挣脱枷锁 回到神前

1982年11月,我们一家移民到了美国,因从爷爷那一辈开始我们全家就信靠天主,所以到美国后,我们很快在纽约唐人街找到了华人教堂参加弥撒。母亲、哥哥、姐姐、弟弟和我,自从找到教堂后,每次望弥撒我们从不落下,特别是母亲和姐姐,只要有时间就念各种经,以求得天主的保佑。当时神父常讲:“天主来的时候要对人公开审判,将人划分类别:真心悔改认罪信得好的人就能上天堂;还能犯罪但不属大罪的人要经受炼狱之苦,但也能得救上天堂;不信天主,或罪恶太大太多的人就要下地狱受惩罚。”这些话都深深地印在我心里。所以,结婚后我和丈夫即使工作再忙,也从不间断去参加弥撒。

转眼到了2014年,一天一个教友突然告诉我:“你姐姐信了全能神,你要小心。”并说了很多抵挡、定罪全能神及全能神教会的话。听到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我心里很紧张,特别担心姐姐。很快姐姐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事传遍了整个教堂,神父嘱咐我要远离姐姐,还有几个教友也说了一些毁谤、定罪的话。通过神父、教友的多次“帮助”,我认定是姐姐走错路了,我告诉神父和教友,我是不会听姐姐的,有机会我还会把她拉回来的。于是我回家就给弟弟打了电话,希望他能劝姐姐赶紧回头,也给哥哥打电话告诉他不能跟着姐姐信全能神。哥哥、弟弟都站在我这一边,也都一起劝说姐姐,但是我们都劝说失败,姐姐还是那么坚定地信全能神,而且还给我们见证全能神就是天主的再来,劝我们跟她一起信全能神,免得错过蒙拯救的机会。但当时我心里已被反面的传言占满了,根本听不进去她的劝说。

后来我和姐姐、妈妈因为信全能神的事也有过几次争辩,但我还是相信神父和网上的传言不敢接受,每次我们的争辩都无果而终,而且慢慢地我发现妈妈跟姐姐已经同一“战线”,也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看到妈妈也信了,我更为她们担忧。这要真像神父、教友们说的那样,家里出啥事了可怎么办呢!于是我又去找与我和姐姐都要好的谦和姊妹,让她去帮我劝说姐姐。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一段时间后,谦和姊妹不但没把姐姐劝回来,还跟着姐姐也信了全能神。面对此景我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心想:谦和姊妹为人正直,热心追求,怎么劝说不成反倒也跟着信了呢?莫非全能神真是主耶稣的再来?可是一想到神父、教友说的那些话,还有从网上看到的那些抵挡、定罪全能神教会的话,我心里还是害怕,不敢接触。此后我就很少去我母亲那里,偶尔去也是看望后赶紧离开,拒绝听姐姐、母亲的交通。就这样,我与母亲、姐姐冷战了一年半。

直到2016年3月的一天,我听说教堂里比较有地位的人也去劝姐姐了,当我见到姐姐的时候,我问她是怎么想的,姐姐看着我说:“我已经跟上羔羊的脚踪,定真全能神的道是真道,全能神就是天主的再来,我绝对不会离开全能神。”姐姐那坚定的眼神和铿锵有力的回答,让我的心有些动摇,也有些好奇。想想:姐姐信天主以来,是家里最热心追求的信徒,还有教友谦和姊妹,她也是教堂中比较追求、有分辨的人,她们都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母亲也一直对天主有坚定的信心,如今也信了全能神,而且信心越来越大。到底是什么力量让她们在许多人的反对声中依然对全能神有这么大的信心?是什么让她们这样肯定这个道是对的呢?再想想:姐姐、谦和姊妹、母亲接受全能神的作工差不多也有两年了,看到她们一切都正常,网上和神父说的那些抵挡、定罪全能神教会的话,没有一件事发生在她们身上……想到这里我的心不再那么刚硬了,也想考察全能神的作工,于是我把想法告诉了姐姐,姐姐很高兴地答应了,约我一起到母亲家听姊妹给我交通见证。

