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逼迫:“鬼门关”历险记

二月寒冬,一间审讯室里墙上挂着绳索、铁链、电棍等各种各样的刑具,在幽暗的灯光下闪着寒光,地上斑斑血迹,充满阴森恐怖的气氛。

一个男人蜷缩着躺在地上,伤痕累累,浑身看不见一处好的地方,脸因痛苦变得扭曲,并发出微弱的呻吟声。

几个肥硕的警察将他团团围住,其中一个面目狰狞、恶狠狠地吼道:“我再问你一遍,你们的教会带领是谁?叫什么名字?去你家的都是哪儿的人?快说!”

“你以为不说我们就不知道了吗?信神的人是不是经常去你家?”

警察见他不说,不由怒骂道:“他妈的,什么也不说,有你好受的!”

话音刚落,几个警察一拥而上,有的用棍子打,有的用拳头捶,有的用皮鞋踢,雨点般密集的攻击向他袭来,他顿时感觉五脏六腑像炸开了一样,头昏昏沉沉,全身疼痛难忍。

中共折磨基督徒

这个人叫李伟,是一名基督徒。他下午外出刚回家,就被埋伏在他父亲家的警察押上了车,与其一同被抓的还有他信神的妻子、哥哥、嫂子。

此时的李伟因着持续的暴打,身体快要支撑不下去了,痛苦软弱中他不由得向神祷告:“神啊,我肉体太软弱了,快承受不了了。神啊,求你加给我信心、力量和受苦的心志吧,使我能承受住接下来的酷刑折磨……”

祷告完,李伟想到神的话说:“在这步工作当中需我们极大的信心,需我们极大的爱心,稍不小心就会失脚,因为这步工作不同以往的任何一步工作,神成全的就是人的信心,既看不见又摸不着,神作的就是话语成为信心,话语成为爱心,话语成为生命。”神的话加给了他信心,使他明白要想在中共恶魔的酷刑折磨中站住见证,得需要有极大的信心。神末世作工就是借着中共政府的逼迫来成全人对神的真实信心与爱心,借此把神的话语作在人里面,让人都凭神的话活着,这正是神智慧的体现。而我们要想被神作成,就必须得受极大的痛苦,不管临到什么样的患难都不离开神,这样的人才是在试炼中真正站住见证的得胜者。在中共警察的摧残下,李伟看清了他自己身量的幼小,以往他曾信誓旦旦跟随神到底,但在实际的检验中才看到对神的信心只不过是口头的理论罢了。明白了这些后,李伟有了无论痛苦多大都要为神站住见证的心志,不知不觉身上的疼痛也减轻了很多。面对恶警的毒打,李伟知道跟这帮恶魔没有什么理可讲,接下来无论他们怎么逼问,李伟都没有说话,只是在心里默默地呼求神保守他的心。

一个小时过后,警察见始终审问不出什么结果,不由得更加气恼,对待李伟越来越狠毒,五个恶警轮流对李伟拳打脚踢,打得李伟眼冒金星、头昏脑胀,身上的肉就像裂开似的疼痛难忍,连喘一口气都觉得痛。他感到实在撑不下去了,再这样打下去恐怕再也见不到家人和弟兄姊妹了,他心里不由得软弱起来。

“啊!——”隔壁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李伟听出是大哥的声音。紧接着,他又听到一句恶狠狠的话:“妈的!你不说,明天就把你送到县公安局,到时候有你好受的!”

李伟心里一紧,“他们要把大哥送到县公安局,一到县公安局肯定是要判刑的!”他既为大哥担心,又担忧他自己的处境,越想越难受,消极、委屈一齐涌上心头。痛苦绝望中,李伟向神祷告:“神啊,我身量太小,如果他们也把我送到县公安局,那里就是人间地狱,不死也得扒层皮,我害怕自己承受不住。神啊,我现在特别痛苦、软弱,求你加给我受苦的心志吧!”

祷告后,李伟想起神的话说:“除去你的惧怕,有我作你的后盾,何人能把路横?”神的话给了李伟信心与力量,他认识到神是全能全智的,神掌管万有,主宰一切,这些恶警外表看很凶恶,但在神眼中连蚂蚁都不如,没有神的允许,他们再残忍也不敢伤及他的性命。同时,李伟也意识到这是一场灵界的争战,神、撒但、各种邪灵都在看着他的表现、看他怎样选择,只要他对神有真实的信心,不埋怨神,时时依靠神就能得到神的带领。这时,李伟心里产生了一股强大的力量,“无论恶魔怎么折磨我,我决不向撒但屈服,豁出性命也要为神站住见证!”

