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掌权下的“黑幕”

八十年代末期,我从教师岗位转到了税务部门,成了一名税务干部。当时亲戚朋友都向我投来羡慕的目光,因为人们普遍认为这个行业有权有势而且收入高,不仅是奖金高,灰色收入也高,接触到的都是个体户或上亿元资产的大老板,他们都在我们管辖的范围内,不管他们有多少钱,在我们面前都得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因为我们“掌握”着他们企业的命脉。

税务部门是一个集权利、法律于一身的国家执法部门。我们都知道政府财政收入主要来源就是税收,而税收的主要来源就是大小企业,同时企业又离不开国家的税务部门,可以这样形象地说明,我们税务与企业之间就是水与鱼的关系。然而,这二十多年的亲身经历,也让我深刻体会到税务部门的黑暗,我们这些税务人员,特别是部门领导可以说是一手遮天,利用手中的权利、国家的税法,把企业玩弄于股掌之间,我们利用手中的职权既能玩弄、刁难企业,又能成为企业的保护伞。我们下企业查账可以找出各样问题或漏洞让企业补税、罚款,也可以帮企业通融,钻税法的空子,教给企业合理避税,给企业经营“保驾护航”等等。总而言之,企业要想多赚钱就得和税务人员搞好关系,这是必须的,否则没有他们好果子吃。他们为了避免找麻烦就与我们搞关系、送礼,这都是家常便饭。我也和他们一样,干过这些交易,虽然得到了一定的“实惠”,但心里总有一种不平安的感觉,良心也常受谴责。我常常在想这样做对他们是不是太过分了?后来发生了一件事,让我至今记忆犹新,心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记得有一个纳税个体户,他总觉得自己合理经营、合法纳税,所以就不把税务人员放在心上,因此招来一场官司。情况是这样的,为了交税的问题,企业不服从税务局定的税额,双方发生了争执,企业没法和税务局交涉,结果一纸诉状将税务局告上了法庭,一审后企非法融资,祸国殃民,非法,融资,担保公司,揭牌,政府,欺骗老百姓,钱财业胜诉,税务局败诉;可是二审裁决书下来后,税务局胜诉了,企业败诉了。税务局的官司是赢了,可是该企业哪里知道,与税务局打官司对方是输不起的,因为税务局是代表中共政府的执法部门,是中共的“摇钱树”,若输了官司,在人民心目中的位置就会一落千丈,对中共执政就太不利了。其中,也是因为税收不合理的地方太多了,如果企业都起来与税务局打官司,中共又怎么巩固政权呢?后来,税务局千方百计地想办法,硬是把案子翻了过来,其实当时采用的证据都是过时的文件,政府部门内部之间勾结,蒙混过关,硬是把胜诉方变成了败诉方,把输家变成了赢家。这时,企业法人才醒过味儿来: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在中国共产党执政的国家,人们没有说理的地方,只能是敢怒不敢言,惹不起躲得起。最后该法人只好离开了本地,去外地做生意去了,其实他哪里知道“天下乌鸦一般黑”,在中共统治的国家,走到哪儿都是一样的黑暗。

税务局可说是企业的克星,虽然名誉上税务局把企业抬得很高,而实际上都是给人看的。比如说,所有税务局的窗口部门都写着“向共和国的纳税人致敬”,但实则就是刁难、打压纳税人,为的是让纳税人拿我们当回事,贿赂我们。我们都知道,一些公共设施都是用纳税人的钱建的,我们所发的福利、工资也都是纳税人的血汗钱,可实际上我们不但不感恩,那些贪官还要榨取他们的油水。一些纳税人为了不让我们找麻烦,能安下心来经营企业,迫不得已就得利用各种关系托人,与税务局干部拉关系当靠山。当会计管理财务,一旦出现问题就可以靠着这一层关系来疏通,到时一切问题就会迎刃而解了。我了解一个企业,他们雇了一个税务干部的家属当会计,天天做假账,至少有三套账:一套是企业内部的账,一套是:收入做低,利润做低,为的就是少交税;还有一套账是:企业净资产多,盈利利润大,为的是向银行好贷款。表面上是家属做账,实际幕后人还是税务干部,真正起作用的是这一位,他在幕后出谋划策,出了问题就会摆平了,一年省下不少税钱不说,企业主要是为了能平安顺利地度过每一年,所以现在大多企业都有顾问,有明的,有暗的,这些已成为企业里的“潜规则”。

