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撒哈拉”

从十七岁开始,我就感到心里特别地空虚,几年里一直对什么事都不感兴趣,看到别人有了份好工作感到高兴时,我丝毫不羡慕;哪个同学找了个好对象我也不嫉妒;甚至有一天天上出现“哈雷”彗星,人们都为天上出现五个太阳而感到稀奇时,我也无动于衷……

我感觉自己不对劲了,于是我就努力地写作,以为文章发表了自己就有了生活的动力,但当一篇篇文章发表在报刊、杂志上的时候,那油墨的香味带给我的仅是转瞬的慰藉和喜乐,过后我依然感到空虚;我又想到是自己不善言谈造成的,就主动和一些文学爱好者交友,可当我拥有一大群挚友时,也仍然未改变自己内心的空虚和孤独。 我感觉自己的心在漂泊,心灵深处一直想得到什么,但我始终不知自己到底要得什么。我常常在秋日的黄昏走在落满枯叶的马路上,认真地思考着以后的路该怎么走,然而却茫无头绪,听着自己脚踩着落叶发出的“唏唏嗦嗦”的声音,只好在心里无数遍地唱着“长城外,古道边,衰草尽连天……”眼前的马路一直在延伸,延伸,不知道要延伸到哪里,看不到尽头,也没有方向,就如我的人生之路一样……

最后,我想也许找到了人生的“另一半”,心里有了依靠,可能“空虚”的问题就解决了吧?

后来我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却发现自己真正走进了人生的“荒漠”。昔日的空虚还没有摆脱,而丈夫的抑郁症渐渐加重,那时,每天上班挣钱养家糊口,回家后再照顾丈夫和小孩,已经感到十二分的辛苦了,而丈夫和婆婆三天两头吵架,我劝架时丈夫甚至连我一起骂,闹得家里整天不得安宁。这样的生活对我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那时候我真是活得心力交瘁,感到生活没有一点出路。

走过“撒哈拉”

某一日,看到台湾女作家三毛和丈夫徒步走撒哈拉沙漠的事迹,我很不理解,像非洲这样的大漠应该是我这样苟活的人去隐居的,虚度残生后再钻到沙子里把自己埋起来拉倒。像三毛这样能为社会做贡献的知名作家,为何也喜欢在沙漠里生活?读了她的作品后我理解了,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形形色色的事,形形色色的人,有的人追求物质的享受,喜欢奢华宴乐;有的人呢,心灵得到满足就感到是最大的幸福,三毛追求的也可能是精神层面的东西。 从此,我的心也随着三毛走进了撒哈拉沙漠,我喜欢三毛那种简单的生活,远离都市纷纷扰扰的喧闹,就远离了充满权钱交易的腐臭味道,心里便多一份宁静与淡泊;没有家庭那些琐碎而杂乱的事情,便少了几分烦恼与痛苦。每日置身于茫茫的沙漠,用心去亲近大自然,用心去聆听“天籁之音”,真好!撒哈拉沙漠是三毛理想的“世外桃源”,也成了我的愿望,我想有朝一日去撒哈拉沙漠,再有一个人陪着走就够了。

可是又有一天,看到报纸上刊登了某著名作家的悼文《哭三毛》的时候,我心里感到很震惊,三毛突然在自己的居所用长丝袜上吊自杀了!我一直想搞清楚,这位女作家徒步走着撒哈拉沙漠,抒写着撒哈拉沙漠,留给读者一份“浪漫”,而她为什么走上绝路呢?难道她也感到人生空虚到只有去“自杀”吗?!当读完悼文那一刻,我的心也随着三毛永远地离开撒哈拉沙漠了,也永远地失去了“精神寄托”,从此我仍然在自己那片“荒漠”里艰难地跋涉,这颗心快要被空虚和痛苦彻底掩埋了。我感到这世界真的好复杂,好神秘,神秘得似乎永远都无法解读!

