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烈怒虽隐藏,不为人知,但不容人触犯

神对待无知与愚昧的全人类主要以怜悯、宽容为主,而神的烈怒在绝大部分时光里、在绝大部分的事件中都是隐藏着的,都是不为人知的,所以人很难看到神烈怒的发表,也很难理解神的烈怒,这样,人对神的烈怒便不以为然了。当神宽容人、饶恕人的最后一部分工作、最后一个步骤临到人的时候,也就是当神的最后一次怜悯、最后一次警示临到人的时候,如果人仍旧采取同样的方式与神对抗,丝毫不悔改、不回转、不接受神的怜悯,神的宽容与神的忍耐就不再继续赐给这些人了。相反,在这个时候神便会收回他的怜悯,随之他向人发出的就只有烈怒了。他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来表达他的烈怒,也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惩罚人、毁灭人。
神的烈怒虽隐藏,不为人知,但不容人触犯.

神用了火烧的方式灭掉了所多玛城,这个方式在神那儿是彻底灭掉一个人类或者一个东西的一种最快的方式。用火烧这些人类不仅仅是要灭掉其肉体,更要将其的灵、魂、体全部灭掉,达到从此这座城的人类在物质世界、在人看不到的世界都不复存在,这就是神烈怒的一种方式的流露与表达,这种方式的流露与表达是神烈怒的一方面实质,当然也是神公义性情的实质流露。当神的烈怒发出来的时候,神不再流露任何的怜悯与慈爱,也不再释放他的宽容与忍耐,没有任何人、没有任何事、没有任何理由能说服神继续忍耐,说服神再次施怜悯,再次赐宽容,取而代之的是神会不拖延一分一秒地发表他的烈怒与威严,作他要作的事,而且作得干净利索,称心如意,这就是神不容人触犯的烈怒与威严的发表方式,也是他公义性情的一方面表现。当人看到神牵挂人、爱人的时候,人发现不了神的烈怒,看不到神的威严,体会不到神的不容人触犯,这些让人一直误认为神的公义性情里只有怜悯,只有宽容,只有爱,但是当人看到神毁灭一座城的时候,看到神恨恶一个人类的时候,他毁灭人类的怒气与他的威严便会让人看到神公义性情的另外一个侧面,那就是神的不容人触犯。神不容人触犯的性情是任何一个受造之物所不能想象的,也是任何一个非受造之物所不能干涉与影响的,更是不能冒充与模仿的,所以,神的这方面性情是人类最该认识的一方面性情。只有神自己有这样的性情,也只有神自己具备这样的性情。神之所以具备这样的公义性情,那是源于他恨恶邪恶,恨恶黑暗,恨恶悖逆,恨恶撒但败坏人类、吞吃人类的种种恶行,源于他恨恶所有与他对抗的罪恶行径,源于他圣洁无污的实质。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不容任何受造之物、非受造之物与他公开对抗、公开较量,哪怕是他曾经怜悯的人,哪怕是他拣选的人,只要触怒了他的性情,触犯了他忍耐宽容的原则,他都会毫不留情地、毫不迟疑地释放流露出他不容人触犯的公义性情。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詩歌推荐 :【福音咏唱】赞美诗歌《神要做成的事是任何一种势力都无法拦阻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