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逼迫】历经患难 依然往前走

“忠琴,给,你家弟兄的信!”

忠琴急忙接过姊妹送来的信,微微颤抖地拆开信……

“小琴,感谢神,我终于渡过了看守所里的那段艰苦日子,现在被释放了。但中共警察并没有放松对我的监视,他们还想利用我抓捕更多的弟兄姊妹,并说以后只要见到你就抓你,中共对我们信神的人迫害得越来越厉害了,你躲藏在弟兄姊妹那,千万不要回家,要多依靠神,把本分尽好。我也会照顾好自己的,不要担心……”

读完了信,忠琴很气愤,现在警察虽然放了丈夫,但还在暗中监视着丈夫,想放长线钓大鱼,通过丈夫抓捕她和更多的弟兄姊妹,这是中共惯用的伎俩。她不禁想到一段神的话说:“在喊着‘没有神’的同时自己却把自己当作神,‘毫不客气’地将神推出地界,自己却站在神的位上做起魔王来,简直是不可理喻!让人恨之入骨,似乎神与它是冤家对头,似乎神与它势不两立,企图将神赶走而自己却逍遥法外,这等魔王!怎能容让它的存在?将神的工作搅扰得破烂不堪、狼藉遍地才善罢甘休,似乎要与神作对到底,不是鱼死便是网破,故意与神作对,步步紧逼,丑恶的嘴脸早已暴露无遗,已到了焦头烂额的地步,仍不放松对神的仇恨,似乎恨不得将神一口全部侵吞方解心头之恨。”中共这个邪党,为了取缔宗教信仰,在中国建立无神区,控制人民,竟然丧心病狂,利用各种手段抓捕信神的人,还说“一日不取缔,一日不收兵”。神是造物的主,我们信神敬拜神天经地义,中共偏偏要迫害我们,而那些杀人的、卖淫的人却不去管,就专门针对信神的人,与神作对,中共真是神的死对头,与神为敌的恶魔啊。忠琴越想越恨,深深地叹了口气,一个多月前的事又浮现在眼前。

【信仰逼迫】历经患难 依然往前走

2018年9月的一天下午两点多,天色昏暗,乌云密布,眼看就要下雨了,忠琴和丈夫去油坊打好香油准备回家,她突然想起还要去高姊妹家处理一些教会的事,便让丈夫先回家。

半个小时后,她骑着电动车到离家50米远的下坡口处,突然看到一辆警车停在家门口,她的心跳到了嗓子眼,猛然捏住刹车减了速。只见一名男警站在门外面对着大路,丈夫被另一名警察紧跟着往家里走。忠琴想到去年警察就到她家警告她不要再信神了,还让她签“三书”,但她坚决没签。警察因没搜到信神的证据,只好气恼地离开。这下要是搜到证据,丈夫肯定会被抓走!

正想着,一道目光随即落在她身上,警察看到她了,她心里一阵慌张,要是警察发现是她追了上来,她根本就跑不掉,现在只能假装路人骑车下坡。

忠琴的心怦怦直跳,不住地呼求神:“神哪,这下我会不会被警察抓住都在你的手中掌握,只求你保守我不要紧张……”忠琴把头盔帽檐往下一拉,从警察的眼皮底下骑了过去,警察望着她一时没认出她来。忠琴在心里不住地感谢神。

很快她骑到了本队一座废弃的空房子前,前方是一片树林,已经无路可走了。忠琴担心警察反应过来,会开车到这里抓自己,只得把电瓶车撂在了空房门口,冒着小雨逃进了树林里。雨越下越大了,忠琴蹲到一棵大树底下避雨,心里七上八下的,特别紧张、害怕,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的心一刻都不敢离开神,只有迫切地向神祷告:“神哪,我不知道警察会不会来抓我,如果他们跟来的话,我该怎么办?家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那么多MP5机子、内存卡,也不知道有没有被警察搜到?丈夫有没有被抓走?……”

祷告后,两段神的话给了忠琴信心,神说:“不要怕这怕那,万军之全能神必与你同在,他作你们的后盾、作盾牌。”“我是你们的坚固台,我是你们的避难所,我是你们的后盾,我更是你们的全能者,而且是你们的一切!

忠琴心想:“是啊!神是全能的,主宰着一切,就像今天,要不是神安排我去姊妹家办事迟一步回家,我也会一样落入中共的手中。还有刚才,我能当警察的面逃跑到这里来,这都得感谢神。神是我的避难所、是我的后盾、是我的依靠。警察等一下会不会来抓我,能不能抓到我也都在神的手中,我得把这一切都交在神手里,任神摆布,不管结果怎样都有神的美意在其中,有神作我的后盾,我还害怕什么呢!”想到这,忠琴的心平静了一些。

刚松了一口气,忠琴很清晰地听见警察朝这边赶来的动静。忠琴来不及多想,赶紧扒开身边密密麻麻的荆棘丛往树林里走。才离步,就听见了剧烈的踢门声和咆哮声,踢的就是那座废弃空房子的门,警察果然追来了!