直到后来我信了全能神后,才在神的话中找到了问题的根源。全能神说:“人毕竟是人,神的地位与神的生命是没有一个人能够取代的,人类需要的不仅仅是吃饱肚腹、人人平等与人人自由的公平社会,需要的是神的拯救与神对人类的生命供应。人类只有得到了神对人类的生命供应与神的拯救,人类的需求、人类的探索欲望与人类的心灵空虚才能得到解决。如果一个国家或民族的人类不能得到神的拯救或神的看顾,那么这个国家与民族将会走向没落、走向黑暗…… ”

“很少有人主动寻找神今天在哪里作工,神怎样主宰安排人类的归宿。这样,不知不觉中人类的文明越来越不能如人愿,甚至有好多人觉得在这样一个世界中活着反倒不如那些死去的人快乐,就连以往很文明的国家中的人也会这样抱怨。因为没有神的带领,哪怕统治者或社会学家都绞尽脑汁来维持人类的文明也是无济于事的,任何一个人都不能填补人类心中的空虚,因为任何一个人都不能作人的生命,任何的社会论调都不能使人摆脱空虚的困扰。……因为人是神造的,人类无谓的牺牲与探索只能越来越多地带给人苦恼,使人惶恐不得终日,不知怎样面对人类的未来,不知怎样面对以后的道路,甚至人类恐惧科学、恐惧知识,更恐惧虚空的感觉。在这个世界中,无论你是在自由的国家还是在没有人权的国家,你丝毫不能摆脱人类的命运;无论你是统治者还是被统治者,你丝毫不能摆脱探索人类命运、奥秘与归宿的欲望,更不能摆脱莫名奇妙的虚空感觉。这些人类共同的现象被社会学家称作为社会现象,但又没有一个伟人能出来解决这样的问题。”(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

当看到这些话的时候我才真正明白,神造了人类,将生命之气赐给人类,人的命运,人的一切都掌握在神的手中,神在人心里的地位是任何人和任何物质的东西无法代替的。离开了神人就活在黑暗之中,更活在空虚之中,因为人需要神话语的供应和带领。我感到神的话说得太真实、太实在了,回想自己十多年来一直被空虚所困扰,那种滋味甚至比得病更痛苦,虽然自己也做了各种努力,但一直无法摆脱。 信了全能神后, 每天祷告与神亲近,享受着神的话语的供应,感到心里是那样的踏实、亮堂,那种空虚的感觉荡然无存,曾经漂泊的心也找到了停泊的港湾,有了一种回到家的感觉。

现在回想起来,即使那段时间感到特别的空虚,神保守、带领我走过了那最黑暗的一段光阴,走过了人生的荒漠。我深深地感受到,人只有依靠神才能摆脱一切的困扰和难处,凭自己的能力只能失败。想想三毛能留下自己的足迹,抒发自己的情怀,给读者带来一点慰藉和愉悦,却不能诠释自己的人生,改变自己的人生;虽然她热爱撒哈拉沙漠的生活,但她所喜爱的沙漠却没有挽留住她年轻的生命;丈夫荷西陪她一起走过“撒哈拉”之旅,却没能陪她到白头偕老。无数的事实让我们体会到,人可以勾画自己人生的蓝图,却无法掌握自己人生发展的方向;人有思想可以去计划,但没有一个人最后能按着自己的计划画上人生的句点,这一切都在乎造物主的命定,任何人都无法超越造物主的权柄。

轶 茗

推荐文章

  • 爱神真幸福《心相印歌》【MV】爱神真幸福《心相印歌》【MV】
  • 《甜蜜的爱歌》享受神爱幸福无比《甜蜜的爱歌》享受神爱幸福无比
  • 幸福两面睇幸福两面睇 幸福就是—— 我饿了,看见别人手里拿个肉包子,他就比我幸福; 我冷了,看见别人穿了件厚棉袄,他就比我幸福; 我想上茅房,就一个坑,你蹲那儿了,你就比我幸福。这是电影里对幸福 […]
  • 幸福在哪儿呢?幸福在哪儿呢?
  • 走出“旷野”进入“迦南美地”走出“旷野”进入“迦南美地” 1985年的一天,我应聘到香港的一个家政公司。在公司上班不久后,我遇见了一位女士,她介绍我去了香港的国际基督徒生命堂。那是我第一次参加主日聚会。那天,牧师告诉我:“接受主耶稣做你 […]
  • 放下“不可能”的论调放下“不可能”的论调 我以往听过“一美元购买一辆豪华轿车”的故事,大概意思是这样的:美国的贫民区住着一帮乞丐,其中有一个乞丐已经好几天没要着饭了,他身上只有一美元,所以他硬撑着身子,舍不得花掉它。正当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