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后重生,认主归宗

我出生在农村,大学毕业后在市里的一家连锁酒店上班,负责管理工作。在2010年的下半年我结婚了。因妻子信神,就总和我交通信神的话题,但是我觉得信神只是一种信仰,是人的一种精神寄托。所以无论妻子怎么说,我都不相信有神。

结婚三个月后,我突然感冒了,就和妻子去医院做了个检查。检查之后,大夫说我的血象不正常,好像是白血病。我们一听就傻了,怎么也不相信一向身体很好的我能得白血病,于是我们又去了两家大医院复查,但事实是残忍的,两家医院都确诊为急性白血病。听到这一消息,我一下子瘫软了,怎么也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妻子泪流满面地哭个不停,看到她那么伤心我很难受,躺在病床上,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天棚,不吃也不喝,不知道哭了多少场。往事一幕幕浮现在我的脑海里:父母辛辛苦苦把我养大,供我上大学,好不容易事业刚有点成就,还没有回报父母,自己却得了白血病。而且我结婚还不到四个月,又面临着和妻子的分别!我才二十八岁,我还有很多事要做,还有很多理想没有实现,我还没有活够呢!我害怕再也见不到明天,害怕再也见不到父母、妻子,更不知自己死了之后会去哪里?富贵荣华都是梦!一切都不重要了!我像木头一样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一动不动。绝望中我想起妻子曾经和我说的信神的事,我心想:要真有神,神就能救我。我把我的想法告诉给了妻子,妻子和我说:“神是全能的,你要真心信靠神,神会救我们的。”我说:“我跟你信神,虽然现在可能晚了,但我得试一试。”妻子苦着脸点点头。

医院给我化疗时,妻子在一旁小声鼓励我说:“既然信神了,就多祷告全能神。”听到妻子的话,我虽然还有些半信半疑,但一想,既然妻子让祷告我就祷告吧。于是我就在心里向神祷告:“神哪,全能的神哪,你是全能的,求你救救我吧,我还年轻,我还没活够呢,我还有很多好日子要过呢。神哪!求你救救我吧……”就这样我每天不知要恳切地向神祷告多少遍。通过祷告我心里有些平静了,不再那么害怕了,我心想:这跟神祷告心里确实是踏实了不少。

痛苦的化疗折磨着我的身体,也摧残着我的意志,恶心、呕吐、心烦、发烧、感染、口腔溃疡、视力下降……那种滋味让我痛不欲生,多少次我都想一死了之,感觉人真是太脆弱了,疾病太可怕了,这样的罪要遭到啥时候?我绝望透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更不知道我的人生方向到底在哪里。我绝望地躺在病床上,目光呆滞。妻子鼓励我说:“咱心里多祷告,求神带领保守咱,你如果总呼求神,你会感觉到神确实是存在的。咱别放弃,神要加给人力量那是无穷无尽的。”听了妻子的话,我的信心好像增加了一些,我就在心里继续祷告。

劫后重生,认主归宗

但化疗就像魔鬼一样残害着我的身体,我感觉快要承受不住了,眼含泪水对妻子说:“我太痛苦了,真的不想再遭罪了,让我死了吧。”妻子眼泪汪汪地凑到我耳边给我读起了神的话:“万有之首全能神,宝座之上掌王权,掌管宇宙和万有,正在全地带领咱。……疾病临到是神的爱,必有神的美意在其中,虽然肉体受点苦,撒但的意念别收留。疾病之中赞美神,赞美之中享受神,疾病面前别灰心,屡次寻求别放弃,神会光照来开启。约伯的信心如何?全能神是全能的医生!活在病里就是病,活在灵里就没病,只要你有一口气,神都不会让你死。”(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六篇说话》)妻子说:“再苦也得坚持,神不允许你死,只要你有一口气,神都不会让你死,咱得对神有信心。”我半信半疑地点点头,心想:既然神说了,只要我有一口气都不会让我死,那我再痛苦,神要不让我死,我也不会死的。想到这儿我又似乎找到了希望,咬紧牙关地坚持着。此后,我不仅每天都向神祷告,还在心里背诵几句神的话。一痛苦我就在心里背诵那几句神的话……

但是化疗实在是太遭罪了,好多次当我站在窗前,就会有种想跳下去的冲动,觉得跳下去就解脱了,就不用每天生不如死地活着了。妻子知道了我的想法就和我说:“全能神说:‘疾病面前别灰心,屡次寻求别放弃……’所以,不管多痛苦咱都不能放弃,相信神一定能救咱。”听了妻子的话,我感觉神在加给我力量,神就是要我的一个信心,于是我就把自己心里的难处和想法向神诉说,也把自己的命交给神,让神掌管。当我把心交给神的时候,我感觉心里轻松多了,也没有那么大的压力了,不知不觉一次次痛苦的化疗熬过去了。此时我才感觉到,当我真心呼求神,把痛苦都向神诉说的时候,我心灵里就会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踏实与平安,让我在痛苦中不再感觉那么无助,神好像就在我身边,这一刻我感受到了神的确实存在。

