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获新生,感念神恩

崇尚科学,信神有名无实

我原是一名从教多年的教师,从小因深受科学教育的熏陶,曾梦想成为一名科学家,以至成年后凡事都根据科学的眼光去看待事物,“科学至上”已成为我的生命,生活中处处离不开科学:在校科学育人,常订阅《少年科技报》《科技学习报》等,参考上面的科学方法教育管理学生;在家科学种田,也时常订阅《农村科技报》,注重科技信息,科学管理农田,确保高质高产。

2007年暑假,妈妈给我说信神的事,我认为信神是搞迷信活动,就推脱说自己忙没时间。但妈妈见到我就唠叨,我怕她生气,就嘴上答应了,只是闲着没事时看看书。在2010年冬,我才开始聚会,过教会生活,但信神也是有其名无其实,稀里糊涂地跟着。直到2014年得了一场大病,才让我看清了科学的真实面目,彻底颠覆了科学在我心中的地位,真正承认并相信了神对人命运的主宰,只有神才能拯救人,让人重获新生。

神爱保守,重病得医治

2014年9月,我感觉身体不适,担心乡、县医院的医疗设备落后,医生水平低,就去了全市最好的三甲医院检查,当被确诊为肝硬化腹水,病情严重,医生责备我们来晚了,我听了有点沮丧。丈夫就开导我说:“他只是给人测心电图,不是医生,我已问过主治医师了,他是这方面的专家,现在科学发达,医疗设备先进,医生的技术又高,有的癌症都能治好,何况咱还不是癌症呢?医生说做个小手术就是介入术,就能根治了。现在你严重贫血,手术暂时不能做,你就安心配合治疗吧!别多想。”听了丈夫的话后,我想:现在科学技术真是发展迅速,早就听说介入术是医学界的高科技手术,没想到市医院也能做这么先进的手术,看来这里的医生水平还挺高啊!再加上一流设备精确的检查,结果都证实我的病不算啥,肯定能治好的,我感觉轻松了许多,就决定安心配合医生治疗吧!

科学,命运,神的主宰

一天早上起床时,我感觉浑身肿胀,手握不住,脚站不稳,只能躺在床上,接连三天,我都躺在那里动不了。心想:刚来医院时,我还能走动,怎么现在越来越严重了呢?医生查房时,我问他是怎么回事,医生问:“你在家里吃中药了吗?”我说:“吃了七天。”他也不问什么时候吃的,就说:“这是吃中药造成的后果,别急,慢慢来。”我想:我还是三个月前吃的中药,当时因不想吃饭,喝了几副中药就好了,能影响到现在吗?我虽不懂医,但你说得也太离谱了吧,纯属无稽之谈。此时专家的形象在我心里顿然失色,我的眉头不由紧锁起来,疑云涌上心头,他能治好我的病吗?此时给我测心电图那人说的话又回响在耳边,我的内心满了无助与绝望:莫非我的病真治不好了?是医生怕我有压力,才用那不着边际的话来糊弄我?

这时,我想起聚会时姊妹的交通:神是全能实际的,临到事只要真心呼求神,神就垂听,会为我们开辟出路。于是我连忙呼求神:“神啊!我只是口头承认您的存在,却不相信您的全能主宰,只相信科学,现在我得了重病,痛苦万分,到医院后,病情不见好转,反而加重了。神啊!您是全能的,求您救救我吧!”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天天向神祷告,奇妙的是,我的病一天一个样。第十七天,医生让我出院了,并嘱咐我恢复一段时间后,再来做手术。我在心里不住地感谢赞美神!

经历病痛,神的拯救

经历了这次病痛,我对神的全能与权柄有一些实际的认识了,心里愈发觉得离不开神,遇事也愿意跟神诉说了,祷告、聚会、尽本分也比以前积极主动了。一天灵修时,我看到神的话说:“……万物的规律因着神的权柄而产生,也是因着神的意念而产生,同时也会随着神的意念而转动变化,这一切的转动变化都将为着神的计划而产生或消失。就拿瘟疫来说,它的出现是突如其来的,没有人知道它出现的源头与准确原因,而瘟疫每到一处,凡在数者都难逃厄运。从人类科学的角度上来说,‘瘟疫’是一种恶性或有害微生物的泛滥而导致的,它传播的速度与范围以及传播的方式是人类的科学所不能预知也不能控制的。人类尽管竭尽全力地抵制各种瘟疫,但在每次瘟疫中必然涉及的人或动物都是人类不能掌控的,人类所能做到的仅仅是预防、抵制与研究,而对于每次瘟疫本身的产生与消失的根源却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能控制。面对瘟疫的到来与泛滥,人类首先采取的措施就是研制疫苗,而往往当人类的疫苗还没有研发出来的时候,瘟疫却不知不觉地消失了。它到底是怎么消失的?有的人说细菌被控制住了,有的人说是因为季节的变化而消失的……这些奇谈怪论是否成立,科学解释不清楚,也给不出准确的答案,而人类面对的除了这些奇谈怪论之外,就是人类对瘟疫的不解与恐慌。这些瘟疫到底是怎么来的,没有人知道,到底是怎么消失的,也没有人知道。因为人类只相信科学,只依赖科学,却不承认造物主的权柄,也不接受造物主的主宰,所以人类永远得不到答案。”(摘自《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三》)