忠琴害怕警察找不到人会继续来树林找自己,她一路祷告神,不顾一切地拼命朝树林里钻,暴雨和被荆棘划破的疼痛,她都无暇顾及了。就这样,她在杂草、荆棘遍地的树林里钻了一个小时左右。雨渐渐小了,忠琴逃到树林高处才停了下来,望望四周,没看到警察的身影,才稍稍放松了些。

回想刚才发生的一幕幕,真是有惊无险,她从心里感谢神。此时忠琴不禁又想起丈夫,不由得朝家的方向望去,只见两辆闪着警灯的警车停在家门口,隐约听见警察的咆哮声,忠琴知道警察是不会放过他们夫妻俩了……

被蚊虫叮咬,身体还发冷的忠琴焦急地在树林里走来走去,时不时地看看警车走没走,眼看天色渐渐暗了下去,忠琴一个人待在常有野兽出没的树林里,一阵阵恐惧涌上心头,忠琴不住地向神祷告:“神啊,我把家里的一切和自己的安危交给你,愿神加给我信心胆量,如果我真落在中共手里,愿神带领我能站住见证,也愿神加给丈夫聪明智慧应对警察,就算他被抓走遭遇了酷刑,也愿你保守他不做犹大背叛你……”祷告后,忠琴的心里踏实了一些。

【信仰逼迫】历经患难 依然往前走

终于,忠琴看到两辆警车缓缓开动了,不多会儿,又看到女儿放学回家了,忠琴也想回家看个究竟,看看家里的东西到底被搜走多少,但又担心警察埋伏在家附近。但最后她还是决定冒险回家看看。趁天色渐晚,她摸索着回家,心里还不住地祷告神。到了约九点多,没听见家里有动静,她便从外面二楼进了一楼(可以从外面直接上二楼进入一楼,也可以从一楼后门进入上二楼),借着微弱的光线,忠琴看见家里已是一片狼藉,干菜、米、日用品、柜子里的衣服都被倒在了床上、地上,钱包、准备过几天带给妈妈的药草也不见了,装神话语书籍的桶也没了,更不见丈夫的人影……

这时,女儿听见了忠琴的脚步声,打开房门看见妈妈,难过地说:“妈,爸被抓走了……”忠琴来不及听女儿说第二句话,只听屋外有动静,她赶紧躲进房间,靠在房门后,一个男警走进屋内问女儿:“你妈妈回来没有?”女儿怯怯地说:“我妈没有回来。”过后警察又跟女儿说了什么就离开了。真是太险了,忠琴才进屋,警察就跟来了,差点就羊入虎口了!她想自己真是愚昧无知,对中共抵挡神的实质还是没有完全看透,以为既然警察在树林里没有抓到她,又亲眼看见警察走了,或许警察已经走远了,没想到中共竟然埋伏在家附近,想等她回来趁机抓住她,幸好神摆布环境,借着女儿给她打了个掩护,她才逃过一劫!

惊魂未定,忠琴又听到二楼(二楼可以望到前面的大路和后山)有警察来回走动的脚步声,忠琴吓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有迫切地呼求神:“神啊!我现在该怎么办,我能不能出去都在你的手中……”祷告过后,忠琴心里坦然了一些,愿意顺服神的摆布安排。

夜越来越深,忠琴的肚子饿了,不敢吃,湿衣服都被蒸干了馊味很重,想洗澡,不敢洗,也不敢移开脚步去橱柜里拿衣服换上,深怕踩在地面乱糟糟的塑料袋上发出响声,惊动了警察。想睡觉了,她也不敢闭上眼睛,只好待在房间,坐在凳子上不敢动,若是发出声响就会被警察发觉、抓捕……这些痛苦让忠琴越发地恨恶中共,心想:待在自己的家里却像做贼一样,动都不敢动,在中国信神,简直没有一点人权、自由!随后她又担心起丈夫,不知丈夫会受到怎样的折磨?但转念一想,自己担心也不能解决问题,她只有在心里默默祷告神,让神加给丈夫信心和力量。这样想时,忠琴心里轻松了一些,不那么忧虑了。(未完待续)

分页阅读: 1 2

🙂 若您对我们网站的内容有新的领受或者您在信仰上有哪些困惑与难处,欢迎您与我们分享,因主耶稣说:你们要彼此相爱,像我爱你们一样。(约15:12)愿我们在基督里互相帮助扶持,生命得以长大。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与我们联系:

1、通过网站下方的在线聊天窗口,与我们在线交流。

2、发送电子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