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小时的反省

高涵回来后,打开了卧室的门。

卧室的窗帘一直没有拉开,此时窗外的光线透过薄薄的窗帘,给房间增添了一丝的温暖,一丝的活力。靠窗的书桌上,流逝的岁月在桌面上留下了一层灰尘,也使得房间有一点死寂的味道。

高涵顺势看了看墙上的钟,正好是下午五点。她从包里掏出三包方便面、两个烤饼和面包等食品,这是她刚才经过市场时买的。

就在一小时前,她在剧本组正忙碌的时候,负责人给她说:“你在这里总受辖制,情形恢复不了,获得不了圣灵作工,这样尽本分就很难达到果效。你还是先回你们当地教会吧!”高涵听负责人这样说,她心里“咯噔”一下: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最近一直担心负责人让自己回本地去,没想到这事真的临到了!但她意识到这是神的摆布安排,自己应该顺服。这几个月自己在这里写剧本,心就像在油锅里煎一样的痛苦难熬,可能回去更好一些。她很平静地收拾好行装,坐上了回家的公交车……

此时看着这些吃的东西,高涵想:以后要在家里渡过了!到底能呆多久呢?也许一两天,也许三五天,或者十天半月也未可知。高涵想起一年前离家的时候,自己已经将家里的锅碗瓢盆装箱封存起来了,那时以为自己不会再用这些东西了。神真是处处回击自己的观念想象啊!此时她心里闪过一个念头:无论神怎么作都是好的,不能埋怨。

高涵在椅子上坐下来,开始琢磨临到被撤换这件事,自己该学什么功课呢?她开始回想这段时间里,和李兰在一起写剧本时,每次负责人一来,李兰就滔滔不绝地说自己是怎么写剧情,怎么写辩论部分的……李兰这么一说,让高涵感觉好像剧本都是李兰写的,她什么都没做一样。那时候她就担心负责人会认为自己在这里白吃饭,哪天会把自己打发回家。现在是扩展国度福音的关键时刻,自己如果尽不上本分不就被淘汰了吗?后来负责人来后,她就不由得要瞅瞅对方是什么眼神,对自己是什么态度,如果负责人和她说话时面带笑容,她心里就踏实一些,如果对方很严肃,她的心就悬起来了,很怕对方突然说:“你回家去吧!”知道自己不该去猜测,一切都是神在主宰;也看了很多神的话,但见到负责人时就控制不了自己的心要这么想。她担心自己被撤换,现在真的被撤换了……想到这里的时候,高涵突然感到很委屈,眼泪也不由自主地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在她看来,李兰是有意排斥她,总是在负责人面前炫耀自己如何能干、如何好,负责人以为是真的,而做出让她回家的决定。

此刻高涵心里甚至有点恨负责人:也不问问我有什么想法,纯粹是偏听偏信……不对,我这不是活在人事物中论对错吗?神的话说:“你临到的事都是神所安排的。当你临到这事的时候,神就会在暗中观察,看你怎么选择、怎么实行,你心里怎么想,这个结果是神最关心的,因为神要通过这个结果来衡量你在此次的试炼当中是否达到了神的标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续编)·怎样认识神的性情与神作工要达到的果效》)我先顺服下来。

然而虽然她想起神的话,但这话此时好像不起作用了,她还是委屈得难以控制住自己的眼泪,一会儿想这是神的刑罚审判临到了,一会儿又认为是负责人凭情感,心里像拉锯一样来来去去,最后她有点清醒了:我这不是在与神对抗吗?不还是没有顺服神的摆布安排吗?不能再哭了!

