挣脫心灵的枷锁

我是一名80后,今年29岁,古人训“男人三十而立”,现代的人更是顺从“三十不发、四十不富”的至理名言。对于从小就立志想“出人头地、光宗耀袓”“开豪车、住洋房”的我来说,想到自己马上要步入这个年龄,回想自己为此付出的努力,有失落、得意,欢笑、泪水、也有沮丧迷茫。我內心不禁感慨万千,思绪慢慢地被拉回到了几年前……
全能神,圣经,耶稣,天上,往事,不堪回首,经文

2005年我妈妈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那时我才十几岁,妈妈让我和她一起好好信神,我根本不听,心想我还有梦想要实现呢,信神的事以后再说吧!

十八岁那年我外出打工,初入社会的我虽然经常碰壁、被人欺负,但在梦想的牵引下我没有退缩,而且还学会了察言观色、溜须拍马、做事不择手段。几年后,我从一个普通的打工仔,一跃成了车间管理人员,管理着车间的十几名工人。此时的我每天虽然外表平静,但内心却激动万分,沉浸在名利双收的得意与欢笑当中。心想:我拼搏等待了那么多年“出人头地、光宗耀祖”的机会终于来了,我一定好好把握这个机会,争取以后有更好更大的发展。在这种思想的支配下,我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认真工作、努力表现,在老板面前察言观色,说话都捡老板喜欢听的说,生怕自己哪天地位不保,梦想破灭。为此我每天都要为怎样回答老板的问话、稳定工人的情绪、提高工人的工作积极性而绞尽脑汁,甚至吃饭睡觉都在思考这些问题,渐渐地我学会了欺上瞒下。在这样的努力下自己的地位虽然一路高升,但是却感觉工作压力越来越大,看到自己只要一放松,职位就有可能被别人顶替,但是为了实现自己能“出人头地、光宗耀祖”的梦想我又不得不打起精神,劳碌、奔波。在这种压力之下我整天愁容满面,夜里经常失眠,脑子里不停地考虑打算,有时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地位不保,内心就会惶恐不安。每天都身心疲惫,我心里常常呐喊:人活着为什么这么累啊?

我回家,妈妈看我愁眉苦脸,就给我交通:“孩子,信神吧,在世界上活着太累了,只有神能给人真实的爱与拯救,只有神能给人带来平安、喜乐。”我听了妈妈的话,心想:也许,只有在上帝这里才能找到温暖和安慰吧!妈妈就给我读了一段全能神的话:“全能者怜悯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时又厌烦这些根本就没有知觉的人,因为他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从人来的答案。他要寻找,寻找你的心,寻找你的灵,给你水给你食物,让你苏醒过来,不再干渴,不再饥饿。当你感觉到疲惫时,当你稍稍感觉这个世间的一份苍凉时,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随时都会拥抱你的到来。他就在你的身边守候,等待着你的回转,等待着你突然恢复记忆的那一天:知道你是从神那里走出来的,不知什么时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么时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么时候有了‘父亲’,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里等待着你的归来已经很久很久。他苦苦巴望,等待着一个没有答案的回答。他的守候是无价的,为着人的心,为着人的灵。或许这个守候是无期限的,又或许这个守候已到了尽头,但你应该知道,如今你的心、你的灵究竟在何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全能者的叹息》)听了全能神的话,我的内心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安慰与感动,全能神的话就像一股暖流,流进了我的心里,特别温暖。妈妈接着给我交通说:“人之所以活得这么苦这么累,就是因着人没来到神面前,一直活在撒但的苦害中,神知道我们被撒但败坏至深不知活着到底该为谁,所以神向我们施下怜悯,亲自道成肉身来人间拯救我们,盼望我们早一天能来到神面前。全能神在末世发表了数百万字的话语来拯救人、洁净人,带领人脱离撒但的权势,人只有来到神面前,心灵里才有平安喜乐。妈妈以前让你信神,你说没时间,一心想干一番事业,现在你的事业也算有点成就了,可你每天还愁眉苦脸的,一点也不高兴,这就看到人没有神即使事业再成功,得到再高的地位和荣誉也是空虚、痛苦的,因为人是神造的,只有神知道人真正的需要,人真正需要的是神话语的供应。

母亲说的都是事实啊,我无以反驳,全能神的话的确使我的內心得到了安慰与感动,给人一种人说不出来的溫暖。母亲接着说:“全能神教会有很多弟兄姊妹和你年龄差不多,这里人与人之间沒有竞争,沒有勾心斗角丶争名夺利,弟兄姊妹凭神话活着都彼此相爱,教会是一个充满爱的大家庭。你来教会和他们一起信神,经历神的作工吧。”我听后非常向往这样一个充满爱的生活,我欣然答应了母亲,成了全能神教会中的一员。

在全能神教会中我真实体尝到人与人之间没有竞争,没有勾心斗角、争名夺利,弟兄姊妹都彼此相爱,也非常关心我,对我嘘寒问暖,我感觉很轻松,没有压力。在全能神的话浇灌下我感觉信全能神太好了,我要好好信神。后来教会安排我和一个弟兄尽发书籍的本分。当时我心想我一定要和弟兄一起把这个本分尽好,还报神的爱,让弟兄姊妹都能及时看到新来的神话。

于是我风风火火地投入到了本分当中,一开始我什么都不明白,教会带领在交通安排本分中的具体做法与细节时,我就细心地听,认真地记,有什么不明白的问题也与弟兄及时沟通,不管下雨下雪,我也不耽误尽本分,我心里很高兴,很轻松,一点都感觉不到累。教会带领看我们都认真尽本分,就说以后就不经常来了,若是本分中有什么变化,就给我们来信。我看到带领对我做的工作很放心,我心里美滋滋的,感觉自己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自己的付出得到了带领的赏识。过了几天带领来了一封信,署名是弟兄的,不是我的。弟兄拆开信看了又跟我说了一下信的内容。我表面答应着,心里却在想:本分是我们两个人尽的,教会带领来信怎么只写弟兄的名字,而不写我的或我们两个人的名字,难道是我哪里做得不好,带领怎么不给我写信呢?当时我的情绪就很低落心里也不高兴,觉得带领没把我放在眼里。后来带领来信每次都写弟兄的名字,而不写我的名字或写我们两个人的名字,我心里就更加难受痛苦。心里想:我算是看透了,带领还是看着弟兄表现好,我不如弟兄,我再怎么努力也没有用。越是这样想,我心里越痛苦、不平衡。在以后的尽本分中我不像以前那样认真、热心、积极了,从心里也与弟兄慢慢地疏远了,在本分中遇到或发现一些问题也不与弟兄沟通了。心想:反正带领每次来信都是给你的,有什么事我又不知道,你看的信你知道,错了也不赖我。在这种错误的心理支配下,我尽本分的轻松劲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劳累、压力席卷而来,而且我心里还特别黑暗。感觉离神远了,祷告神也没话了,活在以往上班时的那种痛苦中。

分页阅读: 1 2 下一页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