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醒来

我在上学期间,看到课本里写的共产党员的光荣事例以及像董存瑞、黄继光等英雄人物的感人故事,让我心生羡慕,就认为共产党员是最高尚的人,他们都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于是,我就梦想自己长大后要成为一名军人,然而经历了几年部队的生涯,无情的现实让我看清了共产党的实质,把我年少时的梦想击得粉碎!

17岁那一年,我如愿以偿地参军了。来到部队后,我积极表现,任劳任怨,逐渐成了我们连队的骨干,成了重点培养的对象。那时我知道父母都信了神,他们说神是造物的主,我们的生命都是神给的,都应该敬拜神……面对父母的选择,深受无神论教育熏陶的我,感到很不解。终于到了我入党的时候,连队指导员问我家里有没有信神的,我知道共产党不允许人信神,于是我对指导员说,我们全家都信共产党,指导员高兴地笑了。21岁那年,当我在党旗下宣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的时候,我的血液都沸腾了,终于成为了一名共产党员,我梦想成真了。

此后,我开始参加党员会学习“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指导思想,我想很快自己就会成为一个高尚的人,就在我幻想着自己光明的未来时,却在现实生活中看到中共党员所行的与所讲的根本不相符。这些中共党员一个个都是摆老资格的官僚,为着自己的利益而排斥别人,为了名利互相勾心斗角,明争暗斗。就如我们一个排长太正直,工作干得也不错,可不会送礼,干了几年非但没有升职,到头来还被人弃绝,而会溜须拍马的人却平步青云。我在连队里是司机,有一次外出训练,营长让我们把油箱加满油,并带上二百多升备用的油。我以为这下可得好好训练训练了,但是到了地方后,营长只让给所有车辆的油箱里留下够回去的油,其他的就都卖了,把所得的钱都装进了自己的腰包,我们在那里玩了一个多月,就回来了。临到这样的事,我感觉理想与现实差距太大了,我不相信自己心中的偶像竟是这样的一群人!但无知的我心想:不管他们,我坚持在工作中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做一个好党员,我一定会被重用的。但是现实是残酷的,无论我怎么努力,在评功评奖时都没有我的份,甚至因着我能干,还多分给我任务,我纯粹就是白出力!看到部队里一点公平都没有,接受不了现实的我,就开始沉迷于网络,与不认识的网友交流,以此来麻痹自己,但我身边的一个战友却因承受不住这种压力,精神失常成了神经病,而我们的营长,一个二十几年的共产党员,竟没有一点同情心,还拿他开玩笑,跑过去给我的这个战友敬了一个礼,并叫了他一声首长好,这一举动引得所有的人都哈哈大笑。看到这一幕让我惊呆了,更感到寒心,我感觉自己活在了一个没有一点人味的魔鬼世界里。

因着在部队没有一个知心的人,人人都互相利用,互相防备,渐渐地我也感觉自己没有了人情味,活着也没有了目标,尤其看到太多不公平的事都发生在自己身边,我的心由愤恨变得冷漠,甚至觉得人活着太累了!我只有在QQ空间中写一些文章来抒发自己的不满,渐渐地,我越来越颓废,没有了追求的理想与目标,只追求吃喝玩乐、醉生梦死,每天消磨时光填补自己心灵的空虚……

梦中醒来

就在我当兵的第五年,突然得了一种病,两个膝盖肿了,走路都痛,到医院检查不出来是什么病,我到部队卫生室去看病,得到的只是几片止痛药,听到的是“命苦不能怨政府,点背不能怨社会”。这让我对共产党“以人为本”“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口号看透了,再也不奢望它能给我治疗或任何的补偿。我五年的青春为部队付出,换来的只是“命苦不能怨政府,点背不能怨社会”,它们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真是让人寒心。我得病之后,只能勉强走路不能参加训练,前途没有了,一切都没有了,我承受不住这种压力,晚上经常失眠,我觉得自己快要成神经病了,感觉自己没有了灵魂,甚至都有了轻生的念头。

