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架之路,虽苦犹荣

我原来是一名宗派里的讲道人,那时因着圣灵大作工,我们这里的福音越来越兴旺,中共政府便开始疯狂地抓捕、迫害我们信主的基督徒

1994年3月份,我接待了被中共政府追捕的两个弟兄。因我们当地教会的带领朱弟兄被抓坐监,他的一个女儿无人照顾,我也领养了。为此村里的人都常常讥笑毁谤我,许多人还当着我的面讥笑道:“你们信主的怎么都成难民了?怎么搞得连个家都没有了?”每每听到这些嘲讽的话,我的心都如针扎般地难受,但想到主的话说:“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人若因我辱骂你们,逼迫你们,捏造各样坏话毁谤你们,你们就有福了!”(太5:10-11)主的话使我有了安慰,我因信主受羞辱、受讥笑,这都是有福的事,是蒙主称许的。

1995年2月份,我的小女儿因信主被中共抓捕并判刑三年。这个消息对我而言犹如晴天霹雳:女儿今年才19岁,她还这么小,就被判刑三年,不知道女儿将会面临怎样的酷刑折磨,也不知女儿能否受得了中共政府的酷刑。我心里痛苦极了,为此我只能默默地向主祷告:“主啊!我把女儿交给你了,求你保守我的女儿,能够站住见证不做犹大。”

1995年3月的一天,我们这里召开了一次大型的同工会,有来自安徽、河南的40多名同工。当天夜里十二点钟左右,安徽、河南两地的警察联手将40多名同工全部抓捕。我那天因着出去办事,躲过了这一劫,但名字被中共列入黑名单了。

同年4月份,我接待的两个弟兄在河南聚同工会时被中共抓捕。几天后的一天夜里12点左右,我正在熟睡中,被外面急促的敲门声惊醒,我起来才知道是派出所的人来抓我了,于是,我急忙翻院墙逃跑。感谢主保守我又躲过了一劫。但是从那以后,我就不敢回家住了,而且白天不敢出门,只有晚上才能出去扶持弟兄姊妹。

10月份的一天,我听说派出所的人又去我家抓我了,因我不在家,他们就将我家辛辛苦苦种的一万多斤粮食全部拉走,连一点口粮都没留,还把我家刚买的一头40多斤重的小猪崽给抱走了,我家被洗劫一空。听到这些我愤恨不已,我们信主的人做错了什么,为什么把我们往死路上逼呀?家里一点口粮都没有了,那妻子带着儿子怎么活啊?痛苦中我只能一遍遍地向主呼求,求主加给我信心,使我能够站住见证。后来,我到大女儿家,女儿告诉我,警察现在到处抓我,还去亲戚朋友家走访、打探我的消息,并让村里的人监视我,一旦发现我回家,就立即向派出所报告,他们声称: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听到这些,我心里很痛苦也很软弱,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这时我想到主耶稣说:“不背着他的十字架跟从我的,也不配做我的门徒。”(太10:38)主的话给了我信心,让我不禁想到主耶稣为救赎我们被钉死在了十字架上,把最宝贵的生命献给了我们,而我今天受的苦也是主给我的十字架,主都已经为人受了这个苦,那么我也不能退缩,无论中共政府怎么对待我、逼迫我,我都要跟随主走到底。

十字架之路,神恩伴随,主的重归,神爱相随,中共的邪恶实质,信心

1995年11月21日的早晨,我去一个弟兄家不小心暴露了行踪,我们当地派出所联合邻县的派出所,连夜对我进行抓捕。当天夜里2点钟左右,警察突然闯进弟兄家,对弟兄说:“陈×是不是在你家窝藏着?快说!”弟兄没承认,警察就挨个房间搜查,终于在一个房间发现了我。瞬间,五六个警察就像恶狼一样向我扑来,把我按倒在地,双手反铐起来,又扇了我两个耳光,其中一个厉声喝问:“你就是陈×吧?妈的,今天可逮住你了,你知道我们在你家周围蹲伏了多少天吗?今天逮住你,看我们怎么收拾你!”他们连推带搡地把我押上了警车。我在心里默默祷告:“主啊,中共这次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我的,求你保守我,加给我信心,不管他们怎么对待我,我决不当犹大出卖弟兄姊妹。”祷告后,我心里有了信心和力量。

