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挽救婚姻危机

编者按:猜疑,是一剂毒药。多少家庭因着猜疑而分崩离析,多少朋友因着猜疑矛盾重重。笔者就是因着猜疑丈夫有外遇而活得痛苦不堪,在她痛苦无助时接受了神的福音,在神的话中,她找到了解决猜疑的路途,跟丈夫和好如初。

邪恶潮流带来的隐忧

我跟丈夫在水库打工。来水库钓鱼的基本都是大老板和政府官员,他们每次都领着小三,有的来一次就换一个女伴。我知道现在的社会风气不好,男人找小三,女人傍大款都成了潮流,我很担心丈夫学坏。丈夫性格内向,但长得很帅气,一米七五的个头,做饭、炒菜啥都会,外面的活也都拿手。邻居媳妇丝毫不避讳对丈夫的喜欢,常夸我丈夫能干,还说很羡慕我有福气。我听着也很高兴,可心里不自觉的有种危机感,深怕丈夫随从邪恶潮流,抵不住外面的诱惑。

为了不让我担心的事发生,我唯一的办法就是时刻让丈夫生活在我的视线里,不管他有什么事我都跟着去,实在去不了,我也会打电话,随时掌握他的行踪。一天,我打电话问丈夫在哪,他笑着说跟老板在歌厅唱歌,没等他说完,我的火气就上来了,心想:这些老板,唱完歌就去洗澡按摩找小姐,丈夫跟他们混,早晚得学坏。想到这可怕后果,我就一个劲儿给丈夫打电话,直到把他追回家,心里才松了一口气。

猜疑,使我跟丈夫渐行渐远

冬天,水库没有活了,丈夫有时间就去邻居家串门。一连几天,除了吃饭在家,其余时间都在邻居家,晚上很晚才回来。我心里直犯嘀咕:以往邻居媳妇就对丈夫有好感,经常夸他,看丈夫的眼神儿都不一样。我们干活时,她看到丈夫在那,就过去唠嗑,丈夫不在时她从来都不去。他们这样频繁接触,早晚得出事……我越想越不安。一次丈夫又到邻居家串门,我就急匆匆地把丈夫找回家。一到家,我就问丈夫:“你咋老上她家呢?你心里到底咋想的?”丈夫无奈地说:“没咋想,就是没事去她家串门,她丈夫在家你怕啥?”我气得大声说:“有你这么串门的吗?吃饭都得喊你,吃完饭又跑到人家去了,这正常吗?”不管我咋问,丈夫一句话也不说,他越不说话我越认为猜对了,气得我哭起来,可丈夫竟不理我,自顾去睡觉了。我心想:你真变心了,我都气成这样了,你也不安慰我,还能睡着觉!我一脚就把丈夫踹醒了,他看看我生气地说:“我都不生气了,睡觉你还不让,你越这样问我就越不说。”说完把脸扭过去,又睡了。我很伤心,心里特别凄凉,心想:丈夫真的变了,以前他虽然不愿意说话,但还能帮我干一些家务活,关心孩子,现在就知道去邻居家玩,他心里真的没有我了,我越想越难受,眼泪止不住地流。

接下来的日子,丈夫还是照常去邻居家串门,只要我发现丈夫跟邻居媳妇说话,神经就高度紧张,赶紧让小女儿去找。每次找回丈夫,我们都要大吵一架,最后,丈夫被我闹得不敢去邻居家了。有时他也像以前一样关心我,我也猜疑:是不是做了对不起我的事,良心发现了?于是,我就说话刺激他。丈夫经常被我闹得愁眉苦脸,有时干脆蒙头睡觉,我们之间的话越来越少,关系也越来越不好。我很痛苦,从心里不想跟丈夫闹,但我身不由己地就会怀疑丈夫。有时我就想,这样生活还不如离婚,但又怕伤到孩子,只能维持着这段婚姻。我感觉活得很苦、很累,一生气或者想事情多了,大脑就一片空白。我经常喝酒麻醉自己,可酒醒了,痛苦一点儿也没减轻。有时拿钱上街买贵重的衣物,当时很高兴,发泄完了又后悔,心疼。我总感觉自己心里没着没落的,不知道自己该如何生活下去。

痛苦之时,神爱临到

人的尽头是神的起头。在我痛苦迷茫时,我们夫妻俩都接受了神的福音。聚会时,我听到一首神话语诗歌:“1.人类离开了全能者的生命供应,不知道生为何,但又恐惧死亡,没有依靠,没有帮助,却仍旧不愿闭上双目,硬着头皮支撑着没有灵魂知觉的肉体苟活在这个世界上,苟活在这个世界上。你是这样没有盼望,他也是这样没有目标地生存着,只有传说中的那一位圣者将会拯救那些在苦害中呻吟又苦盼他来到的人,这个信念在没有知觉的人身上迟迟不能实现,迟迟不能实现,然而,人还是这样盼望着盼望着。

2.全能者怜悯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时又厌烦这些根本就没有知觉的人,因为他要等待等待很久才能得到从人来的答案。他要寻找,寻找你的心,寻找你的灵,给你水给你食物,让你苏醒过来,不再干渴,不再干渴,不再饥饿。当你感觉到疲惫时,当你稍稍感觉这个世间的这个世间的一份苍凉时,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随时都会拥抱你的到来。

听着诗歌,我的眼睛湿润了,我感觉神把我心里的苦都说出来了。在这个邪恶的社会中,就连夫妻都不具备真正的信任,我也总活在猜疑丈夫的痛苦中,虽然很苦,但不知道该怎么解决。面对我们的婚姻,我看不到未来,看不到希望,只能过一天算一天,没有任何的力量和依靠。神知道我活得有多痛苦无助,他在苦苦巴望着我能回到他身边。神的话让我感到特别温暖,我就像一个离家已久的孩子,终于回到了母亲的身边,有了依靠、有了安全感,也有了生活的希望。

