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牌流”中的觉醒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父母为人忠厚朴实,自己在他们的教育熏陶下成长,做人做事也都是本本分分的,父母、老师、亲人都夸我是个好孩子,而我对自己的人生也充满了美好的盼望。

随着时间的推移,到了成家的年龄,经朋友介绍,我认识了邻村的郭某,交往了一段时间后,恰逢中秋佳节,女友家的亲朋好友都聚到了一起,我就带着礼品到她家去过节。可我刚踏进院子,就看到院坝里全是一桌一桌打牌的,他们看到我就喊:“新悦!快点过来,这儿‘三缺一’。”我脱口应到:“我不会打牌。”我的话音刚落,在场打牌的人都惊讶地看着我,议论纷纷:“哟,这是啥年代了,连牌都不会打……”“是啊!年轻小伙子,还不会打牌?不太正常了……”我看着大家这样议论我,就想:“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你们喜欢打牌,是你们的喜好,我不会打牌是我的自由。”我又看看在场的女朋友,看到她满脸绯红,显出不高兴的样子。但我没有多想,就跑去帮女朋友的妈妈煮饭了。

没过多久,女友的朋友结婚,我们去参加婚宴时,大家都以牌会友,但因着我不会打牌,拒绝了朋友的邀请,女友也因此对我很是不满。回家后,女朋友就不和我交往了。我又连续交往了三个女朋友,最后都因我不会打牌而与我分手了。这一次又一次的分手,使我感到很痛苦又不知所措。因我只知道没房、没车、没工作找不到女朋友……今天我竟然因着不会打牌而找不到女朋友,我怎么也想不通。后来,我为了能够找到女朋友不被人嘲笑,也为了能融入这个社会,就苦学打牌。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我把牌学会了,可以以牌会友了,我高兴极了。

2004年,我与淑容相识并结婚了。因着我绞尽脑汁地学牌,不知不觉染上了牌瘾。有时白天上着班,嘴里还在念叨着:“唉,昨晚我不该抬那炮……”,到了晚上,我们牌友都要集合“战斗”。打牌就像牵魂绳一样,把我紧紧地捆绑着,使我整个人精疲力尽。一次,在下班的途中,因熬夜打牌,疲劳过度,我骑着电动车眼睛困得都睁不开了。突然,“砰”的一声,我整个人从车子上弹下来摔在了地上,我的腿脚摔得青一块紫一块,手也擦伤了,这时我才清醒过来。我看到电动车碰在栏杆上,差一点就冲进河里,如果没有那护栏,我的小命就没了,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心“咚咚咚”地跳个不停。就这样,我胆战心惊地回到家,可刚睡下不久,牌友又来我家,要我陪他们打牌,碍于面子,我也不忍丢掉男人本色,只好“迎战”而上。打起牌来我就开始风生水起、干劲十足,什么事都忘记了。

一次,我直接在牌桌上“战斗”到天亮,然后就去工地上班,刚上房顶,我就感到极度的疲劳,强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工作,但整个人还是昏昏沉沉的,当我正在钉瓦格子时,就从屋顶上摔了下来,幸好我抓住了一根木棒才幸免于难。在房顶上的工友都吓呆了,几个工友急忙把走凳给我抬过来,我慢慢地从走凳上下来,当时,脸色苍白、浑身发抖。我无法再继续干活,只好回家了。躺在床上,疲惫的我却难以入眠,想着这一次次要命的事临到我,让我胆战心惊!又想到我若是这样继续熬夜打牌,没有正常休息就去上班,不死也得残废啊。我想要戒掉牌瘾,但牌友来了又控制不住,不打牌心里还痒痒的,像猫抓一样难受。哎呀!真是俗话说的:“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只能在这“牌流”中挣扎、徘徊……撲克牌

