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下耀眼的光环,我好轻松

我从小受父母的教育,“五讲四美”成了我的座右铭,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得到人的好评,给人留下好印象。结婚后,婆家的生活环境与娘家的生活环境格格不入,丈夫动不动就冲我大发脾气,稍有不顺就大打出手。丈夫把钱抠得很紧,我花钱还得跟他低三下四地要,我难以承受这样的生活,常常暗自伤心落泪。多少次我都想离婚,但看看孩子又不忍心,只有委屈求全地过日子。

因我从小爱唱爱跳,热爱文艺,村里就举荐我为农村文化生活辅导员,我常常参加村、乡镇、市文艺活动。2006年10月,我模仿城市家宴服务模式,带领村里几个姐妹组织了一个“家宴服务队”,走遍乡村至外县为家宴服务。我一边白天忙于家宴服务,晚上还继续排练节目,只要乡里、村里有演出我都积极参加。在操办筵席上,大家看我很能干,就推荐我做领头的。因着我的努力,我们的队伍由开始的七人扩增到八十余人。很多人都夸我能干,处处被人高看。后来,我因着人的高捧,连吃饭都有人给我盛,有啥好吃的,师傅先让我品尝,我犹如众星捧月,沉浸在一个个华丽的光环中难以自拔。这时,我弟媳来给我传全能神末世作工,但我根本听不进去,弟媳只好无奈地走了。

2008年冬,村里成立业余剧团,因着我出色的表现,剧团的人就举荐我当团长。我成天奔波于剧团、家宴队和自家的面食生意之中,我虽如愿以偿地得到了人的高捧、高看,但我感到很累。丈夫也没有因着我的表现而改变以往的态度,还常常挖苦我说:“你有能耐呀!你是红人,谁也离不开你。”我心里感到非常的痛苦。輕鬆 自由 釋放

2009年初冬,我的身体不适,经医生诊断为“甲状腺亢进”。2010年7月做了甲状腺切除手术,术后脖子上的伤口还没完全愈合,我就投入到了家宴服务当中继续参加演出。一次,在舞台上演出的时候,我的心跳突然加快,我捂着心口唱完了那场戏,下台后我的手颤抖得连茶杯都拿不住。尽管我的身体不适,但我始终没有停止奔波。后来,又有一个姊妹来给我传全能神的国度福音,当时我们剧团的演出都排得满满的,我又是主角,剧团离不开我,所以我又一次拒绝了神的末世救恩。

到了2011年,我的双眼开始外凸,我在县级各大医院都没检查出是什么病,病情一直在加重,双眼几乎要失明了。2012年8月份,我在省级医院,经医生确诊是“格雷夫斯并浸润性眼病”,治疗了一星期病情有所好转,出院一星期后我的眼睛又看不见了,几次到省医院复查都没有好转。因治疗眼病,用的药物有大量激素,导致我四肢无力、瘫痪在床。2012年12月份,我又住进医院,又诊断为“格林-巴利综合症”,后来我全身肌肉萎缩,眼睛再也看不见东西了,即将面临死亡。尽管许多亲朋好友都来看我,乡里的领导也特意来看望、鼓励我,但却不能使我摆脱心灵的恐惧与担忧。过了几天,听说剧团里管电器的人去世了。我心里非常害怕,生怕下一个死亡的人就是我。此时的我是多么的无助,我真的不想死,但也很无奈,只好听天由命。就在我绝望之时,我想起前些日子姊妹给我传的全能神的福音,我赶紧让女儿去找给我传福音的姊妹,却没找到,我感到特别失望。

