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迷雾迎来曙光

我信了主耶稣并加入教会唱诗班

201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从中国来到了巴西。刚来的时候对眼前的事物充满新鲜、好奇感,对未来也有着美好的盼望。但一段时间之后,每天一个人回家,一个人吃饭,回到房间面对四面都是墙,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我感到孤单、痛苦,实在难受了就一个人暗自落泪。就在我感到最痛苦无助时,好像主耶稣早已知道我的苦楚,借着一位朋友把我带进了教会。通过聚会、读经、唱诗,看主那带着劝勉、安慰的话语,使我孤单的心灵得到了抚慰,借着读圣经我知道了人是神造的,天地万物也是神造的,主耶稣为了救赎人类被钉在十字架上,是主耶稣把我们从罪中赎了出来,他是人类唯一的救赎主。面对主这莫大的救恩,我决定一生追随主,因此在感恩节那天我受洗成为名副其实的基督徒。因我喜欢唱歌,更喜欢唱赞美神的歌,受洗后我主动加入了教会的赞美唱诗班做事奉工作,因着神的带领与祝福,我一直都活在感恩、喜乐之中,每次聚会、赞美敬拜我都非常积极。

教会荒凉的景况让我感觉失望与困惑

可是好景不长,我看到教会里充满交易、换取,到了教会大家表面都很热情,但是心里却充满了自私自利,为教会做事工时一点亏都不想吃,大家常常议论谁做多了,谁做少了,不能公平对待人。就连牧师也是非常势利的人,以人奉献的多少来对待人,讲道时专讲奉献的道。每次来聚会,他最关注的是大家奉献没奉献,奉献了多少。牧师也不关心弟兄姊妹,当弟兄姊妹有难处时他也不扶持帮助,更令人生气的是他还会数落人,看不起没权、没钱的弟兄姊妹……看到教会这样的光景,我感到失望与困惑,教会怎么变得跟社会一样了呢?渐渐地我失去了起初的信心和热心,星期天去教会也没有那么积极了,也不想唱歌了。每周去了之后不是站在门外喝咖啡,就是在座椅上小睡一会儿。讲道结束后去奉献了就走,有一种伤心、无耐的感觉。

我明白了教会荒凉的根源

2016年8月的一个星期天,我在公园里认识了从美国来的李敏姊妹。李敏姊妹是我们教会高晓英和刘芳姊妹的同学,大家都是信主的,于是我们坐在草坪上聊了起来。聊天当中大家谈到了教会的光景,我把在教会里所看到的和大家说了。李敏听完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现在不止是你们所在的教会是这样,而是整个宗教界都一样,都活在了没有圣灵作工的黑暗、荒凉中。主耶稣曾预言:‘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许多人的爱心才渐渐冷淡了。’(马太福音24:12)我们应该知道,现在已经是末世的末了时期,宗教里不法的事越来越多,就连牧师、长老也不遵守主的诫命,不行主道,活在罪中不以为然。教会兴旺都是圣灵作工达到的果效,如今神已作了新的工作,宗教里的人因着不寻求顺服神的末世作工,完全与神的作工脱节,因而失去了圣灵的作工,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不法的事出现,导致教会越来越荒凉。就如当初主耶稣在犹太作工时,他结束了律法时代的工作,开展了恩典时代的新工作,圣灵维护神的新作工,在跟随主耶稣的人身上作工,圣灵就不维护圣殿里的工作了,而是离开了圣殿。所以原本敬拜神的殿成了做买卖的场所,成了贼窝。祭司也违背律法将有残疾的牲畜作为祭物献上欺哄神;法利赛人贪爱钱财、享受地位之福等等,信神、事奉神的人都活在了罪中。”

听了李姊妹的交通,我点点头,说:“你说得没错,的确是这样。我对这个问题一直想不通,教会本是事奉神的地方,但现在跟社会没什么区别,而且败坏越来越严重,听牧师讲道也没有享受,活在了黑暗之中。原来是神作了新工作,我们没有跟上,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才能跟上神的新工作呢?”

我无法接受主耶稣再来作审判的工作

李敏姊妹说:“主耶稣早已回来了,他道成肉身成为人子,以全能神这个名发表真理,作了审判人、洁净人的工作,我们只有接受神话语的审判,才能获得圣灵作工,恢复以往的信心和爱心……”当我听到神来作审判的工作时感到很惊讶,心想:审判不是定人的罪之后惩罚人吗?神末世是来审判不信他的人。我们信了主耶稣就不用接受神的审判了,主来会将我们直接提进天国的,怎么可能来审判人呢?于是,我提出了自己的观点。这时刘芳姊妹说:“弟兄,我与高姊妹已经考察了一个星期,全能神的确就是主耶稣的再来,你读读全能神的话就明白了。为什么主耶稣再来是作审判的工作,就是因为我们一直活在罪中不能自拔,无法摆脱罪的捆绑与控制。这步审判工作是在主耶稣救赎工作的基础上的一步更新更拔高的拯救工作……”她们耐心地与我交通了许多。但不管她们怎么说我还是难以接受。在抵触的同时,我心里也很困惑。高姊妹、刘姊妹在教会是最虔诚的信徒,她们对主的信与爱是大家都公认的,她怎么能相信主来了是审判我们,而不是直接提我们进天国呢?难道这里面有什么奥秘是我不知道的?