虽然对神有了一些信心,但每当听到病人家属声嘶力竭地哭喊声,我又会不由自主地想:又走了一个,我会不会是下一个?病人陆续地都死了,我还能活多久?躺在病床上,我问妻子:“人为什么会遭灾长病?人生的苦难究竟从哪里来的?”妻子耐心地和我说:“神起初造了亚当夏娃,那时的人没有污秽败坏,有神的荣耀伴随,人也没有生老病死,人都在神的祝福中无忧无虑地生活。但有一天夏娃经不住撒但(蛇)的引诱,吃了神嘱咐人不许吃的分别善恶树的果子,因着人违背了神的话,失去了神的荣耀,从此人便活在了撒但的权势之下,有了生老病死。可见,我们人类的这些痛苦都是撒但败坏的结果。”听到这儿,再看看医院里密密麻麻的病人,无论大人小孩儿,都是那么的无助,撒但把人残害得太苦了,我突然感觉到我是幸运的,虽然我也有病,但是我有神作我坚强的后盾,我不那么害怕了,并且对神的信心又增加了几分。

神真是奇妙,不久我的视力竟然逐渐恢复了,身体也越来越好。有一天我摔了一跤也是有惊无险。别的病人化疗头发都掉光了,可我却没掉几根。住院时我的癌细胞最高,百分之八十多,医院里的病人都不相信这么高的癌细胞比率靠化疗会缓解,可我的化疗结果竟然是不足百分之一,我们全家人都很高兴,终于可以出院了。我激动不已,眼含热泪望着窗外,心想:“神哪,在住院的这一个月里,我有幸认识了你。我以往受无神论思想毒害不相信有神,但今天我看到了你实实际际的作为,我身体恢复得这么好都是你的恩待,更是你的话伴随我度过了难熬的一个月。每当我的身体承受不住的时候,是你的话语加给了我力量;每当我绝望想放弃的时候,是你又给了我生还的希望!神哪,我能活着都是你的恩待,能认识神真好,以后我一定好好信神。”

按照大夫的说法,一个月之后还要返回医院继续化疗。白血病至少要化疗八到十二次才能控制住,每次间隔不到一个月,但事实上几乎没人能坚持到最后。但因为之前感受到了神的带领与保守,虽然大夫这样说,我也并没有怎么害怕。我在家里休养的这一个月里,我开始学着祷告、看神的话、听诗歌、看福音电影,还有弟兄姊妹来看我,和我们一起聚会交通,就这样不知不觉中我开始过上了教会生活,我的心态也越来越好。

我看到神的话说:“信心就是一根独木桥,贪生怕死难通过,豁出性命能踏实通行。人有胆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们越过信心的桥梁进入神里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六篇说话》)通过神的话我认识到,因我们最宝爱的就是自己的性命,撒但也正是利用我们的这一弱点愚弄人、苦害人。我也时常受撒但的搅扰,总为自己的性命患得患失,但神的话加给了我力量,撒但叫我宝爱自己的性命,但今天我愿意把我的生命交托给神,我不受死的辖制,死活都在神的手里。

在神话语的带领下,我的胆量逐渐大了起来。每次回医院化疗,打七天针我就回家养着。在医院的时候我的精神状态也特别得好,总是有说有笑的,别的病人家属还请我去给他们讲座,我心想:我心里有神呢,所以我才不怕。就这样一连化了六个疗程,在这个期间没有出现任何问题,但到最后一次化疗时肺部却出现了严重的真菌感染,医生找我们谈话,建议我们打最好的消炎药,否则,严重了三天就会死。我听到这个消息很害怕,因为不治还不行,但治疗钱也不够,一天打两针就得一万元,要是钱打没了,以后的治疗可就接不上了。于是就问妻子怎么办,妻子语重心长地说:“全能神是全能的医生,在神没有难成的事,一切都在神的手中掌握,死物活物都是神说了算,大夫说了不算,药好不好使也在神手里。”我想也是,死物活物不都在神的手中吗,药起不起作用神说了算,神要不让我死,打啥药都能好。这时我不再害怕了,我们决定打最便宜的药。就这样打了四天针,又做了个肺CT,检查后我的肺一切正常,我和妻子激动得热泪盈眶。我在心里祷告说:“神啊,我这个本来就没救的人,你却让我看到了你的作为。我打了四天普通的药,我的病竟奇迹般地好了,你太信实了!你的话语的确带着权柄与威力。通过这样的经历,让我实实际际地体验到了神的全能、奇妙,神不仅是真实存在的,而且神就在我的身边看顾保守着我,一直在拯救我。神啊,你对我的恩情太大了!我感谢你,我愿意从心里接受你作我的主、我的神!”

之后,我凭着信心依靠神,没有再去化疗,我把自己都交托给神,任神主宰、安排。在家边信神边养病,另外也吃一些中药调理。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了,我的身体恢复得和正常人一样,我也在教会里尽上了本分,与弟兄姊妹一起配合传福音、扶持初信的人……

如今已是我得病的第六个年头,我的身体完全康复了。在人来看我这个病不可能治好,但是在神没有难成的事。想想治病的这两年,我得到了太多神的祝福。,是神的话伴随我走过了那段最难熬的日子,我从心里感谢神!神的话语不但医治了我肉体上的病痛,还让我认主归宗,知道了人是神造的,人的生命来源于神,更在神的手中掌握!我真真切切地看到全能神就是独一真神,全能神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给了我无限无量的爱,我无以回报,只愿在以后的光阴中,尽好我的本分来还报神对我的爱。

一切荣耀归于全能神!

推荐视频《神是人生命的源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