周末我开车去了母亲家,姐姐、谦和还有全能神教会的张晓姊妹都在,谦和姊妹听说我愿意寻求考察了,也特别高兴。基督徒交通神话坐下之后她就给我交通起来:“末世天主来了主要是发表话语作审判、洁净人的工作,拯救我们脱离罪的捆绑。现在恩典时代的人都停留在犯罪认罪当中,没有一个人能脱离犯罪的本性,末世天主要将我们彻底从罪中拯救出来。”我困惑地说:“神父经常讲:‘人犯小罪,到天主再来公开审判的时候,下炼狱,受完苦了,就可以上天堂了;犯大罪的人就直接下地狱受惩罚。’可你们怎么说天主再来作的审判工作是洁净人、拯救人呢?”谦和姊妹说:“过圣诞节的时候,我问过神父:‘这个世界上有没有义人?’他说:‘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我说:‘那就是世界上没有一个圣洁的人了,经上说“若无圣德,谁也见不到主“(希伯来书12:14),那不就是没有人能见天主了,那我们盼望天主来有什么意义呢?’然后神父也是像你这样解释的。现在想想,神父说的有天主的话作根据吗?天主说过有炼狱的事情吗?这根本不符合天主的心意,明显就是出于人的观念想象。”听了谦和姊妹的交通,我默默点头。谦和姊妹又接着说:“那你说人没有圣洁的,等天主来的时候公开审判万民,人都下地狱了,都被定罪惩罚死了,天主来还有什么意义呀?”姊妹的交通触动了我的心,是啊,我们被撒但败坏之后,虽然信了天主,但没有一个人是圣洁的,的确都不配见天主,若天主来了公开审判定罪惩罚人,那所有人都得下地狱,没有一个能得救的……此时,我才看到“天主再来公开审判万民,有罪的人直接下地狱,无罪的人上天堂”这种想法太不现实了。这时谦和姊妹说:“我们一起看看全能神的话是怎么说的吧!”

全能神说:“神来了不是击杀、不是毁灭,而是审判、咒诅、刑罚与拯救。在六千年经营计划未结束以先,也就是在未显明各类人的结局以先,神来在地上作工都是为了拯救,都是为了将爱他的人彻底作成,归服在他的权下。神无论怎么拯救人,都是借着让人脱离撒但的旧性,即让人追求生命来拯救人,人如果不追求生命就没法接受神的拯救。”(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

“末世基督是用诸多方面的真理来教训人,来揭露人的本质,解剖人的言语行为,这些言语中都包含着诸多方面的真理,例如人的本分,人对神如何顺服,对神如何忠心,人当如何活出正常人性,神的智慧,神的性情等等,这些言语都是针对人的本质,针对人的败坏性情,尤其那些揭露人如何弃绝神的言语更是针对人本是撒但的化身、针对人本是神的敌势力而言的。神作审判的工作不是三言两语就道尽人的本性的,而是来作长期的揭露、对付、修理,这各种方式的揭露、对付与修理并不是用一般的语言能代替的,而是用人根本就没有的真理来代替,这样的方式才叫审判,这样的审判才能将人折服,才能使人对神心服口服,而且对神有真正的认识。审判工作带来的是人对神本来面目的了解,带来的是人对悖逆真相的认识。审判工作使人对神的心意明白了许多,对神的工作宗旨明白了许多,对人所不能明白的奥秘理解了许多,而且也使人认识了知道了人的败坏实质、败坏根源,也使人发现了人的丑恶嘴脸。这些工作的果效都是审判工作带来的,因为审判工作的实质其实就是神的真理、道路、生命向所有信他的人打开的工作。这工作就是神作的审判工作。”(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用真理来作审判的工作》)

