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银川纵火案”的反思

2016年1月4日,在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贺兰县发生了一场特大公交纵火案,由贺兰县开往银川火车站的301路公交车顷刻间被大火吞没,造成17人死亡,33人被烧伤。据幸存者透露,这场特大的公交纵火案是由一场讨薪风波引发,纵火人马永平因多次讨薪未果,走投无路而产生极端的报复社会的行为,悲剧由此发生。

对“银川纵火案”的反思

据悉,纵火人马永平曾是贺兰县一家工地的包工头,2013年6月,他承包了贺兰县洪广镇劳务移民小区的水暖工程,没想到他的噩运便从此开始。这项工程开工一干就是半年,到了2013年底,马永平和他带领的工人们还没拿到一分钱工资。当时,一个师傅一天工资240元,一个小工130元,这些工资都是马永平自己出的。后来,马永平找到总承包人丁XX要工钱,丁XX答应将一套贺兰县还未建好的名为“一品中堂”的住房给马永平,以代替曾经许诺给马永平的33.63万元工程款。不料,“一品中堂”的房子在建设过程中烂尾了,交房无期,马永平没法将房子套现,而自己雇的工人吃喝拉撒都是他出钱,紧急关头,马永平的父亲、弟弟、妹妹都借钱给他,可这些钱依然不够给工人发工资,他就到处借钱,找银行贷款,甚至借了高利贷。可即使这样,在三年里,承建开发商始终没有给他一分钱。工人由于赚不到钱,还要被拖欠工资,都走了,只留下马永平一个人和他欠下的一堆债。2014年初,马永平的妻子与他离婚,此时他的妻子怀孕已经三个月,最后做了流产手术。

2015年11月,马永平所负责的水暖工程基本完成,但讨薪之路却异常艰难,他在朋友圈发出的文章中写道:“我找过洪广镇镇长,他说他跟丁XX协调,但没了下文。我找贺兰县政府,门卫听说原因连门都不让进。我找劳动监察大队,丁XX连电话都不接。我打算到贺兰县法院起诉,法院的工作人员告诉我首先要交起诉费8000元。天哪!现在我连80元的生活费都没有了。”走投无路的马永平采取了极端的办法。

2015年12月7日早上9点,马永平拎了一桶汽油,带着条幅,来到银川商城对面隆悦宾馆的天台上。随后他将汽油倒在自己身上,穿着湿透的衣服,爬上了楼顶的信号塔。与此同时,马永平的父亲马XX接到了当地派出所所长的电话,被告知儿子正在信号塔上要跳楼,马XX马不停蹄地到了隆悦宾馆的天台,当时,天台上已经聚集了很多警察,还有洪广镇党委书记李XX。只听见马永平在塔上喊着:“如果能把工程款付清,我才会下来。”这时,丁XX也闻讯赶来,随后,一个装着30万元现金的大包被送到了天台。马永平吩咐父亲把钱点清楚,该还给谁就给谁。此时距离马永平登塔已有8个小时,浑身湿透的马永平早已冻僵,他极度艰难地从信号塔上爬下来。谁知,父亲马XX带着30万元现金从六楼顺着楼梯往下走,当走到第三层时,民警拦下了他,当地派出所杨副所长告诉他:“这30万元里,9.9万元是丁XX带来的,另外20万元是洪广镇政府带来的。这20万元暂时还不能给你,还有一些手续,洪广镇党委书记李XX保证12月30日前把剩下的钱全部付清。”之后,这20万元工程款就没有了音信,而马永平因此被拘留了10天。

2015年12月31日,穷途末路的马永平在家里留下一封绝命书后就再次离开了家,信中写道:“这都是你们逼的,逼得我活不成了。丁XX:你可以有一帮黑社会打手,可以贿赂政府各部门不管我的事。大小政府:你们可以用谎言和暴力来掩盖这一切的不平等和你们收了黑钱而不作为的行径,但掩盖不了一个求最基本生存权利的人的决心。你们三年欠我二十多万元工资,你们看着我死。”看到绝命书后,父亲马XX非常害怕,他立刻叫来了住在同村的二哥三哥和侄子,企图将发了疯似的马永平拦下,可是马永平身强力壮,三个人都无法近身。得知这个消息,马XX立即给派出所民警反映说,儿子马永平曾扬言要杀人放火,要杀丁XX,杀李XX,希望民警能重视此事,避免惨剧发生,可换来的却是民警的不作为。马XX又给宏光镇党委书记李XX打电话,可李XX却回答说:“那事我不管,马永平也不是给我干活,与我一分钱关系都没有。”

2016年1月3日,马永平写下了最后一封绝笔信,信中写道:“三年来经过各种努力讨薪失败了,我无法用语言表达我的绝望和愤怒。三年来由于我拿不到工钱,在贫穷中老婆离我而去,父子兄弟因为借的钱还不上而反目,现在还被放高利贷的翟XX追杀。拖欠工资的丁XX及打手,贺兰县的各级政府及职能部门的冷漠和推诿,让这一切都过去吧!我用五百年地狱的煎熬和五百年当牛做马的轮回来作为我行为的代价。但这能否引起政府和社会对拖欠农民工工资的反思呢?”

