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尺讲台上的那片天

刚踏入教师这个行业的时候,我特别想当一名班主任,因为我觉得当班主任才能体现为人师表的价值——教书育人,把一个个天真、可爱的孩子培养成有学识、有素养的人。而且在我的心里一直认为:教师这个岗位是一片净土,这里存在的就是老师和孩子们之间的那种简单、纯洁的师生关系;老师的付出与奉献都是心甘情愿,不求回报,只是为了学生。可当我成为一名班主任后,才慢慢地体会到事实并非是我想象的那样。

在我当班主任的第一个教师节,一位家长打来电话说找我有事,待我俩见面后,她寒暄了几句便从兜里拿出200元钱,说:“老师,过教师节了,这个你拿着,你喜欢啥就买点啥。”我一下愣住了:以前也听人说过会有家长给老师送礼,我还以为是物品之类的呢!可没曾想竟有这样赤裸裸地送钱的,这我可不敢收,教书育人是我的职责,我可不能拿别人的钱啊!于是我连忙说:“哎呀!这可不行,我不能要!”“老师,你拿着吧,过教师节了,这是我们做家长的一点心意。”家长一边说一边往我兜里塞。我连连推脱:“不行!不行!这可不行……”可她仍旧一劲儿地往我兜里塞,还一个劲地说:“哎呀,你就拿着吧!”我有点动心了:要不拿着吧,200元呢!人家是真心要给。可又一想:不行啊!当老师可不能这样做!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可咋看哪!……我和家长又来回推了好一会儿,最后我不好意思地说:“那好吧!以后可别这样了。”家长答应着,又笑了笑便急忙离开了。顿时我觉得自己这“老师的形象”一下子矮了一大截,揣着钱进了屋,心里“怦怦”跳个不停,仿佛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内心里更是备受谴责:这不跟那些贪污受贿的一样了吗?这样的老师人可咋看呀!这哪还像个老师了……

可后来,随着一些节日的不断到来,都会有家长给老师送礼,特别是教师节前后,就相继有很多家长出入学校,有的就在走廊里和老师搞起了“小动作”。再听听这一阵儿老师们接的电话:“哎呀,不用啊……那谢谢了!”“啊,我在xxx,那好,行。”……此时的老师已不再是严眉厉目,而是个个都眉开眼笑。再看看我们这些班主任的“新变化”:有的换了新皮包、新鞋,甚至有的戴上了新首饰,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但不管怎样,这类事还是渐渐地成了公开的秘密,这不正常的事也变得正常了,而我也一点点地“适应”了,心里再没有了最初的愧疚感,而是觉得:没啥大不了的,这不很正常吗!别的老师不都这样吗!就这社会,得适应啊!以至于到后三尺讲台上的那片天来反倒认为家长给老师送礼是应该的,因为我们这么辛苦教你的孩子,你一分钱不花,也不交学费,再不感恩不道谢那也说不过去啊!……此时的我早已将起初为人师表的追求抛之脑后,在我的眼中,学生已划为了三六九等,而划分的标准不是根据学生自身的条件,而是依据家长们的“表现”,家长会来事、能溜须的,他的孩子自然就成了我的关注对象:上课提问他们,选干部也从他们当中选,有什么活动也先由着他们参加,如果他们中有谁犯了错误,我都会强忍着气,尽力和声细语地引导他们;而对待那些从不送礼、不会来事儿的家长的孩子,我咋看都不顺眼,有脏活、累活就让他们干,他们若犯了错,我便毫不留情地训斥一番……有时也会觉得这样对待这些孩子有些过分,他们毕竟还小,很多事他们都不懂。有时也会想起自己上中学时的一个班主任,就因我是农村的孩子,家长又不会来事儿,所以总被她歧视、挖苦,对这样势力眼的老师我心里是又恨又烦,曾发誓若作老师绝不像她一样,可而今自己却也不知不觉成了这“偏心”的老师?可这样的自责感也是瞬间就消逝了。渐渐地,我的人格在扭曲,良知在下滑,以至于教师节还没到,我就开始惦记、衡量家长们的“表现”了。对于这一切,我似乎没了知觉,我的人性在渐渐泯灭。

