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尽本分与效力有什么区别?

相关神话语:

信神的人都应该明白神的心意,只有尽好本分才能满足神,只有完成神的托付才是合格的尽本分。完成神的托付是有标准的,主耶稣曾说过一句话:“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爱神就是神对人的一方面要求,其实神只要给人托付,人只要信神尽本分,神对人的要求标准就是:尽心,尽性,尽意,尽力。如果你人到了心没到,头脑想到了、记住了,心思没到,凭着自己的能力把事做完了,这是完成神的托付了吗?那达到什么样的标准是完成神的托付了,是尽好本分有忠心了?就是尽心,尽性,尽意,尽力。要尽好本分没有爱神的心是不行的,爱神的心越真实、越强烈,自然就能达到尽心、尽性、尽意、尽力了。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人到底凭什么活着》

无论尽什么本分都要寻求摸神的心意,知道神对这项本分的要求,这样才能达到办事有原则。尽本分绝不能凭个人喜好,自己愿意怎么做就怎么做,怎么做高兴、舒适、脸面光彩就怎么做。如果你把个人的喜好强加在神的身上,把个人的喜好当成真理来实行,当成真理原则来守,这就不是尽本分了,这样的尽本分神不纪念。有的人不明白真理,不知道什么是尽好本分,他觉得自己尽过心、尽过力了,也背叛肉体受苦了,尽的本分就应该合格了,但为什么神就总不满意呢?他这是错在哪儿了?他就错在不寻求神的要求,尽凭自己的意思去做,他把自己的意愿、喜好、私心当成真理了,当成是神所喜爱的,当成是神的标准、神的要求了。把自己认为对的、好的、美的东西当成是真理,这是错误的。其实,有些时候即使人认为是对的,是合乎真理的,也不一定合神心意。越是人看为对的时候,越应该谨慎自己、寻求真理,看看是不是神的要求,如果与神的要求正好相违背,与神话相违背,那你认为对也不行,那是人的认为,再对也不一定合乎真理,对错得有神话根据才行,没有神话根据的再对也得放弃。本分是什么?是神给人的托付。那应该怎么尽本分?按着神的要求、神的标准,按着真理原则去作,不是按照人的主观意愿去作,这样尽本分就合格了。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寻求真理原则才能尽好本分》

效力就是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反正没触犯神的性情就行,只要没人追究,过得去就可以,也不讲什么性情变化,不讲按真理原则办事,不讲满足神的心意,更不讲怎样顺服神的摆布安排,怎样把本分尽好向神有个交代,这些都不讲,这就叫效力。效力,就是一个劲儿地出力,跟奴隶干活似的,从早干到晚。你问他:“你埋头苦干这些年是为了什么呀?”“为得福呗。”问他信神这么多年性情有没有点变化,对神的存在有没有确认,对造物主的摆布安排有没有点真实的认识、体验,这些他一概没有,讲不出来。就是这些涉及到性情变化的方方面面的指标都没有提高,没有长进,这就是一个劲儿地效力。如果说效了这么多年力,不知不觉认识到自己有败坏性情,常常悖逆神,常常发怨言,常常不能顺服神,败坏得太深了,神说让顺服怎么也顺服不下来,克制也不行,咒诅自己也不行,起誓也不行,最后发现了,“人的确有败坏性情,所以能悖逆神,临到事总有个人的意愿,对神的摆布安排就总研究。虽然也甘心出力,但一涉及到性情,涉及到自己的野心欲望、自己的存心意愿就背叛不了,就放不下,总想按着满足自己的那种方式去做,我这人真是难办哪!该怎么办呢?”开始琢磨这些事了,这就懂点人事了。如果效力的人什么时候能务正业,能注重性情变化,认识到自己原来也有败坏性情,也狂妄,不能顺服神,这样下去不行,什么时候能想起这些事了,这就开始扭转了,性情变化就有希望,蒙拯救有希望了。要是什么时候都想不起这些事,光知道干活,就认为把手中这些活儿干完就是完成神的托付了,出完力了就认为本分尽好了,从来不想神的要求是什么,真理是什么,自己算不算顺服神的人,从来不琢磨这些事,就这样对待本分能不能蒙拯救?这就不能了,都没走上蒙拯救的道路,没走上信神的正轨,没与神建立正常的关系呢,在神家还是出力、效力的。这样的人在神家效力,神也看顾保守,但不打算拯救,神对他也不对付修理,也不审判刑罚,也不试炼熬炼,只是让他今生得点祝福就完事了。什么时候这些人知道反思了,听道听明白了,“信神原来是这么回事,那我得追求蒙拯救,我要是不追求蒙拯救,光满足于效力,那就跟信神没有关系了”,琢磨琢磨,“我有哪方面的败坏性情呢?这败坏性情到底是什么?不管怎么样我得先顺服神哪!”这就涉及到真理,涉及到性情变化了,这就有希望。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寻求真理原则才能尽好本分》

