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要用洪水灭世,嘱咐挪亚造方舟

二、挪亚

下面我们来讲一讲在挪亚的故事中有关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的话题。

在这些经文中你们看见神在挪亚身上作了什么呢?通过读经文也可能在座的每一个人都知道一些:神让挪亚造了方舟,然后神用洪水灭世;神让挪亚造方舟是要救挪亚一家八口,让他们剩存下来,作为下一个时代人类的祖先。现在念经文。

(创6:9-14)挪亚的后代记在下面。挪亚是个义人,在当时的世代是个完全人。挪亚与神同行。挪亚生了三个儿子,就是闪、含、雅弗。世界在神面前败坏,地上满了强暴。神观看世界,见是败坏了;凡有血气的人,在地上都败坏了行为。神就对挪亚说:“凡有血气的人,他的尽头已经来到我面前,因为地上满了他们的强暴,我要把他们和地一并毁灭。你要用歌斐木造一只方舟,分一间一间地造,里外抹上松香。”

(创6:18-22)“我却要与你立约,你同你的妻,与儿子、儿妇,都要进入方舟。凡有血肉的活物,每样两个,一公一母,你要带进方舟,好在你那里保全生命。飞鸟各从其类,牲畜各从其类,地上的昆虫各从其类,每样两个,要到你那里,好保全生命。你要拿各样食物积蓄起来,好作你和它们的食物。” 挪亚就这样行。凡神所吩咐的,他都照样行了。

通过读这段经文,你们对挪亚这个人是不是有一个大体的了解了?挪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原文是这样的:挪亚是个义人,在当时的世代是个完全人。按现在人的理解在当时的时代 “义人” 是什么样的人? “义人” 应该是个完全人。你们是否知道,这个完全人是人眼里的完全人还是神眼里的完全人?毫无疑问,这个 “完全人” 是神眼里的不是人眼里的完全人,这一点是肯定的!因为人瞎眼,看不着,只有神鉴察全地,鉴察每一个人,只有神知道挪亚是个完全人,所以,神用洪水灭世的计划便从挪亚蒙呼召那一刻展开了。

来到这个时代,神要呼召挪亚做一件很重要的事。为什么要做这个事呢?因为在此时神的心里有了一个计划,他的计划是要用洪水灭世。为什么要灭世呢?这里说了:世界在神面前败坏,地上满了强暴。“地上满了强暴” 这话让人看到了什么?就是当世界、当人类败坏到极处的时候,地上有一个现象,那就是 “地上满了强暴” 。“满了强暴” 拿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乱套了。在人看,就是各行各业都没有秩序,挺混乱,不好管理。在神眼中,就是这个世界的人类感受,体会,挪亚,方舟,记载,立约太败坏了,败坏到什么程度了呢?败坏到了神不能再看的程度、神不能再忍耐的程度,败坏到了神定意要毁灭的程度。当神定意要灭世界的时候,神就计划寻找一个人来造一个方舟,然后神选定了挪亚来做这样一件事情,就是让挪亚造一个方舟。为什么要选挪亚呢?挪亚在神眼中是个义人,而且凡神所吩咐的他都照样行,就是说神告诉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神要找这样的人来配合他的工作,来完成他的托付,完成他在地上要作的工作。那在那个时代除了挪亚还有没有第二个人选能完成这样的工作呢?肯定是没有!挪亚是唯一的人选,是唯一的能完成神托付的人选,所以神选了他。但是在那个时代,神要拯救人的范围与标准跟现在一样不一样?答案是肯定有区别!为什么问这话呢?在那个时代,虽然在神眼中的义人只有挪亚一个,言外之意,他的儿女与他的妻子都不是义人,但是神还是让这些人因着挪亚的缘故剩存了下来,神并没有按现在对人的要求来要求他们,而是把挪亚一家八口人都留了下来,他们是因着挪亚的义而蒙了神的祝福。因为没有挪亚,他们中间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完成神的此次托付,所以,此次的灭世挪亚才是唯一应该剩存下来的人选,而其他人只是偏得。可见,在那个神还未正式开展他经营工作的时代,神对待人、要求人的原则与标准是相对 “宽松” 的。在现在人的眼里,神如此对待挪亚一家八口,似乎有失 “公允”,若论及神在现在的人身上所作工作量之大与所说话语之多来说,神给挪亚一家八口的 “待遇” ,只不过是神在当时的作工背景之下所采取的一个作工原则罢了。相比之下,现在的人与挪亚一家八口谁从神得的更多呢?

