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人际关系- 激烈争吵之后的转变

职场人际关系- 激烈争吵之后的转变

天阴沉沉的,树叶纹丝不动,一场暴风雨就要来临。一工厂的车间里传来激烈的争吵声:“你去老板那告我什么状了?”“我能告什么状啊?”“你要不说老板怎么知道我干活接电话的事呢?别人接电话你为什么不告诉老板?你就欺负我。”“我没和老板说。”“你不要再狡辩了,老板都跟我说了。”慧英越说越气,嗓门也越来越大,锦绣不让她说,可正当气头的慧英偏要说下去,她觉得锦绣平时让她干难活、累活,自己都忍了,这回还去老板那告自己的状,说啥也不能再忍了。锦绣看慧英很生气,也就不吱声了。慧英心想:只要锦绣再说话,就跟她继续吵,就算被开除,也不能再让她欺负自己了,要让她看看自己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雨“哗哗”地下了起来,慧英打着雨伞迈着缓慢的步伐走在回家的路上,她想起与锦绣争吵的事,心里又堵上了,长长地舒了口气,思绪回到了过去……

慧英跟锦绣一起工作三年了,做的是汽车配件有关的工作,做出的产品得用锡纸胶带把周边包起来,不能漏出里面的纤维,否则就是不合格产品。慧英平时话不多,人挺老实的,工友锦绣经常让她干一些难活、累活,比如装箱打包的活都让她干,锦绣只是帮抬箱子,装上车推到库里就完事了。时间久了,慧英就看出来锦绣净挑轻松的活干,心里很不平衡,因为绵绣拿的工资比慧英多,而干的活却比慧英少,还什么事都是她说了算,凭什么呀,慧英总觉得锦绣是在欺负她。

一次,锦绣又把那些累活都推到慧英面前说:“你把这些都干了吧!”当她推过来时,慧英心里就已经不满了,可她紧接着又说:“这些都干完之后再干其他的活。”慧英很生气地说:“你为什么不干呀?为什么总是让我干?”锦绣找借口说:“你这边的位置宽,直接可以装箱。”慧英反驳道:“你那不也很宽吗?”锦绣命令式地对慧英说:“让你干你就干,哪来那么多废话?”慧英当时真想把活放下就走,转念想想自己是来上班挣钱的,而且又是信神的人,还是忍了吧。

慧英回想这些,愈发的心烦意乱,拖着沉重的步伐继续向前走着……

自从这次争吵后,慧英与锦绣的关系就彻底破裂了,见面几乎不说话,但是因工作的关系还得去面对,只是慧英每次看到锦绣就会想起她的所作所为,气也就不打一处来,甚至连听到她的声音都反感,但因工作的缘故有时又不得不跟她说点话,每次说话慧英心里都翻江倒海。慧英因此过得很痛苦,上班对她来说简直成了一种折磨,她一点也不想见到锦绣,甚至想到了辞职。

一天,慧英看到神的话说:“还有一种思想,说:‘你不仁我不义,你对我这样,我就得对你那样,你对我都不客气,我跟你客气什么呀!你不给我留面子,我为什么要给你留面子?’这是什么思想?这是不是也是报复的思想?这种思想观点在常人来看是不是成立,是不是站得住啊?‘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还有一句话‘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在外邦人中间都是站得住的理,能拿到桌面上的,这还是正人君子的作法呢!但是拿到现在,作为一个信神的人,作为一个追求明白真理、追求性情变化的人来看,你们说这些话对不对?这些思想观点对不对?(不对。)为什么不对?这些东西来自哪儿啊?(来自撒但。)来自撒但,这是不可置疑的,没有疑问。来自撒但的什么呢?恶毒的本性,这里带着毒,带着撒但的恶毒、丑陋的本相,带着这个本性实质,带着这样本性实质的观点、思想、流露、说法,甚至做出来的作法。这些东西的性质是什么?是不是属撒但的?是属撒但的。属撒但的这些东西合不合乎人性?合不合乎真理?合不合乎真理实际?(不合乎。)是不是跟随神的人该有的作法、该有的思想观点?(不是。)那当你有这些作法的时候,有这些想法的时候,有这些流露的时候,你的这些作法、想法、流露是不是合神心意?既然这些东西是出于撒但的,那它是不是合乎人性、合乎良心理智的?(不合乎。)人现在明白了不合乎,那在明白这个之前,你们是不是认为这些作法、想法很能拿得出手呢?而且还认为什么呢?‘我报复人,我治你,我说这些话,我能拿到桌面上。我光明正大,我是正人君子,我光明磊落,我恨你,我报复你,我说你,我说在明面上。我攻击你,我攻击在明面上,我不背后做卑鄙小人,我不做阴险小人,我做正人君子,还做得堂堂正正!’是不是还得这样想呢?这些东西、这些理论在人心里充满着,占有着,主导着人的思想、行为、作法与人的各种情形、观点,那人能明白真理吗?相反,人是不是就把这些人所认为拿得出手的、人所认为对的东西作为真理来实行、来持守了呢?(是。)那现在找没找着根源?人为什么不能达到真实的性情变化?为什么不能达到真实地解决自己的难处呢?你们就顺着这个路挖挖吧,看看有哪些东西自己认为是很站得住脚的,很合人常理的,很合人情世故的,这些理由、作法、观点、逻辑思想,自己能拿得到桌面上的,自己认为是光明正大、光明磊落的这些作法、思想,让自己放在心里已经把它当成真理了,而不认为这些是败坏性情。你们挖掘挖掘吧,是不是还有更多?(是。)”(摘自《解决败坏性情才能摆脱负面情形》