不管人有哪方面特长、恩赐或者技能,如果他尽本分的时候只做事,只出力,无论他做事的时候是凭想象、凭观念或者是凭着自己的本能,他只出力,从来不寻求神的心意,也没有任何的概念或者心里的需要说“我要实行真理,我这是在尽本分”,他唯一的思想出发点就是把这个活儿干好,把这个任务完成,这是不是完全凭着恩赐、特长,凭着自己的能力、技巧活着的人?这样的人多不多?信神只想出力,出卖自己的劳动力,出卖自己的技能,尤其是神家交给人一项事务性的工作,大多数人都是带着这样一种观点去做,就只是出力,有时候是动动嘴,有时候是动动手使把力气,有时候可能是跑跑腿。为什么说凭着这些东西活着是出力而不是实行真理呢?神家交代给他一个任务,接到这个任务之后,他就想着怎么做能把这个任务尽快完成,好到带领那儿去交账,让带领夸他。他也可能还列出一条一条的计划,外表看着也挺认真,但是他只注重把这个事做完,做给人看,或者做的时候也给自己定一个标准,怎么做能够达到自己心里高兴、满意,达到他所追求的完美的程度。不管他怎么制定标准,只要是与真理无关,不是在寻求真理,明白、确认神的要求之后去做的,而是抱蒙做的,稀里糊涂做的,这些都属于出力,这就是一厢情愿地凭着自己的头脑、恩赐或者才能、技巧去做事。这么做事的后果是什么?也可能事做成了,没有人挑出什么毛病,你自己也很高兴,但是在做这事的过程当中,第一你不明白神的心意,第二你没尽心、尽意、尽力,你的心没尽到。如果你寻求了真理原则,寻求了神的心意,这个事你做的就能达到九成,而且你也能进入真理实际,能准确地明白你做的合神心意。但是你如果不用心,稀里糊涂地做了,任务是完成了,但做得怎么样你自己心里不清楚,你没有标准,不知道这事做得到底合不合神的心意,合不合乎真理,所以说,凡是尽本分存在这种情形的统称两个字——出力。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人到底凭什么活着》

有些人尽本分无论临到什么问题都不寻求真理,总按着自己的想法、观念、想象、意愿做事,从始到终都是在满足自己的私欲,都是败坏性情在支配他做事,虽然给他安排的本分他尽完了,但是他并没有得着真理,那这个人是凭着什么尽本分的?他不是凭真理,不是依靠神,他所明白的那点真理没有在他心里作主权,他是靠着自己的恩赐、能力,靠着自己所学的知识、才能,也是靠着自己的毅力或者好心把这个本分完成的。这性质不同吧?虽然有些时候凭着天然、想象、观念、知识、学问尽本分,做有些事也不出什么原则性问题,表面上看似乎是没有走错路,但是有一件事是不能忽略的,如果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你的观念想象、你的己意从来都没有得到改变,从来都没有用真理来代替,你所做所行的从来都不是按着真理原则,那最终的结果是什么?你成效力的了。这就是圣经中记载的“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名赶鬼,奉你的名行许多异能吗?’我就明明地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太7:22-23)神为什么称这些出力、效力的人是作恶的人?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就是这些人不管尽什么本分、作什么工作,他们的动机、源头、存心、想法完全是出于私欲,完全是根据自己的意思、个人的利益,完全就是围绕自己的脸面、地位、虚荣、前途这些考虑、打算的,他们心里没有真理,也不按真理原则做事。所以,你们现在关键该怎么追求呢?(寻求真理,按照神的心意、神的要求尽本分。)按照神的要求尽本分的细节是什么?做事的时候你有什么存心、有哪些想法,你得会分辨这是合真理的还是不合真理的,是为了私欲还是为了神家的利益。如果合真理,你可以随着自己的思路去做,如果不合真理,那你就得赶紧回头,放弃这条路,这条路是错路,不能这么行,如果这么走下去就成作恶了。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如何在尽本分中经历神的话语》