经过了恶警的暴打,李伟感到浑身肿胀难受,全身的骨头像断了一样,疼得他不敢大口喘气,头疼得像要爆炸一样,他感到天旋地转,整个身子都僵硬麻木,毫无一点力气。

两个恶警气急败坏地说:“他妈的,这家伙真硬,累得我们都受不了了,他还是什么也不说。”

李伟心想:“凭我的血肉之躯早就承受不住了,我能撑到现在,这全是神的看顾保守,是神的话加给了我力量。”

之后,两个恶警把李伟关进一个铁笼子里(大约1.5米高,0.80米宽),站也站不起来,坐下不能伸腿,他只能抱着疼痛的双腿蜷缩在一起。李伟看着自己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好的地方,心里清楚恶警没有从他口里得到教会的信息,肯定是不会轻易放过他。这第一天就往死里打,明天还不知要怎么折磨他呢?李伟心里很软弱,便一个劲儿地呼求神。

随后,他想起神的话说:“不要怕这怕那,万军之全能神必与你同在,他作你们的后盾、作盾牌。”神话语的引导顿时使他信心百倍,他感受到神就在他的身边陪伴着他,神就是他唯一的依靠、后盾。虽然他遭受了中共的折磨、迫害,但这是为追求正义受苦,这苦受得有价值,是蒙神纪念的事。借着经历中共警察的残害,他看透了中共的邪恶实质,能够弃绝它追求光明,这不都是偏得,是神的祝福吗?想到这里,李伟的信心更大了。

第二天早上,恶警把李伟从笼子里放出来,铐到外面的水泥电线杆上,他两个胳膊抱着电线杆,脚底下是冰水。不一会儿,李伟被冻得浑身发抖、手脚麻木,浑身都快要冻僵了。正在此时,他想到了神话语诗歌:“为你们的祝福你们可曾接受?为你们的应许你们可曾去追求?你们必在神光的引领之下而冲破黑暗势力的压制,必在黑暗之中不失去光的引领,必在万物之中做主人,必在撒但之前做得胜者,必在大红龙的国垮台之际,而站立在万人之中作神的得胜之证据,在秦国之地你们必坚强不动摇,因着所受之苦而承受在神之福,必在全宇之下闪现出神的荣光。”神的话语句句激励着他,神就是借着中共的逼迫来为神选民效力,成全一班得胜者,将来能够承受神的祝福和应许。此时,他感觉受的苦太有意义、太有价值了,虽然因为中共的迫害他受了一些苦,但他真实地感受到在痛苦中他呼求神时,神就在他身边默默地开启、光照他,用话语引导他一步步前行,使他能刚强站立得住,这都是他在患难中的真实收获。他在中共的逼迫中能亲身体验神话语的权柄,在痛苦患难中还能战立住,为神作见证,这是多么幸运的事啊!李伟在心里一遍遍地唱着这首诗歌,心里得到了极大的安慰,温暖着他冻僵的身体。

第三天下午大约五点多钟,李伟被带到办公室。一名警察皮笑肉不笑地对李伟说:“他们怎么能把你打成这个样子啊?你放心,我不会打你的,咱们好好说说。你家有老人、孩子吧?孩子上学、老人看病都得花钱,需要你挣钱养活他们,地里的农活也需要你干,家里离不开你啊。可你什么也不说,我们也不可能让你走。你看你大哥什么也不说,我们只好把他送到县公安局,那是重刑犯,判上几年不好说。你何苦呢?你要是什么都不说,也只能跟你大哥一样,那家里的老小谁来管呀?现在只要你透露一点教会的信息,我们立马放你回家,你看行不行?”

警察的鬼话打中了李伟的软弱处,他心想:“那我不如说一点无关紧要的事应付应付,这样我就不用坐监受苦了,也能回家照顾一家老小了。”但转念又想,“不行!如果恶警继续刨根问底,那不就更糟糕了吗?我可不能做犹大啊!”

