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谁拆散了基督徒的家?

秋日的一天,秋莉的大儿子蹲在地上使劲地吹着锅灶里被雨水打湿的柴火,一股浓烟冲出,呛得他边咳嗽边用手揉眼睛,然后闭上双眼,用手扇开眼前的浓烟,对着柴火继续吹气,“呼”地一下,火苗从灶里喷了出来,儿子的头本能地缩了回来……

秋莉拖着未痊愈的身子蹒跚地走过来,看着儿子做饭的情景,一股酸楚涌上心头:三个月前,秋莉一家人还在家里与弟兄姊妹聚会过教会生活,可中共一场突如其来的抓捕将这一切无情地打破了。如今丈夫逃亡在外,秋莉为躲避中共的抓捕,只能带着被迫辍学的孩子栖身在苹果园里艰难度日,时常吃着半生不熟的饭菜,想到这儿,秋莉的泪水从脸颊滑落下来。但眼下更让她担心忧愁的是,现在已是十月底了,苹果早已摘完,苹果树上的叶子也落得差不多了,这里已经不安全,自己很容易被中共发现再次被捕,可离开这里她和孩子又该往何处去呢?

中共拆散了基督徒的家庭,姊妹坐在长凳上忧伤

“妈,可以吃饭了!”大儿子的话打断了秋莉的思绪,她拭去脸上的泪水,和三个孩子坐在一张小木桌前吃饭。二儿子看着半生不熟的饭菜,皱着眉头无奈地说:“妈,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呢?什么时候才能好好地吃上一顿饭呀?”秋莉心疼地看着儿子们,安慰道:“等中共什么时候不抓我们,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这时,秋莉的脑海里回想起那两次自己被中共抓捕遭受酷刑的一幕幕:中共警察为了逼秋莉出卖弟兄姊妹背叛神,将她关在铁笼子里,威胁她,不交代就扒光她的衣服;审讯中把她绑在老虎凳上,用警棍向她身上猛打;三次用电线缠在她的大拇指上过电,电流通向全身,秋莉心跳加速,肌肉在不停地抖动,胃像要炸了一样反复地呕吐,身上的汗水不断地往下流,头发全被汗水浸湿了;恶警还四次拿着大锁头强硬地往秋莉嘴里塞,致使她上颌的牙齿只剩下三颗……当时身处魔掌中的秋莉深深地体会到了神所说的:“渊面混沌黑暗,百姓哀天怨地荼毒生灵,哪有人的出头之日?瘦小的人怎能比得过这残忍的暴君魔鬼?”“什么古代传人,什么爱戴的领袖,都是抵挡神的东西!将天下之态搅得暗天昏地!什么宗教信仰自由,什么公民合法权益,都是掩盖罪恶的花招!……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权益在哪里?公平在哪里?安慰在哪里?温暖在哪里?”中共外表打着信仰自由的幌子,暗地里却残酷迫害信神之人,妄图用各种卑鄙手段迫使人放弃信神,从而屈服在它的淫威之下,达到它掌控人、吞吃人,在中国建立无神区的卑鄙目的。秋莉虽身陷魔窟,但借此看清了中共的欺世盗名以及它与神为敌的反动实质。当时她的肉体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但她心里很清楚是神创造了天地万物,供应着人类的生存,受造之物信神、敬拜神天经地义,为义受逼迫是最荣耀、最正义的事。秋莉在心中不断地呼求神加给她信心与力量,保守她站住见证。神垂听了她的祷告,使她有了誓死忠于神、为神作见证的心志与决心……虽然她经受了中共惨无人道的迫害后,身体留下了各种后遗症:头痛、腿酸、脚麻、胳膊痛,但她很清楚,这一路走来若不是神在暗中保守、体恤她的软弱,她早已死在中共的魔爪之下了。

一阵秋风吹过,草棚发出“哗哗”的响声。饭后,秋莉看到孩子们在这样的环境中情绪有些消沉,她微笑着对孩子说:“咱们一起来交通神的话吧。”神的话说:“现在你们所临到的痛苦不正是神所受的痛苦吗?你们是在与神一同受苦,也是神陪伴人受苦,是不是?你们今天都在基督的患难、国度、忍耐里有份,最后才得荣耀呢!这种苦受得有意义,是不是?你没有心志不行,你得认识今天受苦的意义是啥,今天为啥受这苦,你从这里找点真理,明白点神的心意,你就有受苦的心志了,你不明白神的心意,光琢磨受苦,越琢磨越难受,那就麻烦了……”秋莉交通道:“孩子们,今天中共的逼迫临到咱们,神是要借此补给咱们受苦的心志和信心,也让咱们在这恶劣的环境中看清中共的丑恶嘴脸和恶魔实质,能够真实恨恶、弃绝它们,为神作刚强响亮的见证。中共恶魔就是想借此来摧垮咱们的意志,让咱们因着体贴肉体而埋怨、误解神。想想神为了拯救人类,亲自道成肉身作工在人类中间,受到整个人类的弃绝、误解,今天咱们在基督的‘患难、国度、忍耐里一同有份’,这是有意义、也是荣耀的事啊!咱们虽受点苦,但神一直陪伴在咱们身边,保守眷顾着咱们,咱们得明白神的心意和受这些苦的意义,不能中了撒但的诡计,不管以后的道路有多艰难都要跟随神走到底!”