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从宏观到微观,从看得见的宇宙星体到我们肉眼看不见的微生物,都在神的主宰与掌管之下。就是世界上所有的科学家合起来研究一辈子,也不能测透神对万物的主宰与掌管。当瘟疫突然来临时,我们只是恐慌害怕,科学家研究往往还没结果,瘟疫就消失了,科学在神的权柄面前,是显得多么的苍白无力,但在我们无知的人类面前,却具有极大的迷惑力。自己以往就是因为相信科学、崇尚科学,才没有去注重看神的话,现在实际地经历了神的拯救,看见了神的作为,再来认真地读神的话,才感觉神的话太实际,是人不具备的,也说不出来的,我心服口服啊!以后我要注重看神的话,经历神的作工了,再不能糊涂信了。

一天,丈夫说:“这一年来你的病恢复得不错,咱去医院做手术吧。”我想:做个手术就可根治自己的病,以后丈夫出去打工也能安心了,做就做吧!我说:“行。”于是我就来到神面前祷告,把这事向神交托仰望,愿顺服神的摆布安排。

到医院后,医生建议我检查一下再决定。做完检查,医生看了结果说:“检查结果显示各项指标还可以,不需要做手术,手术都是迫不得已的时候才做。”听了医生的话,我兴奋不已,心里默默地感谢赞美神,觉得神就像慈母一样陪伴在我的身边,对我了如指掌,鉴察着我的所思所想,知道我最需要什么,然后按我的所需来供应我,这一年的教会生活使我收获许多,特别是对仰望神、依靠神的真理有所进入了。这次去医院,我一刻都不敢离开神,是神的看顾和保守,卸掉了我的心理负担。我从心里感谢神的爱与拯救,确信神对人命运的主宰与掌管。

科学思想又萌芽,术后高烧病情恶化

有句话说“好了伤疤忘了疼”,看到自己因着读神的话语太少,属灵生命的根基太小,所以从医院回来后,觉得自己的病已痊愈,就对好好聚会追求真理的誓言忘到到脑后去了。聚会走过程,晚上看电视到十二点,早上起来也不灵修、不看神的话,祷告也敷衍了事,越来越放荡不受约束了,离神越来越远了。一天,姐姐(不信神)来我家,谈到我的病时说:“咱姑的病和你一样,当时科学落后,没法医治,48岁就去世了,你住院时,家人都担心死了,没人敢提姑的病,现在可好了。”听了姐姐的话,我心里暗自庆幸自己生在了科学发达的年代,再加上好的药物,病能不好吗?心想:当时虽然祷告神,但每天输液、吃药不间断,或许我的病是之前用的药起作用了。在这种思想的支配下,我完全忘记了神对我的爱与拯救。渐渐地我又感觉头晕眼花,体力不支,到医院调理几天后,医生再次建议做手术,并说了很多做手术后的好处。我的心就动了:是呀!如果手术一做,病得根治了,省得再折腾人,就同意了。三天后,我做了手术,术后恢复得很好。医生说:“多数病人手术后发烧持续一周,长的一个月,你两天就不烧了,真不错。”术后第四天我就出院了。

谁知到家后,又开始发烧了,用物理方法降温适得其反,用高效退烧药也没效果,二十天来发烧很有规律,中午十二点开始发烧,半小时后上升到40度左右,直到下午七八点才退烧,我被折腾得没有了人样,眼睛深陷,骨瘦如柴,唯独肚子大得可怕。

回家第二十五天,我实在受不了了。赶紧去了医院,医生一见我,急忙安排检查,说是手术后持续高烧严重感染,炎症太大,病情恶化。用了进口的消炎药,输液一个月,最后肚子胀治好了,但每天的高烧依然如故,相关科室的教授专家在一起多次会诊,也拿不出治疗方案,使用各种先进的医疗设备,也检查不出发烧的原因,各种好药、进口药在我身上不起作用。冥冥之中我意识到:是不是我命该绝?本来已经病好痊愈了,由于自己崇尚科学,迷信科学,认为做手术拿掉病灶部位,就可根治病患恢复健康了,没料到一个小小的手术,竟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痛苦。两个月来,我痛不欲生,医院犹如地狱,把我折磨成一具僵尸,什么先进的科学技术,一流的医疗设备,精湛的医术,在我眼中都黯然无光,我感到很失望很无助,我该怎么办呢?