由于税务这个部门的权利很大,令老百姓羡慕,做生意的惧怕,所以我们内部之间的争斗也就很厉害,特别是这个部门的领导之间互相争权夺利,都争着、抢着愿意负责业务工作,行政工作没人愿意干,因为油水少。业务工作直接涉及到和老板们打交道,这里的油水就大了,他们可以利用职权为企业排忧解难,同时大老板们为了自己的经营利益最大化能多赚钱,他们就出手阔绰,巴结税务局领导,平时或过年过节多送点礼,送上二十万比起企业的经营利润来说也就是“小菜一碟”了,整个都是权钱交易。税务部门的官比其它同级别的官“值钱”多了,争官现象很严重,领导们为提拔官还能得到一次实惠,即得钱还能得人情,想当官就得不惜花钱“投本”,从局长到分局长、科长、股长,这些职务人们都削尖脑袋争夺,只要是挂上“长”,钞票就会增加,脸上就会“放光”,根据级别的不同,当大官大送,小官小送。据说一个相当副局长的位置至少得花十万至二十万,平时一个小科长(或股长)也得花几万,这已成为这个行业的“潜规则”。其实花钱只是一条渠道,另外还有一条关键的渠道,那就是找人托关系、说情,找的官越大把握就越大,有的想当县里的局长就得找省市级领导,有的想当分局长、科长,就得找县长,甚至是职能部门的领导,如:检察院、法院、公安局的一把手,对本单位的领导施压,因为他们虽有实权,但也需要上级领导、职能部门领导“保驾护航”,一旦有风吹草动就可以出面方可摆平,所以要想当官就得把这条渠道打通,甚至有时需要打通两条渠道即“双轨运行”。我所看到的只是中共掌权下黑幕的一个缩影,中共统治下的各部门都是如此,已成为普遍现象。

