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府逼得我无法生存(二)

中共政府逼得我无法生存(二)

刑警队的人走后,那个恶警就给我们当地派出所打电话。中午12点左右,派出所的副所长和一个片警以及我们村治保主任,还有我丈夫一同到了检查站,当他们带我上车时,我以为是接我回家,就放松了警惕,不知不觉脑子里全是回家后的情景:好几年没回家了,家里怎么样了……正想着,车就开到了镇派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