了,也能吃饭了,精神状态好了许多,走路都能走5公里了。我从心里感激神对我的怜悯,为还报神对我的爱,我也在教会尽上了力所能及的本分。

不知不觉三个月时间过了,我做梦也没想到过了三个月我还能活着,这都是神的生命力在支撑着我呀!我看到我的生死的确在神手中,以后不管神怎样摆布安排,我愿意死心塌地地跟随神,再也不离开神。

震惊!坏死的心脏瓣膜竟自动修复了

旧病复发,还能活吗

2013年的一天,我刚传福音回到家,就感觉身体很不舒服,心口憋闷,呼吸困难,我心想:该不会又犯病了吧?当年去医院检查,医生就说我只有半个心脏瓣膜在维持跳动,若不做手术,最多只能活三个月。这些年,我依靠、仰望神,病情一天天好转,可今天我的心脏病再次复发,是不是病情加重了?我会不会死呢?为什么神不再保守我了呢?此时,担心害怕、软弱一起涌上心头。但想到之前病得那么重,已在死亡的边缘,我借着呼求神,神让我转危为安了,现在自己怎么就对神没信心了呢?于是,我向神祷告:“神啊!此时临到病痛复发我心里很软弱、痛苦,对你还有埋怨,我知道这种情形不对,之前我亲身体会到了你的大能,对我的爱与保守,虽然现在我不明白你的心意,但我愿意把自己的病痛交托在你手中,愿顺服你的主宰安排。”

祷告后,我看到神的话说:“多少人信我,只是为了让我给其治病;多少人信我,只是为了让我凭着我的能力将其身上的污鬼赶走;又有多少人信我仅仅是为了得着我的平安、喜乐;多少人信我仅仅是为了向我索取更多的物质财富;多少人信我仅是为了安然地度过此生,求得来世别来无恙……所以,我说人信我是因我的恩典太多,人信我是因信我的好处太多。

对照神的话我才有所醒悟,原来我信神的存心都是为了肉体得着平安,并不是为了追求真理活出人样来满足神。受这个存心支配,当心脏病再次复发时,我就消极软弱,还埋怨误解神没保守我,我这样信神不是在跟神搞交易,利用神吗?神怎么会称许呢?我看见自己太没理智了!若不是神拯救了我,我早死了,可神保守我活到现在,我不知感恩,还能埋怨神,真是没有人性。想起舅妈与我得了同样的病,在医院花了很多钱,做完手术只活了两个月就死了。相比之下,我没钱做手术,若不是神的看顾、保守,哪有我的今天?想到这里,我对神满了亏欠。

接着,又看到一段神的话说:“你有信心在实际经历当中摸着神的作为,神就向你显现,在里面开启引导你,你如果没有这个信心,神就没法作。你对神失望,那你还怎么经历神作工呢?……信心指什么说的?就是当人看不见、摸不着,神的作工不符合人的观念,人达不到时,人所该具备的真实的信,人所该有的真诚的心,这就是我所说的信心。

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信神对神要有真实的信心,尤其在不合人观念的事,更需要真实的信心。想到拉撒路死了四天后,马大见到主耶稣说拉撒路的尸体肯定臭了,但主对马大说“我不是对你说过,你若信,就必看见神的荣耀吗?”(约翰福音11:40)是啊,神的权柄、大能超越一切,越在不合人观念的事上人还持守对神的信,就越能看到神的奇妙作为。现在我临到心脏病复发,需要我对神有真实的信心,有多大的信心就能看到神多大的作为。有了神话语的引导带领,我心里有了力量,不管是生是死,我都要顺服神的摆布安排,不对神失去信心。

从那以后,我每天祷告把自己的病完完全全地交给神,不管病情是什么样的状况,我都赞美神的公义。渐渐地我不再担忧身上的病,而是坚持每天看神的话,不知不觉我身上不舒服的状况,也减轻了很多,身体再次好了起来。

奇迹发生,感谢神恩

后来,我去医院检查,没想到,检查结果出来后医生惊讶地对我说:“真是个奇迹呀!你的心脏瓣膜现在全都修复好了,我从医这么多年,还未看见有哪个病人能有你这样的奇迹发生,你吃了什么灵丹妙药,还是找到哪位高明的医生治好了你的病?”

我听了心里甭说有多高兴,脱口而出:“哪里吃了什么药,就是在你这里开的一点儿药,我得感谢天老爷!”

医生说:“你是不是有信仰啊?”

我自豪地回答:“是的,我信了神,是我信的神救了我。”

医生感慨地说:“目前这种病还真是没有能医治得了的,看来信神真能创造奇迹!我当医生这么多年,见过很多换上人造心脏瓣膜的病人,即使花了很多的钱最后也活不长久。而你的心脏瓣膜没手术竟然自动修复好了,真是不可思议啊!”

我心里清楚是神彰显他的大能医治了我的病,想到神的话说:“人的心、人的灵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无论你是否相信这一切,然而,任何一样东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东西,都将随着神的意念而转动、变化、更新以至消失,这就是神主宰万物的方式。”是啊,神的权柄无处不在,无论是死的还是活的,都在神的掌管、摆布之中。我没想到两个半的心脏瓣膜坏死,没手术竟奇迹般地自动修复了,只有神才有这样的大能。我心里对神的感恩之情真是无法表达。

如今我已是60多岁的老人了,身体状态都很好,家里的农活和家务事我也能做一些,左邻右舍见到我,都感到不可思议,都说按我的病早就死了。每当听到邻居这样说,我都在心里深深地感谢神,是神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 佳平

 

 

延伸阅读:

依靠神,我的乙肝病被治愈了

26岁乳腺癌患者的心声:康复的信心这样建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