彼得被成全是借着经历对付与熬炼而达到的。他说:“无论何时我得满足神的心意,我所做的只求满足神的心意,哪怕受刑罚、受审判我都心甘情愿。”他把一切都给了神,他作工、说话与一切生活都是为了爱神而作而活,他是追求圣洁的人,他越经历内心深处爱神的成分越多。而保罗只是外面作,虽然他也下功夫,但他作工是为了把工作作好好去领赏赐,一旦他知道自己得不着赏赐,那他就能将工作撂下。彼得注重的是内心中真实的爱,注重的是现实的可达到的,他不关心自己能否得着赏赐,而是注重自己的性情能否变化。保罗注重的是多下苦功作工,注重的是外表的作工与奉献,是正常人的经历中所没有的道理,他并不注重深处的变化与真实的爱。彼得的经历是为了达到对神有真实的爱,有真实的认识,他的经历是为了达到与神的关系更近,达到有实际的活出。保罗的作工是为了耶稣对他的托付,他的作工是为了得到自己所盼望得到的东西,但这些与他对自己的认识、对神的认识并无关系,他的作工完全是为了逃避刑罚与审判。彼得追求的是纯洁的爱,保罗追求的是公义的冠冕。彼得经历多少年的圣灵作工,他对基督的认识是实际的,他对自己的认识也是深刻的,所以他对神的爱也是纯洁的。经过多年的熬炼,他对耶稣的认识、对生命的认识都提高了,他的爱是无条件的爱,是主动的爱,他不要报酬也不盼望得到什么好处。保罗作工多年,他对基督并没有太多的认识,他对自己的认识也是少得可怜,他对基督的爱根本没有,他作工跑路是为了获得最后的桂冠。他追求的是最好的冠冕,并不是最纯洁的爱,他的追求并不是主动的,而是被动的,他不是在尽本分,而是被圣灵的作工抓住之后被迫追求。所以,他的追求并不证明他是一个合格的受造之物,而彼得才是一个合格的尽本分的受造之物。对人来说,凡是对神有贡献的就应得着赏赐,越是有贡献的越是理所当然得到神的喜悦。人的观点的实质是交易性的,并不是主动地追求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对神来说,越是追求真实爱神的,追求完全顺服神的,也就是追求尽受造之物本分的,越能得到神的称许。神的观点是要求人恢复人原有的本分,恢复人原有的地位,人本身就是受造之物,所以,人就不应越格对神有任何要求,只能尽受造之物的本分。保罗与彼得的归宿就是按着能否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而衡量的,不是按贡献大小而衡量的,是按着他们原有的追求而定的,并不是按作工的多少或人对他们的评价而定的。所以说,追求主动尽受造之物的本分是成功的路,追求真实地爱神的路是最正确的路,追求变化旧性纯洁地爱神这是成功的路。所谓成功的路就是恢复受造之物原有的本分、原有的模样的路,是恢复的路,也是神从始到终作的全部工作的宗旨。若是人的追求中还掺有个人的奢侈要求与人不合理的盼望,达到的果效并不能使性情有变化,这就与恢复的工作相打岔,无疑不是圣灵作的工作,那就证明这样的追求并不是神所称许的追求,不是神所称许的追求还有什么意义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

联系我们:

主耶稣说“我的羊听我的声音”,考察真道得会听神的声音。欢迎点击下方按钮,参加我们的在线聚会,一起探讨怎样聆听神的声音,迎接主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