两小时的反省

她擦去眼泪,打开电脑开始看神的话,当看到神的话说:“作为一个神的跟随者,如果在你的心里对神的真实存在、神的性情、神的所有所是与神拯救人类的计划还是很模糊,还是模棱两可、糊里糊涂,那你的信就得不到神的称许。神不喜欢这样的人跟随他,也不喜欢这样的人来到他面前,这样的人因着不了解神,不能把心交给神,他的心对神是封闭的,所以他对神的信充满掺杂,他对神的跟随只能说是盲从。人只有对神有了真实的了解与认识,才能达到真实的相信与跟随,与此同时产生对神真实的顺服与真实的敬畏,这样,他的心才能交给神、才能向神打开,这是神要的,因为他所做的、所想的经得起神的考验,能为神作见证。”(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续编)·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三》)

看了神的话,她感到很惊讶,心里也开始翻腾了:难道我没有把心交给神吗?我这几年一直在尽本分,教会负责人安排什么我就干什么,我如果没把心给神能这样吗?可是神能这样说,肯定是我的情形,那我怎么没把心给神呢?被撤换后我为什么这么痛苦呢?她心里琢磨着,想起不久前听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说,现在是扩展国度福音的关键阶段,凡是在最后能尽本分的都是好样的。她就认为自己写剧本就是在尽本分,尽着本分就是在满足神,神肯定喜悦,最后自己也有好的归宿。现在不让写剧本就等于没尽本分了,不尽本分就没有满足神,就意味着被淘汰了!想到这里她突然意识到,原来自己信神不是为了满足神、爱神,而是为了有好的前途、归宿!

此刻高涵从心里感到害怕了:难怪神说我没把心交给神,说我的信里满了掺杂, 看来我真的没把心给神,人来在神的面前了,心里却装的是自己的前途命运。那我这就不是在信神,而是信前途、命运呀!这么多年,我以为自己在信神,其实在神那里,我与神却没有丝毫的关系。她又看到神的话说:“归宿、命运对你们来说都很重要,而且关系重大,你们认为若是不谨小慎微地做事那就等于没有了归宿,等于毁掉了自己的命运。但你们可曾想过若是为了归宿而付出的人仍是徒劳,这样的付出不会是真情,只有假相与欺骗,若是这样,那为了归宿而付出的人将迎来最后一次失败,因为人信神的失败都是由欺骗而得到的。我说过,我不喜欢人奉承我,不喜欢人如何对我溜须或是怎样对我热心,我喜欢诚实的人来面对我的真理与我的期望,更喜欢人能对我的心体贴入微,甚至能做到为我付出一切,这样我的心才能得到安慰。现在你们的身上有多少我不喜欢的东西呢?又能有多少我喜欢的东西呢?难道你们没有人发现你们为了归宿而付出的种种丑态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谈归宿》)

神的每一句话语重重地敲击着她的心,她从神的话里再次得到印证,看到自己一直带着这样的存心信神,实质就是在欺骗神,是在利用神达到自己的卑鄙目的,这样信神即使是信到死,最后也是抵挡神的,只配受神的咒诅和惩罚。此时她再也不认为是姊妹在排斥自己了;也不认为是负责人凭情感做事了,完全是神的刑罚审判临到了自己,神这样显明,才使她彻底看清了自己从恩典时代跟随神至今,一直都是在为前途命运苦苦地追求,自己竟是这样诡诈,这样的卑鄙、龌龊!而这二十年自己一直被自己蒙蔽着。高涵突然感觉自己真被撒但败坏太深了,此时她感觉自己好像一个病入膏肓的癌症病患者,弥留之际拉着母亲的手,心里充满了对这个世界深深地依恋和不舍,多么渴望能好好地活下去……

这一瞬间,她才意识到自己多么需要神的拯救,多么需要神的刑罚审判能够伴随自己,使自己早日脱去败坏性情,成为神所喜悦的诚实人;也从心灵深处感到自己能活到今天,完全是神极大的忍耐换来的。那一刻,她信神以来第一次从心里对神的审判刑罚满了感恩,也第一次感到自己亏欠神太多,太多!

此时眼泪溢出了她的眼眶,她没有去拭,任凭泪水流淌……

墙上的时钟传来“滴答滴答”声音,时针正好指向晚上7点整。

轶茗

分享一首诗歌:神话语诗歌《神的刑罚审判就是拯救人的光》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