就在我快要垮掉的时候,因着我的病痛部队让我退伍回家,回到家之后,妈妈把神的国度福音传给我。可因我脑子里被无神论的思想占满,当时并没有接受,只是忙于四处求医,但治疗也没啥效果,甚至一个医生对我说没病,不给我看。我感觉自己被这个“美好的”世界骗了,一切都是假的,在部队几年追求成为共产党员的愿望实现了,但共产党带给我的是心灵的颓废,有病的躯体,还有无情的遗弃。我感到自己没有了活下去的勇气,但当我想一死了之的时候,又感觉有种对死亡的惧怕,我不得不反思自己到底为什么活着?这时妈妈给我看神的话:“人类离开了全能者的生命供应,不知道生为何,但又恐惧死亡,没有依靠,没有帮助,却仍旧不愿闭上双目,硬着头皮支撑着没有灵魂知觉的肉体苟活在这个世界上。你是这样没有盼望,他也是这样没有目标地生存着,只有传说中的那一位圣者将会拯救那些在苦害中呻吟又苦盼他来到的人,这个信念在没有知觉的人身上迟迟不能实现,然而,人还是这样盼望着。全能者怜悯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时又厌烦这些根本就没有知觉的人,因为他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从人来的答案。他要寻找,寻找你的心,寻找你的灵,给你水给你食物,让你苏醒过来,不再干渴,不再饥饿。当你感觉到疲惫时,当你稍稍感觉这个世间的一份苍凉时,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随时都会拥抱你的到来。”(摘自《全能者的叹息》)神的话犹如一股暖流,温暖了我冰凉的心,神的话让我明白了只有全能者才是创造万物的那一位,只有神能供应我们人类,我们也只有敬拜造物主才有真正的人生。而中共让我把它当成了父亲,把它当成了我的救主,可在现实当中,我才看清它的丑陋面目,在它权下的几年里,我变得颓废堕落,看不见光明和希望。现在看神的话,我才看到了光明,有了依靠,我来到神前祷告,愿意吃喝神的话,愿意跟随神,把自己一生交给神,祷告后心里特别的亮堂,那种虚空与悲哀的感觉没有了。

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古文化知识将人从神的面前悄悄偷走交给了魔王及其魔王的子孙,‘四书五经’将人的思想观念又带入了另一个悖逆的时代,使人更加崇拜‘书经’的编者,从而对神的观念又加重一层,不知不觉,魔王将人心中的神无情地赶了出去,自己却洋洋自得地占据了人的心灵,从此人便有了丑恶的灵魂,也有了魔王的嘴脸,对神的仇恨已是满了胸腔,魔王的恶毒一天天在人里面蔓延,将人全部都吞了下去,人再也没有一点自由,无法摆脱魔王的纠缠,只好就地被擒,向其投降归服在其面前。在人幼小的心灵里早就种下‘无神论’的瘤种……让所有的人都从小做起,准备报效祖国,无意之中将人带到了它的面前,把功劳(指神手托着整个人类的功劳)毫不迟疑地安在自己头上,但从来也不觉羞耻,从来不觉着有羞耻之感,而且还恬不知耻地将神的百姓抢回其家中,而自己却如老鼠一样‘蹦’在桌子顶上,让人把它当作‘神’来敬拜,这等亡命之徒!”摘自《作工与进入(七)》从神话语的揭露中让我看到中共的无耻卑鄙,回想我从小接受它的无神论教育,追求报效祖国,把它当成了“救世主”,它把神赐给人类的祝福说成是它带给人类的,实在是邪恶无耻;它打着“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口号迷惑、愚弄人民,使我上当受骗以为做一个共产党员就能成为一个高尚的人,实现自己活着的价值,而当我成为一名共产党员的时候,却失去了追求的目标,活在颓废之中;我把它当神一样敬拜,为它卖命,但当我因着病痛不能为它卖命时,它却说是因我的命不好得的这病,打发我退伍回家。在部队里这五年的经历,让我看到它外表标榜自己伟大、光荣、正确,实质却是阴险狡诈、卑鄙恶毒。

自从我来到了教会,弟兄姊妹都帮助我,给我读神的话:“疾病临到是神的爱,必有神的美意在其中……全能神是全能的医生!活在病里就是病,活在灵里就没病,只要你有一口气,神都不会让你死。”(摘自《第六篇说话》)神的话给了我活下去的信心和勇气,我愿意把自己的病交在神手中,相信一切都是神在掌管。令我没想到的是,我接受神的作工不到两个月,我的病没有接受任何的治疗,却奇迹般地好了,这让我真实地体会到神的大能与神对人类最真实的爱。回想以往我没有来到神面前的日子仿佛就是一场恶梦,在梦中的我浑浑噩噩、不明是非、认贼作父,看不到光明,被魔王残害,在那段日子里我感到痛苦又无助。现在来到神的面前,我才如梦初醒,明白了活着的真正意义,不再迷惘,不再颓废,在神的话中我看到了光明与希望,明白了是神在供应着人类,神才是我们的救主,如今的我竭力追求真理,追求能够活出一个敬拜神之人的样式来还报神爱。一切荣耀归于神!

李志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