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百姓心中所谓的“军人”

我从小就特别崇拜公、检、法的政府官员,更崇拜军人,觉得他们英姿飒爽,是保家卫国的正义之士。尤其是初中有一篇课文《谁是最可爱的人》,书中就提到了解放军战士是最可爱的人,从此我对他们更是崇拜有加,认为是他们给老百姓带来了安定、幸福的生活,是他们保护了老百姓的家园,对他们充满无限的敬仰和想象,直到亲眼所见事实之后,才明白原来我的想象和现实是格格不入的,看到他们的邪恶黑暗、污秽淫乱的种种丑态,才把我的愿望和想象击打得支离破碎,从此才对他们深恶痛绝!

1993年,我家在X军事学院附近开饭店,来我家吃饭的多数都是这个部队的首长们,个个都是身材魁梧、长相标准,走路都是箭步,给人一种气宇轩昂的感觉,有一个军官一家三口人来吃饭时,我看到他们两口子之间都是互相尊敬,彼此之间也是彬彬有礼的,让我特别羡慕!我们也是毕恭毕敬地服务于他们,开始时他们伪装得挺好,看不出什么破绽,我也是被他们的外表蒙蔽了,可时间一长,他们的本来面目一点一点都暴露出来了。后来这个军官跟他们的同事一起来的时候,几杯酒下肚就满嘴的污言秽语,小声议论喝完去哪儿找小姐,有时还调戏我家服务员。当时我非常惊讶,那个军官在他妻子面前是一副人模样,背后又是这样一副鬼相,真是人面兽心。他们吃饱喝足后便大笔一挥,签个字告诉找事务长结账去,于是就舔个腐败的肚子大摇大摆地走了。

一来二去,我看到老百姓所尊崇信赖的军队真是黑暗、邪恶。在部队里要想得到领导的赏识和提拔,靠端庄正派地做人、脚踏实地地工作根本行不通,因为领导在乎的是钱和权。所以在领导眼里,谁给他送礼给他送钱,谁觉悟就高;谁会见风使舵、溜须拍马,谁脑子就活;谁跟领导关系好、走得近并且像哈巴狗一样听他使唤,谁就是好同志。这些人才是领导眼里的红人,这样的人待遇最好、提升最快,办什么事都方便。而不会这些的人就像被领导打入“冷宫”一样,干活最累、待遇最次、提升最慢,处处受挤兑、事事被打压,在部队里简直是寸步难行,看样子那种日子可挺难熬的。经常来我家就餐的赵某,就如同被打入“冷宫”一样,他是考学考到这个部队的,此人正直实在,脚踏实地地干工作,文笔好,当时他是车队指导员,是营级干部;后调到政治部做秘书,写板报、什么材料都是他写,虽然他有文凭、有才干,可就是不会溜须拍马、见风使舵讨好领导,加上没钱、没权势做靠山,所以每年提升都没有他,眼看着自己带出的兵靠着权势、送礼都被提升了,他只能整天借酒消愁,最后转业回地方老家了。每年暑期招收学员兵他们不是以分数来录取,而是以谁有权或送的钱多就能被录取,即使你的分数再高,没有请客送礼也不能被录取,不知有多少高材生被中共的部队院校拒之门外。

老百姓心中所谓的“军人”

网络图片

我的亲侄子也在这个部队当兵,托人花了两万多元钱签的合同兵。侄子隔三差五就来管我要钱,刚开始我还不理解,认为他在部队里吃住、穿的衣服也不用花销,都是部队管,怎么老是从我要钱呢?直到有一天,侄子来跟我说:“二姑,我不在这当兵了,太压抑了,实在受不了了。”当时我还气愤地说:“为什么不干了?好不容易花钱签上合同兵,再签一次到转业时就能给一笔钱。”他无可奈何地说:“再继续当下去我都得疯!这里人际关系太复杂了,凡是能管着你的就都得小心翼翼地维护,不管哪一级的领导只要家里有点事,就得花钱买东西送礼,不然就给你小鞋穿。到礼拜天上街首长看见了就让给捎东西,也不给你拿钱,还不能管他要,要了就没有好日子过。有时晚上睡觉前,不知哪位首长来了,人家说饿了买点吃的去,没烟了再买两盒烟,没钱就得赊去,哪个也得罪不起,我真受不了他们的排挤和勒索了,宁可回农村种地,也不愿在这受这个苦了。我每天毕恭毕敬、极力卖乖表现出一副讨好领导的样子,搜肠刮肚地拣些好听的话来奉承领导;整天挖空心思巴结领导;逢年过节,我都得极力钻研该给哪些领导送礼、送什么合适等等,哎呀!太累了。”一听侄子这样说,我心里特别地气愤,可不是咋的,这一个月就开65块钱的军贴费,哪能够这些领导这么勒索呀!我不由得联想起来有几个司务长都是黑天来这里找我丈夫,偷摸地在部队里拿出一些油和米面,低点价格就卖给我们了,原来这都是当官的给逼的,他们利用职权搜刮小兵,为了自己的利益根本不顾这些小兵的死活,真是丧尽天良、灭绝人性!他们如此的腐败,能带出什么好兵?都得带到歪歪道上去,他们哪里是教育培养人才啊!这不是坑害老百姓吗?