就在我灰心之时,两个姊妹又来给我见证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当时特别高兴,姊妹送给我诗歌光盘,我听了《有真实的信心才有见证》这首歌,诗歌里说:“千万别生埋怨的心,否则神不赐恩典。疾病临到是神的爱,必有神的美意有神的美意在其中,虽然肉体受点苦,撒但的意念别收留。疾病之中赞美神,赞美之中赞美之中享受神。疾病面前别灰心,屡次寻求别放弃,神会光照来开启。约伯的信心约伯的信心如何?全能神是全能的医生!活在病里就是病,活在灵里就没病,只要你有一口气,神都不会让你死。……信心就是一根独木桥,贪生怕死难通过,豁出性命能踏实通行。人有胆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们越过信心的桥梁越过信心桥梁进入神话里。撒但总是想方设法想方设法送意念,叫你陷入试探,时时求神光照开启,时时靠神洁净我们洁净我们里面撒但毒素,时时操练和神亲近,让神掌权占有全人。

听完这首歌,我很受激励,也有了信心。两个姊妹给我交通了神末世的拯救工作,又给我读了一段神的话:“人的命运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你没法掌握你自己,即使人总为自己奔波、忙碌也没法掌握自己,你如果能摸着自己的前途,能掌握自己的命运,那你还叫受造之物吗?总之,无论神怎么作工都是为了人类,正如神所造的天地万物也都是为人效力的,造月亮、太阳、星辰都是为了人,造动物、植物是为了人,春、夏、秋、冬是为了人,等等这些都是为了人的生存。所以,无论怎么刑罚人、审判人都是为了拯救人,即使剥夺人的肉体盼望,仍是为了洁净人,而洁净人则是为了人的生存。人的归宿都在造物主的手中,人怎么能自己掌握自己呢?”姊妹交通说:“从神的话中,我们知道了人的命运都在神的手中掌握,神所造的天地万物都是为了让人类能够好好地生存。你只要有一颗真心,对神有真实的信心,只要有一口气神都不会让你死,因为人的生死都在神的手中,人只管依靠神、敬拜神,经历神的话,就能看见神的奇妙作为。”听了神的话和姊妹的交通,我知道我这一口气是神给的,生死都在神的手中。此时,我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对生活一下子有了希望,也有了信心与力量,并向神立下心志,无论是生是死我都要跟随神。姊妹带着我唱诗歌,读神的话,那天我心里感受到从未有过的享受与释放。

姊妹走时将诗歌光盘给我留下,并嘱咐我在家多听诗歌,把自己的病向神祷告。我按着姊妹嘱咐的话,天天听诗歌,向神祷告,刚开始就祷告要求神能治好我的眼睛,让我能重见光明。姊妹们得知后,就给我交通让我在神面前有顺服的祷告,让神主宰摆布,眼睛好不好都在神手中,受造之物要有理智,不能要求神。之后,我就跟神祷告,愿意顺服神的安排,不管眼睛好不好我都要跟随神。当我不再要求神的时候,我的眼睛一点点地能看到东西了,我欣喜若狂,慢慢地我的病有了好转,也能拿起神的话读了,我知道这是神对我的眷顾与恩待,是神让我重获光明。

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人花费一生所掌握的各种生存技能虽然让人能够拥有丰厚的物质享受,但从来没有给人的心灵带来真正的安慰与踏实,反倒让人不断地迷失方向,难以把持自己,错失了一次又一次明白人生意义的机会,也给人如何正确地面对死亡带来了隐忧,人的一生就这样被断送了。造物主对待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他给了每个人一生的机会来体验他的主宰,来认识他的主宰,然而人只有在面对死亡的时候、只有死到临头的时候才开始顿悟,这未免太晚了!