姊妹真诚的祷告让我的心得以回转

正想着李敏姊妹拿出一本书说:“弟兄,主耶稣说:‘虚心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马太福音5:3)你先别下结论好吗?我们一起看看全能神的话是不是神的发声,能不能供应我们的生命,是不是能洁净拯救我们,就知道全能神是不是主耶稣的再来了。相信神的羊会听神的声音,我们一起读读吧!”我显出不愿意接受的表情,没有回答她的话。三个姊妹看到我的态度,都有些难过。刘姊妹突然提出:“我们先做个祷告,然后再来读神的话语吧!”我被刘姊妹的建议吓蒙了,有些不知所措。公园里这么多人怎么祷告呀?但当刘姊妹说完三个姊妹就跪下祷告了,我难为情地左右看了看只好跟着跪下,但因脸面放不下,祷告时我的心一点都安静不下来。虽然我听不到三位姊妹在祷告什么内容,但是我被她们的活出感动了,说实话我信主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跪着祷告过,她们这样的行为让我看到,她们对待神的态度是真诚的,也有谦卑寻求神的心。我想她们突然这样祷告也是因着我的冷漠态度吧,她们是希望我考察神的末世作工。祷告后李敏姊妹把一本书递给我,并真诚地说道:“这本《神的显现与神的作工》里面有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这些问题都是宗教人普遍存在的问题,在问题后面都有神话语解答,你看看吧。”我本不想接书,但是看她说得恳切,再看看高姊妹、刘姊妹,她们都很希望我能接书,我感受到这的确是信神的大事,不能马虎对待。于是我就接过了书说:“那好吧,我愿意收下这本书,我们今天就谈到这里,我先看看书再说吧。”

回到家之后,我把书放在一边,心思很乱。今天李敏姊妹说的这些话我都明白,句句是事实,但为什么主来了还要再作一步审判的工作呢?我始终想不明白。细细琢磨后还是不明白,但又想,对于主再来的事,我也不能坐以待毙,看看书长长分辨也好。于是,六天的时间,我把整本书都看了一遍,全能神揭示出了许许多多人未曾知道的奥秘,让我很得供应。我想更多地了解全能神作的审判工作究竟是怎么回事,于是我决定去高姊妹家问问。

分页阅读: 1 2 下一页

推荐文章

  • 走出“旷野”进入“迦南美地”走出“旷野”进入“迦南美地” 1985年的一天,我应聘到香港的一个家政公司。在公司上班不久后,我遇见了一位女士,她介绍我去了香港的国际基督徒生命堂。那是我第一次参加主日聚会。那天,牧师告诉我:“接受主耶稣做你 […]
  • 放下“不可能”的论调放下“不可能”的论调 我以往听过“一美元购买一辆豪华轿车”的故事,大概意思是这样的:美国的贫民区住着一帮乞丐,其中有一个乞丐已经好几天没要着饭了,他身上只有一美元,所以他硬撑着身子,舍不得花掉它。正当 […]
  • 一个80后的转变一个80后的转变 我是一个典型的80后。脾气不好,稍不顺心就会生气发火,父母若是不顺着我,我就不理他们,在饭桌上说到我不爱听的话,就把筷子一摔不吃了。他们要是不哄我,我宁可饿着肚子也不吃饭,父母没 […]
  • 神爱牵我走神爱牵我走 我出生在中国北方的一个城市,自小就对未知事物和超自然现象特别感兴趣。我特别喜欢看那些连科学家都无法解释的揭示奥秘的文章,还有有关神迹的文章,这些不解之谜让我慢慢地感知到有神的存在 […]
  • 真实的敬拜真实的敬拜 我曾听到过这样一个故事:主日有一个人在梦中被天使带到一个教会。他看到司琴的姐妹很卖力的弹奏,但却听不见琴声。轮到会众和诗班唱诗时,仍然听不见声音。随后牧师上台祷告,只见口中念念有 […]
  • 两小时的反省两小时的反省 高涵回来后,打开了卧室的门。 卧室的窗帘一直没有拉开,此时窗外的光线透过薄薄的窗帘,给房间增添了一丝的温暖,一丝的活力。靠窗的书桌上,流逝的岁月在桌面上留下了一层灰尘,也使得房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