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化

曾经年少的我时常想:出生在贫穷的家庭算什么?

我有远大的梦想与志向;被人瞧不起算什么?

我有大好的时光去拼搏;输在起跑线上怕什么?

未来我可以自己去闯;一无所有算什么?

我终会让人对我佩服、仰望。

直到岁月在我身上刻下沧桑,我也如愿以偿地赢得了名利与赞扬。

然而出人头地并没有给我带来快乐。

我渐渐发现,除了肉体的享乐与堕落,身边人的虚假与伪装,剩下的就只有内心的虚空与迷茫……

我不禁扪心自问:“为什么会这样?”

全能神给了我答案:“人在物质世界所得的名或利给了人暂时的满足感,给了人一时的快慰,给了人心灵踏实的假象,让人迷失了方向,所以,在茫茫人海中挣扎,渴求得到安息、得到安慰、得到心灵的宁静的人被一层又一层的浪涛席卷着,当人还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为何活着、将往何处去等等这些人最该明白的问题的时候,人便被名利引诱、迷惑、控制,一去不回头,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在不经意间人就这样送走了一生的黄金期。……这个时候,人不得不开始思索自己的一生都做了什么,活着的价值是什么,活着的意义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上,也正是这个时候,人便越来越想知道是否真的有来世,是否真的有上天,是否真的有报应……

如果一个人能把自己的一生当作体验造物主的主宰、认识造物主的权柄的机会,当作尽到一个受造人类的本分、完成自己的使命的一次难得的机会,人必然会有正确的人生观,必然会活在造物主的祝福与引领之下,必然会行在造物主的光中,必然会认识造物主的主宰,必然会归服在造物主的权下,必然成为见证造物主奇妙作为的人,也必然会成为见证造物主权柄的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续编)·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三》)

神的话带我走出了困惑与迷茫,我心明眼亮不再彷徨,终于找到了人生的方向,看清污秽的世界不是我该留恋的地方,名利、地位也根本不值得我把命拼上,只有敬拜神才是人生正道。

自由释放,舒畅,变化,知识,地位,学问,出人头地

从今以后,我要顺服神对我命运的安排,竭力追求真理活出真正人的模样。

我来到教会后欣喜万分,看到弟兄姊妹都在为神的工作各尽其职。

争强好胜的我也不甘落后,为了让人高看而努力奔忙。

外表的劳碌、高深的道理,掩盖了我那卑鄙的存心。

不明真相的弟兄姊妹果然对我崇拜仰望,还时常对我讲的道理与热心花费进行夸奖。

而我却浑然不知自己在扮演着撒但天使长,与神争夺地位还沾沾自喜自我欣赏。

直到有一天,我再也感受不到神的同在,仿佛又回到了从前,我——迷失了方向。

在痛苦软弱中我向神呼求仰望,求神带领我走出困境与迷茫。

当我再次捧起神的话语,才看到自己已走在错误的道路上,是神的话语的审判让我看清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

全能神说:“人有撒但的本性在世界上就是追求知识、追求地位、追求学问、追求出人头地,如果在神家里就追求为神花费、忠心,最后得冠冕、得大福。人信神以后如果没有真理,没有性情变化,走的肯定就是这条路,这是任何人不能否认的事实,这跟彼得的路是截然相反的。 ”(摘自《基督与教会带领工人的座谈纪要·怎样走彼得的路》)

你得脚踏实地地做人,别学着做超人,做伟人,做高大的人。受撒但性情支配,人里面有一种欲望,有一种野心,这是人性里隐藏的东西,都不想在地上呆着,总想跑到半空中去。那半空是谁呆的地方?那是撒但呆的地方,不是人呆的地方。神造人是把人放在了地上,让人吃喝拉撒生活规律一切正常,学习做人的常识,学习怎么生活、怎么敬拜神,神没给人安翅膀,没让人在半空中呆着。带翅膀的那是鸟,在半空中游荡的那是撒但,那是邪灵污鬼,那不是人!人如果总有这样的野心,总想把自己变得脱俗超群,变得与别人不一样,变得另类,这就要麻烦!首先你这个思想的源头就不对。”(摘自《基督与教会带领工人的座谈纪要·进入信神正轨具备的五方面情形》)

神的话如同利剑句句插在我的心上,此时我终于看清自己偏离正道的卑鄙丑相。

也看到信神不追求性情变化终是白忙一场,与神争夺地位的结局就该灭亡。

神道成肉身尚且卑微隐藏,我还有什么资格穷狂瞎狂。

神为拯救人类无私地奉献付出,我却还在追名逐利哪有一点人样?

省察到这些后我就向弟兄姊妹敞开亮相,也向众人见证神对我的拯救,能高举神见证神心里才感觉踏实亮堂。

我从此立志要实行真理活出一点人样,哪怕为神效力心里也觉得甜蜜舒畅。

回想以往活在撒但权下尽是痛苦忧伤,今天活在神的光中真是自由释放。

我一定要脚踏实地尽好本分,为还报神爱把自己的全人献上。

晨晨

从小父母溺爱变得狂妄自大,从来不关心别人。她又是一个怎样的生活经历,继续阅读:我的变化

推荐文章

  • 走出“旷野”进入“迦南美地”走出“旷野”进入“迦南美地” 1985年的一天,我应聘到香港的一个家政公司。在公司上班不久后,我遇见了一位女士,她介绍我去了香港的国际基督徒生命堂。那是我第一次参加主日聚会。那天,牧师告诉我:“接受主耶稣做你 […]
  • 放下“不可能”的论调放下“不可能”的论调 我以往听过“一美元购买一辆豪华轿车”的故事,大概意思是这样的:美国的贫民区住着一帮乞丐,其中有一个乞丐已经好几天没要着饭了,他身上只有一美元,所以他硬撑着身子,舍不得花掉它。正当 […]
  • 年少轻狂的我是如何与姥姥相处的?(有声读物)年少轻狂的我是如何与姥姥相处的?(有声读物) 我叫安琪,六岁之前在姥姥家生活,那时我觉得姥姥是我最亲的人。每天上学穿什么衣服、梳什么发型都是姥姥决定的,我觉得姥姥给做的都是最好的。渐渐地我长大了,开始看不惯姥姥做的一 […]
  • 一个80后的转变一个80后的转变 我是一个典型的80后。脾气不好,稍不顺心就会生气发火,父母若是不顺着我,我就不理他们,在饭桌上说到我不爱听的话,就把筷子一摔不吃了。他们要是不哄我,我宁可饿着肚子也不吃饭,父母没 […]
  • 神爱牵我走神爱牵我走 我出生在中国北方的一个城市,自小就对未知事物和超自然现象特别感兴趣。我特别喜欢看那些连科学家都无法解释的揭示奥秘的文章,还有有关神迹的文章,这些不解之谜让我慢慢地感知到有神的存在 […]
  • 真实的敬拜真实的敬拜 我曾听到过这样一个故事:主日有一个人在梦中被天使带到一个教会。他看到司琴的姐妹很卖力的弹奏,但却听不见琴声。轮到会众和诗班唱诗时,仍然听不见声音。随后牧师上台祷告,只见口中念念有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