挪亚蒙召一事虽然是一个简单的事实,但是我们要讲的重点是在这段记载中神的性情、神的心意与神的实质却并不简单。要了解神的这几方面,首先要了解神要呼召的人是什么样的人,通过了解神要呼召什么样的人来了解神的性情、神的心意与神的实质,这是至关重要的。那神呼召的这个人在神眼中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这个人必须是能听他的话、能照他吩咐行的人,同时这个人也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人,是一个能够把神的话当成自己应尽的责任与本分来完成的人。那这个人是不是必须是认识神的人呢?不是。在当时那个时代,挪亚并没有听过太多神的教导,也没有经历神的任何作工,所以,挪亚对神的认识是很少的。虽然这里记载了挪亚与神同行,但是他有没有见过神的本体啊?可以肯定地说,没有!因为在那个时代临到人的只是神的使者,他们虽然可以代表神说话、做事,但只是传达神的旨意、神的意思,而神的本体并没有亲自向人显现。在这段经文里基本上看到的都是挪亚这个人要做的事与神对他的吩咐,那么在这里神所发表的实质是什么呢?神所作的每一件事都是有精密计划的,当他看到一件事或者一个现象发生的时候,在他眼中有一个衡量的标准,这个标准决定他是否开始计划处理或如何对待这样的事情与现象。他不是对任何事都无动于衷,没有感觉,而是恰恰相反。这里有一句神对挪亚说的话:“凡有血气的人,他的尽头已经来到我面前,因为地上满了他们的强暴,我要把他们和地一并毁灭。” 在这次神的话里,神说了神要毁灭的只是人吗?不是!神说了凡有血气的所有的活物,神都要毁灭。为什么神要毁灭呢?这里又有神的性情的流露:在神眼中,他对待人类的败坏,对待凡属血气的人的污秽、强暴还有悖逆,他的忍耐有一个限度。他的限度是什么呢?那就是神说的 “神观看世界,见是败坏了;凡有血气的人,在地上都败坏了行为”。“凡有血气的人,在地上都败坏了行为” 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凡是活物,包括跟随神的人,包括口称神名的人,包括曾经对神献燔祭的人,包括口头承认神甚至赞美神的人,他们的行为一旦满了败坏,达到神的眼中,神就要毁灭他们,这就是神的极限。就是说,神忍耐人类、忍耐凡有血气的人的败坏到什么程度呢?到了所有无论是跟随神的还是外邦人都不走正路了,到了这个人类不是仅仅道德败坏了、都满了邪恶的程度,而是没有一个人相信神的存在,更没有一个人相信这个世界是神主宰的,是神能给人带来光明,带来正路,到了人类恨恶神的存在、不容许神存在的地步。人类的败坏一旦到了这个程度,神就不再忍耐了。取而代之的是什么呢?那就是神的怒气、神的惩罚即将临到。这是不是神性情的一部分流露呢?现在这个时代,在神眼中还有没有一个义人呢?在神眼中还有没有一个完全人呢?这个时代是不是在神眼中凡有血气的人在地上都败坏了行为的时代呢?在这个时代除了神打算要作成的人,除了这些能够跟随神、接受神拯救的人类以外,是不是所有凡属血气的人都在挑战神的忍耐极限呢?在这个世界上,每天就你们身边发生的事,你们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亲身体验到的每一件事是不是都满了强暴呢?在神眼中,这样一个世界、这样一个时代是不是应该结束了呢?虽然现在的时代背景与当时挪亚时代的那个背景完全不一样,但是对于人类的败坏,神的心情、神的忿怒与当时是一模一样的。神之所以能忍耐,那是因为他的工作,但是按着各种情况与条件来说,这个世界在神眼中早已该灭了,与洪水灭世那个时候的情况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不同的是什么呢?这也是神的心最难过的一个地方,也可能你们任何人都体会不到。