李伟想起神的话说:“我民应时时防备撒但的诡计,……免得上了它的圈套,后悔也来不及。”顿时,李伟心里亮堂了,他明白了这是撒但用攻心术的软招诱导他,让他一步步中计当犹大背叛神。中共历来好话说尽,坏事做绝,不达目的是不会罢休的,他应时时提高警惕,不能让它的阴谋得逞。

李伟坚决地说:“我什么都不知道。”

警察听后随即凶相毕露,瞪着眼睛气呼呼地冲李伟大声怒骂道:“他妈的,你嘴硬是吧?”说着便狠狠地扇了李伟一巴掌,又猛地朝李伟的肚子踹了一脚。李伟应声倒地。恶警又操起一把约30公分长的铁刀子狠狠地敲打李伟的脚踝骨,每敲打一下,李伟都是一阵钻心的疼痛,感觉骨头就像被敲碎了一样,他忍不住拼命挣扎、喊叫。但恶警丝毫不停手,继续咬牙切齿地使劲敲打,边打边冷笑着对李伟说:“疼吗?不疼吧!老实交代去你家的都是哪里的人?叫什么名字?你们的教会带领是谁?快说!你不说看来就是不疼……”恶警敲打了大约十五分钟左右,直到把李伟的踝骨打肿、肉皮磨破流血为止。

“呲——”紧接着,恶警又拿着冒着蓝光的电棍在李伟的脸前晃来晃去,还恶狠狠地说:“这个东西可厉害了,听听这声音,看看这蓝火,只要往你脸上一杵,那个滋味可不好受啊!快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就立马让你回家。如果不说,就让你尝尝这个电棍的滋味!”

“我不知道。”

“他妈的,你认为你不说我们就不知道啊!我们去村里都打听好了,十个人有九个说那些信神的人总去你们家。”说着一阵电棍猛戳李伟的脸。

一阵火烧火燎的疼痛后,李伟的脸上顿时冒出了水泡,全身不停地抽搐着,他心里一个劲儿地呼求神保守他的心。

面对中共警察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李伟看透了中共恶魔的残忍、恶毒,“信神的人没有违法犯罪,只是信神走人生正道,却要遭到这样的残酷虐待,甚至往死里整,完全暴露出中共独裁统治的社会恶魔当道、暗无天日,人民生活在它的权下根本没有一点信仰自由,更没有人权自由!”

正如神话语揭示的:“什么宗教信仰自由,什么公民合法权益,都是掩盖罪恶的花招!……为何将神的工作拦阻得滴水不漏?为何用各种花招来欺骗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权益在哪里?公平在哪里?安慰在哪里?温暖在哪里?为何用诡计欺骗神的百姓?为何强行压制神的到来?为何不让神在自己造的地上任意游荡?为何将神追杀得无枕头之地?

中共折磨基督徒

经历了酷刑折磨,李伟才看到神话语揭示得千真万确,中共政府阴险狡诈、欺世盗名,它外表上打着“信仰自由”“维护公民合法权益”的旗号,可背后却肆无忌惮地搅扰、破坏神的作工,对信神的人随意抓捕、刑讯逼供、残暴虐待,不择手段地逼着人弃绝神、背叛神,让人屈服于它的黑暗统治,以达到它霸占、控制人的邪恶目的。人是神造的,信神敬拜神天经地义,中国政府却倒行逆施、逆天而行,竭力驱逐真神的到来,惨无人道地迫害神的选民,不允许人信神走正道,这完全显明了它就是仇恨真理与神为敌的恶魔,是所有信神之人不共戴天的仇敌!经历了这样的酷刑折磨,李伟心里更加恨恶中共恶魔,跟随神的信心更坚定,他立下心志:“我决不向中共邪恶势力低头,警察越毒打迫害我,我越不能屈服,越得为神站住见证,彻底背叛撒但、羞辱撒但!”

