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光明在哪里?

我从小就接受各种媒体的宣传,再加上在教科书上所学的,就以为中共政府是为老百姓办实事、伸张正义的政府,是能帮助老百姓排忧解难的政府。以为政府官员都是人民的好公仆、父母官,他们的光辉形象深深地扎在我心里。然而,借着事实的显明,让我看到了我心目中的中国政府及其官员的真正面目。  

2009年,我家买了一套私人开发的二手房子,我们搬进小区后才知道,地皮商和开发商因着买卖地皮,钱财上有分歧,地皮商就不让小区的人吃他井里的水,以此来要挟开发商,无奈我们小区的住户就合伙凑钱打了一口井。

到了2015年9月井水干了,于是我们一起商量安装自来水,最后推荐了三个人作代表出面办理此事。代表回来说:“自来水公司的领导要我们缴费五十万左右才给安装。”听到这话我想:他们这是想趁火打劫,我心里愤愤不平。小区的居民都怨声载道,有人说:“这不是把人往死处逼吗?就一个开口费(通往我们小区的通水管道口)和一个二次增压(无塔供水器)设备就要五十多万,这简直是天价。”有的人说:“这简直是吃人不吐骨头。”无奈之下我们找到了水利局的领导,但官官相护,我们多次交涉无果。虽知道自来水公司在敲诈勒索我们,但为了吃水、为了生存,我们是哑巴吃黄连——有苦往肚里咽,只得“低头”去找自来水公司和水利局的领导协商,经过几番周折后,自来水公司的领导假意地笑着说:“为了老百姓能吃上水,哪怕我们受点损失,也不让老百姓吃亏,你们小区27户居民,每户拿一万元钱,就可以放心地吃上自来水了,我们已是尽最大努力在帮助你们。”听到这么虚伪的话,我感觉恶心厌憎,但又无可奈何,心里满了苦楚。这时一个老姨气呼呼地小声说:“呸!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人家别的小区开口费是二三千左右,你向我们小区一户要一万元,还说是在帮我们,你也不害臊。”老姨接着大声说:“我嫌钱有些多,我也没有老伴,家里就一个儿子上班,还要养活一家老小五口人,我们生活实在是困难,你看能不能再少点。”一个领导笑着说:“这已经是最低限度了,不能再少了。”老姨气愤地说:“你要不给我少钱,我就去北京上访。”领导阴笑着说:“到北京去走到半路就把你们截回来了。以前俺村因着扒房子有人去上访,有的人被关起来了,有的人被打了一针,回来之后成为精神病患者疯疯癫癫的。老大娘啊!别折腾了,你孩子也不差那几千元钱,都回家筹钱去吧,二十七万交齐就给你们安自来水。”万般无奈,我四处借钱终于凑好了一万,我们小区的人费尽周折最终把二十七万凑齐上交,我们觉得这次终于可以吃上水了!人间光明在哪里?

 谁知在我们要安装的时候,以往的地皮商把这块地皮卖给开发商后发现赔了,就与开发商打官司,但他败诉了。现在他趁机来勒索我们27户居民,把路堵死不让拉水喝,让我们每户拿十万元钱才能让自来水管道通过。面对此景我们只能找政府帮助解决。我们满怀希望地去找市政府,政府的官员打着官腔,互相推诿。无奈我们找了几次,去的次数多了,市委领导威胁道:“你们这是越级上访,再来就按寻衅闹事刑事拘留!”之后就打电话一级一级往下压,最后让居委会处理这事。居委会的人来了,多次“调解”不成,就给地皮商打电话,地皮商带了几个人过来气势汹汹地说:“我们是艾滋病患者,谁不怕死就只管在这放肆!”这时我们小区的一位叔叔想和他们讲理,他们就把叔叔摁在了地上暴打,打得叔叔的小腿都露出了骨头,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居委会的人站在那只是看热闹。我们报了警,警察来到只是随便了解了几句就走了,看着这一幕幕的情景我心寒哪!我们只好拨打了“120”。最后的住院费还是我们小区的人凑的。

 没有水,我们没法生活,只好继续找人解决,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们从一个官员口中得知,居委会的人拖着不管是想从中捞到一些钱财。为了吃上水,逼得我们没有办法,我们只好凑钱请各部门的领导吃饭,并给他们送礼、送钱。刚开始居委会的人答应的都挺好,并承诺说:“放心吧!回家等消息,一定会让你们吃上水的。可地皮商给政府各部门官员送的礼比我们送的多,送上礼后,地皮商就要挟我们说,他一户给我们3万元,让我们都搬走,若不走到时候什么也没有,还得卷铺盖滚蛋。我们再找政府各部门的领导都不给我们回话了。想想跑来跑去劳心费力,不但自来水没有安上,自己辛辛苦苦一辈子买的房子,又要归于无有,我真是有苦难言,欲哭无泪,心都凉透了。

但为了生活还得继续想办法,为此我们带着一丝希望拨打了省电视台民生频道,想让她们能呼吁更多的人来帮助我们渡过难关。可是,现实却让我大吃一惊。她们一听我们说的是这事,就慌忙说:“我们只报好事,不报坏事。”电话“啪”地就挂掉了。听到这话,我的心里一阵阵酸痛。     

