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上访之人的血泪记

编者按:本篇记述了中国大陆吴珍女士一家因不满自家土地被堂哥家霸占,丈夫前去说理,而引发的一场血案。在这场血案中,吴珍的丈夫和大儿子,三儿子都被砍成重伤,致残,为了讨回公道,吴珍从地方公安局层层上访到国务院,但最终这桩血案都没有得到合理处理。这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呢?下面是吴珍女士的自述。

我叫吴珍,今年66岁,有三个儿子,家住某市区的中心地段,后来工商局要在我家后面建一个大型的菜市场,所以我家所处的地段就升值了。

我家和堂兄家挨着,1994年,我们都开始建门面房,他家只有两个门面的地基,我家有四个半门面的地基,结果建房时他家就要我把那半个门面房让出来做我们两家的进出路,只要我家动工,他家儿子就阻工。他家儿子和女婿都是混混,在派出所、公安局都有人,可以说是有财有势。因我不同意把那半个门面房让出来,堂兄家就让大队支书天天来我家当说客,因碍于大队支书的面子,最后我家只好做出让步。

转眼到了1998年,一天,他家突然请了十几个工人在空地上动工砌墩子,安了卷闸门,旁边还站了五六十个混混。我在窗口观察了一下,看到整个菜市场里大概有两百个混混,他们有的拿着铁锤爬上我家房顶要锤烂我家的房子,有几个人说那块空坪是堂兄家的,其中一个混混拿着杀猪刀跑进我的家威胁我签字,我怕他们强行让我按手印,就找了个借口跑了出去。

这件事之后,我心中实在不甘心,到了2000年,我就去找市规划局、国土局了解堂兄家的建筑有没有得到批准,当得知堂兄家的建筑还没有得到批准时,我就向法院起诉,后来法院执行厅来把他家的墩子拆了,并判定这块空坪只准做人行通道。虽然案子是判了,可法院的判决对于他们这样的“关系户”来说只不过是走走形式罢了。他们还是强行霸占了我们家的地皮,还把它出租给了别人。后来我丈夫咽不下这口气就去堂兄家理论了几句,不一会儿,堂兄的女婿、儿子、还有一些混混手拿砍刀扑过来了,把我丈夫的额头连同鼻子与下巴的皮全部削得挂在脸上,又把丈夫后脑勺的皮削得掉着。当时大儿子、二儿子都在附近上班,闻讯也赶了过来,结果大儿子一半的头皮与耳朵被他们削了下来,虎口也被砍断了,手臂上又砍了一刀。二儿子也被砍了一刀,手臂内侧的经脉被砍断了;三儿子在家刚起床,听到吵闹声就出去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被他们砍了一刀,四个手指被砍断了。当时我在家做早餐,听到有人喊才跑出去,看到丈夫躺在地上,像死了一样,我吓得连声喊救命,后来有人报了警,警察赶来时,就把没怎么受伤的堂嫂载到医院去了,而我们一家的重伤员却没人理睬,这时在附近做生意的妹妹闻讯赶了过来,帮我把儿子、丈夫送去了医院。后来,丈夫因颅内骨折、失血过多,引起脑残偏瘫,至今坐着轮椅,生活不能自理;三儿子的一只手残疾了,大儿子也失去了一只耳朵,原本健健康康的一家人,如今却伤的伤、残的残,我整个人都瘫软了,感觉天像塌下来了一样,我只有含着满肚子的眼泪不断地告诉自己:一定要坚强地撑起这个支离破碎的家。三个月后,我家的伤员都做了伤残鉴定,我就向市派出所送去了报告和伤残鉴定书。   
上访血泪史

半年后,我家的伤员基本已稳定,我就去找派出所要求他们调查这件案子。谁知,他们不但不搭理我还推脱,说这里的所长换了,他们现在不管这个案子,要我去公安局找原来管这个案子的所长,临走时他们还劝我说:“你堂兄家有钱有势你是告不赢的,要识相点别没事找事!”我没有听他们的话,又去公安局找原来管理这件案子的所长,当我到他的办公室时,公安局的副局长和刑事局长都在,在我向他们陈述事情原尾的过程中,他们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根本就没听我说话。最后,他们不耐烦了,副局长凶恶地朝我吼道:“你还来找我们,你家的人也砍了别人家的人,他家有人证物证,你说他家砍了你们家的人,你有人证物证吗?”听了他的话,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虽然知道堂兄的侄女婿是派出所的副所长;外甥是公安局治安大队队长,这些公安局的人应该早已被他们买通了,但也不至于这么直接地偏袒他们吧,我强忍着怒气,把伤残鉴定书拿出来给他们看,他们不但不看,副局长还警告我说:“你如果还到公安局胡搅蛮缠,就要把你们全家人抓起来判刑,我们有权关你们一家人,你如果还带你丈夫继续到我们公安局吵,我就要把你从这三楼摔下去,你最好看清你的相,照清自己的脸。”他的话刚说完,刑事局长就满脸凶相地威胁我说:“我们公安局是个杀人的部门,踩死你们像踩死一只蚂蚁一样,告诉你,我是能杀人的。”听到他们这样说,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哪是“人民公仆”,简直跟黑社会的流氓地痞没什么两样,我想理论几句,还不等我说完,副局长就使劲把我推了出去。

回到家后,想到这些公安局领导说的话,仍心有余悸,没想到这些“人民警察”如此无法无天,若不是我亲身经历,我简直都不敢相信他们居然会说出这些话,我不甘心,又和三儿子一起去区信访局、省信访局上访,没想到天下乌鸦一般黑,他们都是走走形式敷衍我们,根本不受理这件案子。为了阻止我上访,省里的人还让当地公安局把我抓回来在饭店的地下室里关了整整12天,我差点要崩溃了,这期间身高1米60的我瘦到只有70多斤,有时候我真想一死了之,可如果我死了,那个凶手家,那些贪官污吏不就更加逍遥法外了吗?我不甘心,我还不能死,我还要好好活下去。想到这些,我打消了轻生的念头,决定去中南海上访。第一次到了中央公安部信访局,接访人员把我的报告记录到了网上,让我回家等消息。我天真地认为,登到了网上,国务院的官员就能看到,我们家这么大的一桩惨案、冤案,应该会被他们重视,他们应该会尽快帮我们解决的,我就在家里天天等着消息,可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仍然杳无音讯,我也由希望变成了失望。我决定第二次北上,当我到信访局时,这些工作人员一个劲儿地应付我。到第三次上访,他们还是用这种态度对待我,我求助无门,走到记录人员身边质问他们说:“我来多少次了,你们为什么不帮我解决?”那个记录人员不屑地看了我一眼,平静地说:“网上没有你的记录,你没来上过访。”我听了真是肺都气炸了,才知道他们跟我们本地的官员是一伙的,根本不为我们老百姓伸张正义,我不由得仰天长叹:中国共产党真黑暗呀!在中国真是暗无天日啊,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官员都能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为所欲为,猖狂至极。后来,好不容易轮到我接访了,接访人员却故意讲本地话,我根本就听不懂,我要求他讲普通话,有一人把手一挥说:“话都听不清楚,你来上什么访,把报告放在这里,你走吧。”说完,他又传了下一个,根本就没有我说话的机会。我只好又去国务院信访局,谁知他们不接报告,还说:“你的不是民事案、行政案,是刑事案件,由公安部管,你去找公安部、找最高检察院吧。”我再问他们就赶我走。此时,我真是走投无路了,想到曾有人告诉我,去国家主席上班的地方闯红灯可能有一点点希望,我就只能豁出去去闯红灯了。

分页阅读: 1 2 下一页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