直到2013年,我有幸听到了全能神的国度福音,通过一段时间聚会读神的话,我定真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后来,我看到全能神的话说:“……社会潮流所带给人的思想,带给人的处世方式,带给人的生存目标与人生观,这些是很重要的,这些能左右、影响人的心思。这一次一次的潮流,它都带着一种邪气,这个邪气让人不断地堕落,让人的道德越来越下降,让人的人格品质也越来越下降,甚至可以说以至于到现在,多数人没有人格,没有人性,也没有良心,更没有理智。……一次一次这样的潮流让本来身心就不健全的人,让本来就不知道什么是真理的人,让本来就对正面事物与反面事物毫无分辨的人,心甘情愿地接受了这些潮流,接受了来自撒但的生存观点、撒但的人生哲学与价值观,接受了撒但告诉给人的怎么对待生活与撒但‘赐’给人的生存的方式,人没有力量去反抗,人也没有能力去反抗,更没有意识去反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续编)·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六》)“至此,人的心与人的灵成了人献给撒但的贡品,成了撒但的食物,更成了撒但长住的地方,成了撒但理所应当的游玩场所。这样,人在不知不觉中不再懂得做人的道理,不再懂得人生存的价值与意义所在,神的律法、神与人的约在人的心中逐渐模糊,人也不再去找神,不再搭理神。日久天长,人都不再明白神造人的意义,不明白神口中的话语,不明白从神来的一切,人便开始抵触从神来的律法与典章,人的心、人的灵麻木了……神失去了起初所造的人,而人也失去了原有的根,这就是这个人类的悲哀。”(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是人生命的源头》)

看到神的话后,我才知道社会潮流是撒但败坏、苦害人的一种方式,撒但用这种方式灌输给人错误的生存观点,人一旦接受了撒但的思想观点后,人就活在了败坏堕落的肉体中,不再追求光明和美善的事物,而是活在撒但的捆绑当中,无力自拔,最终被撒但吞吃。因为人没有真理,不会分辨善恶,只会凭自己的头脑、思维、想象看事,认为大家都做的事就是正确的,如果谁跟不上形式,就是“土包子”,就会被嘲笑、贬低,不知不觉人被社会潮流同化、感染,成为潮流的牺牲品了。我不由得想到了自己,以前老实本分,只想踏踏实实地过日子,但因着跟不上社会的潮流,一次次碰壁,被周围的人嘲笑。我为了在社会上能站住脚,就随从了撒但的邪恶潮流,凭着“人生苦短,何不及时行乐”“形式潮流跟不上,没有男人样”这些思想观点活着。我一点点地陷入了“牌流”当中,一步步地堕落,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即使有丧命的危险也欲罢不能,活得很痛苦、很悲哀。通过读神的话我终于看到了撒但的邪恶,我不愿再被撒但玩弄,愿意摆脱“牌流”这种堕落、腐朽的生活。

可当我要挣脱打牌的这个邪恶潮流的捆绑时,撒但并不放过我,牌友们一个个上我家连拉带拽地把我拉到牌桌上。我一个劲地说:“我不打牌了,我要金盆洗手……”他们就说:“你洗手不打牌了,男子汉的本色不就丢了吗?”我听到牌友说的话,觉得不去的话不仅伤了面子,自己也显得不够义气,我还是应付着去了。可每次去玩,不管输赢我的心里都是空落落的,很难受。

一天晚上,我看到全能神的话说:“你得为真理而受苦,为真理而献身,为真理而忍受屈辱,为得着更多更多的真理而忍受更多更多的苦难,这是你该做到的。……别因为一时的享受失去了你一生的尊严、你一生的人格。你应当追求一切美的、善的事物,追求更有意义的人生的道路。这样庸俗地活着而且一点追求目标都没有,这样还不是虚度吗?你能得着什么呢?你应当为一个真理而舍弃一切的肉体享受,你不应该为一点点享受而丢掉所有的真理,这样的人没有人格,没有尊严,没有存活的意义!”(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彼得的经历——对刑罚、审判的认识》)

看到神话语的揭示,才知道我心里难受的根源,是自己不能为实行真理受苦付代价,当面对牌友的“盛情”时,我不愿意背叛自己的肉体,而是随波逐流。当撒但利用牌友来引诱我时,我分不清正面事物与反面事物的区别,还与撒但拉拉扯扯,我才陷入痛苦、难受、无助中,被撒但践踏,成为撒但的殉葬品。又想起自己之前因通宵打牌,导致精神不佳,神都在暗中保守,使我有惊无险,保住了这条命。今天神又用话语来呼唤我,把我找回神的家,给我蒙拯救的机会,而我还不珍惜,不追求真理向往光明,还回到撒但的阵营,实在是伤神的心。但神不忍心看着我被撒但苦害折磨,再次用话语来唤醒我这颗麻木的心灵,让我明白了信神就应该追求真理,为得着真理忍受一切的痛苦、屈辱,这样才活得有人格、有尊严。想到这里我向神祷告:“神啊!我不能再这样执迷不悟了,不能再活在这个邪恶的潮流中堕落了,神啊!我要立下心志,彻底戒赌,从‘牌流’中挣脱出来。但我没有胜罪与摆脱罪的能力,神啊!愿你加给我信心,能有胜罪的能力,彻底与赌博决裂,跟随你走人生正道,阿们!”

