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奇妙恩典救起了濒临死亡的儿子

清晨,刚下过雨,墨莲提着一把沾了些泥土的锄头走向院门,嘴里还不忘催促着屋内的儿媳:“晓晴,你快点,在这雨露春耕时分种下玉米,苗儿长起来肯定好!”“哎,来了!”婆媳二人踩着褐色的泥土往田园走去……

“嘎吱”一声,一辆火速冲来的自行车突然停到婆媳面前。“你们是不是志辉的家人?”一名平头青年一边擦额前的汗水,一边焦急地问道。微微点头的墨莲还未来得及询问,青年焦急万分地说:“快点走!你家儿子受伤了,现在躺在医院里!”墨莲顿时心一紧:躺在医院?莫不是受了很严重的伤?她们赶紧找了一辆出租车,急速奔向镇医院。

医院二楼,一间不太宽敞的病房被十几个人围着。墨莲冲进病房,在人群中挤了进去,晓晴也紧随其后。此时,地上一滩鲜红的血迹映入墨莲紧张的眸子,血淋淋的担架上躺着一动不动的志辉,床边医生正在用一卷纱布在志辉的伤口处止血。

神的保守,意想不到的奇迹

墨莲被眼前的这一幕吓呆了,她的手微微颤抖着,心脏“怦怦”直跳,头脑一片空白地站在那。“我儿子怎么了?”墨莲颤抖着嘴唇问道。“医生,你快点告诉我们,志辉他到底怎么了?”与墨莲一样迫切想知道答案的晓晴忍不住抽泣着询问。目击者急忙回答:“我们三人坐在街边的木凳上等人,突然一辆红色大货车撵飞一块约有十斤重的石头,‘嗖’地一声,石头碰撞在电杆上,剧烈撞击后又飞过去把你家儿子击倒在地。他的右眼角旁被打了一条大口子,血一直往外冒,我们急忙用衣服按住他的伤口,把他送到医院。”目击者话音刚落,叹气声又从医生口里传出:“他心跳很微弱,只是在勉强地呼吸,我们没办法救他,你们赶快送市医院吧!”墨莲腿一软,差点站立不住,难过地说:“送市医院?镇上到市医院有两个多小时的路程,儿子心跳微弱,能不能坚持到市医院啊?他会不会死在路上啊?要是儿子真死了,我们可怎么办呀!”

医院楼外,救护车上红蓝交错的光不停地闪着,昏迷不醒的志辉被几名医生抬上救护车。眼眶泛红的晓晴赶紧跟了上去,墨莲也被医生扶上了车。墨莲坐在志辉身旁,她紧紧抓住儿子因失血过多而泛白的手,一刻也不愿放松,生怕一松手儿子就会离开她。墨莲此时是那么的恐惧、无助,她好想有人能救救她的儿子。

这时,她突然想到了神,于是她赶紧在心里默默地向神呼求:“神啊,我儿子伤得这么严重,不知道他能不能挺过去,神啊,我好担心,不知道该怎么办,愿神帮助我。”祷告完,墨莲想到圣经中约伯的家产被强盗夺去,儿女被砸死,自己身上还长满毒疮,但他不向神发一句怨言,顺服所临到的一切,并称颂神的圣名,在撒但面前为神站住了见证。墨莲从约伯的经历中明白了,神希望她临到这样的环境能像约伯一样顺服在神面前,为神站住见证。想到这,墨莲在心里默默地向神献上祷告:“神啊,我愿把儿子的性命交在你手中,若今天真是儿子的死期,那是他的寿命到尽头了,我愿顺服这样的结果,若他能活下来,我感谢赞美神的恩典,总之无论什么结果,我都愿顺服神的安排。”祷告后,墨莲极度紧张的心平静了许多。