正常人性都包括哪几方面:见识、理智、良心、人格。这几方面都达到正常,你的人性就合格了。有正常人的模样,像一个信神的,也不要求你达到多高,不要求你搞外交,就要求你做一个正常的人,有正常人的理智,看事能看透,最起码看你是一个正常人,这就可以了。……许多人看见现在时代变了,也不讲什么谦卑、忍耐,干脆一点爱心都没了,圣徒体统也没了,这些人太谬!哪有一点正常人性,上哪谈见证?什么见识、理智都没了。”(摘自《提高素质是为了能蒙神拯救》)

慧英认真地揣摩着神的话,回想自己与锦绣之间发生的事,顿时感到蒙羞惭愧,看到自己对待别人没有包容、忍耐,更谈不上担量。就因为锦绣总让自己干一些累活、难活,心里就对她反感、有怨气,而且看到她干活少,工资却比自己拿的多,心里本来就不平衡了,她还在老板面前告状,就再也忍不住彻底暴发了,还认为自己是正当防卫、合情合理,是对方有错在先,如果别人欺负自己却不还手,那以后更要被她欺负了。慧英看到自己哪有一点基督徒的样式,活出的简直就是跟外邦人一样,都是凭着撒但的毒素“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的撒但毒素活着,一旦别人得罪了自己,就耿耿于怀,甚至能成冤家对头,自己这样的行为怎么能荣耀神、见证神,又怎么能让别人赞成、服气呢?慧英越想越觉得受责备,感觉自己不配来到神的面前。

慧英又看到生命进入的讲道交通里说:“生命性情变化以后,人就能做到心地善良,对任何人都公平,尤其对比较好的人他能恩待,他第一不会欺骗你,第二不会坑害你,第三更不会有害你之心,这个你可以永远放心;另外,你就是在有些事上伤害到他了,他也会饶恕你,不记念你的过犯,能宽容你,包容、忍耐你,还能凭爱心对待你。如果碰到这样一个人,这不就安全多了嘛。生命性情变化的人,他的心地善良了,对任何人都有爱心、能帮助,即便你伤害到他或者做了对不起他的事,他也能包容忍耐饶恕你,这样的人就是有正常人性了,有真正人的样式了。……心地善良的人心里没有恶毒,你亏欠他可以,他不跟你计较,他亏欠你那绝对不行,他不会亏欠你,另外,你得罪他行,他不想得罪你,更不想伤害你。这是不是心地善良啊?谁做了对他不利的事,他也能设身处地地为人想,能饶恕人,能体谅别人、理解别人,这也是心地善良的表现。有的人以前作了很多恶,现在信神了能够追求真理,他更能饶恕人,能正确对待别人、公平对待别人,这样的人就属于心地善良的人。心地善良的人,他心里对人有包容、有怜悯、有饶恕、有忍耐,更有爱心、有同情心,所以,人都喜欢接触这样的人,都愿意交这样的朋友。”

对照这些话,慧英看到自己离正常人性的标准差得太远了,做人小肚鸡肠、斤斤计较,不允许别人伤害自己,一旦伤害了,那就怀恨在心、势不两立,活出哪有一点正常人的样式?认识到这些,慧英想到锦绣跟自己一样,都是被撒但败坏的人,本性都是自私的,平时都想偷奸耍滑,不想干重活,她能为了个人的利益做出伤害自己的事,这都是被撒但败坏的结果,是受撒但本性支配身不由己;再说锦绣去老板那告状,也不是无中生有的事,自己在工作期间确实接电话了,已经违背了工厂的制度,自己有错在先,不能怪人家告状,更不应该借此跟她吵闹。慧英觉得自己应该理解锦绣、原谅锦绣,就算平常多干点活也不该斤斤计较,自己把本职工作干好了,拿工资也会心安理得。此时慧英认识到只有神的话才能让自己脱去败坏性情,活出人样,自己也只有按着神的话去实行,才能不受撒但本性的愚弄、苦害,才能达到与人和睦相处。慧英想,如果人人都凭着神的话语活着那该多好啊!那人与人之间就不会有争斗了,人也都能互相理解、包容了。慧英暗立心志,以后一定要多读神的话,多明白真理,常常活在神面前实行、经历神的话,追求活出人样。

第二天,慧英到厂子以后,再看到锦绣时心里也没有恨意了,而是主动对锦绣微笑,这时锦绣也笑了。在工作的时候,慧英也不再斤斤计较了。几天后,锦绣又推来难干的活给慧英,慧英心想:让干就干吧,反正都是我们该干的活,不能再跟她计较、生气了,自己是信神的人,得大度一些,多担待她、包容她。慧英啥话没说,就把活接过来干了。锦绣看看慧英问道:“你怎么不像以前那样呢?今天怎么态度变好了呢?”慧英冲她笑了笑,继续埋头干活了。锦绣看到慧英这样,心里也有些愧疚,就跟慧英道歉,说自己以前对慧英说话的语气太不好了,希望慧英能多担待她。慧英说:“我也有不对的地方,那天不该对你发火的,也请你多原谅。”之后,慧英跟锦绣和好了,两人在一块干活时也有说有笑了。

这次的经历,让慧英认识到凭撒但的毒素活着太痛苦了,心里充满了血气、败坏,但凭着神的话语活着,心胸就开阔了,在神的话上不仅能认识自己的败坏,也能轻松地原谅对方了,对别人多了理解与包容,心情也快乐了。慧英感谢神对她的拯救,感谢神用话语来带领她、引导她,使她能活出一点人的样式!

韩国  改变

相关推荐: 换一种追求,一切都变得越来越好(有声读物)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