人一生都在追求金钱、名利,人把这二者当作救命稻草,当作唯一的依靠,似乎拥有了金钱与名利人就能持续地活着,就会免去一死,但是当死亡临近的时候,人才发现金钱与名利离人是那么遥远,而人在死亡面前是如此的软弱无力,如此的不堪一击;人在死亡面前是如此的孤独、无依无靠,如此的无助;原来人的生命不是金钱与名利能换来的,不管人拥有多少财富、多高地位,在死亡面前都是一样的贫穷与渺小;金钱不能买来生命,名利不能免去人一死;无论是金钱还是名利都不能使人的寿命延长一分一秒。人越是有这样的感觉,越是渴望能继续活着;人越是有这样的感觉就越惧怕死亡的临及。此时,人才真正地发现人拥有的生命不是自己的,不是自己能够掌控的,人也真正地发现一个人无论是生是死都不是人能说了算的,都不是任何人能掌控的。”读着神的话我热泪盈眶,悔恨不已。回想以往,当我凭着自己的一技之长,在人中间出类拔萃、被人高捧,被名利地位诱惑控制失去方向时,神就在暗中察看。神一次次地安排人来给我传福音,但我却不屑一顾,为了名利地位一次次拒绝了神的救恩。那时,虽然虚荣心暂时得到了满足,但我却积劳成疾,心里特别痛苦。这时我才明白我过去追求名利、地位,一本本的荣誉证书,不过就是一张废纸。名利地位根本救不了我的命,只能引诱我远离神,让我失去神的看顾保守,被撒但残害吞吃。我一生追求名利,却掌握不了自己的命运,面对死亡也是不堪一击的,只有神能主宰我的命运,神才是我的主我的神。神的话让我明白了活着的意义,我不应该再为追求地位名利活着,应该为神而活,为尽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而活。

后来,剧团因我不在,没人管理瘫痪了,剧团里的人多次来叫我,让我回剧团,尤其是到春节之时,他们频繁地来叫我,他们说:“你身体不好我们也知道,但我们不让你排节目,你只在那儿安排一下,排什么节目,指挥一下就可以了。自从你生病离开剧团后,在春节演出时,剧团里有的人闹事,甚至还吵架。”听到这些,我心想:剧团是我一手经营起来的,现在瘫痪无人管理,不如我还回剧团指挥吧。但因着当时我身体不适,不能劳累。于是,我对他们说:“我不去了,我这身体也经不住折腾了,再折腾小命就要搭进去了。”就这样我拒绝了他们。但过后我心里还在想:等以后病好了,我要把剧团好好整顿整顿。可神鉴察人心肺腑知道我内心所想的,一天我看到神的话说:“到今天人与神已是素不相识,见面之时仍是躲闪不及,人都不搭理他,让神自己孤立一旁,似乎从来不曾认识他,也从来不曾见过神,漫长的人生历程神一直在等待,从未将按捺不住的怒火向人直射,只是在静默不语地等着人的悔过自新。”看完神的话,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神一直在观看,在等待着我悔过自新,挣脱撒但黑暗权势的捆绑。可我面对神的拯救却置之不理,心里还想着病好之后再回去整顿剧团。想想以往我为了名利地位差一点搭上了性命,今天神这样恩待我,让我来到神的面前,这是我的福气,我若再重新回到剧团唱戏,那就等于又恢复了我以往的生活,我还会继续被撒但残害,这不是神期望看到的。作为一个受造之物敬拜神才是天经地义,所以我愿立下心志,追求真理,跟随神走人生正道。之后剧团里的人一次次地来,都被我拒绝了。

2016年,乡里为了扶持剧团,为每个剧团拨款2000元,但剧团瘫痪无人领头,村里的村干部把这笔钱领走了。后来剧团的人就让我和他们一起去村里要钱,我知道这是撒但捉弄人的鬼把戏。我就说:“我脑子不敢受刺激,经不住折腾。”我拒绝了他们。现在我能安静在神前常常看神的话、学诗歌。另外在现实生活中临到事,我就向神祷告,注重去经历神的话,在教会中也力所能及地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我心里感到很踏实、很宁静,觉得这样活着轻松释放。我想到神的话说:“人如果认识神有真理了,那才是活在光明中,人的世界观、人生观转变了,才是根本的变化,人有了人生的目标凭真理做人,绝对顺服神凭神话活着,心灵深处感觉踏实亮堂,心里没有一点黑暗,完全释放自由地活在神面前,这才获得了真正的人生,是有真理的人。”我由衷地感谢神带我走上了人生的正道!

毅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