到了县公安局做完登记,警察又立即将我送到县看守所。在看守所里,警察让我交代其他同工的下落,我说:“该抓的你们都抓了,我是最后一个,我没有什么可交代的。”警察见我什么也没说,就把我送到牢房。进牢房后,警察假惺惺地对犯人说:“你们可不能胡来哦!”说着便对号头使了个眼色就走了。号头问我:“你是怎么进来的?”我说:“是因信主进来的。”犯人听后说:“信主就是反革命。”随后号头就叫我脱光衣服,到院子里双手趴在墙上,那时正是滴水成冰的寒冬季节,号头就叫七八个犯人将一盆盆的冷水往我身上浇,边浇还边打我,并且戏弄我说:“怎么样?暖和吧?”我被打得实在受不了了就蹲了下来,但只要我一蹲下去犯人就厉声叫我站起来。这时,跟我关在一起的同工余弟兄(他被判了八年)见我被打得实在不行了,就替我求情说:“好了,打得差不多了。”没想到一个犯人听后对着余弟兄的胸口就是一拳,弟兄被打得后退了好几步后瘫倒在地。看到这一幕,我心里非常难受,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最后直到他们打累了才停止对我的折磨。我被他们打得站都站不住了,冻得我直打哆嗦,后背的骨头也被打得撕裂般地痛,感觉内脏都分开了似的,眼睛发花,头发晕,连穿衣服的力气都没有了。我心里只有一个劲地向主呼求:“主啊,保守我!保守我!……”到了晚上,余弟兄鼓励我说:“这是黎明前的黑暗,我们一定要有信心,决不能灰心,一定要站住见证!”那一刻,我感觉虽在苦境中,但有主与我同在,有弟兄的鼓励,使我更有信心去面对接下来的折磨了。

第二天早上6点左右就开始“过号子”了。号头专门安排了几个身强力壮、下手狠的犯人做打手,让我靠在墙上,任由他们打我的胸口,他们规定至少打50拳(有时60拳、70拳、80拳)。时间一长,我胸口的肉都被打肿了,火烧一样的灼痛,好像跟骨头都分离了似的。犯人每打一拳,我都疼得呲牙咧嘴地喘不过气来。在看守所9个多月的时间里,我每天早晨都要“过号子”。

平时号头还让我“吸大烟”。只要号头对打手说:“让反革命的吸大烟。”打手就让我斜靠在墙上,只准后脑勺挨墙,脚离墙有六七十公分远,腰挺直,整个身体与墙壁和地面形成三角形,一只腿翘在另一只腿上,双眼闭着,左手做吸大烟的形状,右手做摇扇子的样,整个人就是一个烟鬼的形象,他们看了就哈哈大笑,然后号头冷不防地从侧面狠踢我的腿,我瞬间失去了支撑点,头部与上身重重地摔在地上,大脑顿时一片空白。有一次,我被摔得当场昏厥了过去,头也摔破了,鲜血直流,在我头落地的一瞬间,我的牙狠狠地咬到了舌头,鲜血从我嘴里冒了出来。在这期间,狱警看到我被犯人折磨,就像没看到一样。

在里面所长让犯人穿彩灯(一个工种),每天都要完成规定的劳动任务,如果完不成任务不准休息。彩灯的线头特别细,我眼睛不好,穿得慢,号头就让我加班完成任务,这样一熬夜,我的身体就更吃不消了,常常感到头晕、力不从心。