第四天,警察把遍体鳞伤的李伟带到院子里罚站、挨冻。

“这家伙什么也不说,到明天把他也送到县公安局……”

偶然间李伟听到几个恶警的对话,心里不免有些害怕,就在心里呼求神:“神啊,恶警要把我送到县公安局。他们对待信神的人一向凶狠、毒辣,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站立得住。我该怎么办呢?求你带领引导我。”他想起神的话说:“不要怕这怕那,万军之全能神必与你同在,他作你们的后盾、作盾牌。”在神话语的带领下李伟的心里有了底气,他想到这些恶魔不管怎么凶残注定是神手中的败将,有神陪伴在他的身边,他还有什么可怕的呢?他回想这几天中共警察酷刑折磨他,是神的话带领他站立住的。于是,李伟心里没有那么害怕了,他愿意把自己完全交给神。

过了一会儿,李伟心里突然有个清楚的意念:“逃出去!”可能是恶警看他浑身是伤、有气无力,今天没有把他关在笼子里,他的手脚是自由的。他下意识地看了看院子的四处,南边是大瓦房,东边是两大间平顶房,北边是厕所,西边是大门,只有从东边的平顶房那儿能跑。这时,正好警察都不在眼前,他赶紧抓住平房的两扇门往上爬,可他被打虚脱了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使上全身力气试了两次,也没有攀上去。

李伟灰心地想:“看来只好等明天被警察送到县公安局里了。”就在他没有信心的时候,突然感到有股强大的力量鼓舞着他,他赶紧祷告神:“神啊,我能不能逃出去完全交给你了,愿你带领我,加给我信心和力量。若能逃出这个魔窟,我愿继续尽好本分来还报你的爱。”第三次攀爬时,李伟感觉好像有人往上推了他一把,很轻松地就爬上去了。他清楚地意识到凭着自己的体力是达不到的,是神在暗中帮助他,为他开辟出路,他心里激动不已。紧接着,他急忙跳下房顶,艰难地一个劲儿地跑,一直跑到一片桑田躲了进去。就在这时,李伟听到公路上有两辆警车在响,看来警察正在追捕他,刚才的一幕真是惊心动魄,稍微迟一点,他就被恶警发现了,如果被重新抓回去他不知道要遭受什么样的折磨。李伟赶紧在心里祷告神,愿意把自己交给神,顺服神的摆布安排。

夜幕下,一抹孤独的身影拄着拐杖艰难地行走在路上,从鬼门关逃出来的李伟准备连夜赶往外县。他想起前几日还和弟兄姊妹在一起读神的话语,现在却沦落异乡街头,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到教会与弟兄姊妹在一起了,他心里不由得有些软弱。此时,他想起一首神话语诗歌:“你是一个受造之物,理当敬拜神,追求有意义的人生。你既是一个人,就应该为神花费忍受一切痛苦!就你现在受这点苦,你应心里高兴、踏实地接受,活出一个有意义的人生,像约伯一样,像彼得一样。你们这些人是追求正道、追求进取的人,你们在大红龙国家站立起来,是被神称为义的人,这不是最有意义的人生吗?”李伟一遍遍地唱着,泪水滑落脸庞,在神话语的激励下,他心里感到无比欣慰。他暗立心志:“信神敬拜神是人生正道,为了活出有意义的人生,受这些苦是有价值、有意义的,是我的荣幸!”他迎着天边即将露出的朝霞走着,好像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几个月过去了,李伟过着隐姓埋名、颠沛流离的生活,他每天都切切地祷告神。奇妙的是,一个弟兄几番周折找到了李伟,他重新回到了教会,又能与弟兄姊妹在一起聚会敬拜神、尽本分了。

经历中共的残酷迫害,从鬼门关走了一遭,李伟虽然受了一些苦,但他对神的全能主宰与拯救有了一些真实的体会,是神话语的一步步开启带领,加给他信心力量,使他渡过了酷刑折磨的痛苦日子,识破了中共的诡计,站住了见证。经历过后,他看透了中共仇恨神的邪恶本性和恶魔实质,它用极其凶残、毒辣的手段迫害信神的人,妄想取缔神的作工,然而神的智慧建立在撒但的诡计之上,借着中共的逼迫不仅把它抵挡神的丑态暴露无遗,让更多的人看见了它的本来面目,同时也使越来越多的人在绝境中呼求神,亲身经历神的步步带领,看到神对人的拯救与爱,从而对神产生真实的敬畏与爱慕之心。有了这样的体验,李伟在心里默默立志:以后无论经历什么样的恶劣环境,还要经受多少苦,他都愿意顺服神的摆布安排,忠心尽好本分还报神的爱!

—— 忠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