绝望中悔恨不已,再次向神呼求

就在我痛苦迷茫时,医生说:“我们实在是无能为力了,给你开转院证,联系省人民医院。”我心里又燃起一丝希望,也许省里各方面条件都比市里好,但愿这是一次转机。当天下午,我就去了省医院。

住进省医院后,这里的医生参考我带去的检查结果,又给我做了更多项目的检查,结果依然如故,病情没有丝毫改善。第七天,医生查房时说:“查不出高烧原因,像你这种情况我们还没有遇到过,你还是回你们那里治疗方便些,但千万不要回家,一旦病情再次恶化,后果不堪设想……”听完医生的话,我万念俱灰,彻底绝望了。感觉死亡就在我的身边,我随时都会闭上双目,永远离开这个世界……想着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我用被子蒙住头,抽咽起来。

走投无路时,我向神呼求:“神啊!我还这么年轻,不想就这样死去,但现在看来,科学再发达,也治不好我的病,就连一个简单的高烧也没办法。神啊!我以往虽然信你,但只是稀里糊涂地信,我相信科学就能治好我的病,现在看来这只是我的想象,是我被科学迷惑、欺骗了,我今天落到这个地步,真是羞愧难当,后悔不已,是我自作自受,活该!神啊,我知道人的一生是你主宰安排的,生死由你而定,即使我死了,我也感谢赞美你!”

看透科学实质,顺服神主宰,重获新生

回到家后,弟兄姊妹都来看望我,听我诉说了这一个月的住院经历,并替我献上祷告,我们一起看神的话:“科学说白了就是对人好奇的事、人不知道的事、神没告诉给人的事,人所探索的奥秘的一种想象或学说。你看科学的那个范围是什么?可以说是包罗万有。但是人对科学的作法是什么?是不是都是用来研究?研究它的细节,研究它的规律,然后作出一些似是而非的结论,让每一个人觉得‘这些科学家真了不起,还能知道这么多呀,这得具备多少知识能明白这些事?’对这些人特别崇拜,是吧!……科学给人带来的是让人只看到物质世界的东西,只满足了人的好奇心理,但是不能让人从中看到神主宰万物的规律。……那撒但想用科学的方式败坏人什么呢?是不是想用科学证实出来的这些结果来迷惑人、麻痹人呢?用这些模棱两可的答案来占据人的心思,让人不再寻求神的存在,不再相信神的存在,因而怀疑神、否认神、远离神,所以说这是撒但败坏人的一种方式。”(摘自《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五》)

造物主,祷告,拯救

细细揣摩着神话,听着弟兄姊妹的交通,心里一下亮了,原来自己活了大半辈子,都被撒但利用科学蒙蔽、控制、占有、玩弄着,就连这次住院,也是因自己太崇拜科学,才导致病患越来越严重的。若不是弟兄姊妹来看望我,给我交通神的话,我永远不会用心来看神的话,永远也看不透撒但利用科学来败坏人、迷惑人,使人远离神、背叛神的事实真相。之前,我虽然祷告神、依靠神病情好转了,但在自己的心灵深处还是认为病情的好转也与科学药物的作用有很大关联,不知不觉中就否认了神的救恩,站在了撒但的一边。看到自己信神还怀疑神、否认神,我真是太没良心、理智了。

那天,我们又交通了几段神的话。弟兄姊妹离开时已经下午六点多了,这时我才想起自己竟忘记用药了。但奇怪的是我却并不觉得身体太难受,量了一下体温37度,也不高烧了。我很惊讶:怪了!昨天在医院发烧时难受得要死,用药后才觉得好点,今天没用药,怎么发烧的症状突然就全没了呢?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觉。我站起来抖了抖身子,感觉轻松许多。事实已经证明,这就是神的奇妙作为。此时,我激动万分,情不自禁地说:“神啊!我感谢你!”

接下来的两天里,姊妹陆续地来看我与我交通真理。我活在神爱里,完全忘记自己是一个病人。一直到第四天没用药也彻底不烧了,身上一点也不难受了,就像没做手术前一样的正常,真如神的话说:“活在病里就是病,活在灵里就没病。”重获新生的我不由得仆倒在地,哭着向神献上感恩的祷告:“ 神啊!是你的爱手把我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我真实地看到你的奇妙作为,真实地体验到你的全能主宰,真实地领略到你的权柄威力,感谢赞美神!荣耀归给神!”