一个多月下来,我瘦得胳膊的皮像黄牛颈上的皮一样摇摆着。我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心里就有些软弱,心想:我会不会死在这里呀?我才44岁,难道就这样白白地死在这个地方吗?我要真是死在这里,就再也不能与家人见面了。想到这儿,痛苦的眼泪瞬间就流了出来。就在我极度痛苦软弱的时候,想到经上说:“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林后4:17)主的开启让我心里得到了一丝安慰,今天我受的苦不白受,因为有主的纪念。我在心中暗立心志:苦再大,我也要跟随主走到底,我的生死都在主的手中。最后,我在看守所里被关押了9个月后,以“政治犯”为罪名被判刑两年。

在监狱里,犯人都叫我“反革命”,狱警也每天叫我背监规,而且每天早晨五六点钟就要开始干活,晚上不干到十点以后不许收工。一天晚上,天下着大雨,工地上泥泞坑洼,我们冒着雨在工地里挖地基,狱警就在旁边看着,不准任何人进屋躲雨,我累得超了负荷,晚上躺在床上一动不能动。还没休息好,第二天狱警又早早地叫我们起来干活,我被折磨得身心交瘁、筋疲力尽,有好几次被折磨得高烧不退,整个人四肢无力,头昏脑胀,发烧一天一夜,狱警不但不给我治病,还让我继续干活。一生跟随主就在我最痛苦无助的时候,我向主祷告:“主啊,我实在不行了,只有求你能加给我力量,使我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中站立住。”感谢主垂听了我的祷告,高烧不知不觉退了。一次,狱警对我说:“你在这里老老实实安心地干活吧,不要奢望有减刑的机会,杀人放火的人都有机会减刑,唯独你们信主的人,没有减刑的机会。”听到这些话,我又恨又气,中共真是黑白颠倒,是非不分。在我被释放的前一天,监狱里的李队长对我说:“你回去不要再信了,如果第二次再进来,你们这些‘反革命’就永远没机会出去了,就得死在这里。”我心想:不管你们怎么说,我只要走出这个大门,回去我还要继续跟随主。就这样,于1998年元月10日我刑满释放,结束了两年的地狱生活。

回家后妻子告诉我,在我逃亡期间,中共为了抓捕我,把我的舅舅、叔叔、兄弟,凡是沾亲带故的,都抓到了派出所。两个舅舅每人罚款2000元钱;一个堂弟是中学教师,因替我说话,派出所的人就用马牙手铐把我堂弟拷上,当场手腕就流血了,并且还被罚款500元钱。派出所的人还要挟亲戚们说:“你们不把他交出来,就不放你们。”就这样,亲戚们被关押在了派出所,直到我被抓捕后才把他们释放出来。妻子还说,小女儿在监狱里也受了不少凌辱,其中有一项叫“刷牙”的酷刑,就使小女儿受尽了羞辱与痛苦。听到妻子痛苦地学说着,我更是从心里痛恨中共这个邪党,它真是太恶毒、太邪门了!我更立下心志:以后无论还有多大的苦楚,我也要跟随主走到底!

虽然我被释放了,但是中共并没有放松对我的逼迫和限制。我被释放后不久,乡里就通过大喇叭号召村民观察、监视我,谁若发现立即举报。结果当邻居发现我依然到处传福音时,又把我举报了。随后,警察多次到我家里给我警告,说若再发现我出去传福音,被抓住还得蹲大牢。后来县公安局的局长也亲自来恐吓了我一次。

回想信主这么多年,中共政府始终没有放松对我的迫害。亲身经历了它的逼迫与迫害,使我看清了它邪恶、卑鄙的丑恶嘴脸,知道了什么是正、什么是邪,什么是光明、什么是黑暗;更使我看到了主的可爱,无论我经历怎样的痛苦折磨,但是主一直与我同在,这也更坚定了我誓死跟随主走到底的信心和决心!我知道十字架道路是充满崎岖坎坷的,但我能因信主受这些苦,是主的恩待,更是我的荣幸。

陈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