在洪水灭世的时候,神可以呼召挪亚去造方舟,去预备神在洪水灭世以先的一些工作,神可以呼召一个人——挪亚来为神做这一系列的事情,但是在现在这个时代,神却没有人可呼召。因为什么呢?这个原因可能在座的每一个人都知道、都清楚。这个事用不用我说清楚啊?说出来可能有点伤面子,让大家都难过。有些人说了:虽然我们不是义人,也不是在神眼中的完全人,但是神如果吩咐我们做一样事,我们还是可以胜任的,因为以前说大灾大难要来了,我们就开始预备粮食与灾难中所需的物品,这不都是按着神的要求做的吗?这不是很配合神的作工吗?那我们做的这些事是不是可以跟挪亚相比了?难道我们这样做不是真实的顺服吗?难道我们这样做不是照着神的吩咐行吗?我们不也是因着相信神的话而照神的话去做吗?那神怎么还伤心呢?还说找不着可以呼召的人呢?这些人与挪亚的所作所行有没有区别?有什么区别呢?(今天我们预备那些灾难食品是我们自己的意思。)(我们所作所行都不能达到义,挪亚在神的眼中是义人。)这话说得沾点边儿。挪亚做的事情与现在的人做的事情有实质性的不同。挪亚按照神的吩咐做事情的时候并不知道神的心意是什么,不知道神要作成什么,神只是给他一个嘱咐,吩咐他当做的事,而没有太多的解释,他就照着去做了,他并没有在私下里揣测神的意思,他对神没有对抗,也没有二心,他只是用一颗单纯、简单的心去照做,神让做什么他就做什么,顺服、听神的话是他做事的信念。他对待神的托付就这么直截了当,就这么简单。他的实质——他行为的实质是顺服,没有猜疑,没有对抗,更不考虑个人的利益与得失,而且当神说用洪水灭世的时候,他不问时间,也不探底,更不问神到底怎么毁灭这个世界,他只是按着神吩咐的去做,神让怎么造,用什么造,他都一一按神吩咐的去做,而且神这儿说完他那儿马上就行动。他是按着满足神的这样一个态度照着神的吩咐去做的。他是为了自己躲避灾难吗?不是。他问过神还有多长时间灭世了吗?没有。那他问没问神,或者是他是否知道造这方舟要花多长时间吗?他也不知道。在他那儿就是简单的顺服、听话、照行。而现在的人就不一样了:神话稍露一点儿口风,人感觉到有一点儿风吹草动,人自己就赶紧行动,不顾一切、不惜付出一切代价去为自己的后事预备吃的、喝的、用的,甚至到灾难临到的时候自己如何逃生的路线图都安排好了,更有意思的是,人这脑袋到关键的时候还是很 “管用” 的,在神没有作任何吩咐的情况下,人自己把自己的后事都料理得妥妥当当,可以用一个词——“完美” 来形容,至于神怎么说、神的心意是什么、神想要什么,没有人去关心,也没有人去体会。这是不是现在的人与挪亚的最大区别呢?

在挪亚这个故事的记载当中,你们是不是也看到了神的一部分性情?在神那儿对待人类的败坏、污秽与强暴,神的忍耐有一个极限,当到了他的极限的时候,他就不再忍耐,而是开始他新的经营、新的计划,开始作他要作的事,显明他的作为,显明他性情的另一面。他这个 “作” 不是为了要显明他是不容人触犯的、显明他满了权柄与烈怒,不是为了显明他能毁灭人类,而是他的性情与他圣洁的实质不再容让、忍耐这样的人类活在他的面前,活在他的权下,所以说,当全人类都与他为敌的时候,当全地没有一个他可拯救的对象的时候,他就不再忍耐这样一个人类,而是要毫无顾忌地作出他的计划——毁灭这样的人类。神这样的举动是因着神的性情而决定的,这是一个必然的结果,也是每一个活在神权下的受造之物必须承担的后果。由此可见,在当今这个时代神是不是迫不及待地想完成他的计划,拯救他要拯救的人类?在这种背景之下,神最关心的是什么?不是那些根本不跟随他或者是本来就与他作对的人怎么对待他、怎么与他对抗,或者是人类怎么毁谤他,而只是关心跟随他的人、关心在他经营计划中他的拯救对象是否被他作成了,是否达到他满意了。而对于跟随他以外的人,他只是不时地给予小小的 “惩戒”,以示他的烈怒,比如:海啸、地震、火山爆发等等,与此同时他也在极力地保守、看顾着跟随他即将蒙他拯救的人。这是神的性情:一方面,神能对他要作成的人类给以极大的忍耐、宽容与最大限度的等待;另一方面,神又极度地恨恶、厌憎那些不跟随他与他敌对的撒但的种类。虽然他不在乎这些撒但的种类是否跟随他,是否能够敬拜他,但他还是在心里忍耐的同时恨恶着这些撒但的种类,也在定规这些撒但种类的结局的同时等待着他经营计划的步骤的到来。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的我们要警醒 : 《挪亚的日子已来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