第二天早上,马永平点燃汽油,于是发生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这是一场血的悲剧,但马永平的事例在中华大陆仅是冰山一角,仅在2015年1月—11月,银川市受理农民工讨薪案件就达504批8284人次,其中,集体上访375批7913人次,占讨薪上访总量的74%,重复上访288批5715人次,重访率57%,涉及农民工10155人,拖欠工资近14.6亿元。

这个令人揪心的案件和一笔笔触目惊心的数字让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在这样黑暗、腐败的社会环境下,老百姓想过上平安、幸福的生活谈何容易?随着一次次不平等事件的发生,让生活在社会底层的老百姓感受到了生在这个国家的痛苦;在一次次来自底层的声音被漠视,甚至迫害、打压的事件背后,使我们逐渐对这个国家政府失去了信任,也是在这样铁的事实面前,使我对中共政府官员的实质有了一些分辨:

1、中共政府官员心地恶毒,一贯辖制人,掌控人,玩弄人。在马永平被放高利贷者追杀,家庭破裂,急需用钱的情况下,当地政府官员丝毫不管他的死活,仍然继续拖欠其30多万元的工程款;当其走投无路,采用极端方式“跳楼讨薪”时,当地政府并没有体贴他的难处,反而利用手中的权利将其拘留,还昧着良心将给他的20万元救命钱又要了回去,逼得其走投无路,最终酿成惨剧。

2、任意妄为,欺压百姓,无法无天。在马永平一案中,政府官员互不作为,互相推卸责任,视法律于无有。相关职能部门本应履行职责,按照相关劳动合同法为讨薪农民工讨回公道,可他们却丝毫不做本职工作,对拖欠农民工工资的承包人丁XX没有采取任何制裁措施,反而将矛头指向讨薪的马永平,将其拘留,所做所行令人发指。

3、崇尚邪恶,狼狈为奸,助纣为虐。从马永平的事例里,我们可以看到,中共政府官员狼狈为奸,对待老板丁XX,当地政府的态度是放宽政策,息事宁人,而对待穷途末路的马永平,他们则又换了一副嘴脸,竭力打压,使其无法生存下去,从这些事实中我们足可看到中共政府官员崇尚邪恶,助纣为虐的实质。

4、道貌岸然,阳奉阴违,欺上瞒下。为了树立在民众心中的光辉形象,当地政府官员阳奉阴违,欺上瞒下。在“跳楼讨薪”事件中,他们为了在众人面前伪装出一副“为人民服务”的好干部形象,假装为讨薪者讨回了薪资,背后却又极其无耻地将钱要了回去,并用谎言欺骗讨薪者,声称会为此事负责到底,结果却是不了了之,这种及其卑劣的行径令世人所不齿,这更说明了在中国有这样的“父母官”,“青天大老爷”实在是老百姓的最大不幸。

这不禁让我想起了神的话:“就这样的时代,这样的世界,这样的‘人间乐园’上哪去寻找人生的乐趣?人又上哪找着人生的归宿?”(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真正的“人”指什么》)“什么公民合法权益,都是掩盖罪恶的花招!……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权益在哪里?公平在哪里?安慰在哪里?温暖在哪里?”(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八)》)

从神的话中看到,在这个世界上,因为撒但邪恶势力掌权,使人犹如活在人间地狱一样,这个时代是有钱有势的人亨通,老实没能耐的人就是受欺受压的对象,而且不能有一点反抗。越是恶人在社会上越吃得开,越能亨通;越是老实人越要受欺压、受排挤,永远没有出头之日。这就不难看出,这样的国家、这样的社会哪有人权?哪有法律?哪有公平公义?人生存在这个时代中哪有安全保障?哪有幸福可言?

难道活在苦难中的人真的没有希望了吗?难道人真的就这样被撒但一直残害、直至吞吃吗?绝对不会!因为人是神造的,虽然人被撒但败坏远离了神,但神一直在牵挂人、怜惜人,人的一切苦难神都看在眼里,痛在心头,今天,神道成肉身重返人间,神要将那些苦难深重的人从黑暗中救起,神要消除地上一切的不平,神要拭去无辜之人的眼泪,将这些诚实、善良的人带到神的面前让他们都能幸福快乐地活在神的看顾保守中。正如神的话说:“我要抚平人间的不平,我要在全地之上作我亲手作的工,不容撒但再残害我民,不容仇敌再任意妄为,我要在地上作王,将我的宝座‘挪到’地上,使仇敌都在我前俯伏认罪。”(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二十七篇说话》)“当你感觉到疲惫时,当你稍稍感觉这个世间的一份苍凉时,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随时都会拥抱你的到来。”(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全能者的叹息》)从此地上不再有不义、不再有压迫、不再有眼泪,人与人都能和睦相处,到处充满喜乐之气,这是神与人的生活!

李 率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