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2年我接受了主耶稣的救恩,那时牧师经常跟我们讲:“经上说:‘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或作:凡神所默示的圣经),於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提摩太后书3:16)圣经是基督教的正典,整本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没有任何人说的话能高过圣经,我们信神就得看圣经,神的说话作工都在圣经里,离开圣经就不是信神。”牧师的话深深地刻在我的心里,从此,我就经常看圣经,把圣经当作自己信神的行路方向与指南。不久后,我开始在教会带小组,我也经常给弟兄姊妹讲解圣经,心里感到很有享受。

几年后,我感觉自己看圣经没有什么新的开启,祷告摸不着圣灵的同在了,讲道越来越干巴,弟兄姊妹得不到生命供应,渐渐地来聚会的弟兄姊妹也越来越少,聚会时还有人打着献爱心的幌子在教会销售产品,看到这一切,我心里很难受,心想这还是教会吗?这不就和律法时代末期的圣殿一样了吗?会众在圣殿里兑换银钱、买卖牛羊鸽子,敬拜神的地方俨然成了贼窝。在痛苦中我只能向主呼求:“主啊!你在哪里?现在我感觉不到你的同在,看到教会这样荒凉我感到很痛苦、无助。主啊!你是不是离开我们教会了……”后来,我想到主说:“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马太福音7:7)想到既然主应许我们祈求什么就赐给我们什么,寻找就能寻见,于是,从2008年开始,我就去外地找有圣灵作工的教会,但始终都没有找到。醒悟,观念,圣经,信主,规条

转眼到了2012年底,一个平常的早晨,我照常去菜场买菜,走到一个僻静的巷子里,看到一家豆腐店,店主大姐看起来很忠厚,待人也很和气。我们在闲谈的过程中,都感觉聊得很投机,当时我就给大姐传主耶稣的福音,没想到大姐却对我说:“大妹子,我听人都在传主耶稣已经回来了,又作了一步审判洁净人的新工作,你却还在传主耶稣这步作工,这么大的事难道你不知道吗?”我听后很震惊,便问道:“新工作?神的作工、说话都在圣经里,我们信主以来都是根据圣经信主,离开圣经不就成了异端吗?”大姐耐心地说:“大妹子,神是常新不旧的,神的作工往往不符合人的观念想象,我们不能随意定规。主耶稣说过:‘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马太福音5:6)对于主耶稣再来这件大事,我们应当有渴慕寻求真理的态度才是啊!这样吧,明天我请两个姊妹过来,她们信主时间长,对圣经非常熟悉,你可以多寻求寻求。”听了大姐的话,我心想今天碰到这件事是不是有主的心意在其中呢?一直以来我找了好多地方都没有找到有圣灵作工的教会,要不就先去听听她们到底交通的是什么。圣经上也说:“可见信道是从听道来的,听道是从基督的话来的。”(罗马书10:17)于是我对大姐说:“好吧,明天下午我就来听一听。”

第二天,我在大姐家结识了三个姊妹,她们都很热情。刚开始我们几人做了一个祷告,听她们祷告的内容感觉特别实际,说的都是如何满足神心意的话,并不向神求什么,这是我在教堂里从未听过的祷告内容。之后我们从教会光景交通到神在律法时代和恩典时代的作工,听她们整个交通下来,感觉很有享受。但当一个姊妹谈到神已经作了新的工作时,我就想起牧师经常告诉我们信神就得根据圣经,离开圣经就是异端……于是我赶紧打断她的话说道:“你们交通的已经超出圣经了,我们信主不能离开圣经。”之后不管她们如何交通,我都已经听不进去了,心里满了防备与抵触。大姐见我的情绪有些不好,便挽留我,希望我能再好好听一听,我看了一下手表,以时间很晚为由先离开了。

回到家后,我反复翻看圣经,实在想不明白她们怎么能说神在圣经以外又作了新的工作呢?但是想一想那三个姊妹祷告的内容很实际,交通真理也很透亮,感觉有圣灵的作工,但是她们讲的却偏离了圣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接下来的几天,我想来想去还是想不明白,恰逢春节临近,家人都催我们回老家过年,这件事也就放下了。

回到老家后,看到老家教会的光景也很荒凉,来聚会的人很少,我便和教会里的几个同工去扶持软弱的弟兄姊妹,还印了几千张《神爱世人》的传单,敲锣打鼓、走街串巷向世人传扬主耶稣的福音。几天下来,一个人都没有传到。当时我感到很灰心失望,想到以往我们传福音风风火火,传进来的人很多,现在不仅传福音不得人,同工之间也没有了往日的关爱,还搞嫉妒纷争,争名夺利。看到这些光景,我不禁痛哭流泪地向主祷告:“主啊!现在教会越来越荒凉了,没有人持守你的教导,我现在也摸不到你的同在,主啊!你到底在哪里啊……”祷完告后,我就唱歌思念有主同在的日子……唱着唱着,脑海里浮现出之前在那个大姐家和三个姊妹在一起交通的场面,心想:为什么她们祷告那么实际,活出的也很敬虔,难道她们教会真有圣灵作工?有主的同在?我不禁在心里默默地祷告:“主啊!愿你开启带领我,明白你的心意。”

过完年后,我又回到市里。一天,我正在做家务,突然听见敲门声,打开门一看,是之前在那个大姐家跟我交通的一个姊妹,她激动地说:“我终于打听到你的住处了。”我也高兴地点点头,心中仿佛有一种印证,觉得姊妹的到来就是主的安排,于是,我赶紧招呼姊妹进屋。我开口就问:“上次你们见证主耶稣已经回来了,作了新的工作,但是牧师之前一直给我们交通说信神就得看圣经,离开圣经就是异端,神的作工说话都记载在圣经里。所以,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说神在圣经以外还会有新工作呢?”姊妹耐心地对我说:“姊妹,我们信主多年,对于圣经的形成过程应该都知道,圣经是对神以往所作工作的记载。旧约圣经是对耶和华在律法时代作工的纪实,新约圣经记载的是主耶稣在犹太作过的工作。新约圣经形成于主后三百多年,但在主耶稣作工的时候还没有新约圣经,那时的门徒以及跟随主耶稣的人在主没来之前看的只是旧约圣经。如果按我们所说的‘离开圣经就是异端’来衡量当初主耶稣的作工,那主耶稣的作工就被我们定罪了,因为当初主耶稣来作工时为人医病赶鬼、在安息日进会堂讲道,为人钉十字架作救赎的工作,这一切不也没有根据旧约圣经吗?所以,我们应当知道,神是又真又活的神,不是一成不变的神,我们怎能用圣经来定规神与神的作工呢?我们来看一段全能神的话吧!”

我觉得姊妹交通的很有道理,我信神信的太迟钝了,看圣经这么多年,怎么就从没考虑过神每作一步新工作的时候还没有圣经这个问题呢?事实上,的确是神作完工作之后才有了相应的圣经记载。姊妹这样的交通确实很真实,我决定继续认真地听下去,于是我同意和姊妹一起看全能神的话。

分页阅读: 1 2 下一页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