感念神恩,还报神爱

在养病期间,我天天看神的话,学唱诗歌赞美神。我看到神的话说:“当你反复考察、仔细解剖人类所追求的各样人生目标与形色各异的生存方式的时候,你便会发现这其中没有一样与造物主创造人类的初衷是相吻合的,都是让人远离造物主的主宰与看顾,是一个个让人堕落、带人走向地狱的陷阱。当你认识到这些的时候,接下来你该做的就是放下旧的人生观,远离各种陷阱,你的人生让神为你做主、为你安排,只求顺服神的摆布、神的引导,没有自己的选择,成为敬拜神的人。……人的悲哀不是人追求幸福人生,不是追求名利,不是人在迷雾中与命运抗争,而是当人已经看见了造物主的存在,得知了造物主主宰人类命运的这一事实的时候,人仍然不能迷途知返,不能从泥潭中拔出双脚,而是执迷不悟、心存刚硬,宁愿继续在泥潭中挣扎,顽固地与造物主的主宰较量、对抗到底,丝毫没有悔改的态度,直到碰得头破血流的时候,才选择放弃,选择回头,这是人真正的悲哀。所以我说选择顺服的人是明智的人,而选择挣脱的人则是愚顽的人。”(摘自《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三》)

神的话句句敲打着我的心,这不是自己的真实写照吗?我在2014年9月病重住院期间向神许诺,只要能让自己行动自如,就好好信神,祷告神后看到了神的奇妙作为,身体恢复得不错,经复查也不需做手术,当时虽然口头上说这是神的恩待和拯救,但心灵深处还是对科学迷恋和盲目崇拜,认为科学可以根治我的病,凭着科学身体完全能恢复正常,凭着自己的观念想象一意孤行,结果适得其反,后悔莫及,这不是我的悲哀吗?不是与神顽固对抗的结果吗?但神的大爱无边,并没有按照我的所作所为来定罪弃绝我,又一次向我施下了怜悯,当我旧病复发后再次拯救了我。神知道我被科学毒害得太深,在我病痛期间,摆布弟兄姊妹来给我交通真理,帮助我坚固对神的信心,也识破了撒但利用让人崇拜科学来引诱人远离神、否认神的卑鄙目的。如今,神不仅医治了我身体上的病痛,更让我摆脱了撒但的迷惑苦害。我在心里默默地立下心志:自己的前半生受科学的控制,在悲哀中度过,后半生一定要凭神的话活着。尽好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还报神的爱!

后来的日子里,我一边在家养病,一边和弟兄姊妹在一起看神的话,交通各自对神话语的经历认识,唱诗赞美神,并且还力所能及地尽上了自己的本分,感觉这样的教会生活丰富多彩,真如丰盛的宴席,每天过得忙碌而充实。

2016年12月,我去医院复查,医生看到我很惊讶,他们都知道,我当时被迫回家就是等死,万没想到现在我还活着,而且听说我发烧是自然消退,都感到很惊奇。有的说:“你太幸运了!”有的说:“这真是个奇迹啊!”此时只有我明白“幸运”“奇迹”是他们这些医学专家无法明白,更解释不了的代名词,我清楚这是神的作为,只有神能创造出生命的奇迹。我心里不由得感谢赞美神,对神的敬畏油然而生,是神的奇妙作为与神话语的浇灌喂养,使我重获了新生。

河南省 国义

推荐阅读:

危难中的拯救

奇妙的拯救

推荐文章

  • 一个病瘫之人的新生一个病瘫之人的新生 阳光灿烂地照在大地上,给大地镀上了一层金装。而一个农家小院的房间内,一道厚厚的窗帘阻隔了它的到来,窗内一片乌蒙蒙的景象,与窗外的世界是那么格格不入。 房间里静悄悄的,冯梅恹 […]
  • 一次深井里的奇妙拯救一次深井里的奇妙拯救 我是一名基督徒,今年75岁,在一次落井的险境中是神奇妙的拯救,让我体尝神就在我的身边看顾保守着我,至今回想起来还是历历在目。 2014年8月初9下午5点钟,我赶着自 […]
  • 依靠神,有奇迹!依靠神,有奇迹! 我是教会的一名普通信徒,我儿子叫蒙福,是一名14岁的学生。2015年10月18日下午2点50分,儿子到我上班的厂里,说想骑摩托车出去玩,想到现在的年轻人骑车耍酷太危险了,我实在是 […]
  • 如果再有一次机会……如果再有一次机会…… 俗话说:“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每当我们错过机会时,都会说:如果再有一次机会的话,我会……如果再有一次机会,我肯定好好学习,就不会被人说“没文化真可怕”了;如果再有一次机会,我绝 […]
  • 车斗底下的大爱车斗底下的大爱 我信神已有十几个年头了,在我信神的生涯中最难忘的经历,就是神保守我从死里逃生。 llee_wu/(CC BY-ND […]
  • 火灾历险记火灾历险记 我叫李爱,今年七十七岁,虽然年龄大了,素质也差,可神没有嫌弃我。自从信神后,我知道了我们的生命来源于神,只有跟随神、敬拜神,才能蒙神看顾保守,活得平安、幸福。尤其在经历了一场惊心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