感谢神,因着信神,我跟丈夫的关系缓和了很多,我们会一起读神的话,祷告,也能说些知心话了。可是,以前的事在我心里还是个疙瘩,我还是想证实一下,可我没勇气说,心想:以前我怎么问他都不说,越不说我越认为他外面有人了。如今我们都信神了,他现在也跟我说心里话了,我要是跟他交通神的话,他一定能说。想到这儿,我就喊着丈夫一起读了做诚实人方面的神的话,然后让他交通。没想到,丈夫交通的是信神后的经历,我想知道的事他一字没说,我感觉很失落。

找到问题的根源

一天,聚会时,我们正好交通做诚实人方面的真理,我看到神的话说:“蛇是谁呀?(撒但。)……蛇说了:‘你们不一定死,因为神知道,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神能知道善恶。’……撒但的字字句句都有掺杂,包括它的用心、它的存心以及它的说话方式。它的说话方式主要是什么?拐弯抹角地引诱,还让你看不出来,让你也听不出来它有什么目的,让你主动地上钩,你还得赞美它,还得对它歌功颂德,这是不是撒但一贯的手法呀?”“我很欣赏对别人没有猜疑的人,也很喜欢肯接受真理的人,对于这些人我很照顾,因为这两种人是我眼中的诚实人。

看完神的话,我很受触动,神是信实的,说话都很直白,没有丝毫隐晦,而撒但说话总是拐弯抹角,带有存心目的,让人不知不觉就上当受骗了。想到这,我一下联想到自己试探丈夫的行为,不就跟撒但一样吗?我想要知道他以前是咋想的,但不直接说,还拿交通神的话当借口,想套他的话,这不是诡诈吗?再想想以前,我为啥活得那么痛苦?也是因着我太诡诈了,没有任何事实证据,就总怀疑、猜测丈夫出轨背叛我,捕风捉影地防备他和其他女人接触,逼他和我“坦白”,把我们俩折腾得痛苦不堪,这都是我活在诡诈的败坏性情中导致的。看透了问题的根源,我的心一下敞亮了,原来我的痛苦是自己的败坏性情造成的。同时,我也明白了神喜欢诚实人,我既然信神了,我就应该按照神的要求做人。

做诚实人,我和丈夫和好如初

我又看到神的话说:“没有语言的沟通,没有心灵上的沟通,人与人之间不可能知心,不可能互相供应、互相帮助……”“诚实人首先得能把心亮出来,让大家看到你的心,看到你的所思所想,看到你真实的那一面,不要伪装,不要包着裹着,人家才能信任你,才能把你当成一个诚实人,这是做诚实人最基本的实行,这是前提。”神的话给我指出了实行路途,要想做诚实人,彻底解决我跟丈夫的隔阂,就得和他敞开心一起沟通,把各自的想法都说出来。我们都知道彼此心里的想法,就不会再猜疑了。想到丈夫是个内向的人,不善于表达,我却总是强人所难,每次都逼着他说,但我却从来没有与丈夫真正交心。现在,我得实行真理,先主动跟他敞开。

回到家,当我真想跟丈夫说时,我又张不开嘴了,心想:他要是知道我之前套他的话,以后我再说啥他还能信吗?还能和我说心里话吗?要不然我就别跟他说了,我知道错了,自己偷着改吧!可转念一想,诚实人凡事都没有伪装、包裹,我要是不敞开亮相,这不还是为了维护自己脸面耍诡诈吗?这也不是真正的诚实人啊!做诚实人咋这么难呢?我在心里不住地跟神祷告:“神啊!我知道你喜欢诚实人,我也不想做诡诈人了,一天活得可累了。我想要跟丈夫敞开心说说心里话,愿你加给我信心和力量。”祷告后,我心里有了一股实行真理的力量,于是,我把这段时间的流露、认识都跟丈夫敞开了,说完后我长舒一口气,心里特别踏实。没想到丈夫没生气,还跟我说:“你就放心吧!我和邻居啥事都没有,以前我是跟你斗气,你越问我就越不说。现在咱们都信神了,有神鉴察,我不怕你,还怕神呢!不过,我也有不对的地方,平时很少跟你沟通,才导致你一直猜疑我,现在我也知道神喜欢诚实人,以后再有啥事,咱们就在一起敞开心交通。”

之后,丈夫还跟我交通了他这段时间的经历,在水库打工时,老板娘引诱他,他是怎么祷告神背叛肉体实行真理的。这时,我又蒙羞又高兴,看到当我凭神的话实行做诚实人时,丈夫不但没有像我想的不信任我,反而还说出了他的心里话,我心里多年的疙瘩也终于解开了。以往自己没信神,活在撒但的权下,被撒但捉弄得没有一点人样,遇到问题总是猜疑,总是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也常常因着这些事生气。当我凭着神的话做诚实人时,一切的问题都变得简单了,这样活着我才感觉自己有点人样了,心里特别开心。

现在,我和丈夫有了共同的语言与追求目标,也能互相关心照顾,经常在一起交通神的话,每一天都有不同的收获。我们一家人又过上了多年没有的幸福快乐的生活。

由此我才看到:猜疑是阴暗、邪恶的,带给人的都是无尽的苦恼与伤害。只有做诚实人才能获得释放自由,人与人之间才能和睦相处,神的话才是解决猜疑的唯一良方!

—— 张倩

 

延伸阅读:

是谁挽救了她的婚姻

夫妻相处之道——遇事不指责,相处更和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