其实,泯灭我人性良知的何止是每年的这些节日,我们还可以打着“为了孩子好、为了孩子的学习”的幌子正大光明、顺其自然地谋取更多的利益:我们可以推荐学生到社会力量办学去补课,从中就能得到数目可观的提成钱;我们让学生多看书、多买书,想方设法地让他们去指定的书店购书,我们还会从中得到丰厚的提成;我们还可以自己给学生补课、辅导作业,这更是一笔大的收入。为了这诱人的利益,我们常常昧着良心做事,哪里还记得什么为人师表、职业道德。有时社会力量办学的校长找到我,让我为其提供能去补课的学生名单,我为了自己能从中取利,就常常和学生说:“xx学校的英语班教得可好了,那里的老师可优秀、可负责任了,要学就上那去学,钱还不白花。”“你学不学英语啊?回家问问妈妈,也上xx学校去学呗。”“你这么聪明,学学奥数呗?奥数活化思维,就适合聪明的孩子学,这脑瓜,不学白长这么聪明了!”每当做这事的时候,也会感觉良心不安,可是一想到去学的人多了,拿到的回扣也多,再想想教同年级课程的老师劝我的话:“这钱不挣你傻呀,挣得多少算多少。”一看大家都这样,我也就“妥协”了。

就这样,如今的三尺讲台已不再是块净土,而是充满了熏人的铜臭气,老师也早已不再把“在三尺讲台上奉献自己”作为追求的目标,而是一心为利。其实,多少时候自己手拿着这些外来财,心却怎么也乐呵不起来,就感觉是偷偷摸摸得来的,花着都没尊严,又有多少时候想想自己做的事,就觉得我是在出卖自己的人格与尊严!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一种来自良心的谴责让我意识到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但我却欲罢不能,一边是满足肉体的丰厚物欲,一边是内心深处的不安与空虚,我夹在其间,被其缠绕,我该怎么办?……直到有一天,我的生活中终于迎来了黎明的曙光——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的救恩。

通过读全能神发表的话语,还有和全能神教会的弟兄姊妹交通,我渐渐明白了:我们人类是神造的,起初本是善良、纯真的,只因我们的祖先被毒蛇引诱上了撒但的当,从此人类便被那恶者掳去,被它败坏至今,早已失去了人起初的样式。如今神就是要将我们从撒但的黑暗权势中救起,神发表真理让我们识破撒但的诡计,从而背叛它、弃绝它,最终将我们恢复成神起初所造的人的样式。我又看到全能神的话说:“我们只想说关于社会潮流所带给人的思想,带给人的处世方式,带给人的生存目标与人生观,这些是很重要的,这些能左右、影响人的心思。这一次一次的潮流,它都带着一种邪气,这个邪气让人不断地堕落,让人的道德越来越下降,让人的人格品质也越来越下降,甚至可以说以至于到现在,多数人没有人格,没有人性,也没有良心,更没有理智。那这些潮流是什么呢?这个潮流你用眼睛看不到。……但是多数的人呢,还是在不知不觉当中不断地被这样的潮流所感染,所同化,所吸引,以至于人都不知不觉地,不由自主地接受了这样的潮流,以至于被这样的潮流所淹没,所控制。一次一次这样的潮流让本来身心就不健全的人,让本来就不知道什么是真理的人,让本来就对正面事物与反面事物毫无分辨的人,心甘情愿地接受了这些潮流,接受了来自撒但的生存观点、撒但的人生哲学与价值观,接受了撒但告诉给人的怎么对待生活与撒但‘赐’给人的生存的方式,人没有力量去反抗,人也没有能力去反抗,更没有意识去反抗。”“撒但用这个社会潮流将人一步一步地引向魔窟,让人在社会潮流当中不知不觉地崇尚金钱,崇尚物欲,也崇尚邪恶,崇尚暴力,这些东西一旦入了人的心,人就变成了什么?人就变成魔鬼撒但了!因为在人的心里,人的心理取向是什么?人崇尚什么了?人开始喜爱邪恶了,喜爱暴力了,人不喜欢美善,更不喜欢和平,人不愿在正常的人性里过平淡的日子,而是想享受荣华富贵,享受肉体,竭尽全力去满足自己的肉体,没有任何的限制,也没有任何的捆绑,就是为所欲为。”(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续编)·独一无二的神自己(六)》)此时的我恍然大悟:原来撒但就是在利用社会潮流来腐蚀、败坏我们,想想自己就是因为随从了这样的社会潮流,当有家长送礼时就想:这年头,当官不打送礼的,给就拿着,拒绝了不好;自己总不能平等、公平地对待学生,就是受“不溜须拍马一事无成”这一社会潮流的毒害,认为家长不溜须我,还想让我对你的孩子好,休想!撒但就是这样在我们的成长过程中用一种看似正当的卑鄙手段来引诱我们、侵蚀我们、腐化我们,使得我们的全人全心,乃至灵魂都被其控制,因而变得堕落无人性,以至于深陷其中难以自拔,难怪自己总觉得无力挣脱,原来它已将我们里里外外全部腐蚀浸透了。撒但实在太阴险!人类实在太可怜!这就是我们人类远离神的看顾保守,活在撒但权下的悲哀!

分页阅读: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