他们以权谋私等手段还有很多,比如:每到节假日,这些所谓的首长,来我的店里要些成条的好烟、成箱好酒和饮料,还有很贵的熟食等拿回家自己享用,却让我们写成菜单,他们签字让找司务长结帐,最后这些钱还得落在小兵的头上,可叹这些可怜的家长们为了孩子能学到部队锻炼成才,哪曾想不但成不了才,还得把父母省吃俭用的血汗钱都搭上了。更可恨的是,这个部队院长的两个儿子,他妈是X分局预审科的科长,他们仗着父母的权势在这一带是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吃饭经常不给钱,喝多了就挨家砸这些门市房,跟前的小商小贩都没少受他们欺负,大家见他们哥俩就像躲瘟疫一样,没办法惹不起只能躲着,都是忍气吞声、敢怒不敢言。

一次他家那个老大在我店吃饭时,大言不惭地炫耀自己说,他把一个穿着皮夹克的男的膀子砍下来了。当时围观的群众有报警的,警察来了把他抓走了,可是没到半个小时,他妈派人开着红旗轿车给接出来了,这不更助长了他们的恶行吗?这样的领导连自己的儿子都教育不好,那他能带好部队吗?难怪那些首长们都是堕落腐败,卑鄙龌龊,这可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啊!

后来这些领导天天赊账,赊完帐后丈夫就找他们要去,成天拎个小兜去要帐,这些军官你支他、他支别人,谁也不愿意给钱,他们走的走,转业的转业,找不着的找不着,一兜子的白条子没人付钱,最后我家因着没有资金周转,饭店开不下去了,只好关门大吉。

虽然饭店开不成了,但丈夫仍经常和他们在一起玩麻将没断了联系,这时,已经有很多军官转业到了地方了,有市公安局的、XX区法院的、市政法委的、水利局的、电信局的、安全局的、XX区分局等等,都是专门吃老百姓肉、喝老百姓血的各种局,这些都是从国家军事基地培养出来的为老百姓“造福”的高官。他们没事儿就鼓动我丈夫开旅店、养小姐,他们信誓旦旦地拍着胸脯说:“没事儿,有事儿我们给你兜着!”丈夫经不住钱财的诱惑,于1999年就在火车站边开了个旅店,这下可好,刚出了虎穴又掉进狼窝里了。为了能使旅店正常营业下去,我们就会时不时地给这些局子里的人送礼,过年的时候还得进一万多块钱的鞭炮,开车挨家给他们送去,一处送不到,就开始整事儿,来查夜,让你不得安生。他们时常打着“扫黄打黑”的旗号,把风提前放出去,让你给他们塞钱。他们在暗中算计着,觉得我们能拿出一些钱了,就开始想各种花招陷害我们,就是为了把我们挣的钱全揣进他们的腰包。后来他们又设圈套把我们都抓进了公安局,勒索我们15000块钱,当时不知道是他们设的套,还找他们给办事,可是他们都是一推二六五,谁都不肯帮忙,说人话不办人事,简直就是人面兽心,没办法旅店只开了8个月,又被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人民公仆”给逼黄了。

后来我接受了全能神的作工,看到神的话说:“几千年来的污秽之地,肮脏得目不忍睹,惨状遍地,幽魂到处横行,招摇撞骗,捕风捉影,狠下毒手,将这座鬼城践踏得死尸遍地,腐烂之气遍布全地上空……”(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八)》)“因为整个人类的上空混浊黑暗,毫无一点清晰之感,人间又是漆黑一团,活在人间‘伸手不见五指’,抬头不见阳光,脚下之路泥泞坑洼,蜿蜒曲折,到处都遍及死尸;黑暗的角落里尽是死人的尸骨;阴凉的角落里尽是群鬼寄居;人类的中间到处又都有群鬼出没;满是污秽的各种兽的后代互相厮杀、惨斗,厮杀之声令人胆战心惊。就这样的时代,这样的世界,这样的‘人间乐园’上哪去寻找人生的乐趣?人又上哪找着人生的归宿?……”(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真正的“人”指什么》)神的话说得太实际了!中共的独裁统治就是黑云压城,民不聊生,中共大小官员就是一帮贪赃枉法、无恶不作、鱼肉百姓的畜生,不仅自己败坏、腐化堕落,还要坑害别人,把别人都要“培养”成跟它们一样的邪恶,一样的肮脏。中共官员无论从部队到地方,从上到下已经腐败堕落到如此地步,到关键时刻他们能保家卫国吗?这样的一群喝人血吃人肉的恶魔,又怎么能给老百姓带来安定幸福的生活呢?他们的所作所为只能推动这个社会邪恶腐败的潮流!而不会给老百姓带来任何益处。要不是通过我亲眼所见,我不会知道他们贪污腐败、以权谋私、利用诡计勒索百姓血汗钱的种种内幕实情,没有神话语的揭示我更不会看透中共的恶魔实质。现在我看清了中共掌权就是撒但掌权,它只能残害人吞吃人,怎么能保护老百姓,给老百姓带来益处呢?我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后,看到只有神才能给人带来公平、公义;只有跟随神走追求真理的路才是人生正道;只有神才能拯救我们脱离撒但的苦害;只有在全能神的话语里才能寻见光明、找着幸福、找着人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