我们已走投无路了。为此,我们小区的一个年轻人气愤地说:“我真想带上汽油把政府的官员都烧死,他们不让我们好过,我也不会让他们好过,让他们死一群,我死一个,也值了。”一个六十多岁的伯伯语重心长地说:“小伙子呀!你还年轻搭上你的一条命可不值啊!要豁出去还是我们这些老年人,让政府打死就打死,打死了也算个解脱!”有的人支持年轻人的做法,院子里的人也都议论纷纷,各自都表露着心中的愤恨,人人都活在了无助、痛苦之中,寻死觅活的,我虽然与他们一样也有痛苦,但不同的是我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在我痛苦之时,有神的话来安慰。这时我想起神的话说:“你们这些人吃的、穿的都与它们不一样,你们都享受着神的话,过着有意义的生活,它们享受什么?它们只享受祖宗的遗产、‘民族的气概’……最终你们能完全脱离污秽,不再陷入撒但的试探之中,得着神每天的供应。你们应时时谨慎,虽活在污秽之地却不沾染污秽,能与神同活,蒙了极大的保守,在这块黄土地上就拣选了你们这些人,这些人不是最有福的人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实行(二)》)神的话让我明白了,我是神拣选的人,天天读神的话、享受神的话,走的是追求真理的人生真道,神要祝福听他话语的人。无论遇到什么环境,神要求我活在神的话中,不要陷入撒但的试探,今天我们面临政府的欺压就是撒但的试探临到了,撒但就想利用这件事逼我们走上绝路,让我们失去理智,用极端的方式解决,与撒但同归于尽下地狱,我不能上撒但的当。我明白了神的心意,心里得到了释放。于是,我就规劝那位青年人,经过一番劝说,年轻人放弃了以死相拼的想法,我们也都松了一口气。      

后来,我们商量既然政府不给安装自来水,那我们就不安了,出去租房住,但得把我们交的一万元钱的安装费要回来。我们要求退钱时,自来水公司的人看我们是动真格的,他们觉得吃到嘴的肥肉哪有吐出来的道理,随后就找了一家离我们小区最近的门市房,从门市房处接了一根管道,我们小区的吃水问题就这样解决了,这么简单的问题竟勒索了我们二十七万,害得我们拉水吃了一年。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我们看到了中共政府统治下根本就没有人权可言,正如神的话说:“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权益在哪里?公平在哪里?安慰在哪里?温暖在哪里?为何用诡计欺骗神的百姓?”“渊面混沌黑暗,百姓哀天怨地荼毒生灵,哪有人的出头之日?瘦小的人怎能比得过这残忍的暴君魔鬼?”(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八)》)“这帮狐群狗党来在人间骚扰得鸡犬不宁,将人都带到了悬崖前,暗想将人推下摔得粉身碎骨,之后便侵吞人的尸骨……”(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七)》)借着神的话与事实的对照真让我看透了政府官员假冒伪善的丑恶嘴脸,他们打着“公正廉洁”的旗号,背地里却鱼肉百姓,他们只为自己谋福利,却不管百姓的死活。真没想到,我心目中的“父母官”竟然是这副嘴脸!他们的实质就是吞吃人的魔鬼,是属撒但的。在撒但政府的统治下哪有公平公正?哪有老百姓说理的地方?我们小区的居民要吃水,这是多正当的要求,可政府就像踢皮球一样,把我们踢来踢去,他们官官相护、狼狈为奸,层层敲诈,最后还是高价勒索我们,不给我们老百姓一点活路。逼得小区的人都想以死来换取合法的权益,现在我才看到他们所高喊的“公民享有合法权益”“为人民服务”,都是欺世盗名的鬼话。

在没水的一年里,我亲身体尝了中共的黑暗压制,但我感受最深的是神对我的爱。全能神教会的弟兄姊妹们一次次地帮助我渡过难关,弟兄姊妹经常让我到他们家洗衣服,我给他们水费他们都不要,时间长了我感觉不好意思,但弟兄姊妹从来都没嫌弃过,寒冷的冬天他们不怕冷,只要他们洗一次衣服都会来我家取我们的脏衣服一起洗。他们还不断地向我家送水。要不是因着神的爱,谁会这么白白地、长期地帮助我。在全能神教会里,使我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温暖,弟兄姊妹都是彼此相爱、扶持、帮助、体谅、安慰,那种从神来的爱在世上是无法体会得到的。全能神教会与世界完全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境界,一个是充满了爱,充满正义、光明、温暖、平安、祥和的幸福境地;一个是充满黑暗、邪恶,充满残斗、厮杀、恐惧的痛苦世界;一个是越来越向善,一个则是越来越邪恶。在跟随神的日子里,借着读神的话,经历神的话,使我逐步认识到为什么全能神教会与世界有这么鲜明的对比,原因是全能神教会是基督掌权、真理掌权,神的话掌权,所以全是公义,全是光明。正如神的话说:“在我的光中,人都重见光明,在我的话中,人都得到享受之物。我从东方来,由东方发出,我的荣光发出之时,万国被照耀,一切全被照明,无一物留在黑暗之中。在国度之中,子民与神的生活快乐无比……”(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众民们!欢呼吧!》)而中国却是撒但掌权、恶魔掌权,中共政府崇尚邪恶,驱逐正义,专横跋扈,欺软怕硬,谎言欺骗,颠倒黑白,草菅人命,蛇蝎心肠……中国老百姓在中共邪党的统治下永远都没翻身的机会,也没有平等与自由,只有跟随神才能得到喜乐与平安,“公平在哪里?安慰在哪里?温暖在哪里?”如今我终于找到答案了,在全能神教会里,在基督的国度里,这里才是光明之地。

晓   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