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夕阳下的裁缝店

午后,天空纷纷扬扬飘起了雪花,蓦晗匆匆地赶到裁缝店。其实,一位阿姨中午已经带蓦晗来过一次,但恰巧店里没人,才想起来告诉蓦晗,开店的夫妻俩都是教会的弟兄姊妹,他们上午都去聚会了。下午蓦晗不想再麻烦阿姨,就自己找来了。

刚一进门,顿时暖气扑面而来。蓦晗从温暖的气息中闻到了电熨斗熨衣服时散发出的特有味道,他对这味道很熟悉,因为他的母亲也曾是一名裁缝。

老板和老板娘见来了客人,微笑着向蓦晗打招呼,蓦晗也礼貌地回应。他掏出塑料袋里的裤子递给老板娘,说这条裤子太长,需要改短一点。老板娘用尺子为他量好了尺寸,并客气地让他坐下来等,然后就去缝纫机前忙碌了。

蓦晗坐在门边的竹椅上,开始打量这家小店。不足二十平米的店面干净、整洁,后面连着一个小厨房。此时,老板正在里面忙碌着,大概是在准备晚餐。墙角就是工作台,台上摆着两台缝纫机,台板上靠墙里的位置放着一个插着耳机的MP5播放器,蓦晗的目光停顿了一下,脸上露出了笑意。他猜想也许在他进门之前,老板娘正在听着某一首赞美神的诗歌,他突然感到自己像是回到家一样,觉得很温馨。那一刻,他多想和眼前的弟兄姊妹好好聊聊天,可是,他知道这不可能,因为这样做肯定会让这对夫妻感到惊疑和担心,不是为别的,只是因着在这个视神如仇敌的国家里,到处都是中共的眼线。弟兄姊妹尽管是一家人,但未经介绍,即便明知对方是亲如家人的弟兄姊妹,也不敢随便相认。

裁缝店

过了一会,姊妹已经裁好了裤子,正在做最后的熨烫。她干起活来很认真,透过朦胧的水汽,蓦晗看着姊妹手中摆弄的愈发笔挺的西裤,那一刻,他想到了自己的母亲。在他最后一次回家收拾出国所需物品的那一天,母亲也像眼前这个姊妹一样,安静地为他仔细打理着远行所需的一切东西。在他出门前的一刻,母亲对他说:“我和你爸就不送你了,今后的路要多依靠神往前走!”时至今日,蓦晗还记得母亲说这话时,没有像其他母亲送别儿女时那样满脸写满不舍或悲切,他从母亲的眼神里看到的更多的是希望与期待。可能母亲早已把对自己的不舍在背地里用眼泪加以宣泄,而在分别时,她也可能在心里不住地向神祷告,才不至于哽咽,但这大概就是信神之人与不信之人的区别,不是他们没有人情,而是他们觉得满足神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蓦晗知道,无论是自己还是父母都没有胜过情感的能力,而是神在感动着人,引导着人去履行受造之物应尽的职责。如果不是神话语多年以来的浇灌带领,蓦晗不会有远赴海外与神配合去扩展国度福音的心志。都说传福音是拯救灵魂,但他觉得对于自身而言更是一种生命的历练与成长。他自幼从未远离过父母,作为男孩子,虽然称不上娇生惯养,但他从小到大的确没经历过什么坎坷和挫折,初生牛犊的他正需要到广阔的天地中去摔打磨砺,是顽石还是璞玉,也许接下来的海外生活就见分晓了。神的话说:“当一个人成熟的时候,便具备了离开父母独立‘闯天下’的条件,这个时候便是一个人真正开始扮演其角色的时候,也正是这个时候一个人此生的使命由模糊不清逐渐变得清晰透亮起来。虽然人在形式上依然保留着与父母之间的亲密关系,但是因为一个人此生所扮演的角色和其使命与其父母毫无瓜葛,所以,实质上人与父母之间的这层亲密关系随着人的逐渐独立在一点一点地被撕裂开来。……一个人如何完成自己的使命,在怎样的生存环境中担任自己的角色,这完全取决于一个人此生的命运。这就是说,造物主命定下的任何一个人的使命都不受任何客观条件的影响,每一个人都在自己特定的成长环境中成熟,而一步一步地走上自己的人生道路,一步一步地实现造物主为其安排好的命运,不由自主地自然而然地走入茫茫人海,走上人生的岗位,为着造物主的命定、为着造物主的主宰而开始履行一个受造之物的职责。”(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续编)·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三》)

忽然想起神的这段话,又想想自己在出国前的最后一个傍晚,还能坐在弟兄姊妹的小店里思考人生,感念神的救恩与主宰,蓦晗体会到这是神的特殊安排。

神的话让他知道自己的生命是神给的,自己的命运更是在神的手中掌握。尽受造之物的本分是义不容辞的天职,也是自己真正长大成人的好机会。他当初主动选择出国,一边谋生一边尽本分,就是为了生命的成长,也是为了还报神对自己的救恩。尽管有对亲人的难以割舍,但想到父母不能陪自己一辈子,在神主宰人类命运的漫长历史长河中,父子也好,母女也罢,对彼此而言,都是匆匆的过客,临时的旅伴,唯有神才是人唯一永恒的依靠。蓦晗知道,从这个小店走出去的十几个小时后,他就要离开这个没有信仰自由的国家,从而踏上异国的土地,为体验造物主对自己人生命运的安排,也为履行受造之物的职责而努力进取。天地本为神所造,只要心中有神,天下之大,四海为家。想到这里,蓦晗感觉心中充满了神加给他的信心与力量。

“小伙子,你的裤子改好了。”姊妹的声音打断了蓦晗的思考。他站起身接过自己的裤子,客气地付了钱,又向这两位无比亲切的夫妻道了“谢谢”和“再见”,然后走出了小店。

来到街上,雪已经停了,夕阳的光辉在云层间泛着微黄。蓦晗在等待红灯的时候再次回望小店,他看到落日的余晖照耀着小店的门窗,画面很温暖。他还隐约看见那对夫妻俩仍在店中忙碌的身影,那是家一样的感觉。虽然有些留恋,但他知道,此刻在地球的另一边,一个新的大家庭与新的使命已经在向他招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