读完全能神的话,张晓姊妹交通说:“这两段全能神的话把末世审判工作的意义、到底什么是审判、审判工作达到的果效说得一清二楚,审判不是我们观念想象中的击杀,而是神用话语来揭露我们的心思意念、言语行为与心里根深蒂固的抵挡神的本性实质,让我们对自己被撒但败坏的真相有认识,同时也认识神公义圣洁的性情。当我们有这些认识时,就开始恨恶自己,从而产生真实的悔改。当我们在神话语的审判中明白真理得着真理多了,自然就能凭真理活着,这样我们身上属撒但的东西就脱去了,就能与神相合了,从此不再悖逆神、抵挡神,能真实地顺服神了,这就是蒙神拯救的人,也是审判工作达到的果效。其实,我们人被撒但败坏后都没有了人模样,失去了正常人该有的良心、理智,取而代之的是身上满了狂妄、自是、自私、谎言等撒但性情,对待各种事物的态度与观点也都是与神不相合的,就如:面对天主再来作的审判工作这件事,我们都有自己不同的领受,都持守着自己的观点,不管有没有神的话作依据,有没有圣灵现实作工的印证,也不管有没有个人经历上的印证,就盲目地认为自己的想法对,而不是以一颗谦卑的心来寻求主的心意。而当神不按着我们的观念想象来作工时,我们就论断神、否认神、攻击神、定罪神,这就是我们身上的狂妄性情导致的必然结果。所以就需要神来审判我们的撒但本性,要不然没有一个人能蒙神拯救。”

听了全能神的话与姊妹的交通,我的心豁然开朗,觉得这些话说得太好了。虽然有些内容我还不是很明白,但让我感到神的作工太智慧了,天主真是太爱人了。以前一提到审判就想到人要下地狱,受炼狱,原来神作的审判工作根本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而是神末后拯救人的一步更实际的工作。

当我正听得津津有味之时,丈夫突然打来电话说要用车,母亲看到我这次能听进去一些,在临走时给了我一本神话语书《羔羊展开的书卷》,嘱咐我回去后一定要多读全能神的话,因这是天主的亲自发声。回到家之后我一有空就看,通过读全能神的话,使我明白了许多真理,长了不少见识,同时也让我真切地感受到神在鉴察人心肺腑,全能神的每句话都说到我心里去了,把我里面的败坏本性实质都给揭示出来,有时让我感到神似乎在发怒,把我麻木无知觉的心给触动了,不再像以前那样犯罪也不知害怕。全能神作的审判工作确实能拯救我们脱离罪恶,神的作工太实际了。回想这几年我的所作所为,很懊悔自己没有早点考察全能神的作工,而是一直听信谣言致使我抵挡神快两年的时间不接受,差点错失天主末世的救恩,看到自己真是愚昧无知,对天主再来这么大的事情,不寻求、不考察,竟盲目地听信那些谣言,把天主拒之门外。现在我认清了那些传言都是撒但的谎言,是专门拦阻人接受真道的,以后我再也不盲目听信网上的谣言与神父的话了,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我一定要先考察寻求清楚再来判断对错。想到这里我由衷地感谢全能神对我的怜悯,没有按我的过犯待我,而是以他的爱把我带回到神的家中。每当我看爱神真幸福《心相印歌》MV“有一人 他是神 道成肉身 他所说 他所作 全是真理 有公义 有智慧 我甚喜爱 遇见他 拥有他 真是有福”时,都让我的心特别受感动受激励,小弟兄、小姊妹用心跳舞赞美神,他们单纯、可爱,是神喜悦的人,我觉得自己有幸能遇到天主的重归,与神的话面对面,真是蒙了大福。

后来我参加了全能神教会的教会生活,大家在一起唱诗、跳舞赞美神,吃喝神的话,有什么败坏流露都能敞开心交通,谈对全能神话语的经历认识,从中寻求实行进入的路途,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发言,让人特别得释放,让我真实体会到这才是有圣灵作工的教会。现在我从心里完全定真全能神就是天主的再来,我立志跟随全能神走到底!

永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