我从事这个工作二十多年,一直都是顺应这样的环境,如今,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听到了造物主对人类的发声说话,神的话使我分清善恶,看见这一切败坏邪恶的总根源就是这个中共魔头,它外表仁义道德,喊着税收“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税企一家”的口号,但却以谎言、利诱、陷害、整治、打压企业,强行收取税款,税务部门再从中间巧立名目、刁难企业、节流资金,据为己有,既满足自己的腰包又完成上级的指标,从上到下的官员都贪污腐败、以权谋私,坑害得老百姓哀天怨地、民不聊生。中共掌权所作所行跟土匪、强盗没什么区别,根本就不是为百姓谋福利,更不是为企业“保驾护航”,而是为了中共掌权“千秋万代”。中共掌权一片混乱、黑暗,根本没有公平、公义,可是被蒙蔽的受欺受压的人哪里知道这就是他们一直相信、依赖、信靠的中共啊!被其愚弄、蒙蔽、陷害,仍不知晓,还想报效它的“大恩大德”。我看到全能神的话说:“……经受了‘老魔王’的践踏却毫无一点知觉……从未对‘老魔鬼’的实质有真实的认识。活在阴间、地狱认为是活在‘海底宫殿’中,受着‘大红龙’的迫害自以为在接受国家的‘恩宠’,受着‘魔鬼’的嘲弄还认为在享受肉体的高超的‘技艺’,这班龌龊卑贱的窝囊废!惨遭不幸也不知晓,在这样的黑暗社会总是祸不单行,从来也不醒悟,自我恩待、奴隶的性情何时脱去?……你甘愿让你的一生为‘大红龙’这魔王而肝脑涂地吗?你甘愿让你的此生被它而折磨死吗?渊面混沌黑暗,百姓哀天怨地荼毒生灵,哪有人的出头之日?瘦小的人怎能比得过这残忍的暴君魔鬼?为何不将自己的一生早早地交给神?还是犹豫不定,何时能完成神的工作?就这样毫无目标地受欺受压,到头来空活此生,何必匆匆来又匆匆地走呢?为何不留下点什么宝贵之物而献给神呢?千古仇恨都忘却了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八)》)从全能神话语的揭示中,我才逐渐看清中共就是一伙恶魔集团,是撒但邪灵的投胎,来到世上企图控制人类,将百姓牢笼在自己的手中,当奴隶蹂躏践踏,骑在百姓的头上作威作福,根本就不把人当人待,哪有公平、公义?都是谎言欺骗!打着为百姓服务的口号却不择手段地欺压百姓、榨取百姓的利益,但又不允许百姓说理,百姓只能任其奴役、忍气吞声,天理何在?只有神对他亲手造的人类是真正的爱惜,苦苦巴望我们能在黑暗压迫中奋起,看清这个老恶魔的嘴脸,不能再“认贼作父”,赶紧归回到神的家中享受神丰富的供应。同时,我更感谢神对我的及时拯救,回忆这二十多年,我一直在它的权下为其效力,充当着它的工具,险些成了它们的殉葬品、陪葬品,若不是全能神末世的审判工作临到我,我不知自己被蒙蔽将要作恶到何时,更不知自己正走向地狱,将要为自己的恶行接受神公义的惩罚与报应。是神及时的作工拦阻了我作恶的脚步,还给了我向神悔改的机会,我今天把中共的恶行揭露出来,若能唤醒被蒙蔽的受苦至深的无辜灵魂,都能得到神的拯救,我的良心才能得一些安慰。

铁岭

有冤无路诉的原因竟然是 警匪是一家

推荐文章

  • 中共操纵媒体作恶黑幕中共操纵媒体作恶黑幕 媒体作为传输、交流和控制信息的载体,担负着向广大民众传播资讯、报导事实、交流思想的职责。越是民主法治的国家,越是相对进步的社会,民众可以通过媒体获取相对客观、公正、属实的 […]
  • 中共与宗教界定罪的就不是真道吗?中共与宗教界定罪的就不是真道吗? 圣经上说:“全世界都卧在那恶者手下。”(约壹5:19)“这世代是一个邪恶的世代。”(路11:29)凡是真道,必会遭到无神论政权和宗教界的弃绝与定罪。恩典时代主耶稣作工时, […]
  • 揭开中共“信仰自由”的面纱揭开中共“信仰自由”的面纱 最近在中国大陆新华网上看到,中共中央统战部常务副部长朱维群发表的一篇文章:共产党员不能信仰宗教。文中说:“近年来,随着社会上信仰宗教的人增多和对宗教认识的日益多样,一个值得注意的 […]
  • 一名基督徒再次被中共抓捕抄家,迫害从未停止一名基督徒再次被中共抓捕抄家,迫害从未停止 2016年11月24日下午5点左右,江苏省邳州市岔河镇的一名基督徒余朝艳(女,43岁)正在家里做饭,突然,听到门外有人说话,开门后,江苏省邳州市岔河镇派出所的三名警察(男,三个人 […]
  • “电击疗法”能治疗“网瘾”吗?“电击疗法”能治疗“网瘾”吗? 2006年,精神科医生杨××在山东省成立“网络成瘾戒治中心”,用“电击疗法”治疗青少年的“网瘾”。2009年之前,网戒中心采用电休克治疗,治疗的时候,需要将患者的手脚捆绑住,并用 […]
  • 保护我的是耶和华-赞美之泉-儿童敬拜赞美专辑保护我的是耶和华-赞美之泉-儿童敬拜赞美专辑 相关推荐:经历诗歌《宇宙穹苍赞美神》 新的事将要成就-新的事将要成就歌词-赞美之泉敬拜赞美专辑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