两个小时后,救护车到了市医院。墨莲的儿子在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中送进了急诊室,一名医生挽了挽袖子走到志辉跟前,抬起手翻开志辉的眼皮看了看,摇着头遗憾地说:“可能不行了,我们不能收!”这句简短的话惊呆了跟入急诊室的所有人。墨莲更是差点瘫倒在地,她倚靠着墙,喃喃自语:“这么说志辉就没救了吗?早晨出门时都还好好的,难道就这样没了吗?他走了,以后我们一家老小的日子可咋过啊?”此时,神的话在墨莲脑海里浮现:“人与万物一样都在悄悄地、不知不觉地接受着神的甘甜与雨露的滋养,与万物一样,人都不自觉地在神手的摆布之中存活。人的心、人的灵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无论你是否相信这一切,然而,任何一样东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东西,都将随着神的意念而转动、变化、更新以至消失,这就是神主宰万物的方式。”“全能神是全能的医生!……只要你有一口气,神都不会让你死。”墨莲揣摩着神的话,被神带有权柄的话语所震撼,她突然清醒过来,默默地对自己说:“我信的是全能的神,是掌管万物的造物主,一切有生命、没生命的都是神在主宰摆布着,儿子的命也在神的手中掌管着。今天儿子能不能活下来,医生说了不算。可是再看看自己对神的信心咋就这么小呢?”想到这,墨莲对自己的小信非常自责,她再次向神祷告:“神啊,我把儿子的生死交在你手中却总不放心,是因为我对你缺少真实的信心。现在临到这样的事情,我愿去经历神的作为,不管接下来事情会怎样,我都愿在神面前存着一颗敬畏神、顺服神的心。”

忽然,站在诊室里的墨莲哥哥一拍脑门,“我想起来了,我有一个战友就在这市医院当院长。”几分钟后,医院院长赶到急诊室,他摸了摸志辉的心跳,并说:“看在老战友的份上,我们只能冒险救你们儿子了。但他头上这么大的伤口,就是手术成功,命捡回来了,也有可能成为植物人,你们要有思想准备。”他神情凝重地说完这话,又赶忙吩咐其他医生准备手术。墨莲望着志辉被推进手术室,紧绷的心松了下来。同时,她心里清楚地知道,哥哥想起当院长的战友,院长同意给志辉做手术,都是神的摆布安排。她在心里向神再次献上了感谢的祷告。

墙上的钟表“嘀嗒嘀嗒”地在走着,墨莲一家人在手术室外焦急地等待着。此时,“叮”的一声,手术室门上的红灯停止了闪烁,等待在手术室外的人紧张地望着门口,有的皱眉,有的握拳……

“手术很成功!几天后就能醒过来。”话音刚落,医生继续说:“这条命算捡回来了,但是伤口约有十厘米,伤得太深,里面容易积血,积血堵塞血管的话,病人可能成为植物人。”“啊?可能会成为植物人?”“如果真是那样,那以后的日子可就……”身边的人都为志辉以后的生活着急。相反,作为母亲的墨莲却没有太担忧。因从儿子出事到手术结束,神显示的权柄、能力,她已亲眼目睹,对神充满了信心,接下来志辉会不会变成植物人,墨莲都愿顺服神的主宰安排,没有怨言。

此时,一声微弱的呼唤将墨莲和所有人的目光移回病房,原本几天后才会苏醒的志辉居然奇迹般地醒了过来。“真是奇迹!我们做过很多这样的手术,还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事,才动完大手术的病人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苏醒。”正在查看心电图的医生发出一声惊叹。在场的所有人脸上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他们怎么也想不出志辉会这么快醒来的原因。而墨莲则与其他人不同,她明白那是神的奇妙作为,神的作为是无法用科学来测透的。再次目睹神奇妙作为的墨莲,心里对神充满了感激。

二十八天后……

墨莲拴着围裙早早地就将家里打扫干净。她走到院门前向外远望,喃喃念叨:今天是志辉出院的日子,这可真是神的保守啊!时隔不久,墨莲望见志辉稳步走近的身影,她不禁在心里向神献上了感谢和赞美……

—— 小涂

延伸阅读:

奇妙恩典-神赋予外孙第二次生命

神的恩典包括哪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