祷告后我翻到一段神的话:“你们想不想放下这些东西?(想。)有多想呢?有时候琢磨琢磨:‘放下这些东西有点舍不得,为什么要放下呀?有这些挺好的,好容易装到里面了,这不算什么毒吧!’你看,你有这思想你就放不下。实际上你不放是你自己愿意抓着,不是你放不下,不是你难放下。这个事难住了,是吧!不容易。所以说,在你身量幼小的时候,就得尽量远离那些能腐蚀你心灵、能让你中毒的东西……”(摘自《座谈纪要·年轻人应看透世界邪恶潮流》)神的话给我指出了前行的方向和路途,只要我愿意背叛、远离这些东西,就一定能从“牌流”中挣脱出来。我有了信心,愿意靠着神实际地与神配合。

一天,我邻居志明来到我家,说他家亲戚来了,还差一个人打“二七拾”,叫我去圆场。这时,我在心里一个劲儿地向神祷告,求神保守我不中撒但的诡计。我又想起神的话说:“在你身量幼小的时候,就得尽量远离那些能腐蚀你心灵、能让你中毒的东西……”(摘自《座谈纪要·年轻人应看透世界邪恶潮流》)神的话激励着我,我郑重地对志明说:“大哥,你不要再劝我去打牌了,我为了打牌出了好几次的事故,险些丧命,我不能再拿我的生命做赌注了。”志明听到我这番话后,尴尬地走了。从那以后,不管谁来喊我打牌,无论他们说啥话来引诱我,我都借着祷告神,拒绝了他们,当我这样配合的时候,我整个人很轻松,心里也很愉快,我不禁在心里跟神说:“神啊!我靠着你胜过了撒但的试探,从‘牌流’中挣脱出来了,我要把我打牌赌博的时间,拿出来读你的话,把你的话装备在我里面作我的生命,让你的话在我心里掌权,带领我走前方的路。”

从此以后,我如饥似渴地读神的话,在神的带领之下,使我明白了受造之物当如何敬拜神,明白了人生存的价值与意义。人只有追求真理凭神的话活着,才能脱离撒但的邪恶潮流,达到敬畏神远离恶蒙神拯救。于是我开始传福音见证神,尽上了受造之物的本分。感谢神,一切荣耀归给神!

新悦

推荐文章

  • 命运命运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对于以种地为生的农民来说,孩子能考上大学就等于跳出了“农门”,从此有了铁饭碗。所以,自从我记事起,妈妈就在我耳边唠叨:“要好好读书啊!只有考上大学,以后才能过 […]
  • 放下“不可能”的论调放下“不可能”的论调 我以往听过“一美元购买一辆豪华轿车”的故事,大概意思是这样的:美国的贫民区住着一帮乞丐,其中有一个乞丐已经好几天没要着饭了,他身上只有一美元,所以他硬撑着身子,舍不得花掉它。正当 […]
  • 孩子的安全谁能保障?孩子的安全谁能保障? 现如今拐卖儿童已成了社会广泛关注的问题,也是让所有的父母提心吊胆的事。这个社会越来越混乱,儿童被人强抢、诱骗、拐卖的案例也越来越多,就如我从网上看到的几起拐卖儿童事件,看后真是让 […]
  • 堕落的人性谁能拯救?堕落的人性谁能拯救? 近日,浏览网站时看到了几起青少年杀害父母的新闻,看后不禁令人震惊: 案例一:山东省青岛即墨市的17岁少年王某,在2016年中秋节那天,手持斧头砍向自己40多岁的亲生母亲。当确认 […]
  • 走出“旷野”进入“迦南美地”走出“旷野”进入“迦南美地” 1985年的一天,我应聘到香港的一个家政公司。在公司上班不久后,我遇见了一位女士,她介绍我去了香港的国际基督徒生命堂。那是我第一次参加主日聚会。那天,牧师告诉我:“接受主耶稣做你 […]
  • 立场坚定迎新郎立场坚定迎新郎 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常常会看到没有主见的人活在是非对错里纠结不清,因着自己立场不坚定,事后总会懊恼不已,留下遗憾。然而,今天我们在对待主来的大事上,又有多少信徒徘徊在十字路口,人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