孩子们认真地听着,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大儿子坚定地说:“妈,不管中共怎么逼迫,我们都要跟随神!”二儿子喃喃地说:“那我们就不回家了。”秋莉看到孩子们在苦难磨练中变得刚强,懂事了,她感到很欣慰。这时,他们突然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二儿子连忙跑出草棚……

“阿姨,你来了。”二儿子高兴地喊着。张姊妹抚摸着二儿子的头,笑着走进来。秋莉看着张姊妹心里很激动,想到这三个多月来,弟兄姊妹冒着被抓的危险还来看望、扶持她,是神话语的带领与弟兄姊妹的关心,才使她更有信心经历这段患难路!

张姊妹问候秋莉一家人的状况后,心情沉重地对秋莉说:“姊妹,前几天教会的弟兄姊妹有的又被抓了,警察也几次半夜闯进你家,看样子,中共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现在苹果树落叶了,你们住在这里不安全,主耶稣说过:‘有人在这城里逼迫你们,就逃到那城里去。’(太10:23)根据你的实际情况,弟兄姊妹建议你还是去外省躲避一下。”

三个孩子惊恐地睁大眼睛,时而看看妈妈,时而看看张姊妹。秋莉听到要去外地躲避中共的抓捕心里很难受,如果她和丈夫都不在孩子身边,他们能不能独立、照顾好自己呢?……想到这儿,秋莉心里充满了对中共的恨:都是中共邪党步步紧逼,抓捕迫害信神的人,使我们有家难归,现在还要面临骨肉分离……这一切一切的苦都是中共恶魔带来的!

张姊妹轻轻地拍拍秋莉的肩,安慰说:“中共穷凶极恶,神不忍心让我们落入中共的手中遭受它的折磨,所以教会才让我来通知你暂时离开家,这是神的爱,我们得明白神的良苦用心啊。中共要抓捕的是你和你家弟兄,让孩子们回家住吧,相信神会看顾保守他们的,神的话说:‘为什么不把这些交托在我手中呢?是信不过我吗?还是怕我为你安排得不妥当呢?’我们放下心中的顾虑把一切都交托给神吧!”秋莉点了点头。

三个孩子虽舍不得妈妈,但他们都亲眼目睹过父母被抓捕的场景,也看到妈妈被中共恶警毒打后的惨状,所以他们宁可父母不在身边,也不愿看到父母再次被中共抓捕、迫害。大儿子坚强地对秋莉说:“妈妈,你不用担心我们,我会照顾好弟弟的,再说了我们还有神呢!”两个小儿子也点点头,二儿子不舍地看着秋莉说:“妈妈,你走吧,我们会听哥哥的话。”秋莉看到孩子们愿意依靠神去面对这个环境,她也更有信心了,把孩子们交给神,相信神必会带领他们。

深秋,北方的清晨有些寒冷。三个孩子看到秋莉早早地起床也跟着起来了,因他们知道如果起晚了就看不到妈妈了。吃过早饭后,大儿子提着秋莉的行李包,两个小儿子依依不舍地紧跟在妈妈的身后。到了门口,秋莉坚强地对孩子们说:“天气冷,你们回去吧!”秋莉接过大儿子手中的行李离开了家。秋莉边走边在心中唱起神话语诗歌《最有意义的人生》:“你是一个受造之物,理当敬拜神,追求有意义的人生。你既是一个人,就应该为神花费忍受一切痛苦!……就你现在受这点苦,你应心里高兴踏实地接受,活出一个有意义的人生,像约伯,像彼得。你们是追求正道、追求进取的人,在大红龙国家站立起来,是被神称为义的人,这不是最有意义的人生吗?

三个月后,姊妹给秋莉捎来了家里的消息,秋莉得知三个孩子虽然没有父母在身边照顾,但他们在教会弟兄姊妹的关心帮助下,学会了独立生活……此时,秋莉流下了感动的泪水,她深知这都是神的爱,是神为她排除了后顾之忧,使孩子们在逆境中茁壮成长。秋莉暗立心志铁心跟随神到底,忠心尽本分还报神的爱!

—— 桃桃

延申阅读:天理难容:中共残害年轻基督徒致死

中共残酷镇压迫害家庭教会基督徒的罪恶铁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